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素不相识的骑士给他讲述了各种各样的冒险故事,三头神的神马

在贫瘠多雨的布列塔尼地区,从前生活着一位年轻的骑士,名叫伊万。他是一位热衷于冒险的勇敢而无畏的骑士。他喜欢听法国北部行吟诗人朗诵的抒情叙事诗和路过他的城堡暂时歇脚的朝圣者们讲述的传奇故事。伊万心地十分善良。有一天,他在离自己领地不远的森林里发现了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这个小女孩名叫吕莱特。他将小女孩接到家里,尽力抚养照料。吕莱特长大成人之后,离开了城堡,到其他地方谋生去了,伊万从来没有忘记她。

在多神教的时代,在沃林纳那个地方,足足有四座神庙或神殿。这四座神庙供奉的都是有三个头的神,即三头神。神庙的墙壁以及里里外外都用艺术画像装饰得满满的,有人像,也有飞禽走兽的画像,画得巧妙、逼真,看上和活的一样。而且画像上的颜色经久不褪,雨雪都冲刷不掉,也不能使其失去光泽。神殿中间摆着桌子和长凳,在那里常召开隆重的会议,讨论一些关系到全体市民十分重要的事情。而在最显赫的地方陈列着三头神的雕像,它比人还高,有三个脑袋和三个面孔。这四座神庙中的一座,修有一个特殊的附属建筑物,那里养着一匹马。这匹马应该成为一个预言者。为了从事这样重要的勾当,选中了一匹完美无缺、强大有力的马,它叫希夫尔,长着华美松软的鬃毛和灵活的眼睛。被委派照料它的是一个年老的祭司。老祭司心里很喜欢这匹归他照管的马。
老人经常到马厩去照看,有时候给马加点儿干草,有时候给它添点儿燕麦;温和地拍拍马背,还同它嘀嘀咕咕地说话。希夫卡很快就把老人当成朋友,一看见他就嘶鸣起来欢迎他,用前额擦着祭司的肩膀,表示亲热。由于照料得很细心,马儿长起了膘,马毛闪射出银白色的光泽,两只眼睛显得又聪明,又欢乐。在举行特殊仪式的时候,希夫卡就要发挥它那重要而又特殊的作用。马儿面前的地上放着九根矛,一根一根并排放着,间距是一尺半。接着老祭司牵着希夫卡越过这些矛。如果马儿走了过去,马蹄子一根矛也没碰到,这就被认为是吉兆;而如果碰到了哪怕是一根矛,那就被看成是凶兆。
起初,根据神庙首席祭司的主张,只有在使全体居民不安的重要事情中,才叫希夫卡出来预卜吉凶。比如说,它预言过,当年的冬季会是怎样的,是严寒的抑或是比较温暖的;下一次收成是好还是不好;可不可以开战,或者还是推迟的好……可是后来,改变成另一种习惯,老祭司为了一口袋燕麦,也把马牵出来给普通的家庭预卜未来,甚至给个别的人算命。比方说,希夫卡一次又一次地不得不替人决定:一个手艺人的女儿该不该出嫁,以及某个商人该不该出门去办货,等等。换句话说,神庙附属建筑物中的四条腿住户,如今要回答人家向它提出的每一个问题。耐住性子等着看它的四只蹄子在九根矛中间走过去的人当中,有打算让闺女出嫁的父亲,有准备出海的商人,也有准备发动战争的市政当局代表人物。
希夫卡是否感觉得到,在城市生活和全体市民的生活当中,它是多么重要的人物?这是很难说的。不过另一方面,照料这匹马的祭司确实领会到它的重要作用,因而由于自己起了照管这匹马的作用而感到自豪。“希夫卡是一匹神马,它是三头神亲自派来的。它说
‘是’与‘否’
乃是根据神的指示。三头神通过它亲自预示吉凶。”随着时间的流逝,希夫卡越来越熟练了,这是因为一个星期之内它要走过九根矛好几次之多。它学会了小心翼翼地走,因此四只脚碰到矛杆的次数越来越少。马儿变成了一个慈善的预见者,不幸的预言非常罕见,因此希夫卡获得了沃林纳居民更大的尊敬。于是它饮食无缺了,因为每个人都设法给它带来一些比较好吃的东西。可是忽然有一天,城里出现了一些耶稣教传教士。他们力量大,于是他们放心大胆地干起来了。连祭司们也给搞得背弃了自己的神明。
为了证明三头神仅仅是一个木头偶像,教士们推倒了他,砍掉了他的三个脑袋,送到上级那里作为证据,证明在这波莫利亚地区新的宗教信仰已经占了上风。大多数祭司同意接受洗礼,他们是这样考虑的:“既然三头神容忍了对我们神庙的凌辱,那么,这就是说,三头神掌权的时代到了尽头。”只有管马的祭司依然忠于古老的三头神。传教士们说的话,他像聋子一样听不进去。背叛了自己多神教神明的祭司们,前来劝说,他也不听劝。他回答他们说:“我给三头神服务了一辈子,一直到死我也要忠于他。”只有一件事使老人担心,他终于鼓足了勇气,去找传教士们,问道:“通灵神马希夫卡怎么样啦?”“我们要把它卖掉。”他们回答说。听到这句话,老人惊得身子摇晃了一下,他爱自己的神,也爱希夫卡。从这个时候起,老祭司坐立不安,心神不定。他心中老是在怀念三头神,老是在担心神马希夫卡的遭遇……有一天夜里他睡不着觉,整个一生在他眼前飘浮而过,而希夫卡他看得十分清楚,就像它站在床旁一样。他也回忆起人们把这头马驹领进神庙的时刻,当时它又胆小,又不灵活,不会在九根矛中间走来走去,常常用蹄子碰到长矛。
后来它习惯了,学会了绕着矛尖走。似乎是他已懂得,人们期望于它的是什么,因而努力要好好发挥自己的作用,从而使那些前来问卜的人感到满意。可是现在呢?现在当真这匹神奇的、智慧之马,三头神的神马,要像一头普通的牲口一样给卖掉吗?一想到这一点,老祭司的心就痛得要碎了。第二天早晨人们发现老人已经死去。希夫卡真的给卖了,卖给了一个村子里的庄稼人。从前曾经是通灵的神马,一变而为庄稼人的好帮手,它顺从地拉犁拉耙,拉运割下来的粮谷,使自己的新主人很是欢喜。从过去的时代他保留下来的只有一个习惯:他总是十分谨慎小心地走路,从来不用脚去踩横在路上的棍棒或枝条。

在法兰西王国,在美丽的多尔多涅山谷中,从前生活着一位公爵,名叫博夫德埃格尔蒙。他有一个独生子,取名莫吉斯,公爵爱他胜于世界上的一切。

有一天,他在自己的城堡里接待了一个参加十字军东征后返回家园的骑士卡尔杜尔。他精疲力竭,肩上还负了重伤,伊万精心地护理他。他的身体康复之后,这位素不相识的骑士给他讲述了各种各样的冒险故事,这些故事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亲身经历和亲眼见到的。伊万总是聚精会神,一字不漏地听他侃侃而谈,骑士的故事没完没了,像是总也讲不完。

当小男孩长到能跟随他四处奔波的年龄时,公爵就带他出去周游世界。但事不凑巧,他们的船只遭到了撒拉逊人的袭击,船上的货物被抢劫一空,莫吉斯也被捉去当了俘虏。后来撒拉逊人将其遗弃在西西里岛上,美丽的奥尔兰德仙女收养了他。当他长成为一位年轻小伙子时,莫吉斯离开了像自己亲生母亲一样慈善的仙女,独自一人去了西班牙。在那里,他在多来德的一摩尔人办的学校里学习魔法和秘术。他被称作魔法大师,除此之外,他还学到了很多凡人所不知道的东西,然后重新返回自己的故乡多尔多涅。

“我经历了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冒险,”
骑士尽兴地同他交谈,“但是,最离奇的一次冒险发生在离这里不远的布罗西里昂德森林里。一天早晨,我在一片宽阔的林中空地上,碰到一位放牛倌赶着一群尚未驯服的公牛。我们一起聊了一会以后,他要我到林中空地尽头隐藏在一棵高大松树下面的泉水里去打一桶水来。我很乐意给他帮这个忙,因为他不能离开那些野性未退的牛群。然而,我在松树旁看到了一口巨大的金缸,它用一根金链条系在一处镶嵌着绿宝石的大理石台柱底座上。”

有一天,莫吉斯决定去拜访他的四个表兄,贵族埃蒙的四个儿子。他高高兴兴地去结识了几位新朋友,但是四位表兄的处境异常可悲,早已倾家荡产。国王查理多年来一直十分憎恨他们,曾以赐予他们骑士金马刺为名,达到目的之后,他顿时勃然大怒,将他们逐出了王宫,从此,他们就没有过一天安宁的日子,成了被国王放逐和追捕的对像。四兄弟在阿登山脉的密林中隐藏了七年,有时只能秘密地回到家园看上一眼。

“放牛倌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不能把水弄泼一点。我小心翼翼地把桶放进那口金缸里将水装满。但是,在提起来的时候,我的手碰到了金链条,水一下子泼到了台柱基座的绿宝石上。我只好重新打一桶水,这时,一场翻云倒雾的暴风雨来临了,天空顿时乌云翻滚,狂风在悬崖间呼啸,折断了树枝,拨起了树根。就在我认为自己生命的丧钟敲响时,突然暴风雨停息了,乌云很快散去,天空又恢复了原来的湛蓝色。这时鸟儿也开始在树林中欢唱,声音是那样优美动听,以至于我禁不住在松树下的大理石台柱基座上坐下来凝神谛听,真像着了迷一般。”

莫吉斯是在四位表兄一次秘密回家时碰到他们的,见到他们穷困潦倒,他心里十分难过。于是他决定同他们建立永恒的友谊,并且当即赠给大表兄雷诺一把利剑,它可以刺穿最厚的盔甲;还送给他一匹安达卢西亚雄马,这匹马跑起来比风还快。

“但是,我总不能久久地坐在那里呀!这时,一位骑士飞快地跑到我的跟前,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我,说由于我的愚蠢行动招致了这场暴风雨,震撼了他城堡的地基,损坏了城堡的墙壁和屋顶。他的蛮横无礼还不限于此,只见他气急败坏地又从腰间拔出长剑,疯狂地向我扑来。我尽力进行自卫,然而,我赤手空拳,怎能敌得过一个手持利剑的对手呢?他把我打翻在地,我当即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时,早已不见那位骑士的踪影。我使尽浑身力气才跨上自己的坐骑。”

莫吉斯陪同四位表兄去法国南部,在那里建起了蒙多邦越堡。

客人讲完这个故事后,伊万气得跳了起来,他喊道:

不久,国王查理率军队从西班牙返回的途中发现了这座新城堡,一下子激起了他的旧恨新仇。他不能容忍四兄弟对自己权力
和威严的挑战。他派兵包围了城堡。莫吉斯和他的表兄进行了英
勇的抵抗,击退了所有的进攻。国王查理决定使用阴谋诡计,他派出使者同四个叛逆的兄弟讲和。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四兄弟骑着骡子去会见国王,他们未带任何武器,只是携着一束鲜艳的玫瑰。

“一名骑士竟敢袭击赤手空拳毫无防备的人,真是胆大妄为!明天一早,我就到那块林中空地去,一定要为你报仇。”

四兄弟认为同国王和解这一伟大的时刻终于来到了。但是,他们刚刚到达平原时,就陷入了国王军队的重围。搏斗中,四兄弟将几名骑兵打翻在地,夺过了他们手中的剑。他们英勇地抗击着为数众多的国王骑兵。四兄弟中最小的一个里夏尔身负重伤,其他三位兄长也都精疲力尽。他们将里夏尔抬到一块大岩上休息,这时国王的骑兵又追赶而来,双方重又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时,四兄弟们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寡不敌众。与此同时,在蒙多邦城堡,莫吉斯已料到国王不会履行诺言。他立即聚集几名全副武装的勇士,风驰电掣一般赶到了平原,将国王的骑兵打得七零八落,个个抱头鼠窜,望风而逃。而然,这次胜利是以昂贵的代价换来的,小兄弟里夏尔命在旦夕。

客人想说服他放弃这个念头,伊万哪里听得进去。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他就让人备好马,匆匆上路。他按骑士给他指示的方向追去,穿过一片森林,然后到达了一片大草原,他看到一群未被驯服的公牛在那里吃草,同时发现放牛倌坐在一块悬崖下,就立即走过去同他聊起来。

莫吉斯检查了里夏尔的伤口,发现他还有一口气。于是,他立即找来一个白葡萄酒瓶,将一把草药用两块石头磨碎,然后将药汁倒进酒里。他仔细地清洗了里夏尔的伤口,又让他吞服了几滴自制的草药。三位兄长忧心忡忡地观察着弟弟的面容,只见里夏尔的脸上慢慢出现了红晕,铁青色的嘴唇开始泛红,紧闭的双眼也睁了开来,他得救了。

果然不假,没过多久,放牛倌便请他去打桶水来。伊万拿着水桶,但他没有下马,也没有解下他的剑。他像来时一样,全副武装朝着那棵大松树下有一口金缸,这口金缸用一根金链条系一个大理石台柱基座上。他用小木桶在金缸里舀水时,水同样碰洒到绿宝石上。顷刻间,天空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不期而至,折断了树枝,拔起了树根。但是暴风雨很快就停息了,天空中太阳闪耀,树林里百鸟齐鸣,伊万听着听着,以至于一时间竟忘记了为朋友报仇的许诺。他静静地坐在松树下的台术基下,一副心醉神迷的样子。不一会,一位骑士出现在他面前。他举起剑向伊万刺来,伊万十分出色地进行着自卫,终于将对手击倒在地。
对手醒来后,吃力地跨上马,朝森林里的那条小道缓缓驰去。伊万紧跟在他的后面,一直来到那座神秘的城堡前。他走进城堡的院子,没让任何人发现,他看到仆人们忙着将受伤的主人抬进他的房里。这时,他发现城堡主的妻子站在台阶上,她体态优美、姿色动人,他一眼就爱上了她。于是,他决定呆在城堡里,躲在走廊尽头的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突然间,他听到了脚步声,同时,看到一位相当面熟的年轻姑娘。这位姑娘就是他抚养长大的吕莱特。吕莱特也一下子认出了伊万。她告诉他,她在这座城堡里干活,给城堡主美丽的夫人当贴身女佣。吕莱特答应帮助伊万在这里躲藏起来,并且赠给他一枚具有隐身魔力的神奇戒指,把它戴到手上别人就无法看到他,经此表达自己对伊万的感激之情。

表兄弟们笑逐颜开,他们将里夏尔和莫吉斯拥抱在怀里,然后一起兴高彩烈地回到了蒙多邦城堡。

伊万躲在城堡里,他现在再也不需要躲藏,因为他只需转动戒指上的宝石人们就看不到他了。他自
由自在地在狭长的走廊上走去,在各个房间里出出进进。他几乎总是一步一步地跟在城堡女主人的身后,爱火一天比一天燃烧得更炽烈。

国王自然不会轻易地甘心失败。他重新发起进攻,又俘虏了里夏尔。他们把他带到国王的营寨,他被判处了死刑。

时间过得飞快。一天晚上,叶莱特告诉他,城堡主已经死去了。伊万迫不及待地跑到女城堡主的面前向她说明了事实真
相,并且向她求婚。漂亮的女城堡主最后接受了他的请求,成了他的妻子。

三位兄长千方百计想营救年轻的弟弟里夏尔,但都没有成功。莫吉斯当机立断,决定亲自前往国王的营寨探听年轻表兄的下落。他脱下身上的盔甲,把它存放在城堡里,再用神奇的草药擦遍身上的皮肤,顿时,他的全身变得就像一块烧焦的黑木炭。然后,他穿上一件乞丐的衣裳,沿着山间小道出发了。在别人眼里,他像是一个穷人或一位得了严重关节炎行走不便的朝圣的老人。到达国王兵营后,他对国王说:

“陛下,我是一位可怜的朝圣者,病得很厉害,任何草药和膏药都救不了我的命。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神灵启示我说,只要吃鱼,吃上一口鱼,我的病就可以治好。但是,这条鱼必须要由我们的国王亲自剖开,去掉鱼刺,然后喂我吃下才行。除此之外,世界上再也没有其他能治病救命的药方了。”

国王同意了。他将一条鱼剖开,去掉鱼刺,给年迈的朝圣者吃了一口。莫吉斯千恩万谢之后,退到了一个角落里。此时,国王的顾问走进了他的营帐,他们跟国王说第二天早晨要将里夏尔绞死在对面的鸟山上。莫吉斯探明情况之后,立即离开国王的兵营,匆匆赶回蒙多邦城堡。

三兄弟于是带领人马动身前往营救,当他们埋伏在鸟山脚下茂密的丛林中时,天还没有亮。他们耐心地等待着,当执行绞刑的队伍来到跟前时,他们便发动奇袭,把里夏尔解救了出来。

国王很快就明白了到他的营帐里来谒见他的那位来历不明的神秘朝圣者是什么人,顿时气得发疯,同时更加憎恨莫吉斯和他的四位表兄,因为莫吉斯不仅欺骗了他,而且还侮辱和嘲笑了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