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蜂鸟把礼物给地上的穆伦加和姆维那姆布济送去,当恩德拉那特沃皇帝领着士兵悄悄向邻国进发的时候

莱扎是天上的雷神,星星是他的眼睛,闪电是他生气时的目光,打雷是他的吼声。如果他一走动,必定伴随着暴风雨。

续刚果神话 “梅佐”,本作品共有七小节 《天
眼-刚果》是第一小节,《梅佐回来了-刚果》是最后一小节。

恩德拉那特沃族和扎菲拉福西族紧紧相连。扎菲拉福西族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恩德拉那特沃族的皇帝对自己的邻国早存吞并之心,想把它占为己有。他暗中训练士兵,打造武器,准备候巫师武比亚斯卜一吉日,对邻国发动一次突然袭击。巫师武比亚斯就住在宫中,每天都在为皇帝的出征日期占卜。士兵们集结在广场上待命。广场中央竖着一截高大光滑的树桩,树桩上面支着一个黄牛头,牛角大得出奇。这天清晨,巫师又开始了占卜。皇帝陪坐在旁边,等着占卜的结果。

那时,大地上还没有人,也没有野兽。莱扎为大地选了最先两个人———穆伦加和姆维那姆布济。这两个人起初为无性人。莱扎想着应将他们分为男女,好让他们在大地上繁殖后代。于是他让穆伦加为男人,姆维那姆布济为女人。男人和女人结合,果然生了许多人,使得大地一下热闹起来。

穆波泰又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失去了好朋友梅佐,生活也就失去了乐趣。他虽然还像往常一样去山林里打猎,但已经没有和梅佐在一起时的那种激情,他惟一的希望是能在林中碰到梅佐。可一次次的希望,总是一次次地落空。

巫师的面前放着占卜用的东西:一只公鸡爪,一块火鸡骨头,一块光滑的红石头,一截木头,各种颜色的种子。巫师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把红、黑、白三种颜色的种子扔来扔去,边扔边抖动着手指头。过了一会儿,巫师抓起一把种子在鼻子上闻闻,又仔细看着种子的形状。巫师就是靠种子的气味和形状来决定吉凶的。

这时的人生活还非常简单,吃的是树上的野果,喝的是河里的水。他们既不会打猎,也不会耕作。

这天,他解开围腰布,拿出梅佐送给他的那颗宝石———星。睹物思人,他又一次流下了泪水。突然宝石从手中滑下来,又立即变成了一簇红彤彤的火焰,火焰中传出了一个声音:“你希望得到什么呢,穆波泰?”

占卜完了,只见巫师面露喜悦之色,向着皇帝道:“今天就是大吉之日。”

莱扎关心着地上的两个人和他们的后代,想着应该送些礼物改善他们的生活。他挖空了三个大南瓜,做成三只盒子,装上礼物后,叫蜂鸟把礼物给地上的穆伦加和姆维那姆布济送去。临走前,莱扎再三叮嘱蜂鸟:“在未见到两个之前,千万不能把盒子打开!”

“我希望立刻见到我的朋友梅佐。”

皇帝一听,转身出宫,飞身骑上马向着广场上的士兵一声吆喝:“出发!”

蜂鸟———那时还不叫蜂鸟,这名字是后来才有的,身体也不像现在这样小,它的身子很大,一展翅遮去半边天,一天能飞几万里———带着三盒礼品上路了。蜂鸟是非常好奇的,它一边飞一边想:盒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呢?莱扎为什么不让打开呢?打开看看又有什么关系呢?它飞着想着,真想立即打开盒子瞧上一眼,但想起莱扎的叮嘱,它忍住了。

“啊,梅佐现在还不能来。你重提一个希望吧。”

当恩德拉那特沃皇帝领着士兵悄悄向邻国进发的时候,扎菲拉福西人却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像往常一样忙着干活。一位老人坐在树前的广场上搓着绳子。突然,他听到一阵奇怪的游动声和哨声,抬头一看,只见一条碗口粗、几丈长的蛇向他飞快地游来,蛇身上布满了黄色的斑纹。老人大吃一惊,正想逃开,只见那大蛇开口说话:“不要走,我是莫那拉那蛇!”
蛇的眼睛里射出了一股神秘的、冷冷的、尖利的绿光,“快去把所有的人都叫来,我有一个非常紧急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们。
口气就像是一个命运之神。
老人又害怕又惊异,马上大声喊叫起来。不一会儿,全部落的人都集中到广场上。蛇爬到一个高坡上,把身子盘曲起来,翘起了头庄严地向四周扫视了一遍后开了腔:
“扎菲拉福西族的人们,我之所以来到你们这儿,是为了告诉你们,一场灾难就要降临到你们的头上。你们的邻国恩德拉那
特沃族的士兵正在向他们的部落开来,马蹄声震动了土地,长矛大旗遮蔽了日影。要是你们来不及准备,没有力量抵抗的话,我劝你们立刻逃走吧。与其叫这些坏蛋杀了你们,还不如让他们抢走你们的东西,烧毁你们的房屋。赶快逃命吧!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的,我在一棵树上听到坏皇帝和巫师的话,我又在大道上看见了坏皇帝和他那些正在急速行动的士兵。快逃吧!逃到森林里去,逃得越远越好。”说完,蛇就不见了。人们相信了莫那拉那蛇的话,纷纷扔下手中正在干的活逃跑了。

过一会儿,它又忍不住了:“我只看上一眼就关上,莱扎也不会知道。”
这样想着,它打开了第一只盒子,只见里面装的是玉米、甘蔗、花生、棉花的种子;它又打开了第二只盒子,里面装的香蕉树、枣椰树、咖啡树等树的根。蜂鸟想:“莱扎真是奇怪,这样普通植物的种子、树根有什么不可看的呢?”
它将两个盒子盖好,不准备再开第三只盒子了。心想,那只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就在它准备重新上路时,第三只盒子猛地动了一下。它又好奇了:“是什么东西呢?还是打开看看吧。”它刚一揭开第三只盒子盖,就见疾病、死亡和猛兽一下子从盒子里跑了出来,飞往四面八方。蜂鸟大吃一惊,赶忙把盒子关上,但已经迟了。一眨眼功夫,它们就消失得无踪无影,一齐降临大地,在人世间横行。

“那么,我希望得到玛卡齐。”玛卡齐是当地土语 “力量”的意思。

打渔的鱼网和鱼船一齐飘落在河水里,插秧的秧苗和农具丢弃在田埂上,脱下来的谷粒还留在臼窝里……老人们和孩子也都跑出来,你呼我喊地一齐向森林里跑去。但是,也有几个人没有跑,他们不相信蛇的话,认为那只不过是蛇在妖言惑众罢了。当部落中的人都跑光了的时候,他们就聚集在一起闲聊起来。

“好吧,你就会得到玛卡齐。你将成为力量最大的人。”说完,火焰又变成了宝石。奇怪的是,穆波泰突然觉得浑身热血在汹涌澎湃,肌体内似凝聚着无穷的力量。他轻轻一跳,跳得又高又远;一棵粗大的树,他稍一用劲,树就应声而倒;他捡起一块石头一抛,竟抛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天快正午的时候,恩德拉那特沃皇帝带领的士兵到达扎菲拉福西人的村庄,他们见村中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感到非常奇怪,以为村里的人正在睡懒觉呢。皇帝一声令下,万箭齐放,射得屋顶
“卟达、卟达”
直响。射完了箭,皇帝又命令士兵端着大刀长矛冲向屋里,屋子里空无一人。皇帝一看事情不妙,他想莫不是扎菲拉福西族人知道了我们的袭击计划,现在正埋伏在那里,等着反攻我们呢。想到这里,他立刻命令士兵快撤,临走前他让士兵点燃了熊熊大火,烧毁了所有的房屋。留在村里的那几个倒霉鬼正躲在一所房子里。当房屋椽梁被烧得
“毕剥、毕剥”
响的时候,他们直呼救命,想从屋子里冲出来。但大火已封住了所有门窗,这时他们才后悔未听蛇的话。但后悔也没有用了,顷刻间他们就被烧死在大火中。绝大多数扎菲拉福西族人躲过了这场灾难。当他们返回村中见到被毁坏的家园时,他们对天发誓:是莫那拉那蛇救了我们,我们的命是它给的,从今以后,谁要是敢伤害蛇,谁就会受到全部落人的诅咒:他不尊重自己的祖先,他不是人!至今,扎菲拉福西族人见到蛇从不去伤害它。如果蛇盘曲在路当中休息睡觉,他们会绕着过去,绝不去碰它一碰。

穆波泰高兴得大叫:“玛卡齐!玛卡齐!我得到玛卡齐了!”他捧起了宝石,把它珍藏在围腰里,就到密林深处去打猎了。轻而易举地,他打到了一头花斑豹,扛着它兴冲冲地往回走。这时一阵丧歌声从村子里传了出来。

“是谁死了?”他加紧脚步向村子走去,见村里人都向村长家跑,他扛着豹子跟着众人也来到了村长家。只见村长浑身是血,四肢不全地躺在灵床上。

“我们的村长死了,他被狮子咬死了。”一个老人悲伤地向来人述说着。

“我们要选出最好的猎手,去把狮子打死,给村长送丧。”一个老人说。

“可是选谁去?谁愿意去打死狮子为村长报仇?”先前那个老人一边问,一边用目光巡视着村子里的青年人。
谁也没有吭声。狮子是兽中之王,猎捕它,等于是去送死。
“我去!”穆波泰将打死的豹子向地下一放,上前一步大声地说。为了表示自己有力量,他捶打着结实的胸膛,又伸着肌肉绷得紧紧的双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