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里有了神的宫殿,从他那里朝南有另一个地主住在自己的庄园里

当人类还在过着原始生活的时候,地球上发生了一次大的灾难。老天不知为什么发了大怒,向地面下的不是雨,而是熊熊燃烧的烈火。烈火光焰四射,烧到哪里,哪里就变成一片焦土。地面上的一切,动物、植物、人和庄稼……凡是有生命的东西都不存在了。

从魏里高拉通往斯灭郝维茨的大路旁边,摆着一块山丘般大小的巨石,形状像一个大鸡蛋,石头的断裂处反射出银光和金光,它那椭圆形的尖端指向正北。这一切,都会使人想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非同寻常。每一个过路人,发现这块怪石之后,都要深加思索:这块圆滑的巨石是从哪儿来的?人们都叫它“鬼石”
,这个名称的由来,却是罕有人知。

古代的巴比伦王国,是继苏美尔人之后,美索不达米亚文化的又一高峰。巴比伦城的神殿里,供奉着许多大神,为首的大神叫玛都克,是巴比伦城的守护神,又是宇宙的创造者。他的英雄业绩真让人惊心动魄。
相传远古时宇宙尚未形成之前,世界还没有分出高天和低地,没有河流、山冈,没有天空,也没有日月星辰,只是黏稠迷
蒙的一团混沌。可是,这混沌中却涌动着两个深渊———苦水深渊提阿玛特和甜水深渊阿卜苏。
提阿玛特是大海的精怪,她脾气暴躁,变幻不定,威力无穷,还孕育着生命的种子。阿卜苏虽然是甜水,性情温和平稳,却缺乏生命的活力。经过漫长的岁月,阿卜苏流到大海身边,和提阿玛特结合,产生了最初的生命,生出了最早的神们。

可是,有一个部落却躲过了这场灾难,他们就是阿里伐人。可能是上天对阿里伐人格外照顾,不论阿里伐人逃到哪里,烈火都不烧他们。他们逃到了波涛汹涌的河边,河水就自动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大道,让阿里伐人通过。

事情发生在世界上鬼怪盛行的年代。大路上有鬼坐着,橡树林里有鬼游荡,山谷中有鬼躲藏,秃山上鬼怪和女妖各显神通。它们欺负人,迷惑人,然后像渔夫撒网一样,把人们的灵魂一直拖到地狱里去。

阿卜苏和提阿玛特看着一大群儿女,心里乐开了花。他们命令一部分子女住在离自己很远的空虚之中,管理周围的事物,把这片空虚叫做高空;又命令一部分子女住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管理这一方诸事,把这块地方叫低地。众神努力工作,干得都不错。慢慢地,宇宙有了高低、上下之分,一团混沌也变得稍许清朗了。高空里有了神的宫殿,低地上有了河流、山冈和平原。

终于,上天的愤怒平息了,不再向下降火,地上的火也渐渐熄灭了。大地又恢复了平静。

在一个村庄里,住着一个地主,他是一个恶贯满盈而且力大无比的家伙。他的名字是瓦里高拉。从他那里朝南有另一个地主住在自己的庄园里,因为他喜欢笑,人们叫他斯灭色克。在东边,相距这里八十俄里左右的地方,住着第三个地主,名字叫“活着”。

后来,河流里生出了一位大神阿努,她又生出一位特别聪慧的神伊亚,伊亚后来当了智慧和法术之神,协助阿努掌管上天之事。他们又生出许多新的神,都住在高处的神殿里,高空里越来越热闹了。

这时,阿里伐部落的一部分人正来到一个湖边上。

这三个地主都把灵魂卖给了鬼怪。老鬼同他们在一张小牛皮上订下了合同,三个地主每个人都咬破中指,用鲜血在合同上签了字。

深渊里的阿卜苏和提阿玛特,干完了造神的大事业之后,十分疲乏,他们心满意足地躺下来,在温暖幽暗的深渊里,随着波浪的拍摇,准备美美地睡一大觉。可是,上空诸神的喧闹嬉笑清晰地传过来,在幽静中听得格外清楚,格外令他们烦心。于是,阿卜苏对提阿玛特说:

“看,那是什么? 一个阿里伐人叫起来。”

第一个地主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大力士,第二个希望能够永远快活第三个希望自己长寿,活的年岁不少于马弗萨伊尔。鬼按照他们的愿望,给他们安排了各自的生活。而在这个世上没有钱是绝对行不通的,于是鬼指给他们看,正好在他们三个人的土地中间有一块沼泽地,其中有一个深坑,一直到坑沿上装满了雪白的东西,这种东西乃是纯银。而且尽管三个地主整袋整袋地往外捞,坑里的银子却不见少。

“他们的吵闹真是太无礼了,令我难受极了。我白天不能休息,夜晚不能入睡,我想毁了他们。”

大家随他的手指望去,只见许许多多闪光的圆球从湖中冒起,升到了天空中。圆球的光很奇怪,人一看见它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不一会儿,所有的阿里伐人都睡得不省人事,进入了梦乡。

小鬼们日夜看守着这个银坑,可是它们没有看守住自己的宝藏,因为即便是在那些年代里小偷儿也仍然很多,他们不顾有淹死在沼泽地里的危险,经常来偷银子。

提阿玛特虽然也讨厌上空的吵吵嚷嚷,但是一想,这些神的后代说起来也该算是自己的子孙,老祖母怎能舍得毁掉自己的子孙呢?她摇着头,鼻子里哼哼着,很不高兴。阿卜苏只好作罢。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阿里伐人醒来了,那些闪光的圆球不见了。只见湖面上停着一只又长又宽又高的独木舟,独木舟上坐着一个巨人。巨人正不停地在湖里捉鱼,他一伸手就是一条鱼。

上帝从他那天堂的宝座上把所有这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在上帝同意的前提下,鬼怪们严酷地惩罚了被它们当场捉到的盗窃犯,因为不管犯了什么罪都应该受到惩罚,可是圣女干预了这件事。她看到罪人们受的苦,由于她自己慈悲为怀,就以死于十字架上的上帝之子的名义,央求上帝,只让那些不信基础教的人和邪教徒们由着鬼怪们去折磨,至于天主教徒,不经上帝法庭的判决,不许鬼怪们去碰他们。

阿里伐人都饿了,就向那巨人要鱼吃。巨人很大方,向岸上扔了许多,足够他们吃饱。大家抓起鱼,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了鱼,巨人又扔给他们几个蜜糖罐,让他们冲糖水喝。

一天夜里,有一个没落了的小贵族,在月光的照耀下,克服了沼泽地的阻碍,他背着满满一口袋白银,越过田野逃跑。小鬼们发现了他,立刻去追。这个小贵族是个飞毛腿,跑得比兔子还要快。老鬼看见小鬼们追不上这个厚脸皮的贼,气得浑身发抖。它自己去追赶已经太迟了。于是老鬼从地下搬起来一块房子一样大的石头,用大得可怕的力量,从后面向逃跑的贼抛去。大石块喀嚓一下子把小贵族和一袋银子都压在底下了。

巨人见阿里伐人吃饱了喝足了,就说: “现在,你们上船吧。”

所有这一切都没逃过上帝的眼睛,他想起了自己对圣女的诺言。要知道那个小贵族,虽然由于贪财犯了盗窃鬼怪财物的罪,但他毕竟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甚至在圣书上都记载着他的名字。于是上帝命令鬼怪们,不准有片刻的拖延,立即滚到地狱里去。又罚那个老鬼坐在那块大石头上,不再去欺负人,而是守护着石下罪人的躯体,一直到世界末日,最后审判为止。

阿里伐人很害怕。虽然巨人心眼好,赠给他们吃喝,但要他们上船,他们还是不愿意。
“不用害怕,朋友。”巨人一面说,一面抓起一个阿里伐人放在舟上,又抓了几下,很快就把所有阿里伐人都抓到了舟上。
“你要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阿里伐人叫起来,巨人没有再说话,他用双手当桨,把独木舟向湖心划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地平线上。

随同鬼怪们一起永远消失的,还有那个银坑。第二天,瓦里高拉、斯灭色克和活着三个地主像往常一样又都来到这块宝地上的时候,他们看到的,不再是银子了,而是一道地缝,一直到边缘上充满了臭气冲天的、乌黑的鬼粪。

人们总是贪财的,关于钱财的事总是互不信任。三个地主也开始相互猜忌,互相辱骂,到后来,从动口发展到动手。一个打倒了另一个,互相叫着说:是你把银子偷光了,火气最大的是地主活着,因为他还要活很久。他抓住了瓦里高拉的衣领,拼命把他一揪,结果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上。斯灭色克没等瓦里高拉站起来,就打碎了他们两个的脑门子,他把他们两个都推到满是臭气熏人的鬼粪的深坑里去。两个地主都没有力气从粪坑里爬出来。于是斯灭色克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笑着,笑着,一直到笑破了肚皮。
这样一个村庄叫做魏里高拉,而不是瓦里高拉,这是因为老鬼从大地内部拉走了一块巨石,那里就又出现了一座极大的大山。斯灭郝维茨这个村名,是从地主斯灭色克的名字演变而来的。生活村的村名来自第三个地主活着,他本想活到老寿星的年龄,可是斯灭色克过早地把他推到鬼粪坑里淹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