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对亚当说,正当小仙女凝望那只乌鸦时

从前在离巴比伦城墙不远的地方,住着两户人家:比拉穆的一家人和塔茜巴的一家人。两家的房子连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堵山墙。靠山墙这边的一间屋子,是比拉穆的卧室
靠山墙那边的一间屋子,是塔茜巴的卧室。两家门前共有一个大院子。比拉穆生得眉清目秀,体态端庄,全城的男孩子,没有一个比得上他英俊。爱和美的女神,把塔茜巴塑造成一个美貌聪颖、纯洁善良的女孩子。他们青梅竹马,从小在一起玩耍,几乎是形影不离。

太初的时候,上帝创造天地。地上全是水,无边无际,水面上空虚混沌,暗淡无光。
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上帝说: “要有光!”
光就立刻出现了。上帝看见光是好的,就把光明和黑暗分开了,称光明为白天,称黑暗为夜晚。夜晚过去便是早晨。这就是世界的第一天。
第二天,上帝说: “要有穹隆!”
于是就有了穹隆。上帝称穹隆重天。天将水分开,有天上的水,有天下的水。
第三天,上帝说:
“水要汇聚成海,使陆地露出来。地上要长青草和蔬菜,蔬菜要结种子,还要有树木,树木要结果子,果子里要有核。”
事情就这样成了。大地披上一层绿装,点缀着树木花草,空气里飘荡着花果的芳香。
第四天,上帝说:
“天上要有光体,以便分昼夜,作记号,确定年岁、月份、日期和季节。天上的光要普照大地。”
说话就成了。天上出现了太阳、月亮和星辰,太阳管白天,月亮管黑夜,黑夜里有星星。闪闪晶晶,撒满深蓝色的天空。
第五天,上帝说:
“水中要有鱼,以及其它各种水生动物。空中要有鸟,以及其它各种飞禽。”
上帝造出大鱼和水中滋生的各样动物,又造出各样飞鸟,在天空飞翔,在地上栖息。上帝看见这样很好,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殖肥,鱼类和雀鸟,让海中、地上和天空,充满生机。”
第六天,上帝说: “地上要生出活物来,牲畜,昆虫和野兽,各从其类。”
于是上帝造出牲畜、昆虫和野兽。这些动物乱跑乱叫,在广阔的天地里,互相追逐。
上帝看见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很是快意,派谁来管理这一切呢?
就在第六天,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造男人造女人,派他们管理水中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走兽和昆虫。上帝最初造出的男人和女人,就是人类的始祖。
上帝对他们说:
“你们要生养众多,治理地面,也要治理海洋。看哪,我将蔬菜和果实,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以及其它各种动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一切鸟兽虫鱼,都归你们管。”
事情就这样成就了。上帝看见这一切所造之物,非常喜悦。
这样夜去晨来,度过了第六日。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了第七日,上帝造物之工已经完毕,就在这天歇息了。
上帝赐福给第七日,称为圣日,也叫安息日。
上帝创造天地海和万物以后,在第六日造人。
耶和华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用地上的尘土造出一个人,往他的鼻孔里吹一口生气,有了灵,人就活了,能说话,能行走。上帝给他起个名字,叫亚当。
亚当根据上帝的安排,住在伊甸园里。伊甸园里有一条河,清澈见底,有鱼有虾有水草,蜿蜓曲折,滋润着园里的生物,又从园里分成四道流出去。
第一道河名叫比逊,环绕哈腓拉全地,那里有珍珠黄金和红玛瑙。第二道河名叫基训,环绕古实全地。第三道河名叫希底结,流经亚述之东。第四道河名叫伯拉河。
伊甸园里,河流两岸,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在园子的当中,生长着生命树和善恶树。树上都结着果子,果子都很好吃。
上帝对亚当说:
“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便吃,唯独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能吃,吃了必死!”
上帝派亚当修理和看守伊甸园。伊甸园里有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可是都没有名字。上帝叫它们统统到亚令。
它们一个一个乖乖地走过来,亚当开口叫它什么,它以后就叫什么名字——喜鹊,鸽子,老虎,大象……就这样点名了。
这许多动物,统归亚当一个人管,怎么能管得过来呢? 耶和华上帝说:
“一个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以便帮助他工作。”
于是耶和华上帝使亚当沉睡,他就昏昏沉沉地睡熟了。上帝从他身上取下一根肋骨,又把皮肉重新合起来,不留一点伤痕,也不疼痛。上帝用取下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男人跟前。
亚当一觉醒来,看见女人,非常高兴,欣喜地说:
“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当时夫妻二人,赤身裸体,天真烂漫,并不感到羞耻。
他们吃着树上的果子,身强体健,或漫步在林间草地上,或依偎在河旁岩石上,时有天使从高高的蓝天上飞下来,扑打着洁白的翅膀,站在他们面前说话儿,一会儿又跳舞唱歌,天上人间乐融融,鸟儿飞,昆虫鸣,狮子横卧在主人的膝前,懒洋洋的酣然入睡,清新透明的空气中,飘撒着野花的芳香。
那时人听上帝的话,鸟兽虫鱼都听人的话。天空一直是晴朗的,从来不下雨,也没有人耕田,万物滋长靠河流,四季皆有充足的水源。
亚当和妻子住在伊甸园里,无忧无虑,过着和谐美满的生活。

早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
,一个名叫阿卜杜拉的小伙子就到荒郊野外打猎去了。今天他很不走运,在野外寻觅了好长时间也没打到一只猎物,只好背起弓箭向更远的地方走去。他走着走着,忽然望到远处绿油油的一片,不觉加快了脚步向那里走去。来到近前一看,原来那儿是一片碧绿如茵的草地,草地中间有一个天然的小湖,湖水清澈见底,鱼儿在水中快乐地漫游。

转眼间,几年过去了,比拉穆长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塔茜巴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小时候的友谊在他们的心中升华为一种深厚的爱。

阿卜杜拉把弓和箭袋取下,放到草地上,弯下身子把湖水喝了个痛快。然后他坐在树下,呼吸着潮润的空气,微风吹过,十分惬意。他闭上双眼打算睡一会
正当他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有 呼 呼
的响声,他忙睁眼一看,只见有五只天鹅飞落在湖岸上。阿卜杜拉喜出望外,他自言自语道: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赶紧弯弓搭箭,瞄准了其中一只天鹅正要射去,就在这时,他惊奇地发现这五只天鹅脱去了羽衣,变成了五个美丽的姑娘。接着,她们又从脖子上取下镶满珍珠和宝石的项链,嬉闹着跳到湖里去洗澡了。

每到晚上,夜幕降临以后,他们就到一个地方去秘密地相会,直到很晚时才分开。他们怀着甜蜜的希望进入梦乡,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

阿卜杜拉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他放下弓箭,揉揉眼睛,仔细看着。他被姑娘的美貌吸引住了
,尤其是那个最小的姑娘 。他心中暗想如果我能和那个小仙女结婚该有多好啊
他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了实现他愿望的办法。于是他顺着草丛悄悄爬到她们放羽衣和项链的地方,拿了小仙女的羽衣和项链,又顺原路爬了回来。

一天,嫉妒女神从巴比伦城经过,发现了这对热恋的年轻人,心中顿时涌起了醋意,她嫉妒比拉穆和塔茜巴的纯洁美丽的爱情,发誓要将他们拆散。她住进一个高处的房子里,窥视着比拉穆和塔茜巴每天晚上会面的地方。当看见他们两个在热烈地亲吻,听见他们两个在窃窃私语时,心里嫉妒得要命,开始施用诡计了。

仙女们洗完澡后,上岸各自戴自己的项链,穿自己的羽衣。可是小仙女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项链和羽衣了。这时,空中飞来一只乌鸦,在她们的头顶上呱呱地乱叫。仙女们感到这是不祥之兆,都慌慌张张地飞走了,只把没有找到羽衣、项链的小妹妹留了下来。

她变成一个名叫乌拉尼娅的姑娘,开始走东家,串西家,加油添醋地把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事情告诉村里的每一个妇女。妇女们又互相传话,传来传去,终于把乌拉尼娅的话传到了塔茜巴和比拉穆的父亲耳朵里。他们大吃一惊,因为巴比伦的男女青年只有在结婚庙会上才有机会选择配偶,平时不准相会,更不准谈情说爱。两个父亲都认为比拉穆和塔茜巴破坏了巴比伦人的习俗,玷污了巴比伦的道德,认为他们使自己蒙受了莫大的耻辱。

正当小仙女凝望那只乌鸦时 ,乌鸦突然猛地一头扎到她的眼前
。小仙女大吃了一惊。

两个父亲都想弄清楚事情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赶忙跑到比拉穆和塔茜巴幽会的地方,看见他们正在拥抱、接吻,简直气昏了。塔茜巴的父亲冲过去,一把抓住她,把她拖回了家。比拉穆的父亲也扑过去,一脚把儿子踢倒在地。

这时,她听到一个声音 我的箭射中它了吗?

两个暴怒无比的父亲,对他们又打又骂,不许比拉穆和塔茜巴以后再会面。但这对情人并没有在失败面前低头,爱情激励着他们要努力逃出去,重新相会在一起。

仙女见这里有人,自己却没有穿羽衣,双手赶紧捂在胸前,羞怯地朝着说话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说道

比拉穆和塔茜巴心有灵犀,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们的卧室之间不是只隔着一道墙壁吗
比拉穆动手从这边挖,塔茜巴动手从那边挖,很快就在墙壁上挖开了一个别人不易觉察的小洞。他们兴奋地坐在小洞的两边,对着洞口叙说心中的痛苦和爱慕之情。这个小小的洞口,成了连接他们心灵的纽带,爱情的桥梁,把两个被分割开来的情人重新聚合在一起。从此以后,每到晚上,比拉穆和塔茜巴都隔着墙在小洞旁相会,对着洞口彻夜交谈,互述衷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各自吻一吻小洞,结束这彻夜的长谈。

“ 射中了。”说完拔脚就要走 。阿卜杜拉紧走两步赶到姑娘面前,温情地说道: “
姑娘,请别害怕 ,我不会伤害你的。刚才你为什么不和你的姐姐们一起飞走呢?”

过了一段日子以后,比拉穆和塔茜巴都不满足借助小洞的相会了,想找到新的约会办法。他们商定,趁家人不注意时,悄悄走出家门,骗过把守城门的卫兵,溜到城外,逃进大沙漠里,在尼努斯国王的坟墓那里相会。

“我的姐姐们都穿了自己的羽衣 ,所以飞回家去了,可是我的羽衣
、项链都不见了,我没法飞回去了。”

夜深人静,塔茜巴把比拉穆送给她的一条白色丝巾蒙到头上,悄悄顺着
墙壁摸到了院子的大门旁边。她跨出了大门,心里一阵高兴,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了城门跟前。前面就是沙漠了!塔茜巴看着守城门的卫兵,不知道如何才能走出城去。

“你的家在什么地方?”阿卜杜拉追问道。

这时,爱与美的女神从天上看到了她的难处,便派了一个仙女帮助她排忧解难。仙女来到卫兵们中间,给他们唱歌,吹笛子,卫兵们被仙女的美貌和才艺迷住了,把守城门的事抛到了脑后。塔茜巴乘此机会,溜出了城门。

“我是神王的小女儿,我们的王宫在阿卜喀勒,离这儿非常远。你是谁?是不是和我们一样也是神?”

塔茜巴朝前走,爱情的力量驱除了她对黑夜的恐惧,鼓舞她走到与比拉穆相会的地方。

“不,我是凡人,”阿卜杜拉笑道:“我叫阿卜杜拉,就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我还要在这里度过我的后半生。今天我是被一阵蓓蕾散发着的芬芳香气吸引到这儿来的,我得到了那包着蓓蕾的羽衣。”

尼努斯国王的墓地靠近森林,墓地上长着一棵很大的樱桃树,树枝上长着许多樱桃,一个个白得如同雪球一般。樱桃树旁有一眼清泉,就像蜂蜜一样清凉甘甜。

仙女说:“这里有许多正在开放的菊花,你闻到的芳香可能就是它们散发出来的。因为蓓蕾是怕羞的,它的香气包在里边,并不散发出来,你为何停下来采摘它呢?

塔茜巴俯下身子,捧起一捧泉水喝了几口,然后坐在樱桃树下,焦急地等待比拉穆的到来。她刚刚坐下,突然听见从森林里传来了可怕的狮子吼声,吓得她慌忙跑起来,一直跑到一片森林里,躲进一丛小树中间。塔茜巴躲起来后,才发现头上的白丝巾在奔跑中丢失了。

阿卜杜拉想了想,大胆地说

这时,森林里走出了一头母狮子,它朝樱桃树旁边的泉水走去。这头母狮刚吃掉了一头公牛,口干舌燥。它喝足了泉水,转身返回森林时,发现了塔茜巴丢在地上的白丝巾。它吼叫着扑了过去,用沾满公牛鲜血的利爪和牙齿,把白丝巾撕得粉碎,然后便走进了森林。

“美丽的仙女,蓓蕾如果没有人为它浇水是会枯萎的。”

此刻,比拉穆也逃出了家门,怀着与情人相会的美好愿望来到了尼努斯国王的墓地。他左顾右盼,东找西寻,却怎么也寻不到塔茜巴的踪影。突然,比拉穆看见了丢在地上的白丝巾,而且已经被撕得粉碎,上面沾满了鲜血。比拉穆发疯地喊叫起来,痛苦地用双手捶打着胸脯和脑袋,他以为塔茜巴已经被野兽吃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只剩下了这条破碎的白丝巾。

仙女听了,羞红了脸,低声说道:

比拉穆大声叫喊着。

“能成为你的终身伴侣,我感到十分幸福。”

“亲爱的塔茜巴,是我害了你,是我让你从温暖的家里到这个可怕的地方来的。我为什么不先到
如果我先到了,你绝不会被野兽吃掉的。你死了,现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不能再等待了,我也要死。死神,你来吧,我是个勇敢的人,我要去找塔茜巴。”

阿卜杜拉听了仙女的话,喜出望外,他向仙女表达了自己真诚的爱,并请仙女和他一起回家去。

仙女犹豫地问阿卜杜拉:

“你家里的人和族中人会对我好吗?”

“他们也一定会像我一样爱你的。”阿卜杜拉信心十足地说。

阿卜杜拉拔下几根胡子送给仙女,仙女也拔下一绺头发送给阿卜杜拉,这是他们表达坚贞爱情的信物。正在他们交换信物的时候
,脚下的两朵花怒放了,仙女瞥了阿卜杜拉一眼,娇羞地说:

“这回你该把我的羽衣还给我了吧?”

阿卜杜拉取出仙女的羽衣和项链。仙女戴上项链,披上羽衣,立刻恢复了原形。她让阿卜杜拉骑在她的背上,然后扇动翅膀向着阿卜杜拉的家乡飞去。

时间不长,他们就到了。快进村时,天鹅脱去羽衣又成了窈窕美貌的姑娘。

阿卜杜拉的哥哥们见弟弟领回一个貌若天仙的妻子,高兴地欢呼起来,他们为弟弟祝福。

可是,他们的老父亲见儿子的腋下挟着一张天鹅的皮,就开始怀疑了。他悄悄走出家门
,找到一些同他年龄相仿的老年人认真地讨论起来其中有一个自以为很聪明的人说:

你的儿媳一定是个妖女,那张鸟皮就是她的伪装,用来遮人耳目。

阿卜杜拉父亲便想方设法,要把儿媳赶走,然而都未成功。因为儿子深深地爱着她。

这一年夏天,天气奇热,牲畜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很多牛、羊、骆驼都死了,族中人心急如焚。阿卜杜拉同大家一起去求神问卜,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最后族长出来说话了,他说祸根来自阿卜杜拉的妻子,是她引来的妖魔伤害了我们的牛羊和骆驼。一些老年人也添油加醋地说,他们在夜里守护驼群时,曾见过一伙妖魔袭击驼群杀死牛羊。大家一致商定,如果妖魔们再来时,就让勇敢的阿卜杜拉带领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去灭除它们。因为除了阿卜杜拉,没有人有这个胆量和能力。阿卜杜拉为了让族中人摆脱痛苦,便答应去斩妖除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