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竹师到了京城,我爸爸玩这些铁球

从前,在斗篷山①脚下有个寨子。寨子里头有一户姓金的人家。这年,金家生了个儿子,一下地就不住地哭,用哪样法子也哄不倒。娃娃吵得太凶,老爹无奈何,就抱他出门来。

苗族祖先开始只有木鼓,也叫皮鼓。铜鼓呢,是天上传下来的。一提到铜鼓,人们都知道只有老仙婆务侯乜才有。据说,她参加开天辟地立了功,天王特地赠给她这珍贵礼物,叫她带回人间,与大家共欢乐。这铜鼓,花纹细致,敲起来,山谷震动。人听了,心激荡;鸟听了,要歌唱。谁知道务侯乜带到人间以后,却独自霸占。她还特地喂了两只恶狗,成年累月守着铜鼓。两只恶狗凶猛异常,无人敢挨边。

每年农历七月十三,贵州黄平施秉两县的苗家照例要过“除恶节”。为什么要过这个节日呢?
传说,从前有个魔王,长得非常高大,力气也很吓人,最可恶的是他专门偷吃人们的牛马,害得人们有田无牛耕,有货无马驮。个个都在咒骂:“要是有人杀掉这个恶魔就好啦。”正在人们期盼的时候,有个小姑娘,名叫阿妮,她说:“我能除掉恶魔。”
人们听了,都很惊奇:“你这么小,怎么杀得掉恶魔?”
阿妮说:“你们找到十箩筐的破锅铁,请到最高明的炼铁匠,我就有法子除掉恶魔。”
人们听了,都非常高兴,马上找到这些东西。阿妮立即叫炼铁匠把破锅铸成三种铁球,一个有囤箩那么大,一个有水缸那么大,一个有鼎罐那么大。
阿妮又叫大家编了一双象渡船那么大的草鞋,摆在大铁球上。最后,她把一头牛拉到草鞋旁边吃草。
一天,恶魔看到了牛,好不高兴,马上跑过去,想把牛吃掉。谁知,来到近处一看,发现三个铁球整整齐齐地放在地上,有看见地上坐着一个小姑娘,就大声问道:“这是哪个人的铁球?”
阿妮答道:“是我爸爸的。” “你爸爸打铁球干什么?” “打来玩嘛!”
“你爸爸能玩这些东西?”
阿妮指着草鞋说:“你看这是什么?你说我爸爸的力气大不大?他能不能玩这些铁球?”
恶魔又问:“你爸爸怎么玩这些铁球?”
阿妮说:“我爸爸玩这些铁球,就象那鸡蛋鸭蛋一样容易。他把小铁球抛到天上落下来,脚拇指一顶就顶住了;他把中铁球抛到天上,用膝盖一顶就顶住了;他把大铁球抛到天上,用脑壳一顶就顶住了。你能办到吗?”
恶魔不服气的说:“你爸爸有什么了不起?看我的。”接着他就按照阿妮说的那样,把小铁球抛上天,用脚拇指顶,可惜没顶住,反而被砸出了血。阿妮笑着说:“哈哈,你没接住。”恶魔不服气,又把中铁球抛上天,用膝盖去顶,没有顶住,膝盖掉了一块骨头。阿妮笑着说:“哈哈,你的膝盖受伤了。”
这时,恶魔气得说不出话来,又抓起最大的铁球往上一抛,只有树那么高就落下来了,他急忙用脑壳去顶,哪知,啪一声,他的脑壳开了花。
人们看见恶魔死了,一齐跑出来围住阿妮,夸她是个勇敢的姑娘。这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三,为了纪念这个小姑娘的聪明勇敢,就把这一天定为“除恶节”。

金家门口有一大蓬竹子。说来也怪,娃娃一抱拢竹林边就不哭了,一抱进家门又哭起来。有见识的人就说,这娃娃和竹子命里相连,要把娃娃拜继②给竹子才能得平安。于是,金老爹就点烛烧香,把娃娃抱到竹林边磕头,并给娃娃取名叫“金竹师”。

每当节日来到,大家欢乐地围着木鼓跳的时候,都自然地想到务侯乜那铜鼓。要是得到铜鼓,那该多好啊!有一年,年节到了,清水江边的龙头寨,有一对青年男女趁节日成婚,他们约了许多客人,准备好好热闹一场。样样齐备,最好还能借到务侯乜的铜鼓来敲一敲,那才真正心满意足了!

从此以后,金竹师果然身康体健,而且聪明得很。九岁上,金竹师的爹爹死了,他家妈妈就一心一意抚养他,望他长大能有个出息。金竹师读书也很用心。他发蒙不久,在家乡就没得老师能教他了。他就打算到京城里去读书。妈妈见儿子要出远门,急急忙忙给他说了个媳妇,希望见了孙孙再放儿子走。过了一年,还是没有见孙孙,金竹师又不耐烦再呆下去,妈妈只好放他上京去读书去了。

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凑钱去找务侯乜把铜鼓租用一天。结果,派去的人彼务侯乜挡了回来,大家很扫兴。这时,有个后生叫波松嘎的站了出来。他说:“亲友们!这样隆重的节日,又举行这样热闹的婚礼,不能没有铜鼓啊!我愿意再走一趟,去找告厅拉、务厅赛①想办法。”大家都赞同,波松嘎便跑去找告厅拉、务厅赛,讲了大家的心愿。告厅拉、务厅赛就给了波松嘎三把菜籽、三把凌、三把水、三把岩石,并教他怎样使用这些东西。波松嘎立刻回家找了两个白萝卜,在火坑里烤成半生半熟,热得滚烫滚烫,用烂棉花包好,装在一个小木盒里。把告厅拉、务厅赛给的东西放进荷包。一切准备妥当,他马上去找务侯乜借铜鼓。

金竹师到了京城,读书很长进,得到先生和同学的称赞。可是他想家,想妈妈,想媳妇。正在这样想的时候,他拜继的大金竹来帮助他,教了他法术。从此,金竹师天天用法术在晚上回到斗篷山的家中。第二天,太阳还没得升起,又借大金竹的魔力回到京城去了。

波松嘎到了务侯乜家,正好务侯乜上天作客还没有回来。守铜鼓的两只恶狗见了波松嘎,猛扑过来,波松嘎不慌不忙地丢出两个滚烫滚烫的白萝卜,两只恶狗扑过去就咬,烫得叫不成声,在地上打转转,牙齿全给烫落了。波松嘎三脚并作两步跨进务侯乜的堂屋,背起铜鼓就走。由于走得急,忘记看路,跌了一跤,铜鼓碰在石头上,响声震动山谷,传到天上。务侯乜听到铜鼓声,立忙赶回家来。一进屋,见心爱的铜鼓不在了,两只狗没了牙齿汪汪乱叫,务侯乜气得直跺脚。她立忙把两只手圈脱下,安在两只狗的嘴里,两只狗顿时有了利牙。务侯乜立即带狗追赶。

日子一久,媳妇的肚子慢慢大了。老婆婆见了很生气,以为媳妇不正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媳妇说:“是金竹师天天晚上回家来睡。”老婆婆不相信,要媳妇拿证据出来。

波松嘎背着铜鼓跑,忽然听到狗叫声,知道是务侯乜追来了。狗的叫声越来越近,他立忙掏出告厅拉、务厅赛送的三把菜籽往路边一撒,眼前出现了三片鲜嫩鲜嫩的菜苗。务侯乜被菜苗吸引住了,她吆住了狗,立忙就打。等她打完三块地的菜苗,波松嘎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

第二天,金竹师又回来了。上床睡觉后,媳妇把他的一只鞋子藏起来了。等到天快亮,金竹师起床找鞋穿,找来找去找不到。太阳升起来了,金竹师连忙用手一挥,太阳又落下去了。他赶快又找鞋,还是找不到;太阳又升起来了,金竹师又用手一挥,太阳又落下去。这样,金竹师一连叫太阳落了三次,还是没得找到鞋。他只得光着一只脚板,吊着大金竹回了京城,连忙用纸做了一只鞋笼在脚上,才到学堂读书。

务侯乜打完菜苗又追。狗叫声越来越近,波松嘎回头撒出三把凌,路面顿时又光又滑。务侯乜赶来,摔倒了,狗也没法追。等务侯乜找来火坑灰边撒边追的时候,波松嘎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

这天太阳三起三落,把皇上和满朝文武吓得惶惶不安。皇帝就问大臣,这是为哪样。一个大臣说:“陛下,恐怕是天下出了异人,怕会来抢天下。”皇帝又惊又怒,降下圣旨捉拿妖人。这一来,天下鸡犬不宁,官家到处捉人,稍有不顺眼,就要捉拿问罪。

务侯乜过了又光又滑的凌冻路面,又拼命追赶。狗叫声越来越近,波松嘎回头撒出三把水,顿时后面出现三条大河,水浪滔滔,把务侯乜挡住了。她立忙撵两只狗回家扛木槽。两只狗去了大半天才扛来木槽。务侯乜立忙坐上木槽,两只狗护着木槽,把务侯乜送过河。等务侯乜渡过三条河,波松嘎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过完三条河,务侯乜又拼命追赶。狗的叫声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被追上了。波松嘎不慌不忙地拿出三把岩石,回头一撒,眼前出现了三堵万丈高的悬崖绝壁,把务侯乜挡住了。务侯乜本来可以跃上悬崖绝壁追赶,但两只狗却毫无办法。没有狗帮忙,她就是上去了,也无力从波松嘎手里夺回铜鼓,只好垂头丧气回去了。

学堂里有人告发了金竹师,说他晚上不在学堂睡觉。于是金竹师就被抓起来审问,问他每晚到底跑哪点去了。金竹师老打老实地说,他是回家睡觉去了。皇上知道后,大吃一惊。这人家住贵州,离京城少说也有几千里,咋个能晚晚回去睡觉?一定是个有魔法的妖人。皇帝连忙降旨把金竹师砍了脑壳,随后又派人去抄金竹师的家。金竹师被砍掉脑壳后,晚上就吊大金竹回家来了。他去问妈妈:“妈!妈!树子砍了还会长新枝,人的头砍下来会不会长起来?”他妈妈哭着说:“儿呀,哪有人头砍下会长起来的?”金竹师叹了口气,晓得妈妈把话说错了。要是妈妈能回答“人头砍了还会长”,那样,他的脑壳就会立马长好的。于是,金竹师只得对妈妈说:“妈,妈,既然人头砍了不会长,就请你把我的尸体装在一只大缸里,要等满一百天才能把缸盖打开,我要去报仇。”他家妈照倒金竹师的话把他的尸体装进了大缸里。过了九十九天,缸里头嗡嗡地响起来,震得到处都在抖。他家妈妈发慌了,连忙去揭开缸盖看。突然,从大缸里飞出了一大群马蜂,黑压压的,就象一团团黑云。只可惜差一天时间,气候不足,它飞不到京城去报仇。飞不到京城也不怕,这时奉旨来抄家的官兵已经来到了斗篷山。于是,一群又一群的大马蜂就飞上去叮这些官兵,吓死了不少人。但是,因为自家气候不足,马蜂也死光了。剩余下的官兵到处烧房子,只是找不到金竹师的老妈妈和媳妇。官兵不解恨,就去砍门前的大竹子。官兵刚要动手砍,从竹子里飞出无数的箭,射死了余下的官兵。后来,人们都说,大金竹里还有好多好多兵器和金银,都是老天给金竹师起事时候用的。只可惜金竹师贪恋媳妇,误了天机,到头来落了一场空。现在斗篷山上还有一个大坑,撤得下两升荞种,就是当年大金竹射出箭来的地方。————————————————-讲述者:
王玉成 男 64岁 苗族 读过私塾 农民 花溪人采录者: 陈学端 男 65岁 教师
花溪区人杨正彪 男 22岁 苗族 贵州民族学院学生岑超荣 男 20岁 布依族
贵州民族学院学生————————————————-①
斗篷山:地名,在贵州贵阳花溪区花溪乡。 ②
拜继:即过继,将儿女拜认他人或物作父母,以此取吉利的一种方式。

波松嘎站在高高的悬崖绝壁上,看见务侯乜带着两只狗往回走了,他打了个“阿乎”①,高高兴兴地把铜鼓背回了龙头寨。铜鼓拿来了,邻近村寨的男女老少,都围着铜鼓跳呀、唱呀,一直跳了三天三夜。从此,优扬的铜鼓声便响彻苗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