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斯用双手接过面包和烤肉,阿尔喀诺俄斯吩咐使者蓬托诺俄斯最后一次为客人们斟满美酒

忒勒玛科斯在宫殿里第一个看到了牧猪人进来,他招呼他过来。欧迈俄斯小心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搬起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这椅子是给求婚者切肉的人在餐前坐的。使者看到牧猪人坐下了,便给他端上烤肉和面包。不一会儿,乞丐奥德修斯也拄着棍子,踉踉跄跄地走进来,坐在门槛上。忒勒玛科斯一看见他,便从篮里取出整块面包和一大块烤肉递给牧猪人,对他说:“我的朋友,请把这些给那个可怜的外乡人吧,请告诉他用不着害羞,可以直接到求婚人面前去行乞!”

第二天早晨,淮阿喀亚人把赠送的礼物送到船上。阿尔喀诺俄斯把礼物小心地放在水手的座位下面,免得它们妨碍水手摇桨。最后,国王在宫中举行了盛大的告别宴会。他们先给宙斯献祭,然后宾主开怀畅饮。盲人歌手特摩多科斯唱起他最美的赞歌。

希腊最伟大的英雄是赫邱利斯,他和雅典的伟大英雄西萨斯是截然不同的角色。除了雅典人而外,所有的希腊人都敬佩他。雅典人不同于其他的希腊人,因此,雅典的英雄也是不同的。当然,西萨斯是所有勇敢的英雄中最勇敢的人。但他不同于其他英雄,他不仅勇敢,又富同情心,不但智慧高,而且又有很大的力量。雅典人能产生这样一位英雄是很自然的事。当其他地方的人不重视思想时,雅典人却拥有尊贵的思想。西萨斯具体地表现雅典人的思想,但是,赫邱利斯则表现其余希腊人所最重视的东西。他的品格普遍受到希腊人的尊敬和赞誉,除了毫不退缩的勇气外,他的品格和使西萨斯着名的品格是不同的。

奥德修斯用双手接过面包和烤肉,很是感激。他把食品放在面前的布袋上,开始吃了起来。宴会开始后,歌手菲弥俄斯给客人们唱歌助兴。后来,他停下不唱了。大厅里充满了求婚人欢叙畅饮的声音。

奥德修斯心不在焉,他凝望着窗外洒满阳光的海滩,渴望早点启程。最后,他直截了当地对国王说:“尊敬的阿尔喀诺俄斯哟,请祭酒在地,让我离去吧!一切都已准备好了。礼品已放到我的船上,船可以启航了。愿神衹们降福于你,愿神衹们保佑我平安到家,见到我的妻子、儿子和朋友!”

赫邱利斯是世上最强壮的人,他对于他那不可思议的力量具有高度的信心,他认为自己足以和众神相匹敌
———
这是有某些理由的。众神需要他的帮忙以战胜巨人,在奥林匹斯诸神最后战胜大地粗野的儿子时,赫邱利斯的箭扮演重要的地位。因此,他对付众神。有一次,台尔菲庙的女祭司无法回答他所问的问题时,他夺走她坐的三脚凳,宣称要将凳子带走,而他自己将拥有神谕。阿波罗当然无法忍受,但是,赫邱利斯却极渴望和他较量较量,于是宙斯必须出面干涉。这场争斗很轻易地摆平,赫邱利斯对此事表现得很有风度,他并不想和阿波罗一争高下,他只想由神谕得到解答。如果阿波罗愿意答复问题,就他的立场而言,事情便算了结。阿波罗面对此毫不退缩的人,敬佩他的勇气,于是赞成了他,命他的女祭司答复他。

这时,女神雅典娜也悄悄地走进来,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身影。她劝奥德修斯向每个求婚人乞讨,以便观察哪个最粗鲁,哪个较温和。虽然女神决定严厉地惩罚他们,但她想区别对待,有的要死得得平缓一点,有的要死得悲惨一点。

淮阿喀亚人衷心地为他祝福。阿尔喀诺俄斯吩咐使者蓬托诺俄斯最后一次为客人们斟满美酒,每个人都感激地站起来,为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们浇酒献祭。这时,奥德修斯向王后阿瑞忒举起酒杯,说道:“再见了,高贵的王后!祝你健康长寿!愿你为你的孩子、你的人民和你的英雄的丈夫而高兴!”

赫邱利斯一生中,拥有这样绝对的信心,认为不论谁和他作对,他绝不会失败,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无论何时,当他跟别人作战,结局是可以预期的。他只有屈服于神力之下。希勒用她可怕的力量对付他,最后他被魔力所杀死。但是,在海、陆、空三界中,没在任何东西击败过他。他做的事都是智慧所无法想像的,然而也因此而常常受到注意。有一回他因感到太热,便张弓搭箭对准太阳,恐吓着要射中它。另一次他坐的船被海浪打的动荡不已,他对着大海说,如果再不平静,便要给它颜色看。他的智力并不高,情感却很丰富。他的情感往往很迅速地产生,却动辄即失去控制。就像在阿果号上,因为失去年轻随从海勒斯,在悲伤失望之际,便离开阿果号,忘掉所有的同伴和寻找金羊毛的事,一个具备惊人力量的人,他盛情所发的力量,是奇妙而且可爱的,但是,它也常常造成伤害。他那突然爆发的怒火,往往使一些无辜的人遭殃。在怒火平熄之后,清醒过来时,他会心平气和而且感到懊悔,然后虚心接受加于他的任何惩罚。如果他不愿接受,任何人都无法处罚他,———
同时,也没有人能忍受那么多的惩罚。他一生大部分的光阴都花费在为接二连三的不幸事件而赎罪,而且从不拒绝别人提出的几乎办不成的要求。假如别人不想追究时,他往往自我惩罚。

奥德修斯照她的吩咐去向求婚人行乞。他伸出双手,真像一个老乞丐一样,向每个求婚人乞讨。有些求婚人同情他,给他一点面包,并问他是从哪里来的。这时牧羊人墨兰透斯对他们说:“我曾经见过这个乞丐,他是牧猪人带来的!”

奥德修斯说完便走出了宫殿。一份使者和三名女仆按国王和王后的吩咐送他上船。一个为他拿着美丽的长袍、披风和紧身衣;另一个扛着箱子;第三个端着洒食。这些东西都送到船上。奥德修斯默默地登上船,静静地躺下睡了。水手们也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最后解缆启锚,船随着船桨有力的击水声欢快地前进。

让赫邱利斯来统率一个国家,就像西萨斯一样,是很滑稽可笑的;他更需要自我控制。他绝无法和雅典的英雄一样,想出新颖伟大的构想。他的想法仅限于去发现一个方法,来杀死一只对他生命有威胁的怪物。然而,他也有真正伟大的地方,这并不是基于理所当然的不可抗御的绝大的勇气,而是因为他对于做错事的懊悔,以及愿意作任何事情来偿罪,这显出他精神的伟大。假如他有同样伟大的智力,至少能引导他走上合理的路,那么他就会成为完美的英雄人物了。

求婚人安提诺俄斯大怒,斥责牧猪人说:“你为什么把他带到这里来?难道我们这里流浪人还嫌不多吗?你还要给我们多添一个吃饭的家伙吗?”

他出生于底比斯,许久以来,他被认为是一位着名的将领安菲屈利昂的儿子。在更早的时期,他被叫做阿尔西狄斯,亦即安菲屈利昂的父亲阿尔加语斯的后裔之意。但是,事实上,他是宙斯的儿子,宙斯趁安菲屈利昂外出打仗时,扮成安菲屈利昂的模样,来访问他太太艾克美娜。她生了两个儿子;赫邱利斯是和宙斯生的,伊菲克里斯是和安菲屈利昂生的。这两个孩子不同的血统,在他们满岁前,面对降临其身的危险,明显地表现出不同的行动。希勒像往常一样愤怒和妒忌,下决心杀死赫邱利斯。

“你真是狠心的人,”牧猪人欧迈俄斯大胆地说,“大人物都把预言家、医生、建筑师和歌手招进宫,但没有人把乞丐招进宫。他是自己进来的。但我们也不应该把他赶出去!再说,只要珀涅罗珀和忒勒玛科斯还是这里的主人,就不会这样做的。”

有一天晚上,艾克美娜替两个孩子洗完澡,然后喂饱牛奶,放他们在摇篮里,轻抚着他们哄着说:“睡吧!我的宝贝,我的心肝宝贝,愿你们快乐地睡觉,快乐地醒来。
她摇着摇篮,一”会儿,两个小宝宝都睡着了。但到了深夜,屋内一片沉寂,两条大蛇慢慢地爬进育婴室。室内一盏明灯,当两条蛇伸头吐舌地爬上摇篮时,孩子醒了过来,伊菲克里斯大哭,企图离开床铺,但是,赫邱利斯坐起身来,扼住那要命的毒蛇的喉咙。两条蛇翻腾着挣扎,缠绕着他的身体,但他紧紧地扼住它们。母亲听到伊菲克里斯的哭声,立刻边叫着丈夫,冲进育婴室。赫邱利斯坐在那里笑着,两只手各抓着一条长长而柔软的蛇身。他把蛇交给安菲屈利昂,它们已经死了。于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两个孩子完成一件大事。底比斯盲目的先知者地尔西亚斯对艾克美娜说:“我敢断言,希腊许多妇女都将在黄昏梳理羊毛时,歌颂你的儿子和生下他的你。他将成为全人类的英雄。”

忒勒玛科斯连忙阻止他说下去,他说:“欧迈俄斯,不要理睬他,你要知道,他这个人总是喜欢侮辱别人的。安提诺俄斯,我要对你说:你并不是我的监护人,因此你没有权利把这个乞丐赶出去。你最好施舍一些东西吧,用不着吝啬我的财产!但我知道你是个喜欢独占独吞的人!”

“你们看,这个年轻人在讥讽我!”安提诺俄斯大叫起来,“如果每个求婚人都给这个乞丐一点东西,那就足够他享用三个月了!”说着,他抓起一张小板凳,盯着向他走来乞讨的奥德修斯,刻薄地说:“讨厌的寄生虫,听说你从埃及一直流浪到塞浦路斯,现在是哪位神衹把你送到我的面前来了?快滚开!否则我要把你再送回塞浦路斯或埃及去!”

奥德修斯忿忿地退了下去,但安提诺俄斯却把小板凳朝他掷去,正好击中他的左肩。但奥德修斯却像山岩一样挺立不动,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回到门槛旁,放下装满食品的布袋,对求婚人数落安提诺俄斯的行为。安提诺俄斯却大声制止他。“闭上你的嘴巴,像猪一样吃吧!否则,我会把你捆起来,拖出去!”

他的粗暴行为甚至使求婚人也看不下去。其中的一个站起来说:“安提诺俄斯,你朝一个不幸的外乡人掷凳子,这是不对的。如果他是一个变形为乞丐的神衹,你该怎么办?”

安提诺俄斯根本听不进这个忠告。忒勒玛科斯看着别人欺侮他的父亲也一声不吭,强忍住满腔怒火。

王后珀涅罗珀正在内廷,从窗户里听到大厅里的吵闹声,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她很同情这个乞丐,便把牧猪人叫来,悄悄地吩咐他把乞丐带进来。
“也许,”王后对他说,“他会知道我丈夫的消息,因为他在世界各地流浪过。”

“是的,”欧迈俄斯回答说,“如果求婚人不吵闹,他也许可以对他们讲许多事情。他在我那儿住了三天,说了许多故事,听起来真像歌手唱的一样。他从克里特来,据说他父亲和你丈夫是世交。他还说,你的丈夫现在忒斯普洛托斯人的地方,不久就会回来。”

“那么,快去吧,”珀涅罗珀感动地说,“把他带到这里来,让他亲自对我说!啊,这些求婚人真无礼!我们只是缺少一个像奥德修斯这样的人。如果他在这里,忒勒玛科斯和他合作,就能对付这些无耻的求婚人!”

欧迈俄斯把王后珀涅罗珀的意思告诉了乞丐,但他却回答说:“我很愿意把我所知道的关于奥德修斯的消息说给王后听,我知道他的许多事,可是求婚人的行为把我吓住了。所以请告诉珀涅罗珀,请她现在忍耐一下,等到晚上我再去把一切都告诉她。”

珀涅罗珀听到回话,认为有理,她决定耐心等到晚上。

欧迈俄斯仍然回到大厅,并悄悄地走到忒勒玛科斯身边,对他耳语道:

“主人,我现在该回草屋去了。你在这里照料一切,只是我希望你注意自己的安全。这些求婚人又狡猾,又狠毒,他们一心要谋害你。”

忒勒玛科斯请他稍等,待用过晚餐再走。欧迈俄斯答应了。他离去时约定第二天再到城里来给他送上最大的肥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