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一定有不病不死的药,没有好箭也是枉然……”西村的弓箭手叹着气说

很早以前,龙山脚下住着十几户人家。有一家姓尤的老人叫尤伯,他特别喜欢下棋。他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叫尤云,还没有成家。一家人勤勤恳恳,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这一年的夏天,尤伯到山上修理树木。因天气炎热、干了不大一会,就满身大汗,又渴又累又饿,就想到西南面那棵大槐树歇会儿。到了树下,看见两位白发老头在那里下棋,旁边放着一把茶壶和两只菜碗,便走向前去看了起来。
因他在家也经常和别人下棋,棋路很熟,不由地和两位老人攀谈起来,有时还指指点点。两位白发老人对他也挺热心,还让尤伯喝了一碗茶。尤伯碗茶下肚,只觉得一股清香从肚子里往上升,什么热了,累了,饿了,浑身那个轻松自在劲就别提啦。不一会儿,就叭在两个老头下棋的石台前,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山边的云儿忽儿黑忽儿白,忽儿浓,忽儿谈;山下地里,忽儿黄,忽儿绿。等他一觉,两位老头棋还没下完。越看越有些溪跷,最后棋也看不懂了。一想明天儿子尤云要到济宁府去,便和两个老人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下山去了。
尤伯刚走到山脚下,便觉的路越走越不对劲,和原先的不一个样子。地里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也没一个人认识他。根据自己的印象,找到自己的村子,可村子比昨天大多了,人比昨天多多了。满村子找自己的家,从南头找到北头,从西头找到东头,也没找到。这时,一位发须雪白的老头走了过来,他忙向老人打了个招呼,问了老汉的姓名、年龄,为什么在这里住。那老汉告诉他:他姓尤,祖祖辈辈地住在这个庄上,今天已九十三岁了。尤伯又问老汉:尤云到什么地方去了?那老汉告诉他:尤云是他的老爷的老爷。老汉吃惊的反问尤伯:“您怎么知道我家老爷?”尤伯也没有回答,就上山去了。他要找两位下棋的老人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伯到了山上,找遍了整个山,也没有找到那两个下棋的老人和那棵参大的大槐树,他越想越觉得悲伤:妻子没有了,儿子也不在了,世间的人,没有他一个近人,也没有他一个认识的人,身不由己地趴在原先下棋的地方大哭起来。他从天黑哭到天明,又从天明哭到天黑,不知哭了多少天。落下的眼泪,把脚下的山石穿,形成了一个山洞。尤伯哭累了,就昏睡过去,在他昏睡当中,就听着一个老人拍着他的肩膀,说:“徒儿,别哭了。你的泪要不流到东海边去,这里早成汪洋大海了。你看棋的时候,云黑是雨,云白是雪,云浓是风。地里黄和绿,那是一年四季的变化。这是你的刀,下山去,为人间做点好事吧!”他猛地醒来,什么也没有。四周一望,发现了他的那把刀,刀虽是原先的,可闪着金光,锐利无比。
尤伯按着那个老人的吩咐,便下山了。他在龙山住过多年,做了不少除霸安良的好事,后来玉帝把他召回了天廷。人们为了纪念他,就把泪水滴成的山洞叫“老尤洞”。

古时候,苗家有个药匠,名叫侍司懿,本事真了不起,啥病都治得好。吃他的药,不光治病,还能延年益寿。那时候的人,都能活到几千岁几万岁。世上没人不知他的能耐,都称他神医,连天上也闻他的名。
侍司懿这个人很好学,他有那么高明的医术还不满足。他见天上的玉当玉母、太上老君、太白星君这些人,不但不会生病,而且也不会死。他想,天上一定有不病不死的药。
于是,侍司懿上天采药去啦!一去三十多天,天上的一日,就是地上的一年。等他回来的时候,他的妻子儿女,还有不少人早就死了。怎么死的?害瘟疫死的。有少数人,枯瘦如柴,快要死了。他救活了这些人。对早已死去的妻子儿女和别的人,没法救了。因为他们的筋肉和内脏都没有了,只剩下个骨架架。
侍司懿仰天叹道:“唉!原来,医生医生,只能医活着的人,不能医死了的人,这算啥本事呀!”
侍司懿晓得太上老君有起死回生之药,连枯骨都能救活。就又上天去求他传授。
太上老君启奏玉当玉母,玉当玉母不准传授,还说:“世间的人都要死的,假如都象咱们这样,永生不死了,二天地上住不下,他们打上天来咋个做?”
太上老君听了,就出了个坏主意,又启奏道:“为天上永世平安,这个侍司懿,就不用放回人间了。”
玉当玉母问是啥道理。
太上老君说:“他头回上天,向我学了不死之药;这次他来,要我传回生之方。如让他回去,世上的人不就同我们一个样了嘛?他们只生不死,总有一天要打上天来的。”
玉当玉母听了,大惊失色,忙问道:“那咋个办呀?得找个理由把他扣下来才好!”
太上老君笑道:“这个容易,还叫他怨不得谁哩!”
他回到家里,对侍司懿说:“你不是来要起死回生的药吗?”
侍司懿高兴地说:“是呀1老君公公,请传给我吧,好回去救死了的人呵。”
太上老君说:“药就在月亮上的那棵檀香树里头。” “咋个拿得到呢?” .
“把树砍了就得到。”
侍司懿便去月亮里砍檀香树。谁知斧子砍下去了,提起来时,檀香树砍开的口子又长合了。他一天砍到黑,连树皮都投砍下一片。他去问太上老君:“这是啥道理?”
太上老君说;“这就是起死回生嘛!你砍了它一刀,砍掉的地方就又复生了。”
“咋个才砍得倒呢?”
“你砍一斧子,用颈子去比一下,又砍一斧,比一下。这样,砍了的地方就不会回生长合了。”
侍司懿照太上老君说的去做,确实砍了以后,口子不见长合了,他就砍一下比一下地干下去。谁知砍到一半,看到树心的时候,侍司懿刚用颈子去比,口子忽然长合了,将他的颈子卡住啦!
·
从此,神医侍司懿就被卡在月亮里的檀香树干上了。不信,有大月亮的晚上你看吧,檀香树干上卡着个人。那便是我们苗家的神医侍司懿呵!你看,他还在摆哩。哪天,等他摆脱了回来的时候,人间才有长生不老和起死回生的药呵!
流传地区:贵州西部 讲述:杨兴义 文章来源:苗族民间故事选

东村有个弓箭手,他的弓过硬,可是没有好箭,每次上山打猎,总是打不到猎物。西村那个弓箭手,他的箭锐利,可是没有好弓,每次外出打猎,总是空手而归。于是,东村的弓箭手叹气说:”我的弓嘛,再好也没有了,没有好箭也是枉然……”西村的弓箭手叹着气说:”我的箭嘛,再好也没有了,没有好弓也是徒劳……”这时,恰好有个会射箭的老人,听了他们的话后说:”两位不要悲观失望,你把造弓的本领告诉他,他把造箭的技术告诉你,不就行了么?”东村、西村的两位弓箭手听了,连连点头。东村的弓箭手,有了好箭以后,每次上山打猎,都是满载而归;西村的弓箭手,有了好弓以后,每次出外打猎,也都是猎物累累。
东村弓箭手,仍然虚心谨慎,勤学苦练。一次,上山打猎,一只凶猛的狮子成了他的猎物,被传为佳话。西村的弓箭手却自以为是,得意洋洋。一次,上山打猎,遇见一只阴险的灰狼,却被它咬伤胳膊,成了残疾。东村的弓箭手,方圆百里传颂着他的威名。只要猎物走过他的视野,没有射不中的,就是天上的飞鸟,也能一箭射下成双的,于是,生活非常富裕。西村的那个弓箭手,胳膊已经残废,根本拉不动弓箭,好几年都射不到一只兔子,只好吃野菜度日子,家境十分贫寒。这一年,东西两村的弓箭手,同时生了个儿子。东村弓箭手的后代衣食无忧,不经风雨,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西村弓箭手的后代,继承父业,勤学苦练,长大以后,成为一名出色的弓箭手。若干年后,东村弓箭手的后代,穷得讨饭;西村弓箭手的后代,却过着幸福的生活。

一九八七年四月三日采录于李庄小学讲述者:赵忠祥 男 教师搜集者:黄子龙 男
会计



·上一篇文章:尤伯的眼泪·下一篇文章:长发妹

·上一篇文章:曹国坟前的断头马·下一篇文章:两个弓箭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