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和地球妻子结合时,利扎把管理大地之权交给达佐德日之后

马武 ———
利扎一听,不满地说:“他为什么不多储存一点呢?为确保天国用水,就暂不布雨吧。你叫赫维德奥佐赶快多造一些雨水!”

可是,当他和地球妻子结合时,一个蚂蚁巢妨碍了他。阿马非常生气,拔出刀把这个蚂蚁巢砍得粉碎。这次不成功的结合,使大地妻子未能生出成对的生物来,只生出一个像豺狼一样的依乌鲁左。

这样过了七天,洪水就开始泛滥在地面了。就是在挪亚六百岁那一年的二月十七日那天,所有地下的水泉和洪流涌溢开来,天上的水源也敞开了。雨倾盆般的倒在地上,在四十昼夜之久。在那天,挪亚和他儿子闪、含、雅弗,还有挪亚的妻子和三个媳妇,都进了方舟。所有的野兽、牲畜和各样的地上爬行的生物、飞鸟都按着种类,一对一对地走进了挪亚的方舟。之后,上帝就为他们关上了门。

马武 ———
利扎把管理大地之权交给达佐德日之后,老二赫维德奥佐一直心怀不满,他早想得到这个位置,他认为这个位置应该是他的。所以,当大地干旱,需要雨水,马武
———
利扎派莱格巴通知赫维德奥佐行云布雨的时候,他便嘀嘀咕咕,发牢骚道:“父亲就是偏心,袒护那对孪生子,把最好的位置给了他们,却要我来为他们服务。哼,我才不乐意干呢!”

豺狼样的依乌鲁左单独一个没有配偶,他就到天上去寻找,找来找去找不到,就又下到大地上。见大地母亲覆盖着美丽的裙子,拥抱和抚摸着她的爱子、也是他的兄弟诺莫,依乌鲁左不由得又气又妒。他用坚硬的绳子把诺莫捆上,粗鲁地撕开覆盖着大地母亲的纤维裙子,要强行和自己的母亲结合。大地母亲又羞又愤拼命反抗,她化成了蚂蚁藏到了蚂蚁窝中,但被依乌鲁左认了出来,终于用暴力玷污了她,犯下了第一次乱性罪。

主对挪亚说:“你和你一家都进方舟去吧!因为在这世代当中,只有你在我眼中是正直的。你要同带洁净的动物每样七对,不洁净的动物每样一对,空中的飞鸟也各带七对,这样是叫它们将来可以在地上繁殖。因为七天以后,我就要四十昼夜不停地往地上降雨,毁灭我亲手所造的一切生物。”

地上干旱如火。江河干涸,土地张开了口,树木干死,禾苗枯焦,太阳热辣辣地高悬在空中,不见一丝儿云,不见一滴雨。人们纷纷发出了怨言,说:“自从达佐德日做了大地之神后,天上就一滴雨也未下,他真是个瘟神。但愿他早一点离开这儿吧!”

身受侮辱的大地,从此变得贫瘠、干旱,奄奄一息。天神阿马发现大地变了样,决心改变她的不良现状。他献出了他和大地妻子生的第一对孪生子诺莫,把诺莫切成碎块,抛向四面八方。诺莫尸块降落下的地方立即长出了茂密森林和绿草。阿马又降下了大雨,冲刷着大地的污垢。大地重又恢复了有利于万物生长的个子女。这八个子女都是雌雄同体,可自体受孕,他们就是人类的原始祖先。这时,阿马又把牺牲的诺莫碎尸块搜集起来,用天土粘接在一起,使他复活,让他和人类的八个原始祖先,带着各种动物、植物、矿物、工具一起下降到世间。

上帝看见人类已经彻底的败坏,到处显出他们的丧德败行,就对挪亚说:“人类的结局到了,因为他恶贯满盈,所以,我要把他们跟大地一起毁掉。你要为自己用柏木建造一只方舟,里面要有舱房,而且,内外都要涂上沥青。你建造的舟要长四百五十尺,阔七十五尺,高四十五尺。船顶要有高十八寸透光的窗,门开在船的侧面,全船要分为上、中、上三层。”

人们的怨言传到了马武 ——— 利扎那儿,马武 ———
利扎立即召来莱格巴,命令他去探明大地干旱的实际情况。莱格巴在途中碰见了小鸟武图图正在一面飞翔,一面玩耍。他眼珠一转,故意跛着腿走向小鸟说:“武图图,我的腿摔伤了,不能走了。你飞得快,请你代我飞到大地去,通知达佐德日,叫他立即燃起一大堆篝火,这是我们父王的命令,叫他一定要照办。另外,当篝火冒烟的时候,你要大声鸣叫,好让我得知去禀报父王。”

诺莫下到世间后变成了鱼形,从此生活在海洋江河之中。八个原始祖先按次序降临大地。第一个降到世间的原始祖先是铁匠。他随身携带着铁匠用具,还从天廷偷来了火种,那是打铁时少不了的。当他降到地面时,不慎被打铁工具砸伤了脚。从此,人的手脚就有了关节。其他几个原始祖先皮革匠、挖土工、歌手等也相继带着自己的器具下到凡间。但第八个祖先没有遵守下凡时的次序,抢在第七个祖先前后下凡。第七个祖先非常气愤,他一下到世间就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蛇,猛烈地去咬其他七个祖先,把他们从天上带下来的种子撒得到处都是。其他七个祖先联合起来杀死了蛇,吃掉了他的身体,蛇头被铁匠挖了一个坑埋下,上面又压了一块石板。但是阿马又让他复活了,他不愿意八个当中缺了一个。八个原始祖先形成了后来多贡族的八个部落。铁匠祖先将大地划出田界,分成八份,赠送给他们,并教他们播种耕耘、打造工具。其他七个祖先也分别把自己的本领传授给了人类。因此,人类在大地上迅速繁衍起来。
据说最初的人是没有疾病和死亡的,人一旦衰老,就变化成蛇。每到夜晚,蛇便潜入人类居住的屋子觅食果腹。所以,后来人们在祭祀时,把用木头雕刻成的蛇像,当作祖先供起来。每次的祭祀活动,最主要的仪式就是更换新的木刻蛇像。

“看吧,我要使洪水在地上泛滥,淹没地上的一切生物,毁灭他们。但我要跟你立约,你和你的妻儿媳妇都可以一同走进方舟。在每一种动物之中,你要把雌雄一对的带进方舟,保存我们的生命。还有,各种飞鸟、牲畜和爬行的生物,都要按种类、每样一对地带进方舟去,保存它们的生命。你还要为自己带备各种食物,贮存起来作粮食。”挪亚就照着上帝所吩咐的,把事情全部办好了。

赫维德奥佐一听,正中下怀,便把风雨雷电收得更紧,睡大觉去了。

虽然有了太阳、月亮、星星和地球,阿马还是感到孤单寂寞,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活动的生物,没有一点声音,整个世界还是死气沉沉的。他决定把地球作为自己的妻子,创造出成对的生物来,再让他们自己繁衍下去。

凡上帝所吩咐的,挪亚都依言办好了。洪水泛滥的时候,正是挪亚六百岁的那一年。挪亚和他的妻儿媳妇都进了方舟,躲避洪水。洁净的动物和不洁净的动物、飞鸟和地上的一切爬行生物,都像上帝所吩咐的一样,一对一对走进了挪亚的方舟。

莱格巴又急急忙忙地跑到马武 ——— 利扎那里说:
“父亲,赫维德奥佐说,天上一滴存水也没有了。赫维德奥佐现在正在造的一点儿,仅够天廷用的。如果把这点水放下去,天廷就会没水喝了,怎么办呢?

诺莫见自己的大地母亲全身赤裸,并且不能说话,很是难过,就用天上的植物纤维给大地母亲织了一条裙子。这种纤维裙子浸透着神灵宝气,藏有语言的本能。大地母亲有了这条裙子,不再赤身裸体,并且获得了说话的能力。这便是世界上的第一种语言。

洪水在地上泛滥了四十天,水不断地往上涨,把方舟也漂了起来。洪水来势汹汹,淹盖大地,方舟却安稳地漂浮在水面上。
水势愈来愈大,把地面各上的高山都淹没了。最后,水面比山岭还要高出二十二尺。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包括飞鸟、牲畜、野
兽、爬行的动物,以及人类都死了。在陆地上所有用鼻孔呼吸的
生灵全都死了。主就这样毁灭了地上所有的生物,包括人、动物、地上的爬虫,以及空中的飞鸟,只剩下挪亚和那些跟他同舟
的人和动物了。洪水淹盖大地共达一百五十天之久。

比赛结束,莱格巴名列第一,他的音乐、舞蹈天才使他获得极大成功。马武 ———
利扎特奖给他最高的荣誉,封他为众神的“翻译”。原来马武 ———
利扎授给各子女的语言各不相同,以免他们相互交流,互相干扰。现在,他让莱格巴既通晓马武
———利扎的语言,又通晓各兄弟的语言,派他出入各兄弟王国,把各国的事态汇报给马武
——— 利扎。各兄弟王国要把他视为马武———
利扎的特使,不得有所隐瞒和怠慢。这样,莱格巴的地位就在各兄弟诸神之上。这是他比赛得来的殊荣。

阿马第二次和地球妻子结合。他给地球带来了雨水,雨水滋润着大地,这次成功了。地球妻子生下了一对孪生子诺莫。诺莫一半为蛇形,一半为人形,长着红色的眼睛,分叉的舌头,八对柔软的肢体,没有关节,通体滑腻,闪闪发亮,全身覆盖着一层短毛,如同水的颜色。阿马就叫诺莫做海洋、江河、雨露之水神和太阳之火神。

莱格巴一听,立即装作同情似地挑唆说:“对呀,我也替你不服气,那位置本该是你的,你边管理大地,边管理雨水,多顺当。可现在……那你就不要行雨了,让大地饱受干旱之苦,这样,人们一定会怪罪达佐德日,反映到父王那儿,说不定父王会说他不尽职,把他撤了,让你去做大地之神呢!”

世界是由最高天神阿马创造的。阿马见世界上空空荡荡,漆黑一团,很是不满。他随手抓来了泥团,搓成一个大的圆球和一个小一些的圆球,又搓了许许多多更小的圆球。他把这些泥圆球放在火里烧炼,烧了三年零六个月,当圆球被烧炼成白热化状态时,阿马用八根红线把最大的圆球围绕起来,放到天空中,成了通体闪光,光芒四射的太阳。阿马又用八根白线把小一点的圆球围绕起来,放到天空中,成了洁白美丽的月亮。他又把许许多多的小圆球抛掷到天空中去,就成了无数个闪闪烁烁的星星。
阿马继续创造世界。他用一团粘土捏成了女人形态,再把它压扁,抛到空中,这便是地球。

“是,我马上去通知赫维德奥佐。”莱格巴一面答应,一面转身走出宫外。他心中暗暗好笑,有一场好戏可看了。他根本不用再去找赫维德奥佐,天上有的是存水呢。他到处游逛去了。

但是莱格巴并不能忠实地执行他的任务,而是利用自己的特殊身分,在各兄弟王国间挑起争端,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莱格巴是马武 ———
利扎最小的儿子。在众兄弟中,他最聪明机灵,深得父亲的喜爱。但他聪明中又透着几分狡黠,机灵中暗藏着刁滑,是个好恶作剧的精灵。
一次,马武 ———
利扎欲在天廷举行音乐舞蹈比赛,天上、地下、海里、空中的诸神都来了。他们高高兴兴地参加了这场比赛,一个个上场大显身手,施展他们音乐、舞蹈的才能。莱格巴是最后一个上场的。只见他手握一根短笛,轻轻横在口边,接着一串优美悦耳的乐音从短笛中飞出。笛声时缓时急,时高时低。低缓时加清泉过石、溪水流滩;急速时如暴风骤雨、电闪雷鸣;高亢时能穿云裂帛;低沉时如细语幽咽。表演了笛子,又表演舞蹈。随着音乐的变化,他的舞姿也不断地变化着。他抖动着双肩,扭动着腰肢,摆动着双腿,时进时退。刚劲时如青松挺立,柔软时似弱柳扶风。忽而旋转如狂风飞舞;忽而弹跳直冲云霄,如雄鹰展翅在天空翱翔;忽而轻落平地,如蛟龙在水中嬉戏遨游。他尽情地跳着、舞着,直看得诸神如醉如痴,似颠若狂。马武
——— 利扎也身不由己地摇头晃脑,手舞足蹈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