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往是放牛娃回家后被爹妈一顿打,洞里住着一大群猴子

相传,在一个林木茂密、山明水秀的地方,住着一户人家,丈夫早亡,遗下三个儿子,妻子一人含辛茹苦,以到山上采集青冈子酿酒维持生计。一天,兄弟三人到山上采摘青冈子,不知不觉小兄弟与两个哥哥走散了,两位哥哥采到天快黑的时候才发现弟弟不见了,连忙跑回家叫来母亲和村里的邻居,打着火把上山去找,但是一连三天都找不着,他的母亲为痛失儿子,每天都以泪洗面,时间一长,就把眼睛哭瞎了。
这个小儿子发现哥哥不见了,心里十分害怕,满山遍野哭喊着寻找两位哥哥,不知不觉中走到密林深处,迷失了回家的路,最后一不小心就掉进了山洞里,原来他掉进的是猴子居住的山洞,洞里住着一大群猴子,小儿子在洞里和猴子一起生活、玩耍,饿了就吃猴子们摘来的野果,渴了就和猴子们去喝山泉水。年长月久,这个小孩的身上渐渐的长满了毛,而且也学会了猴子的语言,连原来的话也不会说了。
过了许多年以后,这个小孩子的母亲因为思念儿子过度,就忧郁而终,按照毛南族的民族习俗,在出葬那天法师要用铜鼓来祭祀死去的老人,一时间阵阵低沉的铜鼓声响彻云霄,传到了千里以外的荒山上,正在猴群里玩耍的小儿子听到了远处传来家乡熟悉的铜鼓声,就顺着鼓声找到了回家的路,他走到离村子不远的地方仔细张望,发现铜鼓声正是从自己家里传出,而且门前挂着白布,两位哥哥跪在棺材前一边哭一边烧香烧纸,便意识到母亲已经去逝,就不顾一切地往自己家跑去,但跑到门口后,才发现家里的人已认不出自己了,自己也不会说话,只会发出像猴子一样的叫声,他为了向母亲表达自己的思念和悲伤之情,他捡起一段空树筒,用围在腰间的兽皮蒙上,做成了一面兽皮鼓,他举起兽皮鼓手舞足蹈的边喊边叫,口里发出“嚎、嚎、嚎”的声音,并且围着兽皮鼓不停的跳舞,以表达自己离开家人多年的悲伤心情,在场的人开始还以为是山坡上的猴子在胡闹,但见到他眼里不停流着泪水,总是不愿离去,才想到他是不是十多年以前丢失的小孩,当两个哥哥认出他的时候,兄弟三人跪在母亲的灵前已经泣不成声。
后来,毛南族为了纪念死去的亲人,就用兽皮做成手鼓,把三兄弟的传说演变成民族舞蹈的形式来纪念对亲人的深厚感情,流传到后来就成为毛南族的文化经典—“猴鼓舞”。毛南族对去世的老人出葬时除要用铜鼓来祭祀死去的亲人外,还必须用“猴鼓舞”来表达对亲人的怀念,因其节奏欢快、动作滑稽,故而逐步演变到本民族的一些欢庆节日中,成为毛南族的传统舞蹈。

在贵州务川民间,尤其在仡佬族聚居地,至今还流传着一些古老的无字棋。不管大人小孩只要有人想走棋,马上就地而坐,找一根小棍,在土地上东划西画,并出现一些奇怪的棋盘,再随地找上几颗大小或颜色不同的石子,嘴中唠叨着咒语或喊着单双、手板手背就开战了。围观助战者听见吆喝声也围成一团,场合显得十分活跃。这些古老无字的棋,如“和尚棋、狗卵蛋棋、猪蹄叉棋、六子棋、上天棋”等等,都在走法上各不相同,而且还有故事相传。
和尚棋。传说中说,有一个出家和尚,整天躲在山上念经,没吃的就下山化缘。有一天,和尚下山化缘空手而归。他灰溜溜回到山庙里,坐在地上,用木棍写字渡日。他把自己的庙写了“◇”形,在中间写上个“十”字,又在庙下面写个“田”字,又想到很多田,就把一个“田”字分成四个“田”字,并与庙相连。和尚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无心再写,就在每个“田”字上打个“×”,嘴中叽咕着:看来今天得饿肚皮了,他丢下了木棍,又随地摸着了几颗石子在手中。和尚盘脚坐着,手中倒胖着小石子直发呆,有几颗石子从手中掉在地上的图中,和尚眼前一亮,来了精神。他要想办法去智取化缘,不能白要,让农夫心甘情愿给他粮食。于是他把自己比着一个石子放在庙中的十字路中,把有粮食的农夫比着几个石子摆放在大“田”字四周,把所有的笔划都看成路,可四通八达。和尚设想,自己走一下,农夫走一步,不能在路上一见面就向别人化缘。他想出一个办法,就是只要在一条直路上,同时遇着两个农夫,自己站在中间才能化缘,而且农夫都得给,这一着叫“挑”,农夫不愿给,就要想法子改变路线,关键就看和尚自己怎样走,才能把农夫的子全部“挑”完。只有这样才给斋饭。
和尚决定下山试试这个办法。于是他来到一个院子,找了几家农夫化缘,人家都不给,他就在地上画出自己发明的图形,再找几颗石子,自己取一小节木棍替代,给大家说明各自的走法,谁输了,谁就给粮食。大家一看,这个方法可以,又好耍,于是并做起游戏来。后来民间把这种耍物叫“和尚棋”,也有人称“五马棋”。
比和尚棋更难走的要数“上天棋”,有些地方称“三六九”。这种棋没有几番争斗是上不了天的。传说有三个草寇皇帝,各在东、西、南造反,争霸天下,不断向对方攻击,扩张地域。不知何年何月,三位大王兵分三路对峙于一处大坝之中。地势三面高山环抱,只有北面有一大片田原,谁要想北上扩张,必经田原才通过。三王为减少伤亡,商议用走棋的方法,谁胜谁先走,大家都觉得这方法可行,于是命下人先在自己一方画上一个“王”字,再写上一个“十”字,连接三王中竖为前进路线,另写“田”字,连着“十”字空的一头,再划一“竖”,接“田”字中竖,为上天独路。顶上为“天”字,这就是“上天棋盘”。
棋盘画定,三王各自用不同颜色或大小石子表示自己,将一子放在“王”字底划。每人规定手握三个或多个石子,用估子方法走棋,每次出石子多少由自己暗定,但必须将石子紧藏手中,握成拳划出,并大声喊出自己的猜数,亮掌确认,谁猜中所出石子的总和,谁为赢先走步,如遇二人同说一数,不算重来,不得耍懒。如果谁先走到某岔路口,下一次某方赢了,也要走被先占的路口,先占着就必须认输退回原“王”字底划上依次重走。尤其有趣的是石子走到“田”字下边缘中间时,必须先从右至上到左至下,再由中竖直上,一个大迂回,难免不碰对手,往往此时,胜与负情绪激动,性子急躁者会暴跳如雷,甚至耍赖。三位草寇用走“上天棋”争天下,只是个传说,最终还是靠战争解决了输赢,但“上天棋”留了下来。
猪蹄叉棋。听说是有二弟兄,爹妈死得早,自己又好吃懒做,就讨口要饭过日子。一天,讨得猪蹄叉一个,二弟兄争了起来,平日都是哥哥让弟弟,尽量让弟弟多吃一点。可今天哥哥不能让,他想多肥的猪蹄叉,好久没进油晕了。但不能硬争,得想个法子,哥哥在地上画了个“猪蹄叉”样子,先画一个“冂”外框,又在里面打个“×”,找来四颗石子,每人二颗,颜色不同,放在“冈”的四角。对弟弟说:我们来走子,哪个把对方的子围着走不动了就算赢,就归猪蹄叉。结果哥哥输了,但弟弟还是拿个叉叉给哥哥吃。从此以后,二弟兄只要讨得好吃的,就用这个办法分配食物。
狗卵蛋棋,是一种嘻骂棋,八九岁至十四五岁的放牛男娃最爱玩这种棋,谁输了,谁就是狗卵蛋。棋盘也很简单。二人各占一方,每人三个子,但双方颜色或形状不同,随地可找。各将棋子摆放左右两边,下边三个圈表示“狗卵蛋”,谁将对方的子赶到三个圈中,谁就赢了,输者就被赢家嘻骂“狗卵蛋”,围观者也趁此机会,摸输家的头或脱裤子摸鸡鸡取乐。不服气者又来走,直到在场的个个都是“狗卵蛋”为止才罢休。这种场合,往往是放牛娃回家后被爹妈一顿打。因走棋忘了管牛,牛吃了庄稼,别人上门找赔匠,活该挨打。但第二天上山放牛,放牛娃们又玩起“狗卵蛋棋”来。
六子棋棋格少,只有十五格,棋子各六颗,走法跟围棋相似,谁围困住对方,谁为胜。象猪蹄叉棋、狗卵蛋棋以及六子棋这种简单原始的走法,是否就是围棋的初始。

图片 1



·上一篇文章:水族叽啾桂的传说·下一篇文章:毛南族火把节的由来

·上一篇文章:宝王菩萨的传说·下一篇文章:田母的传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