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收回了父亲在世时的全部家业,长怙对细柳说

龙井茶不凡的品质历来受到茶人的赞美。明代高濂说:“西湖之泉以虎跑为最,两山之最,两山之茶,以龙井为佳。”龙井茶虎跑泉是闻名的杭州比绝。“从来佳茗似佳人”。宋代茶人苏东坡也为龙井茶留下了千古名句。乾隆下江南时,曾于狮峰山下的胡公庙品饮龙井,饮后赞不绝口,于是将庙前十八棵茶树封为“御茶”,至今仍生机盎然。龙井为泉名,古称龙泓,位于一千七百多年前老龙井寺左侧。相传明代正德年间掘井时,从井底掘出一块大石头,形如游龙,故名龙井。
古往今来的几千年间,关于龙井茶的传说、故事很多,使龙井茶更充满了神秘色彩。
从前,龙井是个荒凉的小村庄。山坳里,稀稀拉拉地散落着十来户人家。村边有间透风漏雨的破茅屋,里面住着个老大妈。老大妈没儿没女,孤苦伶仃一个人,年纪老了,上不了山,下不了地,只能照管屋子后边的十八株老茶树。
老大妈是个好人,虽然自己日子过得蛮苦,每年总要留下一些茶叶,天天烧锅茶,在门口凉棚下摆两条板凳,给上山下岭的过往行人歇力时解渴。
有一年除夕,天降大雪,左邻右舍多少都办了点年货,准备过年。老大妈家里实在穷,米缸也快空啦,除了瓮里剩的几把老茶婆,别的什么也没有了。可是她仍旧按照老规矩,清早起来,抓好茶叶放在锅里,发旺火,坐在灶前烧茶。忽听“吱呀”一声,茅屋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老头,身上落满雪花。老大妈忙站起身来招呼:“老大伯呀,这山上风雪大,快进屋里坐。”
老头儿掸掸身上的雪花,走进屋里,一边向灶洞烤火,一边跟老大妈搭话:“老大妈,你锅里烧的啥东西呀?”
“锅里烧茶哩!”
“今天除夕,明天就过年啦,人家都忙着氽三牲福礼,你家怎么烧茶呢?”
老大妈叹口气说:“唉,我孤老太婆穷呀,办不起三牲福礼供神,只好每天烧锅茶给过路人行个方便。“
老头儿听了哈哈笑道:“不穷,不穷,你门口还放着宝贝哩。”
老大妈听了很奇怪,伸出头去向外看看,除了凉栅下两条旧板凳,墙角还有一只破石臼,破石里一堆陈年垃圾外,一切还是老样子,哪来的宝贝呢?
“哟,我怎好白拿你的宝贝,你舍得,就把它卖给我吧,我去叫人来抬。”老头儿说完,就冒着大雪走了。老大妈望望破石臼,心想,石臼这么脏,叫人家怎么搬呀!便把里面盛的陈年垃圾扒在簸箕里,埋到屋后那十八株花茶树的根头。又到龙井拎来一桶清水,把破石臼刷得干干净净,洗下来的污水也泼在老茶树的根头。她刚把石臼弄清爽,那老头儿带着人来了。他到门口一看,竟大声叫起来:“哎呀,宝贝呢?哎呀,宝贝呢?”
老大妈越发糊涂了,指着破石臼说:“这——这不是好好摆着吗?”
“唉,你把里面的东西弄到哪里去啦?” “我把它倒在屋后的花茶树根头了。”
老头儿绕到屋后,一看果然如此,不禁连连顿脚道:“可惜,可惜,这破石臼的宝气就在那堆陈年垃圾上,既然你把它埋在茶树根下了,就成全这十八株老茶树吧。”他说完话,便领着人走了。
过了除夕过新年,很快春天到了。这年,老妈屋子后边那十八株老茶树,竟密密麻地生出一片片葱绿的嫩芽来,采下的茶叶,又细又嫩又香。
邻居见老大妈的茶树长得这样好,大家就砍掉竹木,收了五谷,用这十八株茶树的种子,在远远近近的山头上种起茶树来。一年一年,越发越多,越发越旺。到后来,龙井这带漫山遍野都栽遍了茶树。
因为这一带出产的茶叶又细又嫩又香,泡起茶来味道特别美,所以“龙井茶”便在各地出了名。
直到现在,茶农们都说,那老大妈屋后的十八侏茶树,是“龙井茶”的祖宗哩。

万历年间,一个叫孙万胜的人,继承了父亲的家业,成了湖州城里的大财主。孙万胜自幼好赌,父亲在世时,还多少有些节制,不过输点小钱,如今父亲一死,没了管束,便尽着性子,整天泡在赌场里,短短半年时间,几乎把偌大的家业输光了。
这天,孙万胜与人豪赌,输掉了最后一块田产,情急之下又把房屋押上,想作最后一搏,结果还是输了。
等到他把房契交到别人手上的时候,才忽然清醒过来,糟糕!没了房子,这一家老少去哪儿落脚啊?他怎么向家人交待呢?孙万胜不敢回家,他也没有家了,只好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往湖州城外走去。也不知走了多久,孙万胜来到一片荒野,双腿累得发软,便往草地上一倒,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孙万胜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进了一个大赌场,里边人来人往,吆五喝六,好不热闹。他身上没钱,只好站在一边看别人玩。这时,赌场的老板招呼孙万胜过去,让他站在旁边仔细看。孙万胜看了半天,发现老板的赌技很高,一直在赢钱。他心想,要是老板教他几手赌技,那该多好啊。
正这么想着,老板对他说:“走,到那边屋去,我教你几手。”从屋里出来,孙万胜欣喜异常,便开口向老板借银子,想马上在赌场试试身手,谁知老板大喝一声:“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快出去吧!务必记住,等你光复家业之后,不可再赌!”
孙万胜经这一吓,从梦中醒了过来。回忆刚才学的那几手赌技,还真是绝妙异常。他决定马上回到赌场一试身手。去赌场的路上,他碰到一个旧时的赌友,便开口向他借几两银子做赌本。这赌友本是个吝啬鬼,赶巧今天赢了不少,心情一高兴,就扔给孙万胜一锭银子。
孙万胜用这锭银子做赌本,竟然连赌连胜,很快便赢回了房子,又过了几天,便收回了父亲在世时的全部家业。
这时的孙万胜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早忘了梦中的嘱咐,天天泡在赌场里,不到半个月,他几乎赢遍了湖州城所有的赌场高手,把以前的家业翻了好几倍。
孙万胜如此迅速的崛起,成了湖州赌界的一个奇迹,湖州城再也没人敢跟他赌了。这让孙万胜寂寞难耐,他打算过几天出门,到外地去找人赌。
就在孙万胜出门前一天,一个自称“迷龙”的外地人,慕名前来和他约赌。
这一赌之下,孙万胜竟连输不止,不到一天的工夫,就把所有的田产全输光了,仅剩下房屋。孙万胜还要把房屋押上,“迷龙”却不和他继续赌了,转身就走。
这下可让孙万胜傻了眼,他原以为自己的赌技已天下无敌,谁知在这位“迷龙”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等孙万胜醒过神来,决定拜“迷龙”为师时,“迷龙”早已出门走远了。他还不死心,骑上一匹快马去追,终于追上了。
孙万胜从马上跳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迷龙”面前,恳求道:“大师赌技神乎其神,让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请大师收我为徒吧!”
“迷龙”叹息道:“孽障啊,孽障!你可记得上次梦中之事?那个教你赌技的人就是我啊!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阴间的赌神。上次,你输光所有家业之后,你父亲百般恳请我教你几招,好让你光复家业,并嘱咐你不可再赌,谁知你执迷不悟,嗜赌成性!须知赌场无赢家,你如此下去,终究会输得一败涂地。”“迷龙”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父亲辛苦半世积累下的家业就这样败于你之手,他九泉之下怎能甘心?因此又哀求我来点醒你。我本来就对你没有一点好感,不想答应,可又不便严辞拒绝,便提出与你父亲赌一场,若他能赢我,我便答应他。我自以为稳操胜券,谁知你父亲一片爱子之心感天动地,竟让我莫名其妙地输了。你若再辜负你父亲的良苦用心,天理不容!好自为之吧。”
“迷龙”说罢,一摇身便不见了踪影。
孙万胜听罢这番话,幡然悔悟,回家后断指为誓,从此终生戒赌。

话说清康熙年间,山东即墨县有个叫高东方的富翁,妻子不幸因病去世,丢下个不到五岁的男孩长福。高东方一个大男人如何能拉扯孩子呢?万般无奈,高东方也只好再娶了。
长福的继母叫细柳,年方十九,嫁过来后,细柳和高东方是举案齐眉,百般恩爱。难得的是,细柳对长福也关心得很,从不打骂。有一次,细柳要回娘家,小长福拼命大哭,一定要跟去,高东方怎么劝也不听。见他们母子如此情深,高东方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十分安慰。
一年后,细柳也生了一个白胖小子,取名长怙。正是一家人和美幸福的时候,不料天有不测风云,高东方有一天和朋友喝酒,回家的路上从马上跌落而死,细柳和两个孩子成了孤儿寡母。
光阴似箭,一晃长福就到了十岁,细柳将他送至私塾学习。但是,长福十分贪玩,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动不动就逃学,而且一逃学就跟着一群放牛娃疯玩,经常是三天两头也见不到他的人影。细柳先是痛骂长福,随后是痛打他,棍子都打断了好几根。长福每次挨打时也疼得狼哭鬼嚎,但奇怪的是,长福根本不怕挨打,依旧逃学,好了伤疤忘了痛,依旧贪玩,细柳根本拿他没辙。
一天,细柳将长福叫到跟前,对他说:“长福,你既然不愿读书,我也不能勉强你,反正我也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了。不过,我们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养不起吃闲饭的人。从今天起,你得学会自己养活自己了,你不是喜欢放牛吗?这样吧,你脱下身上的衣服,换上旧衣服去放牛。记住,你一天不劳动,就没有饭吃!我还要狠狠揍你!”
于是,从这天起,长福穿上破旧衣服,天不亮就外出放牛,夜深了回家,回了家也没有可口的食物等着他——他得自己热细柳和长怙吃剩的残羹冷炙。就这么过了十来天,长福实在受不了了,这样的日子太苦了。于是,他哭着跪在细柳的面前,说:“娘,还是送我去读书吧,我一定好好学习。”细柳面若冰霜,好象压根儿就没有听见,转身就到了里屋。长福跪了半个时辰,见继母不会回心转意,只好拿着牛鞭、含着眼泪去放牛。
深秋了,寒风阵阵,长福还是穿着那身破单衣,而几个脚趾全部从破鞋子里露出来了;冷雨绵绵,长福冻得缩头缩脑,就像一个小叫花子。邻居们看见了,都纷纷摇头:“没亲娘的孩子,可怜啊!世上的后娘,没一个好心肠的!”细柳听在耳里,看在眼里,但还是那副铁石心肠,根本不心疼长福。
可怜的长福终于没有办法忍受了,他逃走了。邻居王大妈听说后,拄着拐杖问细柳:“孩子他妈,你得去找找那孩子呀,好歹他也是高家的一根苗啊!”细柳眼都没抬:“脚长在他身上,他要走,我有什么办法!”这下,邻居们更是在背后指责细柳心肠狠毒。
三个月后,长福在外面讨饭也吃不饱了,混不下去了,只好灰溜溜地回家。但他也不敢冒冒失失地进自己的家门,于是他哀求邻居王大妈帮自己转交细柳。细柳说:“他如果能挨一百棍子,就来见我,否则,他还是不要进这个门槛!”
长福听了,猛然冲进家门,痛哭流涕:“我愿意挨打,只求娘肯让我回家!”细柳问:“你知道悔改了?”长福说:“我知道。”细柳说:“既然你已经知道悔改了,就不用挨打了。安分放牛吧!”长福大哭:“娘,我愿意挨一百棍子,只希望您让我继续读书!”细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坚决不同意:“让你读书,那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经过长福一再苦苦哀求和王大妈的劝说,细柳才勉强同意。
经历这一番磨难后,长福深知读书机会的来之不易,他开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勤奋刻苦,学业上突飞猛进,十四岁就考上了秀才,
成了县里青年学子中的佼佼者,很得县令杨公的赏识。这正是:不经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细柳的小儿子读书五年,也不能写出一篇像样的文章。细柳知道长怙不是读书的材料,长叹一声,让他回家务农。长怙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一串串地往土里流,当然不乐意喽。长怙稍微流露出一点点这样的心思,细柳马上大怒:“自古以来,百姓各有一种安身立命的本领。你一不能读书,二不能务农,你想饿死在臭水沟里啊?”说着,细柳操起一根擀面杖就劈头盖脸地打下去,长怙见势不妙,只好乖乖地干活。这以后,长怙只要稍微有一点偷懒,细柳就破口大骂,还棍棒齐下。而最让长怙不服气的是,家里的好衣服、好食物,细柳都留给哥哥长福,长怙看着这一切,心中敢怒不敢言。
三年后,长怙熟悉了所有的农活,细柳拿出本钱叫长怙学习做生意。长怙一下子变得轻松了,手中还有一点小钱可以自己支配,于是,他开始到赌场去赌博。输了钱,他就向母亲撒谎,说是什么遇上小偷啦、运气不好啦。细柳慢慢地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把长怙叫过来,又是一顿痛打,打得长怙几次昏过去。长福担心弟弟有生命危险,“扑通”一声,直直地跪在母亲的面前:“娘,弟弟年幼无知,是我没有教好弟弟,我有责任。请您打我吧!”细柳这才停止。打这以后,长怙一出门,细柳就派得力的仆人跟随,长怙也只好夹着尾巴好好做人。
几个月后,长怙对细柳说:“娘,咱们乡里有几个人准备结伴到济南府做买卖,我也想去长点见识,您看行不?”说完,长怙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细柳沉吟片刻,微笑点头:“也罢,你去一躺也好。”
长怙大喜。
第二天,长怙临行前,细柳拿出三十两白银和一个金元宝,对他说:“长怙,这三十两银子,给你作本钱,是赚是赔都没有关系,年轻人嘛,长见识是最重要的。这个金元宝,是你祖上的遗物,我把它送你,是让它保佑你一路平安,你可一定不能去动它!”
长怙心中狂喜,表面却连连点头。
到了济南府,长怙找了个借口,摆脱了同乡,一个人大摇大摆直奔济南有名的赌场——得胜楼。不到十天,三十两银子就打了水漂,还欠了一些赌帐。长怙想着还有一个大金元宝,心里既不发慌也不怎么心疼,得意洋洋地拿出大元宝请赌场老板给换成碎银子。没成想老板把它一劈开,里面居然是铜的!长怙这下子脸都白了,手心里开始冒冷汗。赌场老板白了长怙一眼,笑道:“这位大爷敢情在开玩笑?”
长怙赶紧辩白:“小的实在不知情。这样吧,我马上去借钱,一定还上您的钱!”老板对一个伙计耳语一番,而后指着凳子对长怙说:“这位爷,你先在这里一会儿,我还有点事。”
不一会儿,两个衙役气势汹汹地赶来,将长怙牢牢捆绑。到衙门后,长怙还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为何进了官府,他低声下气地询问衙役,才知道是赌场老板向衙门告发自己制造假钱。因为证据清楚,加上没有保人,挨了一顿痛打之后,长怙被关进了监狱。在监狱中,可怜他哪有一文钱来讨好牢子们呢,于是,牢子们更是对他拳脚相加,长怙是吃尽了苦头。
再回过头来说细柳。当初,长怙后脚才离开家,细柳就对长福说:“二十天后,你得到济南府走一趟。我老了,怕到时候不记得了,你可记住哦。”长福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以为母亲真的老糊涂了,不禁暗中难过。过了二十天,长福问母亲,细柳说:“你弟弟现在的轻浮放荡,就像是你当年的不爱学习啊。当年,如果不是我不怕背上恶后娘的骂名,狠下心去制你,你今天哪里有这样的成就啊?当年,我见你那个样子,我是一次次在背后落泪啊!”说着,细柳流下了眼泪,长福站在旁边,恭恭敬敬地,一句话也不敢说。细柳接着说:“你弟弟并没有完全收心,所以我故意给了他一个假元宝,让他受点儿罪。现在,我估计他已经在监狱里蹲着了。济南府的府尹大人就是当年的我们的县令杨公,他那么赏识你,你去求他,一定可以将你弟弟放出来,而这样,你弟弟也一定会悔改的。”长福立刻出发。
等长福到济南一打听,弟弟果然已经蹲了三天大牢,那样子是人不人,鬼不鬼,弟弟见了哥哥,放声大哭。
长怙到家后,见了母亲,长跪不起。细柳满脸怒容:“这下你满意了吧?”
长怙羞愧地哭泣,恳求母亲原谅,长福也跪下为弟弟求情。
从此以后,长怙痛改前非,踏实做生意,兢兢业业。细柳终于培养出了两个好儿子。




·上一篇文章:龙井传说·下一篇文章:鹅仙洞传奇

·上一篇文章:虎跑泉的来历·下一篇文章:鹅仙洞传奇

·上一篇文章:神秘的旅伴·下一篇文章:鹅仙洞传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