依瓦—维利从来没有朋友,王子对小神女一见钟情

从前,只有依瓦—维利一人拥有火种。他小心谨慎地把火种藏在舌头底下。

从前有一个国王和一个王后,他俩只有一个独生子。王子长大了,国王和王后举办了洗礼节,给自己的儿子剪了发,一切都是按照民族风俗办理的。他们从整个王国请来了名门贵族参加宴会。千万盏灯火照亮了窗窗户户,乳白色的宫殿反映着金银珠宝的光辉。夜晚来临,姑娘们在花园里跳起了名叫
“科洛”
的环舞,无论你看到哪一位姑娘,你都舍不得移开目光!美女们一面跳着环舞,一面把温柔的眼光盯在王子身上,似乎要把他吞进肚里去。

四百兄弟想盖一幢新房子,从树林中选择了一棵林树准备作房梁之用。大树砍倒之后,他们谁也无法把它举起来,就一齐用力拖着大树走,一边拖,一边
“嗨呀嗨呀” 地呼着号子。

依瓦—维利是个非常吝啬的人,他独占火种,从不肯给别人,连一点点火星也舍不得给。雅诺玛莫人打猎回来想向他要一点火烤肉吃,他把人家拒之门外。人们没有办法,只好把肉洗一洗放在石头上挤去血水生吃。因此,很多人常闹肚子疼。

午夜时分,宾客散去,王子走出宫殿,来到长满古老椴树的小树林中散步。月亮升起来了,周围像白昼一样亮,王子毫无睡意。小树林如同着了魔法一般纹丝不动,株株老树的粗大树干投下了阴影,月光穿过树叶的空隙在地上描绘出奇特的花纹。椴树花香味扑鼻,如同教堂里神香一般芬芳。王子凝神沉思,沿着柔软的草地信步而行,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一块林间空地上。他一看,月光下站着一位小小的神女,她一身银装,金线刺绣闪闪发光。她的一头长发披拂在肩上,头上戴着一顶嵌满宝石的金冠,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这位神女矮小得很,简直像个玩偶!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这位神女矮小得很,简直像个玩偶!王子停住脚步,目不转睛的望着她。她却忽然说起话来,那声音像银铃一样:

齐巴拉正在河中洗澡,见四百兄弟吃力地拖着一棵大树,便走过去问道:“小伙计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呀?”

当雨季来临,天气寒冷的时候,依瓦—维利便吐出了一点火,燃起了熊熊的篝火,他利用篝火烧水、做饭、取暖,日子过得舒舒服服。依瓦—维利仍不许别人靠近篝近一步。用完后,就用手把火扑灭。

“漂亮的王子!我也曾被邀请去参加洗礼节,但我没敢到你那儿去作客,因为我长得实在太小了。现在我想在月光之下向你问好!对我来说,月光是代替阳光的。”

“我们在拖大树呀!” 四百兄弟一齐回答。

依瓦—维利从来没有朋友,吝啬的人是不可能得到别人友情的,雅诺玛莫人在向他索取火种几次遭到拒绝后,对他不再抱有希望,都断绝了和他往来。因此他总是孤家寡人般寂寥地生活着。

王子对小神女一见钟情。这位夜间出现的巫神丝毫不曾使他害怕。他走到小神女身旁,握住了她的手,不料她挣脱了手,随即消失不见了。王子手中只剩下神女的一只小手套。它是那样的小,王子好不容易才把它套在自己的小手指上。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宫里。关于他在老树林里遇到神女这件事,他对任何人都只字未提。

“为什么不扛在肩上呢?” 齐巴拉又问道。

只有一个人例外,他就是小个子约列吉蒂拉米。小个子约列吉蒂拉米能言善辩,机敏灵活。他不甘心大家长期过着没有火的生活,不管他遭到了依瓦—维利多少次的拒绝,还是围着他转。当依瓦—维利躺在吊床上休息的时候,他给他讲故事说笑话,逗他开心发笑;当依瓦—维利出外干活的时候,他跑着给他帮忙。总之依瓦—维利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慢慢地获得了依瓦—维利的好感。

第二天夜间,王子再次来到小树林里。他在明亮的月光下到处徘徊,一直在寻找小神女,可是哪里也找不到她。王子心中忧闷起来,他从怀中掏出小手套,吻了一下。就在同一瞬间,神女已经出现在他面前。王子心花怒放,乐得难以形容!他胸膛里的一颗心由于幸福之感而尴烈地跳动起来。他俩在月光下久久地漫游着,愉快地交谈着。也真是怪事情!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王子眼看着小小的神女显着地长高了。到了他俩应该分手的时刻,她已经比一天夜间长大了一倍。如今那小手套,她的手已经戴不上了,神女把它送给王子,同时对他说:

“我们……我们举不起来。” 四百兄弟不好意思了。

有一天,天下大雨,晚上气温骤然下降,许多雅诺玛莫人着凉患了重感冒,咳嗽不止。他们多么希望能有一盆火取取暖,烧点开水喝。可是火的主人铁石心肠,他不愿帮助病人,还取笑他们,骂他们是
“病鬼”。

“你把这手套拿去作为信物吧,你要好好地保藏着它。”

“哈哈哈!真是可怜。” 齐巴拉高声大笑起来,“看我一个人把它扛起来。
说着一弯腰把大树扛在肩上:“送到哪儿去?”

感冒传染得很快,几乎全部落的人都感染上了,再没有一个人出去打猎,也没有一个人出去种地。大家躺在病床上咳嗽、呻吟。惟一使他们恢复健康的方法是烧火取暖。有几个实在受不了病的折磨,就又跑到依瓦—维利面前低声下气恳求:“依瓦—维利,我们都是同一部落的人,看在亲戚的面上,给我们一点火种吧!要不然,我们就活不成了。”
“哈哈哈,我才不管你们什么死呀活的。火种只能归我一人所有,谁也别想从我这里讨到一点点。去吧!去吧!烦死人了。”依瓦—维利又一次无情地拒绝了人们的恳求。
但是他笑得太早了,他也传染了感冒。一天晚上睡觉时,他感到头脑发胀,周身酸疼,疲乏无力。在吊床上翻来覆去,难受得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当晨雾笼罩大地,太阳快要升起来的时候,依瓦—维利却不能像往常那样爬起来,重感冒使他躺倒了。

说完了这句话,她立刻消失了。

“送到我们家里,我们用它做房梁。”
四百兄弟回答,赶忙在前面领略。齐巴拉把木头一直送到四百兄弟家门口。

这时,小个子约列吉蒂拉米比往时更加殷勤了。他寸步不离依瓦—维利,机警地守候在他的吊床旁。折腾了一夜的火种的主人终于疲乏地睡着了。突然,“啊欠!”睡梦中,他打了很响的一个喷嚏。就在他张口的一刹那间,火种从他的舌头底下跳了出来,小个子约列吉蒂拉米赶忙伸手捉住。依瓦—维利迷迷糊糊的还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待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小个子约列吉蒂拉米已捧着火种飞快地跑走了。

“我要把你的手套珍藏在自己的心间! 王子高声说。”

“你真行!你就留下来和我们一起住吧。你叫什么名字? 四百兄弟问道。”

约列吉蒂拉米回到部落,他把火种分给了大家。他从这家走到那家,从这个村庄走到那个村庄。当一堆堆的篝火燃烧起来,雅诺玛莫人又恢复了健康的时候,他们高兴得跳了起来,一跳就跳到树上,把火种也带到树上,于是森林燃烧起来了。因为可可树上沾的火星最多,所以可可树最经得起火烧,后来印第安人总是拿它的树枝来拨弄篝火。

从那以后,每天夜间,王子和神女都在林中老椴树下相会。太阳尚未落山之前,王子总是坐立不安。他天天怀念自己的神女,心急如焚地等待着夜的降临,等待着玉兔东升,而且每次都要揣测:“今夜我的神女会不会来?”
王子对小神女的眷恋越来越深,神女的身材则是一夜更比一夜高。到了第九夜,恰逢月圆之夜,神女已与王子齐身比肩了。

“齐巴拉。我愿意和你们在一起。”

小个子约列吉蒂拉米在熊熊燃烧的森林之火中,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跳来跳去,他变成了长着火一般红嘴的一只小黑鸟。

“从今以后,每当明月东升,我都会来和你相会!”
神女用她那温柔的声调欢乐地说。

第二天,他们叫齐巴拉去找一根木头作柱子,齐巴拉很快就弄来了一根又粗又长的木头。

得到了火种,雅诺玛莫人个个兴高采烈。只有一个叫布列—依玛的女人不喜欢。她忧心忡忡地说:“你们这么喜欢约列吉蒂拉米从依瓦—维利那里偷来的火。要知道,火也会使你们遭受苦难。你们应该让火留在他主人的嘴里,这样你们才会平安无事。”接着她像预言家似地说道:“你们就要因福得祸了。你们和你们的后代将要被火焚烧。
她所说的是指人死后将被火焚化。”

“不,我的亲爱的!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你应该是我的。我要你嫁给我!”

四百兄弟害怕了:“他这么大的力气,一个人举起一根大树,他要是欺侮咱们,咱们可对付不了,只能永远甘拜下风。这不行,得想办法除掉。
四百兄弟商量了好一阵,终于想出了一条计谋。”

“我不要火,我将比你们更幸福地生活。火永远也碰不到我的身体。”说完,这个女人就跳进了河里,变成了一只橙黄色的癞蛤蟆。

“我的亲爱的!”
神女对他说,“我可以嫁给你,不过你必须”保证一生中只爱我一个人!”

“齐巴拉,我们很喜欢你。”今天我们下洞去挖土吧。
四百兄弟和颜悦色地对齐巴拉说。

至于那个吝啬的火的原来主人依瓦—维利呢?他失去了火,对小个子约列吉蒂拉米非常恼火,对于所有的雅诺玛莫人也非常气恨,他不愿再看见他们,就远离部落,跑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后来,他绝望地跳进河里变成了一只甲鱼。

“我保证,我保证!”
王子不假思索地大声说,“我保证永远只爱你一个人,别的女人我连看都不看。”

他们一起来到一个土洞前,这是他们事先挖好了的。四百兄弟说:

“很好!只是你要记住:只有在你忠于自己诺言的时候,我才会是你的。”
三天以后举行了婚礼,贺喜的宾客都对小神女之美叹为观止。

“齐巴拉,这个洞我们已够不着了。请你下去挖土吧。” “好的。”
齐巴拉说完就下洞去了。
齐巴拉在下面挖土的时候,四百兄弟不时地问:“你挖多深了?
一面悄悄地说,再等一会儿咱们就动手。”
齐巴拉听到了四百兄弟的议论,知道他们想谋害他,就在洞的另一边又挖了一个洞。
“喂,你挖的怎么样了?” 四百兄弟趴在洞口问他。 “好了,我想土足够用了。”
说完,他赶快躲进另一个洞里去。
这时,四百兄弟把那根又粗又长的木头顺着洞口推进了深洞,木头落到洞底时,“轰隆”
一声巨响,像地震一样。 “好了,他被压在木头下面爬上来了。”

王子和自己的年轻妻子幸福地生活了七年。突然间,老国王故去了,前来参加葬礼的人多得不可胜数。灵柩旁,王国中最美丽、最高贵的妇女都洒下了珠泪。其中有一个黑眼珠、火红头发的美女,她既不祷告上苍,也不哭别已故的国王,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年轻的王子。王子终于发觉有一位火红色头发的美人儿一直在看着他,他觉得心里非常舒服。

四百兄弟高高兴兴地回去酿制琪恰酒,准备三天过后,等地下的蚂蚁带来了齐巴拉肌体腐烂的消息时,开怀畅饮,庆祝他们的胜利。

送葬的行列走向墓地的时候,挽着妻子的手朝前走的王子,向黑眼睛的美人儿望了三次。猛然间,他的妻子被裙子绊住了,差一点儿没跌倒。

第三天,他们又来到了洞口边,只见一群蚂蚁衔着齐巴拉的头发和指甲在木头下面钻来钻去。

“哎呀,你看,这连衣裙我穿着太长了呀! 她惊叹了一声。”

“齐巴拉死了,我们成功了。”
四百兄弟高兴得大叫起来,他们立即跑回去,在房子里狂欢纵饮,直喝得酩酊大醉,昏睡不醒。

也确实如此……只不过王子还不晓得,他妻子的身材已经变矮了。

他们哪里知道,齐巴拉并没有死。他躲在洞的另一边,活得好好的。蚂蚁衔来的头发和指甲是他剪下来故意扔给蚂蚁,用来麻痹四百兄弟的。

老国王已经安葬完毕,人们都走回宫去。火红头发的美女紧跟在王子身后,寸步不离,他也不时地偷看她。在这种情况下王子并未发觉,他的妻子已经变得和从前的小神女同样的小了。他们刚刚走进老树林,神女就完全失去了踪迹。

四百兄弟沉睡在梦乡里的时候,齐巴拉从洞口爬了上来,弄倒了房子,四百兄弟全被压死,无一幸免。

王子和火红头发、黑眼睛的美人儿结了婚。可是他同新娶的妻子连三天好日子也没过上。一开头她就要求给她买一张钻石床。然后又得寸进尺……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而且她要的都是谁也没有的奇珍异宝。如果有时候王子不能满足她的欲望,这美貌的妇人立刻就会满面泪痕,又是哭,又是骂。贪心的美妇人这种怪脾气使王子感到可厌。他终于把她赶出了家门……

四百兄弟被压死后,变成了天下的繁星,撒在湛蓝的空中陪伴着乌纳普和伊斯巴拉克变成的太阳和月亮。

至于齐巴拉呢,他也没有好下场,他杀害了四百兄弟后,就被 “天宇之心”
神派乌拉普和伊斯巴拉克把他推到一条山沟里,大山倒塌压在他身上。他被压死了,后来变成了一块大石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