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她再造一个太阳和月亮,他从来没有忘记为魔鬼的健康干杯

从前,在波兰的文奇城有一座蔚为壮观的城堡,而今它只剩下一堆废墟。尽管如此,人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倒塌的城墙和被泥沙堵塞的地下迷宫的走廊和地窖。有个魔鬼曾在这片废墟中住了很长时间。魔鬼已经上了年纪,他几乎从不外出,白天黑夜都在睡觉。当地居民传说,魔鬼看守着城堡地窖中埋藏的金银财宝。那里的财富曾经吸引过很多人,但是没有谁敢去冒险,因为大家都怕这个魔鬼。在离城堡不远的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位年轻的贵族。他长得膀大腰圆,肩膀宽得连门都进不去。他还长着一双大手力大无穷,所有的人在他面前都畏缩三分。人们说他的力量来自那个魔鬼,他们之间签订了一项秘密协定。再说,年轻的贵族对此从不否认。每当有人跟他讲起这件事时,他总是得意地微笑着。没有人敢惹他,甚至连玩笑也不敢同他开。
这件年轻人因此也就自命不凡,得意忘形。无论走到哪里,总要吹嘘自己是当地,甚至是全波兰力气最大的人。没有任何人想同他来一番较量,比一比高低。每次在小客栈停下来喝酒时,他总要举起酒杯为魔鬼干杯。“鬼王兄弟,为你的健康干杯!”这时,人们可以听到一阵粗野的笑声震颤着大地,同时又听到一阵雷鸣般的声音在回答:“也为你的健康干杯!”几年过去了,年轻人喝酒越来越多,他从来没有忘记为魔鬼的健康干杯。由于他的钱箱用空了,他不再参加大型宴会,只能在乡间小客栈里喝上几杯。但很快他又不得不舍弃这些小客栈,开始同一些萍水相逢的朋友一起喝酒。后来有一天,他的钱包里空空如也,再也喝不上一滴酒了。于是他想到了沉睡在旧城堡下面的那些金银财宝,但魔鬼的守护使他不敢贸然行动。身上不名分文,他只好靠借债度日。走投无路之下,他决定去城堡废墟试一试运气。他穿上一件口袋很深的大衣,腰带上系好三个褡裢,手上拿着一把火炬,将近半夜时分,悄悄进了城堡。
他找到了地下迷宫的入口处,硬着头皮深入到幽暗潮湿的地下走廊里。他穿过许多地窖,在地下走廊的迷宫中完全迷失了方向。他在里面游荡了两个小时也没有找到出口处。突然,在他面前出现了一扇因潮湿而腐烂了的旧门。他用肩一推,门立即倒塌了。眼下出现的场面使他不禁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房间里有堆得像山一样的金币、银币、珍珠项裢、手镯大大小小灿烂夺目的珍贵宝石。他把身上所有口袋都装满后,发现在一堆金币上面站着一只猫头鹰,正睁着一对圆滚滚的大眼睛紧盯着他。年轻人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他才俯下身,对猫头鹰说:“鬼王兄弟,我诚心诚意地向你致敬!”猫头鹰只是向他轻轻点头表示回答。
年轻人再也支持不住自己,他开始不顾一切地往褡裢里装,褡裢装满了,又往衣袋里装,但这还不够,他还将一大把金币塞进嘴里,以至于两边的面颊像要炸裂开来似的。他在猫头鹰面前行了一个礼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房间的门立即在他身后关上了,他手中的火炬也随之熄灭。他在迷宫的走廊中迷了路。每走一步他的褡裢就变得更加沉重。等最后找到出口处时,他感到浑身像抽了筋似的软弱无力,两条腿只能勉强支撑着他。他栽倒在城堡废墟前的草地上。很长一段时间爬不起来。他只得扔下身上的金褡裢和银褡裢,吐出口中的金币,并且将口袋里的金币全部倒了出来,与其说是活着,还不如说是死着回到了家里。他虚弱得简直像一只苍蝇,再也没有恢复昔日的传奇力量。
有一次,他为了二十公亩土地同一位邻居发生争执,两个人动手打了起来。邻居像抓一根羽毛似的把他举起来丢在地上,他连滚直滚,差一点粉身碎骨。后来有一天,他突然不见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他的房屋无人问津,任凭风吹雨打,不久墙壁也倒塌了。他那装满金子的三个褡裢在城堡前的草地上放了很长时间,过往行人见到它们都要绕个大圈子,以避开这些不祥之物。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碰一碰。一天夜里,三只褡裢全都无影无踪了。有人说是魔鬼重新拿到文奇城堡的地窖里去了,据说他还在看守着这些金银财宝……

在遥远的芬兰,有两个王国,它们像白天和黑夜一样完全不同:一个王国叫卡勒瓦拉,是老王卡勒瓦的子孙们的领地;另一个王国位于芬兰的北部,叫波约那,是一个冰雪和白霜覆盖的世界,那里天寒地冻,野兔、白熊、天鹅和野鸭都像冰雕雪砌的一般,甚至连人人呼吸的空气也是白颜色的。在卡勒瓦拉王国景像则截然相反,那里河水在河流小溪中愉快地歌唱,鲈鱼、鳟鱼和白斑狗鱼在湖中跳跃,大大小小的岛屿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松树和冷杉。

本作品共有七小节 《天
眼-刚果》是第一小节,《梅佐回来了-刚果》是最后一小节。

从前有两个兄弟住在卡勒瓦拉,一个是年迈而聪慧的行吟诗人维伊雷明伊伦,另一个是铁匠伊尔马利伦。波约那王国的女王在愤恨卡勒瓦拉王国的同时,对两兄弟也充满了敌意。一有机会,女王就想方设法陷害他们。

每当太阳西沉,黑夜来临的时候,天的眼睛就睁开了。天的眼睛可不像普通人有眼睛,而是嵌在空中的许许多多晶高发光的星星。星星一闪一闪地照耀着大地,对谁都一视同仁。她们为捣木薯的女人照亮,为迷路的行人指明方向,为胆小的孩子壮胆,给孤寂的老人作伴……。天的眼睛明亮的,无论地上发生什么事情,都满不了她们。她们特别喜欢善良的人们,给予他们帮助。这不,天的眼睛看到孤儿穆波泰正在遭受苦难,就到下界帮助他来了。

有一天,维伊雷明伊伦用他的板琴自拉自唱,这件乐器是用白色的桦树皮凿成的,琴的弦轴是用橡木做的,一位仙女给了他几根金头发做成了琴弦。他的音乐极为优美。月亮听了之后,从天上下来,落在一棵桦树枝上以便仔细倾听。太阳也抛开了天空中的舒适住所,来到松树顶上,让这优美乐曲的旋律轻轻地摇晃着自己。

波约那王国的女王露茜发现了他们。这一情景使她气得发疯,嫉妒得要死。她决定报复维伊雷明伊伦,于是便将月亮从桦树上拉下来,又抓住松树顶上的太阳,然后把它们带回波约那王国。她将月亮藏在一块岩石下面,将太阳关进一座铁山。即使这样还不解气,她又把卡勒瓦拉王国所有的人家里的炉火全都偷走。

从此以后,卡勒瓦拉王国完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阳光和火光从天空中和房屋里消失得一干二净。王国的居民不得不在既无火又无光的冰霜和黑暗中艰难地生活着。众神之父乌戈用他的剑在石头上碰出一团火星,然后将火星交给空气女神,请她再造一个太阳和月亮。可惜火种在空中丢掉了,掉到了地上,结果消失得无影无踪。
维伊雷明伊伦和他的兄弟同样生活在黑暗之中。 “弟弟,”
兄长行吟诗人说,“让我们去找回那团火星吧,我们不能永远在无光无火的黑夜中生活!”
于是,兄弟二人开始上路。他们走了很长时间,来到一条大河前。他们在河边砍了一棵树,维伊雷明伊伦将大树凿成一条小船,伊尔马利伦又用两根杉树干做成一副浆。他们将小船推进河中,奋力向对岸划去。当船行到河中心时,空气女神这时出现在他们面前,对他们说:“请告诉我,地上来的凡人,你们现在去哪里?你们来到这片荒凉的地方找什么?”

“我们去找光线。”维伊雷明伊伦回答说。“我们想把天上掉下来的火星找到。”

“你们要小心。”女神回答说,“因为,这团火星已经干下不少坏事,它掉到图佑里地区的一些茅屋上,烧死了一些小男孩和小女孩,还把领主的胡须烧焦了。然后这团火星穿过田野,烧毁了麦田和牧场。后来它又坠入阿鲁湖。但是它造成的乱子还不限于此,它在湖里又烧毁了白斑狗鱼的宫殿和鲈鱼的茅屋。为了不让它造成更大的危害,一条鳟鱼便将火团吞进了肚里。哪知火团在鳟鱼肚里还在燃烧,鳟鱼疼得要命,在湖里窜来窜去。鲑鱼见此情景,非常可怜它,就将它吞了下去,几分钟之后,火团又在鲑鱼的肚子里烧了起来,鲑鱼疼得要命,同样在湖里四处乱窜,就像神经错乱了一般。鲑鱼碰到了一条白斑狗鱼,白斑狗鱼见状,出于同情,也将它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可这个可恶的火团一直在白斑狗鱼的肚子里燃烧,把它折磨得死去活来。现在,没有一个人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两兄弟明白了一切,于是他们重新划起桨,沿河而下,来到了位于河畔的一个大湖———阿鲁湖。他们把船停泊在岸边,用植物的韧皮编织了一幅大渔网。他们将渔网下到湖里,又请邻村的妇女们帮助他们将湖里的鱼赶进网里。他们在湖里的各个角落、在港湾和小岛附近下网,但是连一条白斑狗鱼都没有捕到。湖里的鱼群纷纷抱怨说,在芬兰再也没有能干的捕鱼手,因为再也没有人能捕到白斑狗鱼。

“这怎么会!”
维伊雷明伊伦问它们,“为什么芬兰不能有捕鱼好手。每当一名好渔夫去世时,就会有两个孩子接替他,他们用的渔网比他们的父辈们还要大哩!

于是,两兄弟找来一粒亚麻种子种在湖边,亚麻在一夜之间就长熟了,两兄弟将亚麻割下来然后浸湿,精梳,再编织成锥形,让妇女们做成一幅大亚麻渔网,两兄弟跳入水中,在湖底布下网。他们捕到了鲈鱼、鲤鱼和冬穴鱼,但就是捕不到白斑狗鱼。

这时,大哥维伊雷明伊伦转过身,面对大湖高声喊叫道:

“威力无边的湖王,请帮帮你们吧!请你拿一根棍子将藏在芦苇丛中和湖底下的鱼都赶出来。请把鱼全赶进我们的网里。”

湖面上揿起了一层层阴暗的波浪,突然湖王出现了。他登上湖岸,砍下一棵大冷杉对两兄弟说:

“你们是要我对鱼实行恐怖统治,还是只简单地吓唬他们一下? ”

“随您的便,湖王。我们只请求您帮助我们。” 两兄弟回答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