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门农已经率领部队来到了,龙公带着龙子又一撞

珀涅罗珀也觉得现在是布置射箭比赛的时候了。她手中拿着一把带有象牙柄的铜钥匙,由女仆们陪着,来到后库房,那是奥德修斯储藏财宝的地方。她看到钉子上挂着一张硬弓和一个箭袋,便伸手把两样东西取了下来。他睹物思人,不禁伤心地流下了眼泪。她让女仆拿着弓和箭袋离开了库房。珀涅罗珀一直走进大厅,要求求婚人安静,然后对他们说:“你们这些求婚人请听着,凡想得到我的人,都必须作好准备,我们将举行一种比赛!这里有我丈夫的一张硬弓,那里依次排着十二把斧头。不管谁,只要能拉弓一箭射过十二把斧头的穿孔,就可娶我为妻,我也将随他同去。”
安提诺俄斯立即说:“各位求婚人,来吧,让我们进行这场比赛吧。当然,拉动这张硬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像奥德修斯那样健壮。”他一边说,一边却幻想自己拉开弓,一箭穿过了斧孔。
这时,忒勒玛科斯站起来说:“好吧,诸位求婚人,你们将要进行一场在希腊尚无先例的比赛,为了得到全希腊最美丽的妇人。当然我不必再多费口舌称赞我的母亲了。现在张弓射箭吧!我愿意参加比赛。如果我赢了,我的母亲就可以永远留在家里了!”说着,他丢下紫金披风,解下宝剑!在大厅的地上划了一道小沟,把斧子依次插在地上,然后把土培上踩紧。他做完这一切,便拿起硬弓,站在大厅的门槛上,连续拉了三次,但都失败了。他刚想拉第四次,父亲对他使了一下眼色,他只得放下了硬弓。“神衹在上,”他大声喊道,“也许我无力,也许我年轻,所以拉不动弓。现在轮到其他人了,你们比我有力,就来试试吧!”
安提诺俄斯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朋友们,那就开始吧!”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勒伊俄得斯,他是唯一不满求婚人胡作非为的人,厌恶他们在餐饮时放肆的吵闹。他从容地走近门槛,试着拉,但没有拉开。“还是让别人来试试吧,”他大声说,“我不是合适的人选!”说完,他把弓和箭袋靠在门旁,两只手却累得举不起来了。求婚人一个个地试着拉弓,但都失败了。
最后,只剩下安提诺俄斯和欧律玛科斯两人。

第二天,特洛伊人站在城墙上戒备地四下了望。他们担心强大的胜利
者阿喀琉斯会随时攻来,并架起云梯,登上特洛伊城头。首领们正在开会,
在会上,一个年迈的特洛伊人堤摩忒斯站起来说:“朋友们!我一直在考虑
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可是始终想不出一个办法来。自从赫克托耳被战无不
胜的阿喀琉斯杀死后,我相信,即使是一位神衹参战,也会被敌人打败。阿
喀琉斯这次又制服了亚马孙女王,起初有多少丹内阿人死在她的斧下,但她
还是被杀了。所以我们现在得考虑是否应该放弃这座不幸的城市,干脆到另
一个安全的地方去?”
普里阿摩斯听了他的提议站起来说:“亲爱的朋友,还有所有的特洛伊
人和所有的同盟军!我们不能胆怯地离开可爱的家乡,去冒更大的风险。我
们必须想方设法在激烈的战场上打败敌人。至少,我们可等待埃塞俄比亚国
王门农的来到。他正率领一支强大的队伍来援救我们,现在已在途中。很久
以前,我就派使者去找他了。因此,让我们耐心地再等待一些时日吧!”
门农是普里阿摩斯的侄子。他的父亲名叫提托诺斯,是拉俄墨冬的儿
子。母亲是黎明女神厄俄斯。
现在两种意见相持不下,这时机敏的波吕达玛斯站起来调解,他用审
慎的语言发表他的看法。“尊敬的国王,如果门农真的会来,我也愿意期待。
可是,我却担心他和他率领的队伍也会遭到毁灭,并使我们陷入更大的困境。
当然,我也不同意离开我们世世代代生活过的国土。因此,我提个建议,虽
说为时已晚,但仍不失为一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把战争的祸首——海伦以
及她从斯巴达带来的一切财富,全都交还给希腊人,交还得越快越好,免得
敌人掳掠并焚烧我们的城市!”
所有的特洛伊人心里都同意他的主张,只是不敢当面向国王陈述。海
伦的丈夫帕里斯则站起来指责波吕达玛斯,说他是懦夫,是希腊人的说客。
“作这种提议的一定是第一个临阵逃跑的人。”帕里斯说,“特洛伊人呀,你
们想一想,听从这种人的建议是否明智呢?”
波吕达玛斯很清楚,帕里斯宁愿部队哗变,宁愿自己死掉,也不愿放
弃海伦。于是,他不再说话,其他人也沉默无言。大家陷入沉思,却想不出
良策。突然,外面传来消息,说门农已经率领部队来到了。特洛伊人犹如船
员在海上经过暴风雨的袭击又看到了闪烁的星光一样。国王普里阿摩斯更是
高兴,因为他确信埃塞俄比亚的军队一定能打败敌人,并烧毁他们的战船。
黎明女神厄俄斯的儿子门农和他的军队来到特洛伊后,国王普里阿摩
斯设盛宴款待他们,并赠送了许多珍贵的礼品。特洛伊人的心情又感到轻松
起来,并怀着敬意谈起阵亡的特洛伊英雄们的业绩。门农也讲述了他从海岸
到爱达山,直到特洛伊城所经历的遥远的路程,讲述他在路上的冒险故事。
特洛伊的国王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地开怀大笑。他热情而友好地握着门农的
手说:“门农,我多么感谢神衹使我荣耀地在宫殿里为你接风!你超过一切
凡人,更像神衹。因此,我确信你一定会消灭我们的敌人!”说着国王举起
杯,为新来的同盟军干杯。
门农很赞赏这只珍贵的酒杯。这是赫淮斯托斯的杰作,成了特洛伊王
室的传家室。门农看了一阵,然后回答说:“我不想在宴会上说大话,作许
诺,一个男子汉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显示英雄本色。现在让我们去就寝休息吧,
因为明天还有一场激战在等待着我们。”说着,稳重的门农站起身来。普里
阿摩斯也不强留他,其他的客人也跟着他退席。
夜幕笼罩大地,人们都已熟睡。这时奥林匹斯圣山上的神衹们还在饮
宴,议论着特洛伊的战局,克洛诺斯的儿子宙斯,这位能预知未来如同知道
现在的神衹首先说道:“你们,有的关心希腊人,有的关心特洛伊人,其实,
都是徒劳的。双方还有无数的战马和士兵将牺牲在战场上。你们为一些人的
安危担忧,可是你们不要幻想可以为他们的生命向我求情,因为命运女神对
我也像对你们一样是毫不留情的。”
神衹中谁也不敢违背宙斯的旨意,他们都默默地离开餐桌。各回自己
的房中,悲哀地躺在床上,渐渐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黎明女神厄俄斯不情愿地升入天空,因为她也听到了宙
斯的话,知道她的爱子门农将遭到怎样的命运。门农很早就醒了,他揉了揉
惺忪的眼睛,一骨碌从床上跃起。
他准备今天为朋友跟敌人决一死战。特洛伊人也紧束铠甲,跟埃塞俄
比亚人组成作战队伍,满怀信心地冲出城门,奔向广阔的战场。
希腊人看到他们冲来都很吃惊,急忙拿起武器,冲出营房。他们深深
信赖的阿喀琉斯正在他们中间。他高高地站在战车上。特洛伊军队中的门农
也同样威风凛凛,犹如战神一样。
士兵们紧紧地围在他的四周,斗志昂扬。两支队伍恰似两大海洋,激
起万丈狂澜,汹涌着相对卷来。长矛飞舞,杀声震天。不久,特洛伊人纷纷
在阿喀琉斯的枪下毙命。但门农也杀伤了许多希腊人。涅斯托耳的两个战友
已经死在他的手下。门农渐渐逼近了老人涅斯托耳,因为老人的战马被帕里
斯一箭射中,战车嘎的一声突然停住了。门农高举长矛朝他冲来。老人大吃
一惊,恐怖地呼唤儿子安提罗科斯。儿子应声飞快地赶来,用身子掩护父亲,
并将矛向埃塞俄比亚国王掷去。门农侧身躲过,结果矛击中他的朋友,珀哈
索斯的儿子厄索普斯。门农大怒,扑向安提罗科斯,一枪刺中他的心脏。安
提罗科斯牺牲了自己拯救了他的父亲。阿开亚人看到他倒地死去,都深感悲
痛。尤其是父亲涅斯托耳更感悲痛,因为儿子是为他而死的,并且亲眼看到

在北京有个地方叫北新桥,名字叫桥,可实际上没有桥,更没有桥翅。这里面有个民间传说。

据说,高亮一枪扎破龙女变的水篓之后,龙婆就带着受伤的女儿逃到了山北的黑龙潭,在那里安了家业。现在,黑龙潭里还有一种能撞石头的小鱼儿,相传这是“龙种”,是龙婆的子子孙孙。高亮扎破水篓以后,惹急了龙公,他带着波浪滔天的大水,追赶高亮。高亮死后,水也还了原。可龙公这口气,总也咽不下去,可是又惹不起刘伯温,就带着龙子和龙子那一肚子甜水,顺着玉泉山泉眼,钻到地底下去了。这也就是玉泉山的泉水之所以又多又甜的缘故。龙公心中暗想:刘伯温啊刘伯温!我惹不起你这牛鼻子,就算罢了吗?城,你总有个修完的时候,修完以后你刘伯温走了,那时就该听我老龙的了!所以,龙公、龙子就在地底下的泉眼里头忍了下来。

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北京的八臂哪叱城终于修完了。刘伯温正准备回去见皇帝交差,忽然想起那捣乱的孽龙来。他想:这可恶的孽龙保不齐我走后他又要来捣乱了!唉,要是有姚广孝在这里坐镇,就好了,可是他当和尚去了,这可怎么办?

于是,刘伯温只好先去找姚广孝。这一天,刘伯温在西南城外一座庙里找到了姚广孝,表明他的来意后,刘伯温又说:“八臂哪咤城图,是咱们两个人画的,我回去交差的时候,就说北京城也是咱们两人修的,你还是二军师爷。”姚广孝听后很高兴,就答应了。于是,刘伯温便打点行李,带着随从,离开北京去见皇上交差了。

那龙公听说刘伯温走了,就带着龙子,顺着地下的水道,往北京这边走来。父子俩来到北京城底下,看见一处海眼,就往上撞,不想,非但没撞出去,龙头上还撞了一个大包,原来上面有“镇物”。接着,龙公、龙子又撞了好几处海眼,脑袋都撞肿了,也没撞出去,他们心里真是恨透了刘伯温。这一天,走到北京城的东北方,又看见了一处海眼,龙公带着龙子又一撞,没想到,这回一撞就撞出了地面。这地方,就是后来的北新桥。

龙公和龙子撞出海眼后,龙公变成了一个老公公,龙子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父子俩带着水就上来了。海眼的水,还不厉害吗?一眨眼的功夫,北新桥的一南、一北、一东、一
西,全成了大河了。附近的老百姓哭天喊地,慌忙逃命。唯有龙公、龙子,浮在水面上,走来走去,透着那么扬扬得意。中国神话故事。

这时,早有人报告二军帅姚广孝了。姚广孝一听,心里说:刘伯温还真有两下子,他料到孽龙要捣乱,果真孽龙就来了!姚广孝换好衣服,拿着一把宝剑,飞快地向北新桥奔来。到了北新桥,他用剑一指,三划两划,就把水止住了,跟着腾身一跃,也跳到水面上,大喊一声:“孽障,还敢发水淹北京城吗?叫你们瞧瞧二军师爷的厉害!”龙公吃了一惊,心想:刘伯温明明不在北京了,怎么又出来了一个二军师?这二军师,也实在不软,宝剑一划,水就止住不涨了,我们倒要小心防备他!想着,就对龙子使了个眼色,父于俩各自亮出一把青龙剑,不由分说,恶狠狠地朝着姚广孝扎来,姚广孝急架相迎,只见一片冷森森的剑光,三个人立时就杀在一处。单凭一个龙公,姚广孝是能够制服的;单凭一个龙子,他更是手到擒来。可是他们父子俩联手,姚广孝就吃不住了。姚广孝一剑比一剑慢,眼看就要败了,正在这个紧要关头,眼前云光一闪,只听龙公哎哟一声,就躺在水面上了,大腿上鲜血直流。这事来的很快,不但姚广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龙子也愣住了。姚广孝正往对面寻找人影的时候,就听有人大喊了一声:“姚军师,快拿小龙,我乃大宋朝岳飞是也。”姚广孝一听,心中十分高兴,一边向龙子挺剑刺去,一边高叫:“岳元帅留步!。”岳元帅没有回声。小龙正在这愣神的功夫,被姚广孝一剑扎倒。龙公、龙子被捉住了,北新桥一南、一北、一东、一西的水,也就随着落下去了,并且永远也不会再涨起来了。

把龙公、龙子锁起来以后,姚广孝倒为难了,把这大小两条孽龙放在哪里呢?他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把龙公锁在北新桥的海眼里,海眼上修一个深深的井筒子,拴上长长的大锁链,井上再修一座三间大殿的庙宇。庙里供什么神像呢?姚广孝想起帮他拿住龙公的不是岳元帅吗,就供岳飞吧。龙公在被锁进海眼之前的时候问道:“姚军师,难道要关我一千年、一万年吗?什么时候我才能出来呀?”姚广孝说:“等这座桥旧了,修起桥翅儿来,就是你的出头之日。”打这儿起,这里就叫了北新桥,北新桥从来也没有过什么桥翅儿。
姚广孝又把龙子锁在崇文门镶桥下的海眼里,龙子也问:“姚军师,难道关我一千年、一万年吗?我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呀?”姚广孝说:“只要你听见开城门的时候打碘,就可以出来了。”打这儿起,崇文门开城、关城不再打碘,一律改为打钟。老年人都说:“北京城九门八碘一口钟啊”。人们看到北新桥北边还有一座镇海寺,就更信这个传说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