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放进背包里,可是一旦国王谈起要动脑筋的事情

续刚果神话 “尼亚玛”,本作品共有七小节 《天
眼-刚果》是第一小节,《梅佐回来了-刚果》是最后一小节。

古时候有一个国王,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妻子。这完全是因为从童年时代起,人们就反反复复地对国王说,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此他下决心找一个与自己相配的妻子,也就是要娶整个王国之中最聪明的姑娘。

从前某一个国家里有一个国王,是个独身汉,没娶妻。有一个射手给他做事,名字叫安德列。

当穆波泰醒来的时候,一眼瞧见地下有一块漂亮的闪闪发光的鹅卵石。他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痛苦,高兴地想把它拾起来。可是他刚一碰到那鹅卵石,一个小男孩就出现在鹅卵石旁边。这个小男孩长得跟穆波泰非常相似:一样的个子,一样的眼睛,一样的年龄,一样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

一开头,正像当国王的应该做的那样,他在最显赫的贵族小姐当中选择自己的未婚妻。可是不久他就看出来,名门贵族的姑娘们,身上珠宝钻石发出的光辉,远远地超过了她们的智慧之光。她们舞姿优美,穿着绸缎和丝绒制成的漂亮衣裳;她们口齿伶俐,永无休止地说东道西,对一切人评头论足;可是一旦国王谈起要动脑筋的事情,她们就堵住耳朵,强调说,这种话题高贵的小姐们连听都是不体面的。

射手有一次去打猎。他在树林子里兜来兜去,转了一整天,总是不走运,一只野禽也没打到。时间已近黄昏,他往回走,正在发愁,抬头一看:一棵树上有一只母斑鸠。

穆波泰惊奇地问道:“你是谁?怎么到这里来了? ”

于是国王决定在地主小姐当中寻求妻室。

“好吧 ”, 他想,“我就把这只斑鸠射下来吧。”

“我叫梅佐。小男孩。”“梅佐” 是当地土话“眼睛” 的意思。”

地主们的姑娘也不大反对靠打扮出风头,不过她们会讲的话,无非是谈论猎犬和纯种的良马。显然,地主们的闺女,正像地主们自己一样,智慧是有限的。一旦涉及到要动脑筋的话题,她们要说的话在她们的舌头上,就像鸡脚在乱麻里一样,翻来覆去地纠缠不清。

他射了一箭把斑鸠射伤了,那斑鸠从树上跌下来,落到潮湿的地上。安德列把它拾起来,打算拧断它的头,然后放进背包里。

“我是个孤儿,我的爸爸死了,妈妈被人带走了,我很想找一个朋友,看见你在哭,我就过来了。”梅佐继续说。

国王怎么办呢?只好在村姑当中物色一位未婚妻子。

可是斑鸠发出人的声音对他说:

“我也是孤儿,我的爸爸死在海里,我的妈妈被叔叔带走了。我叫穆波泰,可村里人都叫我尼亚玛。我难过极了。你能来和我做朋友实在太好。
穆波泰一说完,就和他的朋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穆波泰高高兴兴地把梅佐领到了他的小窝棚里说:“这就是我们的家。”他又拿出烤鼠肉说:
“这是我新烤的,你一定饿了,快吃吧。”

“她们穿粗布衣裳和木头鞋子,那是没什么关系的。”
国王心中想,“只要能找到一位聪明的姑娘,宫中的裁缝和鞋匠就会把她打扮漂漂亮亮的,而不亚于一个公主。”

“射手安德列,你别弄死我,别扭断我的头;你把我活着带回家去,放在窗口,然后你看着,只要我一打瞌睡,你就用右手使劲拍打我;这样你就会给自己创造莫大的幸福。”

他们分吃了那块鼠肉。原来觉得有佐料才好吃鼠肉,穆波泰现在吃起来是那样的有滋有味。这是因为有了好朋友梅佐的缘故。

不消说,国王有一座位于郊区的宫殿,他动身到那里去,既是为了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是为了仔细看看那些乡村姑娘。

射手安德列十分惊讶:长的样子完全是只鸟儿,可是会说人话!他把斑鸠带回家里,放在窗口,自己却站在那儿等着。

“穆波泰,你真是个好朋友。”梅佐吃完鼠肉对他的朋友说一面拿出了那鹅卵石,“这是一颗星,过去我常常把它带在身边,它给了我幸福。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正好这一天出了一件事,一个贫穷农民的一匹马跑到皇家的御田里,踩坏了皇家的庄稼。御田总管把这匹马关进自己的马厩,要求农民出一大笔赎金。农民没有钱,同时没有马,不消说,庄稼人的日子一天也过不去。农民只好来找国王请求庇护。
国王听完了农民的话,心中思忖:
“是不是一个巧机缘促使这个庄稼人来见我呢?想必他有一个女儿,而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女。我倒要看看,这个做父亲的够不够聪明。”

过了一会儿,斑鸠把小脑袋伸到翅膀底下,打起瞌睡来了。安德列想起来它教他做的事儿,就用右手使力拍打这只鸟儿。斑鸠跌落在地上,马上变成了一个少女,变成了玛丽亚公主,她是那样的美,简直是没法想,没法猜,只有在神话里才能讲得出来。

“送给我?太谢谢你了。我一定好好保存它。”穆波泰从他朋友手中接过鹅卵石,轻轻地抚摸着。
“只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它就会带给你幸福。 ”
两个朋友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一块儿打猎,一块儿采野果,一块儿吃饭,晚上就头靠头地睡在一起,生活过得有趣而愉快。
村里人见穆波泰和一个陌生的少年在一起,虽然感到奇怪,但谁也没有过问。
他们渐渐长大了,长得又英俊又漂亮。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他们到更远的大草原去打猎,打的猎物又多又大,吃不了拿到集市上去换取必需的生活品和添置衣物。他们吃的、穿的都比过去考究多了。

“好吧,就依着你吧,我免了你的赎金。不过你必须回答我三个问题。回答得对,领回你的马;回答不出,马留在我这里,你还要好好地吃一顿鞭子。怎么样,同意吗?”

玛丽亚公主对射手说:

两个人生活的改变引起了村里的眼红和嫉妒。他们看见穆波泰自从小了那个梅佐的朋友之后,生活才日渐变好的,便暗自商量把梅佐赶走。

农民搔了搔后脑勺,问道: “那么您的问题是怎样的呢?”

“你有本领把我弄到手,也就应该有本领把我留住养活我,我将成为你的忠实而又称心的妻子。”

一天早晨,当穆波泰醒来的时候,不见了他的好朋友梅佐。他四处寻找,大声呼唤,屋内屋外,森林里,小河边,田野里……凡是他们到过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不见梅佐的踪影。他到村子里去询问。他问村长:“有没有见到我的好朋友梅佐?”村长说:“没有。
他又问村里的其他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但当穆波泰转身时,他们就幸灾乐祸地议论起来。穆波泰明白了,梅佐的失踪肯定和村长及村里人有关,可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难过地流下了了伤心的泪水。

“第一个,”你告诉我:“世界上最快的是什么?第二个: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最宝贵的是什么?第三个:月亮有多大?我给你两天限期,你好好地想一想,然后回到我这儿来听候处理。”

他们俩就这样说定了。从从容容地办起酒席举行婚礼。射手安德列娶了玛丽亚公主。他和年轻的妻子生活在一起,十分快活。可是他并没有忘记做事,每天早晨天还没亮,他就到树林子里去了,猎取到足够的野禽,然后送到国王的御厨房里去。
他们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多久,玛丽亚公主就说:
“安德列,你的日子过得很穷啊。”

农民忧郁不安地回到家里。女儿在门口迎接他,问道:

“是的,你自己也看得出来”
“你去设法弄来百十个卢布,用这笔钱买来各种颜色的丝线,我有办法把一份家业搞起来。”
安德列听从她的话,去找自己的伙伴,向这个借来一个卢布,向那个借来两个卢布,凑足了钱,买了许多五颜六色的丝
线,交给了妻子。玛丽亚公主接过丝线,说道:
“你去躺下睡吧,早晨起来会有办法的。”
安德列躺下去睡了。玛丽亚公主坐下来织毯子。她织了一整夜,织成了一条全世界从来没见过的毯子,整个王国都织在上面了:有群山和树木。有森林和田野,天空中有飞鸟,高山上有走兽,海洋里有鱼群;月亮和太阳在周围运转……

“怎么样,爹爹?你在国王那儿把咱们的马要回来了吗?”

清晨,玛丽亚公主把毯子交给丈夫,对他说:

“马儿没要回来,”
农民回答说,“倒是讨到了一顿鞭子。看起来,国王自己不够聪明,他就打主意向别人借一点儿。他向我提出三个问题,给了我两天限期。如果我回答得出,就把马领回来;如果回答不出,就要尝尝皇家的鞭子。”

“你把它拿到市场上去,卖给商人。你可要记住,自己别出价钱,给你多少你就收多少。”

“那是些什么问题呢? 女儿问。”

安德列接过毯子,搭在胳膊上,到市场上去了。

“噢!这一点儿也不难!”
女儿笑了起来,“我现在就回答你这三个问题。你只要听着,好好地记住,然后到国王那儿去,领回来咱们那匹马。”

一个商人向他跑来问道:

农民听完女儿的话,马上进宫去见国王。

“你听我说,老兄,这条毯子你要多少钱?”

“哎哟!你可是有点儿过于性急了!”
国王说,“我可不知道你来是为啥:来领马呢,还是来吃鞭子。”

“你是买卖人,你自己给个价钱吧。”

“两样我都要。”
农民回答说,“我打算骑着马回家去,那鞭子么,也许可用来赶马。”

那商人想了又想,可总是估不出价钱来。另一个商人跑过来,紧接着又是一个。结果聚了一大堆买卖人,看着毯子惊奇得不得了,可就是估不出价钱来。

国王笑了起来,说道:

这个时候国王的谋士坐着马车从市场上经过,他想知道商人们在议论什么。他走下马车,好不容易挤到人群当中,问道:

“好吧,我们立刻就能看清楚的。我们从第一问题开始吧:世界上最快的是什么?”

“商人们,海外的客人们,你们好!你们在谈论什么哪?”

“人的思想最快。” 农民回答。

“是这么一回事,这条毯子我们估不出价钱来。”

“这是谁告诉你的?我不相信你自己想得出来。”

国王谋士看了看:毯子,自己也惊奇得不得了:

“我的女儿告诉我的。” 农民坦白地说。

“你告诉我,射手,你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样好的毯子你从哪儿弄来的?”

“原来如此!那好吧。现在你说: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最宝贵的是什么?”

“是这么一回事,这是我妻子织的。”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最宝贵的是梦。”
农民回答说,“在梦里我们忘掉悲哀和烦恼。梦可以使疲倦的人恢复体力,可以安慰不幸的人。”

“买这条毯子要给你多少钱?”

“这又是谁告诉你的? 国王问。”

“我自己也不知道。妻子吩咐我不要讨价还价,人家给多少就收多少。”

“我的女儿。 农民回答。”

“好吧,射手,我给你一万卢布。”

“看起来,你的女儿是一个聪明的姑娘。”
国王说,“两个答案都对。那么她有没有告诉你,月亮有多大?”

安德列接过钱,把毯子出了手,回家去了。国王的谋士来到国王那里,拿毯子给他看。

“当然告诉啦。月亮的大小是四个四分之一。”

国王一瞧,他的整个王国在毯子上了如指掌。他惊叹地说:

“又说对啦。” 国王说。

“好吧,随便你要什么,可这条毯子我是不还给你了。”

国王十分惊奇。那些显贵的名门小姐和最富有的地主千金当中,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三个问题呀!她们光是笑,又说世界上没有能够回答这种问题的聪明人。可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女儿竟然回答出来了!不过,也许这也不是她自己的才智所能做到的吧。还需要好好地考考她!

国王取出两万卢布,亲手交给了谋士。谋士收起钱,心里想:“没关系,我给自己再订购一条,比这条还要好。

于是国王对农民说:

他又坐上马车来到城边,找到了射手安德列住的木头房子,敲了敲门。玛丽亚公主给他开了门。国王的谋士一只脚迈进门坎,另一只脚却抬不起来了,话也说不出来,自己来干啥也忘记了,他面前站着这样漂亮的美人儿,但愿永生永世盯着看她,永远也看不够。

玛丽亚公主等了又等,来人也不答话,她就扳着国王谋士的肩膀使他转过身子,然后把他推出门外,紧接着关上了门。他好不容易才清醒过来,不甘心地回家去了。从这个时候起,他吃也吃不下,喝也喝不进,心里一直想念着射手的妻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