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映芳是天柱笨溪人,斯热阿比抱住阿提拉巴一摔

每年阳春三月,苗族青年男女都以极其欢快的心情,欢度一年一度的爬山节。“爬山节”是苗族青年男女“游方”,即谈情说爱为主要内容的节日。通过爬山活动,达到婚姻自主、取得如意的终身伴侣的目的。在雷山县地区有望丰公社的三角田,黄里公社的牛角坡,乌江公社的满天星,大沟公社的送扁富等处,分别在农历三月的子、午日举行。望丰三角田场面最大,每次人数达万余人,因为毗邻丹寨、凯里、麻江、台江等县的男女青年也都来参加。爬山活动除男女青年谈情对歌以为,近年来还增加斗雀、赛马、篮球赛、拔河等民族体育活动。
爬山节的由来还有一个传说。
在雷公山下的黄里公社大龙坳的寨子后面,有个牛角坡。传说古时候,在报干福的地方,居住着一户穷人家,只有母子两人。母亲年迈体衰,儿子叫望坚,已有十多岁了。他身强体壮,勤劳朴实,样样活都能干。老妈妈看见望坚一天天长大成人了,很想给他找个媳妇。可是家无长物,一贫如洗。央媒人问了多少家,都嫌望坚穷,无人答应。寨上有户富人家,女儿叫“梅福”,长得十分标致,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许多人家来向她求婚,都遭拒绝了,姑娘的心里却偷偷爱上了小后生望坚。有时两人在路边相遇,都要搭上几句心里话,有机会的时候,还对唱几首互相爱慕的情歌。年长月久,彼此的心灵深处都萌发了爱苗。梅福暗暗发誓,非他不嫁,愿与望坚配成对,共同耕耘,白头到老。两个青年人相爱的情形,在寨上不胫而走,传到梅福父亲的耳朵里,老头子气得胡须倒竖,把梅福关在厢房里,不让她和望坚见面。
冬去春来,该是春耕大忙的时候了。望坚照常勤快地干活,天天在田里犁耘。梅福孤零零地一个人被锁在厢房里,一眼望到望坚,心都快飞出去了。可是,她心里明白,父母管得严,连“游方”都不肯叫她去,要与望坚成双实在比上天还难啊!一天,望坚来梅福家里作帮工,正好下地犁田。梅福想这是一个好机会,找自己的心上人叙一下情怀。恰好她家死了一头黄牯牛,她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乘黑夜杀了牛,将牛皮披在自己身上,戴上牛角,装成一头大牯牛。天蒙蒙亮的时候,望坚赶牛出工了。到了田里,准备架犁,哪知牛不听使唤,拔腿就跑,望坚很奇怪,紧紧追赶。追啊,追啊,来到一个山坡,牛停住了。望坚走近一看。哎呀,哪里是牛啊,竟是自己的心上人梅福。两人相逢,真是难解难分。望坚百感交集,万分激动。他俩手拉手,漫步在山坡上,唱了一首首发自肺腑的情歌,从清晨唱到日落,从黑夜唱到拂晓。悠扬的歌声传到寨子里,大家都为这对情人的歌声所打动。渐渐地,寨里和寨外的青年男女都向这个山坡围拢过来。那天,满山满岭都是人群,都各自寻找自己的心上人对歌。
梅福的爹妈知道后,非常生气,他拿着一条扁担,带着一帮家丁,赶到山坡,将梅福和望坚活活打死了。这一天,正是农历三月的子日。
这对不幸的情人死了,山坡上还留下了一对牛角。山一年年地长高,长成了牛角形状的小山包,“牛角坡”就因此而得名。每年春天到来的时候,牛角坡上的草比哪里都先绿,映山红比哪里都先开。人们看到这些,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这对传说中的情侣。每当暮春三月、莺飞草长的时候,男女青年都要身着盛装,撑着阳伞,手持折扇,从各处汇集到牛角坡来“游方”。表示对这对坚贞情侣的怀念,也是为争取婚姻自主的大集合。

从前,天上有个大力士叫斯热阿比,地上有个大力士叫阿提拉巴,两人都有拔山之力,没有人能够摔倒他们。斯热阿比听到阿提拉巴是地上的大力士,很有本领,就从天上下来,和他比试。那天阿提拉巴正好出门,临行时,他对母亲说:“天上的大力士来找我,请老人家抬一块铁块招待他,就说这是我吃的东西,请他尝尝。让他等一会儿,我马上回来找他摔跤。”
说完,阿提拉巴就走了。一会儿,斯热阿比来了,阿提拉巴的母亲真的抬了一块铁块给斯热阿比,斯热阿比咬了一口,怎么也咬不动。他想:阿提拉巴吃铁块,他的力气一定比我大。想罢,他急急忙忙回去了。
阿提拉巴回来以后,他母亲把经过说了一遍,阿提拉巴听说斯热阿比咬不动铁块,就知道力气一定没有自己大,所以,他便跑去追斯热阿比。斯热阿比刚刚要上天,就被阿提拉巴追上了。“不要走,你既然找我来摔跤,那咱们就比试比试吧!”
斯热阿比听了他的话,就张开双手,猛地抱住他,两人就开始摔跤了。他们的力气真的非常惊人,大地被他们震得格格的响,那些山峦、树木都抖动起来。斯热阿比抱住阿提拉巴一摔,阿提拉巴踉跄一下,被斯热阿比压在地上。但他的背脊还没有着地的时候,阿提拉巴一个挺身,从斯热阿比头上翻过来压在他的身上。斯热阿比脊背落了地,但他不服输,还要求再摔一次。这一次。阿提拉巴站成一个骑马式,斯热阿比用力摔他,他的两脚像生了根,一动也不动。阿提拉巴乘对方不留神,抓住对方的一只胳膊用力一摔,斯热阿比被摔出两丈多远,趴在地上动不了了。阿提拉巴走近一看,斯热阿比口吐鲜血,已经死了。
阿提拉巴回到家里,哪知天菩萨知道斯热阿比被摔死的事以后,非常生气,但又没有办法对付阿提拉巴,便派来大量的虫子来吃地上的庄稼。阿提拉巴在农历六月二十四日那天晚上,砍了许多松树,领着人们烧虫子,把天菩萨派来的虫子都烧死了,保护了庄稼。从此,彝族百姓就把农历六月二十四日定为火把节。

官逼民反由于清政府残酷的压迫和剥削,用“折征”的办法,尽情搜刮百姓。所谓“折征”,即“如秋粮食,市价每石银一两,折钱二两,是加一倍也;复加以粮房票钱,催差杂费,又加一倍也”(见光绪《天柱县志·食货志》)。这样的“折征”,农民要用三石米才能完纳一石米的皇粮国税。为了完纳粮钱,不少人不得不去“挖出亲尸殉葬银器以输官者”(韩超:《苗变纪事》)。在今天的天柱和其他侗族地区流传下来的歌谣就是当时的写照。欠官家粮,欠财主债,断头谷,生死债,妻室儿女都得卖。穷人欠下债,挖开祖坟揭开盖。死人本无罪,
金银首饰不准戴。钱加三,谷加五,九斗八年三十石。钱粮倍加倍,一石变三石。地头蛇,了不得,打打利,滚滚利,利上利,一年九个对本利。利呀利,富人得利,穷人断气。第一腊八犹自可,第二腊八急如火。一到年边三十夜,第三腊八无处躲。清官清到底,要钱又要米;“不酷不贪”,一年三万。清官下乡,鸡鸭遭殃;有吃有笑,没吃变鬼叫。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若要不反,钱粮皆免。三十年一小反,六十年一大反;不到黄河心不死,要到黄河心才甘。


聪明的姜牧童姜映芳是天柱笨溪人,小时候读过两天书,后来父母相继早亡,加之家下贫寒,生活没有着落,只好到天柱胡家坪一带帮人家看牛。一天,姜映芳正放牛到草地上吃草。有一个人讥讽地说:“人穷志不有,才跟牛屁股!”姜映芳顺口答道:“我牵牛,在前头;前头当大王,后头跟着走!”从那时,人们就称赞姜映芳说话风趣,天资聪明,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聪明的姜牧童。”长大以后,又从他祖父姜启践那里学到一身好武艺,成为一个智勇双全的侗家后生。

·上一篇文章:彝族插花节的传说·下一篇文章:侗族林王节的传说

治服张二王清道光年间,天柱县邦洞上边赖洞地方有一个人叫张记,又叫张二王,或叫霸山王。赖洞有条河,流经邦洞、天柱,注入清水江大河。河上有座桥,叫赖洞桥。张二王是个恶棍,认为他有几手武艺,就天天睡在桥上,凡是过桥的人他都要收过桥钱。没钱的,不是被骂就是被打,还要搜身上,卡东西。大家对这个恶棍,敢怒而不敢言,连官府也睁只眼闭只眼。后来,有人跟姜映芳说。希望他去治服一下张二王,为大家出口气。姜映芳答应了人们的请求,说:“等明
天我去看看。”
第二天,一伙人正要过赖洞桥。张二王拦桥大声嚷道:“丢下过桥钱!”那些人,有些丢了过桥钱,有些手中无钱,只好苦苦哀求。张二王哪里肯依,不是骂这个,就是揪那个。正在这时,后面来了一个年轻汉子,和和气气对张二王说:“哎呀,大哥,不要打他们了,放行吧!”张二王从鼻缝里哼了一声说:“哼!放行,没有这样便宜的事!”青年汉子又说:“他们的过桥钱,统统包在我身上!”张二王打量了一下青年,见他赤手空拳,就揪住姜映芳的衣领骂道:“你这小杂种,说话是放屁还是算数?!”姜映芳又和气地说:“男子汉讲话,说到哪里,做到哪里!”张二王听姜映芳这么一说,信以为真,说:“老弟,那说拿钱来!”姜映芳见张二王一松手,便伸出一个拳头,说:“钱有的是,在身上,只是这个不答应!”于是二人扭打起来。他们从早上一直打到太阳落;坡,张二王虽然输了几次,但嘴巴还硬,说明天到邦洞街牛场坝去打。
第二天,正逢邦洞赶场,人山人海,好不热闹。这一天,赖洞凡是会打的师傅,几乎都被张二王请去了,大约有二三十人;而姜映芳呢,只是一个人。张二王他们搞车轮战,轮番来战姜映芳:结果还是战不过姜映芳。特别是张二王,几次被姜映芳打翻在地,只要稍许用力,一拳一脚便可结束他的狗命。但是姜映芳考虑到张二王家有老父老母,家里一贫如洗,便手下留情,没有打死他张二王见姜映芳智勇非凡,又不伤害他的性命,就拜姜映芳为师,结为至交,并决心改邪归正。

神力无比官府闻姜映芳治服了张二王,就想出了一条借刀杀人的毒计让他带领兵丁到天柱渡马去,搞所谓“剿灭盗贼,为民除害”。
姜映芳不带一兵一卒,只身去到渡马一看,只见那些“盗贼”都是一些忠厚老实的农民。因为当地大旱,庄稼无收成,闹饥荒,才成群结队来向官府借粮。哪里什么盗贼呢!这时姜映芳才知道自己上了当,便把官府发给他的军装脱下,说声“见鬼去!”一把火烧了。
官府知道后,便以姜映芳“通匪”为罪名,下令通缉捉拿。有一天,姜映芳正在田里犁田,几个捕兵突然把他围住。姜映芳若无其事地问:“你们要干什么?”一个捕兵说:“县大人叫我们来传你进衙门去!”姜映芳说:“那好,等我把田犁完了再走!”捕兵们知道姜映芳的厉害,又见他腰插两柄铜锤,在不慌不忙地犁田,早巳畏惧了几分,加上田里尽是烂泥,谁也不敢下田去,只好站在田坎上看。捕兵们从早上一直等到日头西沉,姜映芳才把田犁完。姜映芳把田犁完后,一个捕兵又说:“等了老半天,这下该走了吧!”姜映芳说:“不要忙,等我把牛洗一洗!”说着把牛赶到水塘边,用双手捏住牛脚,提起来,然后放进水塘里,“哗哒,哗啦……”的洗来攘去,掀起层层水圈和浪花……捕兵从未看过这种提牛洗澡的神力,一个二个张口结舌,呆若木鸡,谁也不敢上前去逮他。于是,姜映芳牵着牛,大摇大摆地走了。

夜宿台拱姜映芳为了联络各地人民进行反清斗争,经常奔波于剑河、邛水、台拱等各县,从事秘密活动。有一天,姜映芳来到了台拱,住在一家旅店里。那天晚饭后,听到隔壁有乒乒乓乓的声响,他感到有点奇怪,便问老板说:“隔壁在做哪样?”店老板说:“老弟,你只管睡觉,莫管闲事!”姜映芳又好言对老板说:“老板,跟我讲,不要紧的。”店老板打量一下姜映芳,见他身材虽然魁梧,但穿着普通,言行忠厚,便在耳边小声说道:“那是人家在练武打,准备——造反!”姜映芳听了这话,正合自己的心意,好不高兴,就准备去看个究竟。店老板忙拉着姜映芳的手,说:“莫去肇闲,自找麻烦!”姜映芳说:“老板,不要紧,我在门缝里瞅一下。”这时,弄堂内发现门外有人窥视,一个头头出来把他揪住,问道:“你是什么人?胆敢来这里偷看!”姜映芳嘿嘿笑着说:“哥们担待!你们练武,有好的我就学,不足之处,大家还可以比较、商量嘛!”他这么一说,练武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围了上来,有的说:“比较?难道你也会几手?”有的又说:“既然他口出大言,就来两手给我们看吧I”于是大家七嘴八舌地把姜映芳请进了屋。他进了堂屋,顺手拿起一架较重的铛,舞弄起来——忽东忽西,闪出道道白光,如条条蟒龙护体,近身不得。看的人都拍手叫好,不断喝采。最后,姜映芳将重重的铛放下,连一点粗气也没有喘。原来这些练武的,都是张秀眉的亲信。为了给起义作好充分准备,张秀眉事先派教师在培训武将,进行严格训练。大家见姜映芳的武艺高强,就拜他为师,作为上宾招待。
织云揭竿而起一八五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无数的“金兰会”会员往天柱织云集中。杀了罪大恶极的团练头子来祭旗。揭举“奉天伐暴灭清复明统领义师定平王姜”的大红旗。在大众的欢呼声中,姜映芳站在关帝庙前的石狮子身上,撕毁了清王朝的文告,宣读了自己的《讨清檄文》:“生灵有倒悬之急,社稷有累卵之危。朕本救国救民之心,而起兵以定天下。观星台上,已兆美女牵羊……”。接着,姜映芳又大声喊出了“大户人家欠我钱,中户人家莫肇闲,小户人家跟我走,打倒大户好分田”的政治口号。姜映芳采用了人民喜听乐闻的民歌形式和朴素简洁的语言,高度地概括了起义的革命行动纲领,得到许多贫苦群众的拥护,纷纷参加起义队伍。
一八六二年八月,起义达到高潮,已有义军数万人。一八六二年春,侗族起义军攻下天柱城以后,并伐木筑城,在汉寨九龙山扎营修殿,建立农民政权。农民军按老一套论功行赏,列序分封。姜映芳被大众拥戴为定平王,龙海宽为龙胜王兼元帅、杨通甲为盘古王、周家娘为文德王二杨树勋为黔南王,又封熊老旺、陈大六等为四大将。
在姜映芳的打富济贫、分田分地的革命旗帜指引下,起义军东进,势如破竹,不仅占领了贵州的邛水、青溪、锦屏等县,而且势达湖南的晃州、芷江、会同、靖州等地。那时,姜映芳的部队打到哪里,就把黄荆条插到那里。据传说,现在贵州、湖南凡是有黄荆条的地方,就是那时起义军到过的地方。

红云九天起义军发展迅猛。这时,清廷大为震惊,赶忙从四面八方调兵遣将,进行镇压,致使起义军节节败退。姜映芳经过了多次的英勇血战,脚负重伤,仍率数骑突围至青江高拐,终于被俘。姜映芳被俘后,据说清江厅清军副将曹元兴将他解至铜仁。官府以高官厚禄利诱姜映芳投降,要他招抚数万之众,所谓的“改邪归正”,不再进行反抗清王朝。这些利诱遭到了姜映芳的严正拒绝,说:“我们侗家从来是虎死英雄在,哪有投降之理!”于是清政府将他“凌迟处死。”所谓“凌迟处死”之刑,就是先斩身体四肢,然后再用刀子刺穿喉管。据说姜映芳在英勇就义时,他的一股血气从喉管冲上了天,化做一朵红云,浮在天空九天九夜。后人都说,那是姜映芳的忠魂!直到现在,侗族人民还经常仰望高天红云,世世代代传颂着姜大王“打富济贫”的革命故事。

讲述者:姜锡三,天柱上笨人,88岁,其父姜彦富曾参加过“江口屯”的反清战争。姜玉芹,天柱笨溪人,70多岁,为起义军将领姜作梁的重孙。姜彦槐,天柱笨溪人,66岁。姜作芹,天柱笨溪人,54岁,提供了一些书面资料,姜焕芹,天柱笨溪人,40多岁。姜玉玳,剑河南明人,70多岁。姜大女,剑河南明人,.70多岁。张先喜,三穗桐林款场人,50多岁,区宣传千事。其外祖父的父亲参加过姜映芳的大起义。吴展明,搜集整理:吴少先


·上一篇文章:竹王的故事·下一篇文章:诺德仲的传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