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他父亲的渔船远航大海的时候,他们在绿色的沼泽地的森林里共同生活了很多年

巴比伦帝国衰亡以后,巨人梅恩罗和他的妻子爱内合搬到埃维拉特城安家。这里是一个新成立的国家,后来人们称这个国家叫波斯。爱内合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名叫胡诺尔,另一个名叫马扎尔。巨人梅恩罗有好几个妻子,子女成群,儿孙满堂,他的后裔直到今天还生活在波斯。胡诺尔和马扎尔在梅恩罗的长子和次子,这种地位使他们有权不同父亲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他们自己的帐篷里。一天,两个儿子骑上马,在五十多位伙伴陪同下去山里打猎。他们这一天的运气特别好,人们总能不断听到飞箭的呼啸。他们在猎到不少黄鹿和狍以后,决定返回住所。突然间,他们发现前面有一只高大的雄鹿,鹿的口鼻和脸部在阳光照射下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朋友们,追呀!”
胡诺尔和马扎尔同时叫喊着,“不能让它跑掉了,我们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抓到这只大雄鹿!”他们在大山中苦苦地追逐了三天三夜。但是大雄鹿好像完全不在乎自己身后的这群追捕者。它从一个山丘飞向另一个山丘,从一座高山跳到另一座高山,它时而不知去向,时而又远远地出现在他们前面。
没有一箭能够射中它,它总是在人们的射程之外。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到了第三天晚上,大雄鹿终于无影无踪了,好像大地将它吞没了一样。猎人们个个精疲力尽,又渴又饿,便在大森林的一块林中空地上坐下来休息。他们燃起了篝火,围坐在篝火旁长时间地谈论这只神奇的大雄鹿:它将他们引得越来越远,而自己却一点不感到疲倦,毫不畏惧他们的弓箭和武器。第二天早晨,胡诺尔和马扎尔以及伙伴们决定回家,他们都为没有捕捉到这只既
悍又漂亮的大雄鹿感到沮丧和失望。
他们在穿过一片富饶而肥沃的沼泽地时,发现有一处很大的牧场非常适合饲养畜群。那里的猎物资源也很丰富。绚丽的绿油油的草原一望无际,还有阳光充足的大森林镶嵌着一块块漂亮的林中空地,那里生活着一群群惹人喜爱的鹿和狍。这个地区生长着茂密的树木和花草。有着丰富的鸟类资源,大河和小溪中还盛产各种鱼类。回到家里以后,胡诺尔和马扎尔将这个异常优美的地方讲给父亲梅恩罗听,他们想重新返回那个地方安家立业。父亲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于是,两兄弟在伙伴们的陪同下动身前往那里。他们选择了一处风景优美、安全可靠的地方竖起帐篷,帐篷安置在沼泽中央的一个难于通行的隐蔽地带,这样任何敌人也无法对他们进行突然袭击。他们在这片沼泽地里一住就是五年。一天,当他们外出打猎时,那只神鹿突然又出现在他们眼前。
他们像着了迷似地死死盯住它,然后系好马鞍,策马飞奔,冲上去追赶大雄鹿。这次追捕完全像前一次一样,雄鹿把他们带到很远的地方,然后又甩掉他们,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它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骑手们停下来,突然听到一阵轻柔的音乐声,他们感到十分惊异,便开始四处寻找这动人的歌声来自何方。他们静悄悄地来到一座小山丘上,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幅奇迹般的情景,使他们立即忘记了打猎,忘记了神奇的大雄鹿。原来在他们面前一个不深的山谷中,一百名异常美丽的年轻姑娘正在一条小河中沐浴,其他姑娘则在河边纵情歌舞。她们是阿兰王国国王杜拉的女儿们,在女友和女仆们的陪伴下,她们一同来到河畔庆祝狩猎节。“我们每一个人抢一个姑娘走好了!”
胡诺尔和马扎尔轻声说道。
于是骑手们跳上马,一齐飞快地向小河边冲去。他们带着这些美丽的女俘虏欢天喜地地返回营地,竟然没有注意到那只神奇的、脸部金光闪闪的雄鹿这时正在山顶上注视着他们。这些姑娘们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生活和她们居住的新环境。胡诺尔同国王的大女儿结了婚,马扎尔同国王的二女儿结了婚。他们的朋友们也同其他年轻姑娘们结为伴侣。他们在绿色的沼泽地的森林里共同生活了很多年,由此也就诞生了两个伟大的民族:匈奴族和马扎尔族。

我们的主人公名叫让鱼,这并非由于这个名字预先规定了他的命运,而是单纯地由于他生父的绰号是
“鱼”,而他的教父叫
“让”。让鱼出生时,没有一个女巫对于他的命运感到兴趣,他的出生没有引起任何一个女巫的微笑,甚至也不曾引起任何一个女巫作出一个平平常常的鬼脸。他出生时,大海是不平静的。可是他的父亲———正在捕捉海鳗的父亲,在降了下来的船帆被大风吹得不断发出的尖啸声中,在发布警报的汽笛声中,并没听出任何足以为奇的声音来。强大的暴风雨来临了,如果环绕着这些遥远地区的北方海洋只有遇到人生重大事件时,才汹涌澎湃的话,那么,这样强烈的暴雨,本来可能被认为是某种先兆的。

世界上有过一个铁匠。他生活得很愉快,关于什么神哪鬼啦的,他连想都没想过。如今他感觉到他要死了。“看起来,到了我死去的时刻,”
铁匠对自己的徒弟说,“埋葬我的时候,你要把一柄锤子和几根钉子放进棺材里去,你可要注意,钉子一定要尖一些的和长一些的。”徒弟照办不误,埋葬了铁匠。铁匠拿起锤子和钉子上了路。他走到天堂大门前,圣者彼得看见他就说道:“我不能放你进去,因为你是一个大罪人,天国里没有你的地方!”没有办法,铁匠只好再往前走。
他走了又走,走到地狱门前。他打算进去,可是大门关着。于是铁匠取出锤子,用力地敲起门来,敲得里面的鬼怪们很不好受。它们派一个小鬼去探清楚,是哪一个敲门敲得这样响。一个小鬼悄悄地溜到小门旁边,把门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他刚伸头去看,铁匠一把就揪住了它的耳朵,把它钉在门右边了。小鬼由于疼得厉害,拼命地叫起来。别的鬼听到了这叫声,一齐慌乱起来。它们决定再派一个去。第二个小鬼来到大门旁边,刚刚悄悄地伸出头去看,铁匠也把它抓住了,这第二个鬼就在大门左边扭来扭去地挣扎起来。现在有两个小鬼同时怪声嚎叫。
最大的鬼头头如今站了起来,说道:“我自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铁匠正想也把它捉来钉在墙上,老鬼马上跳开了,用力关上了大门,通过后门拼命地跑去见上帝。它跑到上帝面前,说道:“在我的地狱大门站着一个铁匠,他把我的两个小鬼都钉在门旁边了,我自己也差一点没逃掉。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把他带到天堂里吧。如果他跑进地狱里,那我可就不能在那儿掌权了。”上帝不愿意让铁匠升天,可是老鬼坚持自己的主张:“不然的话,我就不离开这里,一直到你把他弄到你这里来为止。”上帝不得已,只好让铁匠升到天上来,因为他太不喜欢鬼了。

让鱼六岁时,他的母亲死了。像所有失去母亲的孤儿一样,他在无人照管的情况下成长着。遇到他父亲的渔船远航大海的时候,好心肠的女邻居常常给他一块面包吃,接着他就上学去;中午他常在一位老师家里喝点热汤;傍晚时,他常在悬岩下收集一些软体动物的贝壳,剜出肉来当晚饭吃。这个男孩子总是很晚才回到自己那间黑乎乎的茅草房子里。他喜欢久久地坐在海边上,注视着渔船上一闪一闪的微弱的灯火。遇到大雾弥漫的时候,让就走到女邻居家里,和自己的小伙伴阿洁琳娜一同坐在灯下,整个晚上阅览各式各样的图画。有时候阿洁琳娜的母亲向孩子们讲述一些当地很好听的传说,讲到一个水手,由于一条美人鱼而发了疯,那条美人鱼的眼睛比海洋还要深邃;讲到另一个水手,变成了烟雾,每天晚上无声无息地在各家茅舍上方游荡;也讲到有许许多多水手没有再回到故乡的岸上来……

让鱼长成了大人。他十八岁时已是这个地区最漂亮的青年了。女巫阿加尔老妈妈预言:将来会有一个公主爱上他。村子里全体居民都希望能等到这种奇迹出现,都认为这将是穷人发财享福的可靠源泉。人人都这样想,惟独阿洁琳娜是例外。一对青年男女不再像小时候那样看图画了,晚上总是在一块儿仰望着天空中的星辰,观望着海面上的渔火。有时候,让随着父亲出海捕鱼。他整天整日地拉鱼网,网中装满了碧青色、天蓝色和银白色的鱼;然后他坐在船首,用冻僵了的手指尖向岸上传送柔情的飞吻。这些飞吻像海鸥一般飞过海面,在中途就和阿洁琳娜的飞吻相遇合了。

一天晚上,让的父亲遇到了冷得刺骨的漫天大雾,然后他就得了肺炎,结果与世长辞。让开始一个人去捕鱼。他常常在海上一连航行好几天,航行到较远的地方去,在那里经常可以找到鱼类极多的浅水地区,而那里的大海却又显得更加蔚蓝,更为神秘。阿洁琳娜总是等待他回来。

有一次,正当她看着自己的男友扬帆远航的时候,她的头顶上飞过一只大鸟,刹那间,鸟的身影遮住了她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阿洁琳娜觉得这只大鸟是灾祸的预报者。姑娘跑回家去,泪流满面地扑到母亲怀里。

就在这同一时刻,让却觉得自己是幸运者,因为无风的晴天预示着当晚也会是好天气。于是年轻的渔夫希望翌日他的渔船将是鱼儿满舱。再有那么几次如此顺利的出海,他就可以到城里去买来一只订婚戒指———一只薄薄的金圈儿,上面镶着一颗产自南海的珍珠。

可是突然在一瞬之间,漫天大雾降落在海面上了。让还从来不曾见到过大雾出现得如此突然,而且如此浓密,如此寒冷。年轻的渔夫冻得发抖,他穿上了阿洁琳娜给他织成的厚绒线衣,然后落了帆准备过夜。他已经打算躺在狭窄的小船舱里睡觉了,猛然间,听到有人呼叫。他想看看清楚,结果是徒劳的,因为天空和海洋,已经在单调的、凄凉的,灰色的迷雾中完全混成一片
经了。让喊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忽然产生一个不寻常的念头:若是撒下一网试试看,行不行呢?也许他想拉上一网长着金子内脏的鱼儿或者长着金刚石吸盘的章鱼吧?在浓雾中,在大海显得更加神秘的时候,人们总是相信奇迹和幽灵的。在这天夜里,操纵着让的渔网的,乃是命运本身,因此,当他感到手中网重得出奇时,他的心中就产生了一种狂妄的希望。他使出全身力气往上拉网,但是可以令人认为,强有力的大海正在拖住被他捕到的鱼不放手。渔夫不肯放松自己的网,即便是网里装满了铅,他也不肯松手。让靠在船舷上,开始了一场搏斗。这是一场激烈的决斗,很像从前他在校园里同小朋友们拔河,当时他一个人和对方好几个人拉一根打着结子的缆绳,结果他把几个对手在地面上拖着走。可是这一次他拔河拔输了,他站不稳脚步,结果跌入冰冷的海水里,可是他根本不想死……

让鱼牢牢抓住自己的鱼网,他觉得他正在沉入海底。他感到十分奇怪,为什么他的胃和肺并未灌满海水;他更加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如同在坚硬的地面上一样,仍然精神饱满,并且由于自己动作敏捷而感到陶醉,由于感到自己全身有力气而惊异。

这种奇特的游历持续了不过一刻钟,旅途的终点是一座豪华的水晶宫,姹紫嫣红的水草和碧绿的宝石装饰着它。这个时候让才发现,不久前一场搏斗的胜利者,也就是力图把他连人带网拖向海底的乃是一条娇小的美人鱼。

在北方的海洋上,那些可爱的淡黄色头发的渔夫,即使在最神奇的幻想中,也想像不出这样的美女来。虽然等待着他们的姑娘们,也生得眉清目秀,长着像阳光下成熟了的金黄色麦穗一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