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要将上海最神奇美貌的孙女西娅献给神蛇,伏拉那频频筹算说服老爸

一个穷汉子在河岸上砍柴,忽然当啷一声,斧头从柄上脱落,掉进了水里。
当然,斧头沉到水底下去了。 穷汉子懊恼得哭了起来。
“哎呀,我这不走运的人可倒了霉啦!哎呀,越不走运就越倒霉!”
穷汉子一边哭一边诉苦,“没有斧头我怎么砍柴呀?砍不到柴我可怎么养家呀?”
这个时候树丛里有了动静,发出了沙沙的响声。啪嗒,啪嗒!从树林子里走出来了一个瘸脚老人,下巴上没有大胡子,却长着灰白色的苔藓;嘴唇上没有小胡子,却生长着一些松树枝儿;没有鼻子,却长着一个云杉球果。

加纳西塞王朝的保护神是一条神蛇,神蛇住在一个大山洞里。山洞隐没在一个偌大的森林中,这座森林因此被称为
“圣林”。圣林由朝廷派士兵守卫着,任何人不得进去打扰神蛇。只有祭司,每天早晨进去给神蛇送许多吃的食物。朝廷还根据神蛇的要求规定,每年敬献一个美女给它。多年来,不知多少个可怜的姑娘牺牲在蛇口中。老百姓为此气愤到了极点,有的人家为躲避这种灾难,只得带着女儿远走他乡。
这一年,朝廷要将首都最美丽漂亮的姑娘西娅献给神蛇。西娅的未婚夫是勇敢高贵的青年阿马杜。国王想要阿马杜为朝廷效力,允诺给他高官厚禄,但阿马杜拒绝了,为此得罪了朝廷和国王。但报复却落在了西娅的头上。

很久很久以前,瑞典由希格里德国王统治着。国王有七个儿子,他非常疼爱他们。他们长大成人后,希格里德国王便将六个大儿子送往邻近的王国去找未婚妻,并且让他们帮助最小的儿子伏拉那也找一个未婚妻带回来。六个儿子去了邻国之后,每个人都找到了未婚妻,但是他们把小弟弟的事忘个一干二净。他们各自带着漂亮的未婚妻返加瑞典王国时,却在归国途中迷了路。他们来到巨人海格尔住的一座大房子前,巨人听见马蹄声,便走到房子前的台阶上把六位王子和他们的未婚妻全都变成了石头。而这时希格里德国王仍在徒劳无益地等着六个儿子的归来。

“善良的人哪,你哭什么呀?你诉什么苦哇?” 老人问。

阿马杜怎能忍受这莫大的凌辱。他对用活人作祭献的做法早就不满。这次他下定决心斩除妖蛇,为人民除害。他让西娅牵了一匹骏马等候在圣林附近的地方,然后只身向圣林走去。

看到父亲一天比一天忧郁,一天,伏拉那便对他说:

“我怎么能不哭呢?!”
穷汉子回答说,“我的斧子掉到水里去啦。现在我用什么砍柴呢?我拿什么养活我的孩子们呢?”

守卫圣林的士兵见阿马杜走来,刚要询问,就被阿马杜一下杀死。他擦净了宝剑上的血迹,闯进了莽莽圣林。圣林里长满了巨大的怪木,怪木与怪木之间缠绕着盘旋的藤萝,把阳光全遮住了,阴森森、黑洞洞,令人毛骨悚然。阿马杜用宝剑斩断藤萝,分开树枝,勇敢地前进着,搜寻着。突然,
“呼———”
的一声,一阵阴风迎面刮来,一股腥气随风扑鼻。接着,一条黑影窜了出来。阿马杜仔细一看,正是那条妖蛇。妖蛇身长数丈,水桶般粗,两只眼睛像灯笼一样闪闪发光,头上还戴着一个黄金冠。

“父亲,我马上动身去找,哪怕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把六个哥哥找回来。”

“噢,这点倒霉的事儿是容易帮你解决的。”
老人说。他脱掉了自己的皮袄,甩掉了草鞋,噗通一声跳到河里去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闯入我的圣林,你这是送死来了!”妖蛇口吐人言,愤怒地叫道。

但是,国王不愿意失去他的最后一个儿子,说什么也不同意他离开。伏拉那多次试图说服父亲,但都是白费口舌。一天早晨,他再也忍不住了,便准备好马匹,立即出发了。没走多远,一只饥饿的乌鸦落在他的身旁,向他讨几块面包屑充饥。伏拉那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所有面包都给了乌鸦。乌鸦对他感谢不尽,保证以后一定帮助他。说完,乌鸦便落到年轻王子的肩上,一直伴随着他。

穷汉子还没来得及眨一眨眼睛,那老人已经从水里钻了出来。他手中拿着一把金斧头。

“你这条妖蛇,吃了多少无辜的姑娘。阿马杜今天要除掉你这个祸害!”

朝前走了不久,伏拉那发现河边有一条彩虹色的大鳟鱼。虹鳟在草丛中挣扎,绝望地试图重新返回河里。伏拉那跳下马,将虹鳟投进河中,然后又同乌鸦一起继续赶路。走了一段路程之后,突然有一只饿狼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饿狼瘦得皮包骨,寸步难行。“我的朋友,”
饿狼用人的声音说,“把你的马给我吃了吧,不然我就要饿死了。”

“给你,” 老人说,“拿去吧。是你的斧头吧? ”

妖蛇一听,立即张开血盆大口向阿马杜奔来,恨不能一口把他吞下去。阿马杜跳到一边,手起剑落,将妖蛇的头砍了下来。妖蛇的头在地上一滚,飞上天空,发出了雷鸣般的叫喊:

“可这怎么能行呢?”
伏拉那回答说,“如果没有马,我就不能赶路了。但是,我看你确实饿得厉害,既然你饿成了这个样子,那就把我的马吃了吧!”

“不,不是我的。” 穷汉子回答说。

“快来人啊!有人进圣林了!”

转眼间,饿狼就把马吞了下去,随后它对伏拉那说:

老人又跳入水中,然后又钻了出来。他把一个银斧头递给穷汉子。

断了头的妖蛇把身子一扭又长出了一颗头,嗷嗷叫着,喷出毒焰向阿马杜烧来。阿马杜毫不示弱,他绕过毒焰,侧过身子,利剑一挥,又把妖蛇新长的头斩了下来。妖蛇扭动着身子,又长出第三颗头来。还未等妖蛇过来,阿马杜就跳过去,把这颗头斩了下来。就这样,阿马杜一连砍了七次,斩下了七个蛇头。妖蛇还在使劲地扭动身子,但这次它再也长不出新的头来,终于瘫在地上死了。

“骑到我的背上来吧,让我驮着你。”

“是你的吧?” 老人问。

阿马杜立即奔出圣林,找到了西娅,他们一齐跨上骏马向着远方奔去。

一路上,伏拉那从来没有走得这么快。在跑了很长一段路后,狼对他说:

“不,不是我的。” 穷汉子回答。

当国王听见妖蛇的呼叫声,领着士兵赶来的时候,阿马杜和西娅早已不见踪影了。

“我们马上就会看到一座大房子的,那里住着一位作恶多端的巨人。在他居住的房前草坪上,你可以看到十二尊大石头,那就是你的六个哥哥和他们的六位未婚妻。如果你要解救你的兄长,必须进入这座房子里对韦特希公主讲才行。巨人把公主当作人质准备送给龙王作妻子。”

老人第三次跳进水里,取出来一个铁斧头。

年轻王子果然看到在树丛中耸立着一座像城堡一样的大房子,前面有六尊大石头和六块小石头。伏拉那的手开始颤抖。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他走到房门前去敲门。这时韦特希公主出现在一扇小窗口前,惊恐地对他喊道:

“这个是你的吧?” 老人问。

“不幸的年轻人,你来这儿干什么?”

“是我的,是我的!” 穷汉子叫着回答。

“是命运将我带到这儿来的。”
伏拉那回答说,“请你可怜可怜我,把我藏在这座房子里。”

他拿起斧子就要往家里跑。可是老人没让他走。

公主一再请他尽快离开这里,但是伏拉那坚持要留下来,她只好把门打开,将他藏在一张大床底下。

“站住!”
老人说,“你把这两个斧头也一道拿去吧。你不是一个贪心的人,那么我也不吝啬。”

过了一会儿,海格尔巨人回到家中,他把窗户开得大大的,喊道:

“要是这样的话”, 穷汉子说,“我就谢谢你啦。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

“我闻到了屋里有人肉味。”

说完了他就走回家去,肩上扛着三把斧头:金的、银的和铁的。

公主镇定自若,不慌不忙地回答说:

隔壁的财主听到了穷汉子走运的事,妒嫉得要死,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下。

“这不是人肉味,是一只乌鸦飞到屋顶上,它的一根羽毛掉到火炉上了。”

他心里想:“我也到河边试试看,说不定我也会碰上好运气的。”

这一回答使巨人放了心。他倒下就睡,一夜未醒。第二天一早,等巨人走了之后,韦特希公主和伏拉那就开始商量用什么办法战胜巨人。

于是财主拿了一把旧斧头,到树林子里去了。

“事情可不简单,”公主对他说,“因为海格尔这个人没有心,不过我可以试一试,也许会发现他把心藏到了什么地方……。

像往常一样,巨人天黑时回到了屋里。他一进屋又把窗户开得大大的。公主像前一天一样作了同样的解释,海格尔斜靠在窗户上,果真发现了一只乌鸦从房顶上飞过。看到巨人情绪很好,韦特希公主便笑盈盈地问他:
“海格尔,请告诉我,你把你的心藏在什么地方了? ”
“既然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我把它藏到房子的门槛下面了。”
第二天早晨,等巨人走了之后,伏拉那在门槛底下挖了又挖,但是并没有找到巨人的心。于是,韦特希公主便到花园里摘来一束花,把它放到了台阶上。晚上巨人回来时看到鲜花十分惊异,因此他问道:“台阶上放着的这些花是什么意思?”

他来到同一个地方,把斧头一甩,噗通一声就甩到河里去了。

韦特希镇定自若地回答:“我把这些花放到了你的心旁边,难道你不高兴吗?”

“哎呀,我这个不走运的人哪!” 财主叫了起来,“哎呀,我真倒霉呀!”

巨人哈哈大笑,然后对她说,这样做没有必要,因为他的心是在别的地方。韦特希缠着他问了很长时间,巨人才回答说:

这时候树丛里又响起了沙沙的声音。

“既然你这么好奇,我就告诉你好了。我把我的心藏在房间角落的壁柜里了。”

啪嗒,啪嗒,跛足老人又从树林子里走了出来。下巴上没有大胡子,却长着灰白色的苔藓;嘴唇上没有小胡子,却生长着一些松树枝儿;没有鼻子,却长着一个云杉球果。

“谁在这儿喊叫哇?” 老人问,“在我的树林子里什么人遇到了倒霉的事儿啦?”

“是我喊叫,”
财主回答说,“是我遇到了倒霉的事儿。我砍柴来着,忽然间当啷一声,斧头从斧柄上飞了出去,一下子就掉在河里啦。现在谁能给我取出来呀?”

“说不定我可以。” 老人说。

他脱掉了皮袄,甩掉了草鞋,噗通一声就跳到河里去了。

水上一圈一圈的波纹还没完全散开,老人已经爬了上来。他两手捧着一把铁斧头。
“是你的吧?” 他问财主。 “不,不是我的”, 财主回答说,“我的比这个好”。
老人又进入水中,然后钻出水面把一把银斧头递给财主。

“这个是你的吧?” 他又问。

“这个也不是我的”, 财主回答说,“我的比这个还要好。 ”

老人第三次潜入水底,取出一把金斧头。

“这是你的?” 他问财主。

“是我的,是我的!” 财主叫着说,“我从远处就认出来啦。你快点拿过来吧。”

老人并不把斧头交给他。

“你没有看错吗?”
他问道,“河底那儿还有一把金刚石的斧头哪。也许那才是你的吧?”

“哎呀,”
财主说,“我真的看错啦。那把斧头在阳光下简直是光芒四射呀,我就想到了那是金刚石的。”

老人摇了摇白藓的胡须,就又钻进水里,金斧头也带走了。

他钻入水中,再也没有出来。

那个财主直到今天还坐在岸边。他一直在等待那老人把金刚石斧头给他送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