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叫童子把刘喆扶入洞中,这时汪伦便邀请李白去家中作客

诗人李白浪迹天下,漫游四方,不仅走遍了名山大川,当时无甚名声的皖南山区,也留下了诗人的足迹与华章。

作者: 苦行

1111紫阳山东北不远处有个双山,其实就是两个土丘,在双山脚下,有个几十户人家的村庄叫范庄。这范庄村头住着一个农户范老实,范老实四十岁上才娶了个讨饭女为妻,第二年正月十五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范十五。范十五长到十七八岁时,父母双双病故。范十五变卖了家里所有值点钱的东西,凑钱先后将父母安葬入土。可怜的范十五没日没夜地在自家仅剩的两亩沙岗地里忙活着。1111一天范十五正在玉米地里锄田,听到田头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到田头一看是一个黑大汉坐在田埂上。黑大汉双手抱着范十五装有稀饭的瓦罐子,笑眯眯地说:”范十五,稀饭给我吃吧,我有十几年没吃饭
。”范十五感到惊奇,有一连串的疑问:这黑大汉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怎么不认识他?他说他十几年没吃饭了,十几年没吃饭的人怎么能活着呢?憨厚老实的范十五一时找答案。想不通就算了,人家眼巴巴地向你要口稀饭吃是不好拒绝的。范十五也笑着对黑大汉说:”大哥要吃就吃吧,吃不饱待会跟我一道到我家再弄点干的。”那黑汉子双手举起瓦罐”咕咚、咕咚”不一会瓦罐底朝天了,黑大汉抹抹嘴对范十五说:”我也不白吃,我这里有个金蛤蟆给你。”范十五双手接过,不等他开口,那黑大汉又说:”明天你再带稀饭给我吃。”范十五点点头。一阵风吹来,有粒沙子迷了范十五的眼,范十五揉揉眼,再看黑大汉已不知了去向。范十五掂着手中的金蛤蟆足有二两重,心里直犯嘀咕。一连三天都是如此。1111范十五有了金蛤蟆。几天后他拿了一个到城里一家金店换了很多元宝和散碎银子,用这些钱他拆了自家的两间茅草屋,盖起了三间高大的青夸灰瓦房。有了钱,媒婆们一个个接踵而至。当年冬天范十五娶了媳妇,又买了牛马添了犁、车,吃的用的应有尽有。小俩口子日子过得十分红火。1111范十五突然发了,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了富户,村里人十分羡慕,可是有一个人由羡慕到嫉妒,此人是村里一个富户,叫范贵才,是个见巧就上,爱财如命之人。一天他溜达到范十五家和范十五叙起了本家,一口一个大侄子的叫着,最后套问范十五发财的原因。范十五原本就是个老实人,说不好谎,把自己遇上黑大汉,稀饭换金蛤蟆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怕范贵才不信,又拿出剩下的两只金蛤蟆给他看。这范贵才听得入了神,看得过了瘾,手摸着金蛤蟆直流口水。1111第二年夏天又到了锄玉米的时候了。范贵才主动义务包锄范十五家的那两亩沙岗地。一日,火辣辣的太阳晒着,灼得知了都没了声。范贵才在玉米地里热得快昏了过去,几次都想丢下锄头跑到大树下凉快凉快。眼看快坚持不住了,突然听到田头有人喊:”范贵才,范贵才。”这范贵才像是猛抽了口大烟,顿时来了精神,三步并着两步跑到田头,见一个和范十五讲的一样的黑大汉,双手捧着装稀饭的特大号瓦罐,还没等黑大汉说话,范贵才就迫不及待地说:”吃吧,吃吧,全吃完,稀饭就是为你准备的。”黑大汉吃完稀饭还没抹嘴,范贵才的双手就伸过去,范贵才接过一看和范十五的一样大,忙说:”给错了,给错了,带的稀饭比范十五带的多三倍。”黑大汉没等范贵才说完,顺手又掏出两个金蛤蟆给他。就在范贵才高兴得直流口水的当儿,黑大汉如一阵风了。范贵才捧着金蛤蟆一路小跑回了家。1111当晚范贵才两口子计划着如何用这三只金蛤蟆,范贵才算着要进多少地,他的老婆计划着要买多少首饰,还要支助大弟弟多少,二弟弟多少。天亮后,范贵才带着三只金蛤蟆进了城找了家最大的银号。当他把三只金蛤蟆送上时,掌柜的拿过三只金蛤蟆也不答话,喊了几个人抓住范贵才一顿暴打。范贵才被打得鼻口流血青头紫脸,但却不知为何。范贵才拼命喊冤问为什么打他。银号掌柜的说:在本县十里八乡谁敢到他的银号搞欺诈,拿着三个铜蛤蟆敢到这里冒充金蛤蟆。范贵才又拿过金蛤蟆又是掂又是咬,怎|<<<<<12>>>>>|

黄山情侣太平湖,堪称皖南名山胜水,太平湖的下游,有个地方叫做桃花潭。当年诗仙李白曾在此地与村人汪伦豪饮畅吟,至今传为佳话。

京西有座秀丽的山峰,名叫极乐峰。山的南麓分布着十八个岩洞,岩洞大小不一,错落有致,再加上洞内保留着许多佛教文化的遗迹,因此就更加显得幽深而神秘。
除此之外,传说中山上还有一个仙洞,仙洞隐于山体之中,除非有特殊缘分,一般人无法进入。
相传数百年前刘喆曾进过这个仙洞。那天刘喆上山砍柴,当他干了一天傍晚担柴下山时突然胃病发作,于是就在山坡上找了个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放下坦子歇息。这块平地的北侧是一块垂直的山岩,坐在地上刚好可以把背靠在岩上。他本以为歇一会病痛就会缓解,可不曾想这一歇疼得却越发厉害了,后来熬耐不住,就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不住的拍打岩面。也不知拍了几下,岩面突然在嘎嘎的响声中开始缓缓移动,最后就全然洞开,一股香气随之喷出,往里看,洞内金光灿灿。刘喆被惊呆了,刚要挣扎着起身,就见洞内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向他走来,老者问:“你是何人?”
“砍柴的,我叫刘喆。” “哦,是位樵夫。你怎知如此叩动山门?”
刘喆说:“我哪知这是山门?只是胸口疼得厉害,胡乱拍了一阵。”
老者微微一笑,点点头说:“拍的间隔、点数、轻重都对,这是缘分,缘分。”
老者叫童子把刘喆扶入洞中,刘喆见洞里满地的金银珠宝,桌椅摆设也十分讲究,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奇花异草,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被童子搀扶着坐好,又服下老者递过的仙丹,顿时巨痛全消,精神百倍。
老者命童子烧水沏茶,童子用洞中的山泉水把壶灌满,放在炉上,用蒲扇搧动几下水就开了。茶沏好了,老者就与刘喆边喝边谈。茶的气味清香无比,刘喆刚喝几口,就觉得混身爽快,大有飘飘欲仙之感。闲谈中,刘喆朝洞的深处望去,见有一堵土墙,墙头上长满了草,一只灰兔从墙里越过墙头跳到墙外,墙头上的绿草随着灰兔的掠过唰的一下变黄,紧接着,灰兔又从墙外跳回墙里,黄草又唰的一下变绿。灰兔墙里墙外往返跳跃不停,墙头上的草由绿变黄、由黄变绿变化不断。刘喆看
得出神,问其究竟。老者说:“你在人世间可曾听说过,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这灰兔在土墙内外往返跳跃一次,人世间就是过了一年,洞中墙草颜色的变化,就是洞外春夏秋冬的交替,人世间的草木稼禾也随之由黄变绿,由绿变黄。”
刘喆简直难以相信,疑惑的问:“那咱们喝茶这会儿,灰免已跳跃不下百十次,人世间难道就已过了百十年吗?”
“那是当然。”
他们喝着茶,谈着话,灰兔又不知跳跃了多少次。突然刘喆想起洞外那担柴,得赶紧担回家去,明早还得赶集去卖,于是起身告辞。老汉再三挽留不住,只好把他送出洞外,临出洞时,老者随便从洞里拣些金银珠宝相赠,但刘喆执意不要。
刘喆出洞回头一看,哪还有什么洞门?所见的还是刚才那快岩面。再看自己的柴担,经过数百年的风雨侵蚀,大部已化为灰烬,残存的一部份,也已朽得掉碴。刘喆这才确信老者所言不虚。
刘喆回到自己的村落,经过沧桑巨变,自己的家舍已无从寻觅。他与村里人说,自己名叫刘喆,离家前,父母早亡,与兄长刘昕和嫂娘王氏在村东居住,数百年前上山砍柴误入仙洞,不知兄嫂后来如何,也不知他们有无后代。村里人听了刘喆所述就为他查阅家谱,一查,数百年前还真有刘昕、刘喆其人,目前村里的刘氏后人,已是刘昕的十一代孙。
刘氏后人听说来了先祖刘昕的胞弟,都来问个究竟,但问罢没人肯信,刘喆无奈,只好到山上寻找仙洞,想让洞中老者证实此事。可是一连去了几回,根本找不到那朽烂的柴担和仙洞的山门,后来只在几处与他记忆相像的岩面上试着拍打,但每次尽管手被震得生疼,山岩却纹丝不动。这样,村里人对他就有了各式各样的议论,有人说他是个骗子,编造故事的目的是想冒充祖辈,以得到大家的敬奉,也有人说他是无家可归想在此地落脚,还有人说他这事不见得没有。
刘喆处境十分尴尬,但他仍不愿离开这祖居之地,于是在村边盖了两间土房,开垦了几亩荒地,继续务农。好在这里民风纯朴,村里人见他老实勤恳,也就旧事不提,并都与他和睦相处。但有事找他,从来都是避开悬殊而无根据的辈份。


李白流寓宣城时,正值安禄山兴兵造反的年头。“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国事的不幸,百姓的痛苦,诗人忧虑满怀,长叹不已,忧虑之际自然借酒浇愁,宣城的大小酒肆都是他解忧的处所。本来他与酒就有不解之缘,此时更是“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他似乎求得长醉不醒,忘却眼前的烦恼与忧愁。


·上一篇文章:人心不足蛇吞象·下一篇文章:“末端”小神石爷

当时有个隐居在泾县山村的士人姓汪名伦,这汪伦也是不求功名,无心仕途的人。他亲事农桑,乐于田园生活,闲暇之时饮着自酿的美酒吟几句,“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诗仙李白赐金还山,浪迹天下时,他就企望李白能来皖南一游,可是李白南下北上遍游天下,来去匆匆,一直无缘相见。如今李白流寓宣城,他觉得是个极好的机会,非常想请诗仙来家中痛饮欢歌,倾述衷怀。无奈他与李白素不相识,怎好贸然相邀呢。

·上一篇文章:王昭君千载琵琶作胡语·下一篇文章:金豆

汪伦知道李白的喝酒和他的诗篇一样出名,不仅是一代诗仙,也是一代酒仙。“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这是凡人敢夸口的吗?李白好饮酒,好品酒,什么样的酒他都能品出个子丑寅卯来,当年的杜康也不过如此吧。汪伦的酿酒也是十分讲究的,上等的珍珠糯,清澈的桃花潭底水,酿出的酒水碧透,香甜甘醇。他挑着一担自酿的美酒叫卖在宣城街头,他也不嫌担子沉,挑着酒篓满街转,有问价者,斗酒十千,惊得咋舌,如此昂贵,还会有谁问津。这正合他的心意,其实他何尝是卖酒之人,无非是想藉此结识李白而已。果然,李白来到了汪伦的面前立刻被那诱人的酒香吸引住了,他也不问价钱,只叫拿酒来尝。汪伦递过一碗,李白接过浅咂一口连声叫好,便要全买了。偏偏这天匆忙间忘了带银子,这时汪伦说:“金钟玉马不足贵,只求相识相对饮。”他邀请李白痛饮,两篓酒两人从日当正午饮至红日西沉,直至酒尽篓空,似乎兴犹未尽。这时汪伦便邀请李白去家中作客,李白欣然应诺,顺便问起山村风光,汪伦借着几分酒意自豪的说:“十里桃花美,万家酒店香,山青水更绿,人称桃花源。”李白应汪伦的邀请,来到了汪伦的家中作客,汪伦取出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陈酿美酒招待李白,这酒还是儿子出生时酿造的,本是要藏至儿子娶亲时才取出宴请高朋好友的。如今,汪伦破了先例,将这酒敬了李白。李白喝了这酒只觉得香味醇幽,味似甘霖,清甜微辣,沁人心脾。李白高兴的开怀痛饮,从未醉过的酒仙终于喝了个酩酊大醉,击缶而歌曰:“西上莲花山,迢迢见明星。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邀我登云台,高揖卫叔卿。恍恍与之去,驾鸿凌紫冥。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李白在汪伦家盘桓了几日,二人敞怀痛饮,真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二人意气相投,谈起家事,国事,不由感慨万千,尤其是安禄山造反给百姓带来的灾难,更是使诗人长叹不已,挥毫狂草:“独漉水中泥,水浊不见月。不见月尚可,水深行人没。越鸟从南来,胡雁亦北度。我欲弯弓向天射,惜其中道失归路。落叶别树,飘零随风。客无所托,悲与此同。罗帷舒卷,似有人开。明月直入,无心可猜。雄剑挂壁,时时龙鸣。不断犀象,锈涩苔生。国耻未雪,何由成名?神鹰梦泽,不顾鸱鸢。为君人击,鹏搏九天。”赋诗抒发出自己的忧国忧民之情,表露出自己欲为国出力的愿望和“为君谈笑静胡沙”的雄心。

李白在汪伦家一连住了几天,到处游玩,没有见到什么十里桃花,更没有看见什么万家酒店,感到纲闷,便向汪伦提起了这件事,责怪汪伦欺骗了他。汪伦听了微微一笑说:“村人怎敢欺骗诗仙,只是这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虽为佳景,然难比我这山幽水秀,更不能比我这陈酿香醇,故尔尚未陪君前去观赏,明天定当与君同去一游。”第二天,汪伦便带着李白来到了十里外的桃花岭上。这桃花岭的桃花虽没有十里之广,然漫山遍野姹紫嫣红,却也是十分的鲜艳迷人。桃花岭下有桃花潭,桃花潭畔有万家村,一家酒肆高挑一个斗大的“万”字旗,酒香诱人。李白此刻不由大笑道:“原来如此十里桃花、万家酒店,妙啊,实在太妙了。”汪伦也笑着说:“村夫胡言乱语骗了诗仙,实在惭愧。”李白道:“先生何出此言,此处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妙十分呢。”此时,远处传来彼起此伏的山歌声,更增添了这桃花岭的优雅美好的意境。

李白与汪伦在万家酒店痛饮告别,并且挥毫写下了一首小诗赠与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首诗汪伦的子孙一直当作无价之宝,珍贵的收藏着,高朋好友来了,才愿取出让他们一睹这诗仙的真迹,并且绘声绘色的讲述着这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的故事。

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的故事在皖南一带流传甚广,尤其是桃花潭一带的人们更是引为佳话。今天,十里桃花、万家酒店依然如故,游客到此,就会想起当年诗仙李白的豪迈仙姿和汪伦的豪爽热情,油然生出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似乎觉得桃花潭里散发出了醇幽的酒香,令人动情、陶醉、忘归。


·上一篇文章:洋花·下一篇文章:道人夜遇众才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