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马武 ——— 利扎的第二对孪生子,这个部落的妇女们不但会做鱼和古斯古斯

一天,当我乘坐着独木舟溯塞内加尔江而上时,没想到正好碰上了一股洪水,我只好把船停到附近的一处小村落,请求那里的首领允许我暂时安身。由于那时在这个地区白人还不多见,所以我受到了整个部落非常友好的款待。这个部落的妇女们不但会做鱼和古斯古斯
,而且千层饼烙得也很出色,因此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段极其愉快的时光。
那里由于没有什么事做,我便常去江边散步。那浑浊的江水里漂着整根整根的树木。那个部族的首领法语讲得相当好,他告诉我野兽并不来骚扰附近的茅舍,我可以四处走动而不会碰到任何麻烦。

地球刚刚形成的时候,只是一个坚硬的圆球,没有土地,没有生物。是阿伊多 ———
赫维多随同第一对男女来到地上,阿伊多 ———
赫维多是个硕大无比的神蛇,它不停地在地球上行走,它所走过之处,坚硬的地壳就变成松软的土壤。它屙下的粪便就成了一座高山。它日夜不停地走啊走啊,终于走遍了地球,形成了肥沃土壤覆盖的地球表层,为人类和一切生物的生活和成长准备了最好的温床。它的粪便也堆积成了一座座高山,里面埋藏着丰富的宝藏,供给人类将来开采之用。

世界和人类是天神之父马武 ———
利扎创造的。他完成这一伟大工程之后,感到很疲劳,而且事情也比过去复杂多了,他一个人实在顾不过来,就把世界万物分交给他的子女们去掌握。他的子女很多,个个能干。

不过有天晚上,当夜幕降临时,我原以为自己坐在一根从沙砾堆里长出来的粗树根上,哪知他突然动了起来,同时我听到一个粗哑的声音说:

地球表层造好之后,阿伊多 ———
赫维多便把身体圈成一个圈圈,口尾相接支撑地球。天上的闪电沿着它的脊背降到地下,只要它稍微动一动,就会引起地震。

达佐德日和他的妹妹也是他的妻子尼奥赫韦阿纳努,是马武 ———
利扎的第一对孪生子,他非常疼爱他们,就把自己的全部财产赠给了他们,让他们做了大地之神,授予他们管理大地的权利。达佐德日带着妻子移居世间,在大地上走来走去,关心人们的吃喝穿住,解决田里的干旱水涝,指导人们耕耘播种,收割采撷。

“喂!我说,你在坐到我头上来之前应该跟我先打个招呼才是。你可不大懂礼貌呀,我的孩子!”

阿伊多 ———
赫维多生性惧怕炎热,所以只能生活在海洋里,它吸一口水喷到空中,就形成了一道横架天空的五彩长虹,所以它被称为虹蛇。它每天吃的食物是铁,由海洋中的一个红猴专门为它制造。它的食量很大,一次要吃好几吨铁。一旦红猴供应不上,它饿得只好嚼自己的尾巴。这时,大地向海洋一边倾斜,像要翻过来似的。生活在土地上的人们便一个个惊慌失措,像是末日来临一样。

赫维德奥佐是马武 ——— 利扎的第二子,他性格凶猛,脾气暴烈。马武 ———
利扎让他做了雷神,由他调节天气的暑热寒冷,安排风雨的来去,管理冰雹的降落和河流汛情,给予大地上的人的生育能力。赫维德奥佐常常变化成一头大公羊,在云中窜来窜去。当他心平气和的时候,他及时行雨,保护庄稼和果树的生长。当他发怒的时候,便雷电风雨交加,杀戮生灵,破坏房屋,毁灭树木和田地。他的幼子格巴德也继承了父亲的暴戾脾气,不断向大地发射闪电。隆隆的雷声就是他的怒吼,他要毁灭一切,连晰蜥、蟒蛇、鳄鱼藏在窝里的蛋也被他震得粉碎。他的母亲总是不离他的左右,不断地责备和阻挠他:“不许屠杀生灵!格巴德,你要冷静一些。”格巴德有时听从母亲的劝阻,有时把她的话当作耳边风。格巴德还不时降临人间。当他访察到谁做坏事时,就毫不留情地放出闪电劈死他。若是某处阴云密布、雷声隆隆的时候,不用问,不是格巴德在惩罚坏人,就是他自己在干坏事。

原来刚才我是坐在一条鳄鱼的头顶上。不用说你也会知道我很快就跳了下来,双脚一落地,我撒腿就朝村子跑去。

后来大神马武 ———
利扎主宰了全宇宙,他把地球安放在一根铁柱上。每天,地球以铁柱为轴心进行旋转。阿伊多
——— 赫维多便做了马武的仆人。它跟随马武 ———
利扎,用嘴叼着他行走各处,被称为 “马武摊开晾晒在大腿上的绷带。”

阿格贝和他的妹妹也是他的妻子娜耶泰,是马武 ——— 利扎的第二对孪生子。马武
——— 利扎让他俩做了海神,管理海洋、
河流。阿格贝和娜耶泰降落海洋,在大海中安了家。太阳是阿格贝的眼睛。每天早上,他睁开眼睛,太阳便从大海中升起,过行天空,照耀大地。晚上,太阳沉入海底,阿格贝闭上眼睛,黑夜便降临人间。每天,在大海和蓝天的相接处,阿格贝向他的父亲马武
——— 利扎汇报海域的一切情况。

在身后,我好像仍然听到那粗哑的声音一边笑一边叫我,可我甚至连头也不敢回一下。

虹蛇阿伊多 ———
赫维多受到后人世世代代崇拜。在瓦依达赫市建有蛇庙,庙中耸立着一棵高大的木棉树,许多蟒蛇住在庙里,以人们的祭品饲养,没有人敢杀伤一条蛇。

村落的首领看到我跑得汗流满面、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便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您想想看,我居然不留神坐到一条鳄鱼身上了……,而更吓人的是,这条鳄鱼还会讲话哩!”

首领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呃!”他说:“他原先还是鳄鱼王呢!这是一只被他的部下废黜了的可怜的老鳄鱼,后来他就躲到这里隐居起来了。他的牙齿全掉光了,只能用剁碎的肉来喂他。除此之外,另的东西他都不能吃。但是他的心肠很好,他总以驮着孩子们行走为乐,并且还讲些以前的故事给他们听哩!”

如果你们设身处地想一下,谁听了这些话都不免会大吃一惊的。

大概看到我还不完全相信,首领就要他的妻子剁好五六斤羚羊肉,自己又从一棵长得很高的红树上摘下一片宽大的叶子把它包好,然后塞到我手里对我说道:

“你把这给他拿去吧,他一定会高兴的,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的遭遇讲给你听哩!”

于是我又转身去找那条老鳄鱼,这时他已经又睡着了。不过这一回我可没傻乎乎地再坐到他的头上,而是先把肉放到了他的鼻子跟前,然后再把他叫醒。

他打着哈欠,张开那牙齿全掉光了的大嘴,一边把肉吞下肚去,一边对我说:

“对不起,我把你吓坏了吧?可我并没有看清楚你不是本地人,不然,我是不会动弹的。”

我听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为了向他表示歉意,便首先询问他的健康情况如何。

“除了牙齿,”他对我说,“其他都还算过得去,可我主要是心情不好。当村子里的孩子们在这儿时,我觉得时间还不算长。但他们一去上学,我就爱回首往事,不免感到有些沮丧。当一个人曾是君王时,可以对下属发号施令;不过一旦落得个众叛亲离,他就变得一无所有了。生活是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但这毕竟是事实呀!”

“怪不得现在你一个人隐居在这里,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你的部属把你抛弃了吗?”

“一点不错,”他说。“不过我可不想发什么牢骚,因为当一个君王或国家总统的言行像个幼稚到极点的可怜虫时,他的人民抛弃他是理所当然的。”
像所有上了年岁的老人一样,这条老鳄鱼也喜欢谈他的过去。既然现在他已经打开了话匣子,那我再来提问就是多余的
了。于是,当夜风徐徐吹过江面时,我就坐在沙滩上听他讲起自己的经历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