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奇怪地说,约伯回答说

乌斯地有一个义人,名叫约伯。他生了七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家里有五百对牛,七千只羊,五百条母驴,三千匹骆驼,还有许多仆婢。在东方人中,这就算有名望的富豪了。他的儿子们按着日期轮流摆设家宴,请他们的三个姐妹来同吃同喝。酒宴的日于过后,约伯就打发人去叫他的儿子们自洁,他本人则起来很早,按着他们的数目献燔祭,为儿子们赎罪。约伯常常这样行,敬畏上帝。
有一天,神的众子在耶和华面前侍立,撒但也在其中。 耶和华问撒但说:
“你从哪里来?” 撒但回答说: “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
耶和华问撒但说: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那样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
撒但不服气地说:
“约伯敬畏上帝,难道没有缘故吗?难道你不是在四周圈上篱笆保护他家及其所有的一切吗?凡是他所作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业日益兴旺。倘若你举手毁掉他家的一切,他就必然会当面弃掉你。”
耶和华对撒但说:
“凡是他所有的一切,都放在你的手里,只是不可加害于他本人。”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出去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些叫做苏林山脉的群山上,到处覆盖着茂密的森林。在这片森林里,生长着极为多种多样的树木。这些树木早已结成配偶,只有少数的还不曾找到对像。

从前 ,有一个大国的国王,他的妻子给他生下一个儿子
。就在这个孩子降生的同时,国王的母马下了个小马驹。国王奇怪地说:真主加倍赐福给我了!他嘱咐手下人要把自己的儿子和这个小马驹儿一起照顾,不要分开。

有一天,约伯的儿女们正在长兄家里聚餐,吃饭喝酒,有一个报信的气喘嘘嘘地跑来,对约伯说:
“牛正在耕地,驴正在旁边吃草,示巴人突然闯来,把牲畜抢走了,还刀杀了仆人,唯有我一个幸免,特来向你报信!”
他还在说话的时候,又有人跑来报信说:
“天上降下大火,将羊群和仆人都烧死了,唯有我一人幸免,特来向你报信!”
说话之时,又有人跑来报信说:
“迦勒底人分成三队包抄而来,抢走了骆驼,还刀杀了仆人,唯有我一人幸免,特来向你报信!”
话还没有说完,又有人风风火火地跑来报信:
“你的儿女们正在长兄家里聚餐,吃饭喝酒的时候,忽然一阵狂风从旷野刮来,冲击着房屋的四角,房屋坍塌,把少年人压在里面,里面的人全死了,唯有我一人幸免,特来向你报信!”
听了这一连串的凶信,约伯便站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发,在地上俯伏下拜,平心静气地说:
“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之名是应当称颂的。”
在这一切事情上,约伯并没有犯罪,也没有抱怨上帝。
又有一天,神的众子在耶和华面前侍立,撒但也在其中。 耶和华问撒但说:
“你从哪里来?” 撒但回答说: “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
耶和华问撒但说:
“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那样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你虽挑动我攻击他,无缘无故地毁灭他的一切,他仍然坚守他的纯正。”
撒但回答说:
“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所有的一切来保全性命。倘若你举手伤他的骨头和肌肉,他就必然会当面弃掉你。”
耶和华对撒但说: “他在你的手里,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了下去,击打约伯,使他从头到脚长毒疮。
约伯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妻子对他说:
“你仍然坚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上帝,死了吧!” 约伯对她说:
“你说话像泼妇一样,哎,难道我们光从上帝手里得福,就不受祸吗?”
在这一切事情上,约伯并没有犯罪。
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这一切的灾祸临到约伯身上,他们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几乎都认不得约伯了。他们见此情况便放声大哭,各个撕裂外袍,向空中扬起尘土,落在自己头上。他们为约伯悲伤,默默地坐在地上,陪他七天七夜,一言不发。
此后约伯开口,诅咒自己的生日。他说:
“愿我出生的那日变为黑暗,愿黑暗和死荫索取那日,愿密云停留其上,愿日蚀恐吓那日,愿那夜被幽暗夺取,不算年中的欢乐之仪,也不入月中的数目,愿那夜没有生育……我为何不出母胎就死?为何有乳汁哺养我?不然,我就早已躺卧字睡,与那些荒丘里的君王、谋士、以及金银满屋的王子,一同安息!受苦受难的人啊,为何有生命赐给他们呢?他们切望死,却不得死,求死甚于求隐藏的珍宝,他们寻见坟墓就快乐……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静,也不得安息,降在我头上的,只是祸患与灾难。”
提幔人以利法对他说:
“如果人和你说话,你就厌烦,但谁能忍住不说呢?你素来教导别人,可是当祸患临到你,你就昏迷。”
约伯回答说:
“我的烦恼与灾难比海沙还多,因此我的言语急躁。野驴有草,岂能叫唤?耕牛有料,岂能吼叫?我的气力,岂是石头的气力?我的肉身,岂是铜铸的呢?我的肉身以虫子和尘土为衣,我的皮肤才收了口,又重新裂开。”

“真是奇怪的事情!”整个森林里出了名的媒婆树巴胡涅心里想,“秋季结婚的月份
‘普司’
月已经过去,可是我们那位可爱的拉丽古兰丝到现在还没出嫁。这样的美女树,披着一身鲜红的花朵,却还没有丈夫,这怎么可能呢?这对于森林皇帝班拉芝来说,简直是耻辱!我要管管这件事,去给拉丽古兰丝物色一个合适的丈夫,总得把这件好事办成。”

因为这个孩子从小就和小马驹儿生活在一起
,所以他在会说阿拉伯语之前就能听懂并会说马的语言。当小王子10岁时,这匹马已长成为最优良的雄马了,谁见了都赞不绝口,可是只有小王子才可以骑它。

于是巴胡涅去见班拉芝本人。

就在这一年,小王子的母亲不幸病逝了,国王续娶了一个王后。结婚一年左右,新王后也生了个王子。新王后一心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将来继承王位。当小儿子岁时,王后就去找一个巫婆。她对巫婆说:“我有一件心事,等国王去世的时候,大王子就会继位,那时,我的亲生儿子就会受到他的欺压,怎么办呢?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好的办法,我一定重重地酬谢你。”

“陛下,应该给我们的美女树找一个合适的对像啦。”她对森林皇帝说。“把年轻的女儿长期留在家里是不应该的,这样做只能使父母亲蒙受耻辱,而不会有任何好处!”

利欲熏心的巫婆说:“你要想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王位,就一定得把大王子害死
你可以挖一个土坑,在里面插上几把刀,用布把刀尖蒙上,再在布上撒一层士
,不过这个土坑旁边还要设置一个又高又大的篱笆
。这些事情办妥之后,你跟大王子打赌,说他跳不过这道篱笆,因为他才10岁,他如果真的跳的话,就一定会掉在坑里,被倒插着的尖刀扎死。这样,你就可以把他害死了。”

“是的,我早就考虑到了这件事情。”班拉芝同意她的话。

过了几天,后母安排好一切后,便与大王子打赌说他跳不过去那道篱笆!大王子满
怀信心地说
我跳得过去,这不费吹灰之力。这时他的神马尼吉姆用马的语言对大王子说
哎呀,我的主人!以后你若不是骑着我,可千万不要去逞能!

“可是目前还没人来向我女儿求婚。一旦找到合适的未婚夫,我立刻把拉丽古兰丝嫁给他。”

大王子翻身骑上尼吉姆,神马一纵身就跳过了又高又大的篱笆
。在着地的时候,它的后蹄落在土坑边上,把那层布踩破了。于是,几把锋利的刀全都暴露了出来。仆人们大声叫喊道
哎 呀 幸亏大王子骑着这匹马跳得非常远!要不然非掉进坑里,被尖刀扎死不可!
阴险而又善于应变的后母却大声说。这准是仇人干的
接着,她又跑过去抱住大王子,假腥腥地挤出几滴眼泪说:“感谢真主,是他救了你的命,我就去做个大蛋糕,给你压压惊,好叫你忘掉这件事。”

巴胡涅听到这些话,就提高声音说:

后母果然去做了一个大蛋糕。蛋糕的一边做成陆地的图案,另一边做成海洋的图案,后母把这个蛋糕放在大王子哈梅德面前,说:“哈梅德,你吃海洋,你弟弟吃陆地。”她把亲生儿子叫来,让他坐在大王子的对面,然后,她就出去给他们取茶水。哈梅德不着急自己吃,他先从他那份儿蛋糕上下一块,跑到门口喂神马尼吉姆,但是尼吉姆拒绝吃他送来的蛋糕,它对哈梅德说:“你不要吃海洋,要吃陆地。”

“森林皇帝呀,这件事你不必发愁,全交给我吧。我很快就能给拉丽古兰丝公主办好婚事。”

哈梅德回到桌旁,他把蛋糕的位置对调了一下,好叫后母的儿子吃有海洋图案的那部分,他自己吃有陆地图案的那部分。他们很快就把蛋糕吃光了,时间不长,小王子说:“我的肚子疼得要命!”说完就倒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肚子缩成了一团,痛苦地挣扎了一会儿便气绝身亡了。

“你是不是心目中有了什么对象!”

哈梅德大惊失色,当后母急急忙忙跑来时,见亲生儿子已经死了,她气急败坏地咆哮说
一定是你调换了蛋糕的位置
哈梅德越想越害怕,他心中暗想:原来是这个老妖婆想害死我呀!
他立刻跑到父亲那里诉说了这件事情的全部经过。但国王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哪能没有哪!”巴胡涅回答说。“你看那座山,看见了那棵乌奇斯树是多么威风、多么茂盛吧?难道说这样的棒小伙子还配不上咱们的拉丽古兰丝吗?”

大王子的后母为失掉亲生儿子悲痛到了极点,这下她更恨大王子了。她派人去找那个巫婆,向她请教新的办法。巫婆说:
是那匹雄马向大王子发出了警告,他懂马的语言。所以,你必须先把那匹雄马害死,然后才能害死大王子

班拉芝抬头一望,看见毗邻的大山上有一株高大葱翠的乌奇斯树。确实不错,乌奇斯又漂亮、又年轻,又威风,因此森林皇帝很喜欢他。

当国王来安慰失去儿子的妻子时,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向他哭诉说:“我的失子之痛只能是吃一种马肉才能够解除,那匹马必须是脖子上有一块花斑的雄马才行。可是我到哪儿去找这样的马呢?”

“看来,对于我的拉丽古兰丝来说,再好的对象是不可能找到的。”他心里琢磨着,就回答巴胡涅说:

国王一听,如释重负,他高兴地说:“哈梅德的马尼吉姆完全符合这些条件,我这就让他把马杀了给你治病。”

“是的,你说的这个乌奇斯是个体态端正的好小伙子。我同意,让他做拉丽古兰丝的丈吧。你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准备办理婚事吧。”
巴湖涅接到森林皇帝本人如此重要的委托之后,立即动身到乌奇斯居住的山上去,对他说:
“乌奇斯,我来向你道喜,你有了一个极好的未婚妻,她就是班拉芝的女儿拉丽古兰丝。你同她结婚吧,你不会后悔的!要知道她不光是漂亮,而且很聪明。”

国王派人把哈梅德找来,国王对他说明了情况,哈梅德听后,惊恐万状,不知所措地说:“这怎么行呢这怎么行呢我爱尼吉姆胜过我的生命。”

国王严厉地说:“你敢不遵父命吗?你莫非要把自己的马凌驾于我的爱妻之上,把它给我宰掉!快去执行我的命令!”

哈梅德知道他不得不遵从父亲的命令,哭着去给神马尼吉姆洗澡。神马尼吉姆比任何马都聪明,它对哈梅德说
“你把衣服和我的鞍子都放在岸上,还要把它们和这把匕首弄上血迹。然后,我们逃到一个遥远的国家去,在那里有你的新娘。假如你不去救她,她会被害死的。当他们发现岸上的血迹和我的鞍子后,他们就会以为你已经杀死了我和你自己,尸首被河水冲走了。你的后母得知你死后,她一定会从床上跳起来的,你的父亲也就不必给她治病了。

哈梅德按照料神马的话把一切做好以后,神马驮着哈梅德去解救他的新娘了。他们日夜兼程一路穿山过海,一日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座象牙城堡。神马尼吉姆说:“你的新娘就住在那里,不过,你千万要小心,因为有一个魔鬼强占了她的城堡,把她变成了囚犯,她跑不了,除非你帮助她,所以你必须藏在这里,等那个魔鬼离开时,你就可以进去想办法消灭他了。”哈梅德听了神马的告诫后,就藏了起来。

这时,城堡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狰狞的魔鬼走了出来。它身高如塔,体粗如牛,头长双角,巨齿獠牙,手如蝎爪,臂长
尺 。这个魔鬼不知神马和哈梅德在附近,他进山去打猎充饥了。

哈梅德见魔鬼离开了,便闯了进去,塔内全是人的头颅和尸骨。哈梅德跑上去时,感到非常恐怖,好像有两只冰冷的魔爪搂住他的胸一样使他窒息。他回头一看,果真是一个骷髅牢牢地抓住了自己,他拚命地挣扎,却怎么也逃脱不了

这个骷髅说
我发现你是人间的一个小伙子。魔鬼把我当做奴隶,叫我为他服务。假如你对我友好,答应把我按宗教仪式安葬,我就帮助你消灭那个魔鬼。这样我可以摆脱他,获得自由。
哈梅德虽然十分害怕这个骷髅,但他想有盟友总比没有盟友强一些。于是,他说:“好吧我同意做你的朋友,而且我会把你妥善安葬的
骷髅听到这话便放开了他。”

骷髅登上城的楼梯,它对哈梅德说:“请跟我来!”于是,哈梅德就跟着骷髅一起上了城堡。他们穿过一道门廊,发现那里有一位姑娘,她长得漂亮极了,正在伤心流泪。她一抬头,看见了哈梅德,见他仪表堂堂,温文尔雅,惊奇地对他说:“你果真是一个活人吗?”

哈梅德向她保证说他是人间的一个小伙子,并说要解救她出去。他的话令她很是惊喜。这时,骷髅说
魔鬼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们必须先找到它的灵魂,才能杀死它。
哈梅德问:“那么,它的灵魂在哪儿呢?”骷髅回答说:“它的灵魂在一个小金属盒子里面,这个盒子拴在深山中一只黑羊的腿上。”

于是,哈梅德跟着骷髅走进深山。他们一直找到夕阳西下,终于找到了那只腿上拴着一个小盒子的黑羊。哈梅德解下小盒子,却怎么也打不开它。骷髅说:“只有用魔鬼的刀子才能把它打开,也只有打开它,才能杀死那个魔鬼。所以,你现在必须设法把魔鬼的刀弄到手,而把你的刀给魔鬼。这样在跟魔鬼决斗时,你只要用它的刀刺穿这个盒子,它就被消灭了。”

哈梅德拿着小盒子回到象牙城堡,他走进了那个姑娘的房间。他对姑娘说:“当魔鬼回来的时候,你要故意装作乐意伺候它的样子,为它摘下佩刀,然后放在这个帘子附近,以便我用它的佩刀把它杀死。”说完,哈梅德便藏在了帘子后面,姑娘
坐在沙发上等候,骷髅站在楼梯的旁边。

过了一会儿,魔鬼回来了。姑娘对他说:“你打猎太累了,快把佩刀摘下来吧!”说着,她就帮着魔鬼把佩刀解开并把它放在了帘子附近。魔鬼坐在沙发上,它叫姑娘坐到它的膝盖上。可是,姑娘猛然把帘子打开了,哈梅德“嗖”的一下子跳了出来,他抓起了魔鬼的佩刀,而把自己的刀扔给了魔鬼。魔鬼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大吼一声,它企图杀死哈梅德。哈梅德想把魔鬼的刀从鞘中抽出来,可是刀太重了,在骷髅的帮助下,他终于把刀抽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魔鬼张牙舞爪地要撕咬他的时候,他把那个小盒子掷到了地板上,并用魔鬼的刀子把它刺穿了,魔鬼顿时倒地而亡。

接着,哈梅德为骷髅挖了一个坟坑,准备了裹尸布。在他为骷髅裹尸之前,骷髅对他说:“在我临死之际,我应当感谢你,我还要为你最后服务一次。”说着,骷髅举起魔鬼的刀,朝着姑娘的头就砍。哈梅德和姑娘吓得尖叫起来。就在姑娘张嘴叫喊的一刹那,从嘴里窜出一条草绿色的长蛇。骷髅一下子把蛇头砍了下来,而丝毫没有伤着姑娘。哈梅德和公主全都对这条长蛇感到奇怪。公主说:“我怎么不知道它在我的嘴里啊?”骷髅说:“这就是魔鬼的最后余孽,现在你安全了。”

哈梅德按照宗教仪式把骷髅安葬了。这些事做完以后,哈梅德便娶了这个姑娘。他们把这个城堡里的大批财富装在袋子里,让骆驼驼着,骑着神马尼吉姆返回了他的祖国。

哈梅德到了他父亲的王宫,走进了去向他致敬之后,说:“我已经带着大批的财富回来了,我还带回来一个妻子。不过,我想先见一下我的后母,并和她打一个赌她今后不但不能杀死我,也无法杀死我的神马尼吉姆了,我愿意和她打这个赌。”哈梅德的父亲拥抱着他激动地说:“孩子啊,你的后母已经死了。那天,我发现了你的血衣,以为你死了,我伤心极了,四处寻找你的尸首也没有找到。但是当她听到你的死讯时,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她一下子什么病都没有了。她曾经说她不吃你那匹神马的肉就会死掉,可是,她并没有死。”为了掩饰自己,她装模作样地掉了几滴眼泪,但我发现她哭得是那样假,她的心里实际上正在为你的死而庆幸呢!当我洞察到她的丑恶灵魂时,一气之下就把她杀死了!最后我终于明白了,一切事情都坏在她的身上。

国王热烈地拥抱着他的儿子哈梅德,为他准备了盛大的团圆宴会,为神马尼吉姆准备了甜美的甘蔗。哈梅德与他的妻子生活得非常幸福美满。后来,他们生了好几个儿子。国王死后,哈梅德便继承了王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