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泛起的浪涛将漂浮的国土推到长矛旁边,这顿晚饭我只能请您吃一条小鱼

神农辨药尝百草的故事,是一则着名的中国古代神话传说。
神农氏本是三皇之一,出生在烈山的一个石洞里,传说他牛头人身。由于他的特殊外形和勤劳勇敢,长大后被人们推为部落首领,因为他的部落居住在炎热的南方,称炎族,大家就称他为炎帝。有一次他见鸟儿衔种,由此发明了五谷农业,因为这些卓越的贡献,大家又称他为神农。
他看到人们得病,又到都广之野登建木上天帝花园取瑶草而遇天帝赠神鞭,神农拿着这根神鞭从都广之野走一路鞭一路回到了烈山。神农尝百草多次中毒,都多亏了茶解毒。因誓言要尝遍所有的草,最后因尝断肠草而逝世。人们为了纪念他的恩德和功绩,奉他为药王神,并建药王庙四时祭祀。在我国的川、鄂、陕交界传说是神农尝百草的地方,称为神农架山区。

在很古的时候,在一个海边上,住着一个名叫坚藏信夫的渔夫。他的全部财物是一所歪斜的小茅屋、一条破旧的小鱼船和一根钓鱼竿。
有一天,在一个寒冷的刮风的日子里,有人敲坚藏的家门。坚藏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让我在你家过一夜吧!”行路人请求说。“我不住脚地走了许多路,现在我请求让我住一宿,再给我一点东西吃。”
坚藏感到为难。 “可敬的老先生!我很穷,这顿晚饭我只能请您吃一条小鱼。”

据说,在远古时代,日本并没有坚硬的大地。那时的日本国土,像一块漂浮在水面上的油脂,又像一团海蜇,在大海中浮游。慢慢地,从这柔软的浮游体中,萌生出一个像芦苇芽那样的东西,化成了神,这是一位男神,叫芦苇神。芦苇神升到天空里的
“高天原” 上去,那儿同时还诞生了四位神
,它们是:众神之主、生长之神、冥幽之神和永生之神。

在女娲补天之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烈山的一个石洞里(又有神农氏生于姜水之说,姜水在今宝鸡境内,这也是为什么会有炎帝和神农氏是否为一人的争议,应是在神化他们时弄混了,袁珂先生把其列为一人;再《礼记》据此又称神农为烈山氏,盖皆因其行多名号所致),出生了一个小孩。说来奇怪,在他刚出世,石洞周围自然涌现了九眼井,这九眼井里的水彼此相连,若取其中一眼之水,其它八眼皆会波动起来。这个孩子天生异相,身体是透明的,五脏六腑清晰可见,头上长有两只角,牛头人身。看到的人们都说这是天神下凡,九眼井是他带来的吧。于是在他长大后,大家推举他为部落首领,因为他们居住在炎热的南方,就自称炎族,称他为炎帝。有一次炎帝看见一只红色的鸟衔着一串像种子的东西,炎帝看见鸟儿把它吐了出来,炎帝拾起来,鸟儿围住他飞了三圈,又唧唧啾啾地叫了一阵飞走了。炎帝认为这是天帝派红鸟送来的食物种子,便把种子埋在土里。又用木头制成耒耜,教人们松泥土,并掘井灌溉禾苗。这年秋天,一大片禾苗成熟了。人们多高兴呀!大家感念炎帝的功德,都称炎帝为神农。这样周边的部落又称炎帝部落为神农部落,而称他为神农氏,即农业部落的首领。(“氏”的原意是一种神祇,在原始社会代表部落首领的公用称呼,只是后世的学者将其解释为神祇,这和后来兴起的中国神话学有关。)
神农氏为五氏出现以来的最后一位神祇,中国诸神创世造人,建屋取火、部落婚嫁、百草五谷、豢养家畜、种地稼穑等等一切为人民生活所做的准备全部完成了,中国神话时代结束,传说时代到来。神农氏本为姜水流域姜姓部落首领,后发明农具以木制耒耜,教民稼穑饲养、制陶纺织及使用火,以功绩显赫,以火德称氏,故为炎帝,尊号神农,并被后世尊为中国农业之神。

坚藏指了指炉灶,灶上的锅里煮着一条小鱼。

五位天神住在高天原上,又生下几对神的兄妹。其中最小的一对兄妹,是众神中最聪明能干、最美丽的。哥哥叫伊那歧,妹妹叫伊那美。天神命令他俩去修固漂浮着的国土,然后结为夫妇,生产新的土地。众神赐给他们一支镶着美玉的长矛,让他们当作工具。

神农尝百草的故事版本一
太古时候,人们没啥吃,靠捋草籽、采野果、猎鸟兽维持生活。有时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中了毒,重时就被毒死。人们得了病,不知道对症下药,都是硬挺,挺过去就好了,挺不过去就死啦。神农帝为这事很犯愁,决心尝百草,定药性,为大家消灾祛病。有一回,神农的女儿花蕊公主病了。茶不思,饭不想,浑身难受,腹胀如鼓,咋调治也不见轻,神农很作难,想想,抓了一些草根、树皮、野果、石头面面,数了数,共十二味,招呼花蕊公主吃下,自己因地活忙,就走了。花蕊公主吃了那药,肚子疼得象刀绞。没大一会儿,就生下一只小鸟,这可把人吓坏了。都说是个妖怪赶紧把它弄出去扳了。谁知这小鸟通人性,见家人咯烦它,就飞到地里寻神农。
神农正在树下打瞌睡,忽听:“叽叽,外公!叽叽,外公!”抬头一看,是一只小鸟。嫌它吵人心烦,就一抡胳膊:“哇嗤——”的一声,把它撵飞了。没多大一会儿,这小鸟又飞回到树上.又叫:“叽叽,外公!叽叽,外公!”神农氏觉得怪气,拾起一块土圪垃,朝树上一扔,把它吓飞了。又没多大一会儿,小鸟又回到树上,又叫:“外公,叽叽!外公,叽叽!”神农一犯思想,听懂了,就把左胳膊一抬,说:“你要是我的外甥,就落到我的手脖上!”那小鸟真的扑楞楞飞下来,落在神农的左手脖上。神农细看这小鸟,浑身翠绿,透明,连肚里的肠肚物什也能看的一清二楚。神农一出嘴,这小鸟接过量口唾沫星儿咽了。嘿,这唾沫是咋咽到肚里的也看的清清楚楚。神农高兴透了。神农托着这只玲珑剔透的小鸟回到家,家里人一看,吓得连连回退,说:“快扳了,妖怪,快扳了……”神农笑哈哈地说:“这不是妖怪,是宝贝哟!就叫它花蕊鸟吧!”神农又把花蕊公主吃过的十二味药分开在锅里熬。熬一味,喂小鸟一味,一边喂,一边看,看这味药到小鸟肚里往哪走,有啥变化。自各儿再亲口尝一尝,体会这味药在自己肚里是啥滋味。十二味药喂完了,尝妥了,一共走了手足三阴三阳十二经脉。
神农托着这只鸟上大山,钻老林,采摘各种草根、树皮、种子、果实;捕捉各种飞禽走兽、鱼鳖虾虫;挖掘各种石头矿物,一样一样的喂小鸟,一样一样的亲口尝。观察体会它们在身子里各走哪一经,各是何性,各治何病。可哪一味都只在十二经脉里打圈圈,超不出。天长日久,神农就制定了人体的十二经脉和《本草经》。神农想想,还不放心,就手托这只鸟继续验证,他来到太行山,转游了九九八十一天,来到小北顶,捉全冠虫喂小鸟,没想到这虫毒气太大,一下把小鸟的肠打断,死了。神农真后悔,极悲痛,大哭一声。哭过,就选上好木料,照样刻了一只鸟,走哪带哪。后来,神农在小北顶两边的百草洼,误尝了断肠草而死。在百草洼西北的山顶上,还有一块像弯腰搂肚的人一样的石头,都说是神农变的。
为了纪念神农创中医,制本草,人们把小北顶改名为神农坛,并在神农坛上修建神农庙。庙里塑了神农像,左手托着花蕊鸟,右手拿着药正往嘴里送。每天都有很多人观看神农坛风光,瞻仰神农塑像。

“可是这条鱼你是煮给自己吃的呀! 行路人说。”

伊那歧和伊那美站在上通往下界的道路 “天浮桥”
上,把长矛探入海中,“咕噜、咕噜”
地搅动海水,海水泛起的浪涛将漂浮的国土推到长矛旁边。当他们从水里提起长矛的时候,矛尖上的海水滴落到飘浮的、柔软的国土上,积聚成岛屿,有了坚实的土地,国土就这样诞生了。

神农尝百草的故事版本二
上古时候,五谷和杂草长在一起,药物和百花开在一起,哪些粮食可以吃,哪些草药可以治病,谁也分不清。黎民百姓靠打猎过日子,天上的飞禽越打越少,地下的走兽越打越稀,人们就只好饿肚子。谁要生疮害病,无医无药,不死也要脱层皮啊!老百姓的疾苦,神农氏瞧在眼里,疼在心头。怎样给百姓充饥?怎样为百姓治病?
神农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第四天,他带着一批臣民,从家乡随州历山出发,向西北大山走去。他们走哇,走哇,腿走肿了,脚起茧了,还是不停地走,整整走了七七四十九天,来到一个地方。只见高山一峰接一峰,峡谷一条连一条,山上长满奇花异草,大老远就闻到了香气。
神农他们正往前走,突然从峡谷窜出来一群狼虫虎豹,把他们团团围住。神农马上让臣民们挥舞神鞭,向野兽们打去。打走一批,又拥上来一批,一直打了七天七夜,才把野兽都赶跑了。那些虎豹蟒蛇身上被神鞭抽出一条条一块块伤痕,后来变成了皮上的斑纹。这时,臣民们说这里太险恶,劝神农回去。神农摇摇头说:“不能回!黎民百姓饿了没吃的,病了没医的,我们怎么能回去呢!”
他说着领头进了峡谷,来到一座茫茫大山脚下。这山半截插在云彩里,四面是刀切崖,崖上挂着瀑布,长着青苔,溜光水滑,看来没有登天的梯子是上不走的。臣民们又劝他算了吧,还是趁早回去。神农摇摇头:“不能回!黎民百姓饿了没吃的,病了没医的,我们怎么能回去呢!”
他站在一个小石山上,对着高山,上望望,下看看,左瞅瞅,右瞄瞄,打主意,想办法。后来,人们就把他站的这座小山峰叫“望农亭”。然后,他看见几只金丝猴,顺着高悬的古藤和横倒在崖腰的朽木,爬过来。神农灵机一动,有了!他当下把臣民们喊来,叫他们砍木杆,割藤条,靠着山崖搭成架子,一天搭上一层,从春天搭到夏天,从秋天搭到冬天,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飞雪结冰,从来不停工。整整搭了一年,搭了三百六十层,才搭到山顶。传说,后来人们盖楼房用的脚手架,就是学习神农的办法。
神农带着臣民,攀登木架,上了山顶了,嘿呀!山上真是花草的世界,红的、绿的、白的、黄的,各色各样,密密丛丛。神农喜欢极了,他叫臣民们防着狼虫虎豹,他亲自采摘花草,放到嘴里尝。为了在这里尝百草,为老百姓找吃的,找医药,神农就叫臣民在山上栽了几排冷杉,当做城墙防野兽,在墙内盖茅屋居住。后来,人们就把神农住的地方叫“木城”。白天,他领着臣民到山上尝百草,晚上,他叫臣民生起篝火,他就着火光把它详细记载下来:哪些草是苦的,哪些热,哪些凉,哪些能充饥,哪些能医病,都写得清清楚楚。
有一次,他把一棵草放到嘴里一尝,霎时天旋地转,一头栽倒。臣民们慌忙扶他坐起,他明白自己中了毒,可是已经不会说话了,只好用最后一点力气,指着面前一棵红亮亮的灵芝草,又指指自己的嘴巴。臣民们慌忙把那红灵芝放到嘴里嚼嚼,喂到他嘴里。神农吃了灵芝草,毒气解了,头不昏了,会说话了。从此,人们都说灵芝草能起死回生。
臣民们担心他这样尝草,太危险了,都劝他还是下山回去。他又摇摇头说:“不能回!黎民百姓饿了没吃的,病了没医的,我们怎么能回去呢!”说罢,他又接着尝百草。他尝完一山花草,又到另一山去尝,还是用木杆搭架的办法,攀登上去。一直尝了七七四十九天,踏遍了这里的山山岭岭。
他尝出了麦、稻、谷子、高粱能充饥,就叫臣民把种子带回去,让黎民百姓种植,这就是后来的五谷。他尝出了三百六十五种草药,写成《神农本草》,叫臣民带回去,为天下百姓治病。神农尝完百草,为黎民百姓找到了充饥的五谷,医病的草药,来到回生寨,准备下山回去。他放眼一望,遍山搭的木架不见了。原来,那些搭架的木杆,落地生根,淋雨吐芽,年深月久,竟然长成了一片茫茫林海。神农正在为难,突然天空飞来一群白鹤,把他和护身的几位臣民,接上天廷去了。从此,回生寨一年四季,香气弥漫。为了纪念神农尝百草、造福人间的功绩,老百姓就把这一片茫茫林海,取名为”神农架”。把神农升天的回生寨,改名为“留香寨”。

这个时候坚藏信夫一生中头一次撒了谎:

创造了国土之后,两位神就沿着天浮桥走到坚硬的大地上来。他们把长矛插进地里,树起象征的权威的大柱子,叫
“天之御柱”;又建立起朝拜天神的大庙
“八寻殿”。做完这一切,就该他们结婚了。虽然他们是兄妹,但要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于是他们绕着天之御柱走,假装偶然邂逅。

|<<<<<12>>>>>|

“我刚刚吃过饭,而且吃得很饱。”他开始劝客人,“请您不要拒绝我这种不成样子的招待,请您不要为我操心。”

两人一个从左,一个从左,绕过大柱子,相遇了。伊那美先开口说道:


行路人吃过晚饭以后,坚藏请他躺在自己的席子上睡觉,他自个儿却是饿着肚子躺在屋里泥地上了。

“哎呀呀!我遇到多么好的一个男子!”

·上一篇文章:宝莲灯之劈山救母的故事·下一篇文章:无

夜间坚藏被行路人的呻吟声吵醒。

伊那歧接着说:“哎呀呀!我遇到多么好的一个女子!”

“先生,您怎么啦?你是不是生了病? 坚藏不安起来。”

两人结婚了,可是,由于女人先讲了话,很不吉利,他们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像水蛭一样软乎乎的怪胎。他俩把怪胎放进芦苇做成的小船里,任它顺水漂走了。
伊那歧和伊那美去请教天神该怎么办。天神让他俩去占卜,看神的预言如何。占卜的结果,神意指明了原因:“上次是因为女人先说话了,才会有不好的结果,回去重说。”他们回到天之御柱下,重新绕着柱子走。这一次,伊那歧先说了话,所以,他们的婚姻后来吉利了。

“我觉得冷,我觉得非常冷!如果你现在不生起火来,那我就会冷死的。 ”

“我可怎么办呢?”坚藏暗自考虑,“我的柴禾全烧完了。难道我就没法子救一救这个可怜的人,而任凭由于我的罪过而死去吗?”

坚藏终于拿起斧子,赶到海边上去,那里停泊着他那艘破旧的小船,渔夫抡起了斧子。过了不久,他的小船就变成了一堆碎木头。坚藏回到家里,在火盆里生起了火。

小屋子变得暖和了,这时候行路人从席子上爬起来说:

“谢谢你,现在我全好了。告诉我,你心中最珍贵的愿望是什么?”

“我的愿望是要所有的日本人都聪明,都健康,都能通过正路获得财富,都很勇敢,都有知识,也都成为快乐的人。”

行路人听到这些话,就说:

“人类的这些美德和幸福保藏在 ‘黄金山’
高峰上一个小盒子里。那里有一条青龙守卫着,许多勇敢的人曾经试图攀登黄金山,可是上山的路异常艰难,企图获得这些幸福的人都必然遭遇到丧命的危险!”

“我什么都不怕!”坚藏说,“请您告诉我,这黄金山位于何处?”

“你要朝南方走。不过你要记住,只有热爱自己同胞甚于自己的人,只有在死亡关头毫不退缩的人,才能够到得了黄金山!”

这样说了以后,来客辞别了坚藏,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坎那里,他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

“我和你还要相见的,再会吧!”

大清早,坚藏上了路,他按照过路人对他讲过的话向南走,走了二十天之久。第二十一天他走到了一条宽阔的大河边。浪涛冲击着两岸的岩石,发出隆隆声。

坚藏沉思起来: “如何到对岸去?
他发现不远处有一所房”子。坚藏走到那里,向主人家打听:

“可敬的先生,我在哪里可以搞到一条船,好过渡到对岸去?”www.shenhuagushi.net

“您怎么啦?您说的是什么话!”主人家摇着双手回答,世界上任何人也没能够渡过这一条河。河水是那么急,漩涡是那么险!所有试图到对岸去的人都淹死了!”

“可是我一定要到对岸去! 坚藏大声说。” “没有一个凡人能够越过这一条河!
主人又说了一遍。” “只要我能搞到一卷丝绢,我就可以立刻过河到达对岸!
坚藏提高声音说。
“我能给你一卷丝绢。”主人说。“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怎能越过这条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