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殷氏二兄弟双膝跪下,他动手系第一个草鞋纽

楠溪传说之一 温州 金建民
搜集憨厚勤劳的老公听到了风声,自己那雀跃花心的老咛养有野汉子。一开始,他说什么也不相信,因为老咛把好吃的留给他吃,每晚都守在自己身边,百般体贴温柔,不可能有那回事的。不过,听左邻右舍的冷言风语多了,也就起了疑心。这天,他迟迟不出门,专坐镬灶前抽闷烟。老咛忙完家务活,一边梳头毛辫,一边关心他:“你该天怎么啦?病啦?天气恁好勿去削蕃薯草还坐着!”“蕃薯草昨夕削完罢哪!”“恁呗,你趁晴走去斫担柴啊!你看柴仓里……”“我想先打双草鞋!”“我看看猪吃食去……猪该天的口餐勿大好!”老咛看他一眼出门去了。他在里间的门口头摆上工具打起草鞋来,心想:我在门口守着,谁能进得去!老咛满面红光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她嫌老公挡路,要他移开点。他也就移开点。她进里间料理了一回儿,出来扑在老公背上,说:“你说自己技术好,我捂住你眼睛,看你能不能把草鞋纽系起来?”“好吧,你不信,我就系给你看!”老咛嘻笑一声严严地捂住了他的眼睛,他动手系第一个草鞋纽。这时,门外过来一个壮汉,蹑手蹑脚走进里间去。草鞋后跟的纽也系成了。老咛夸他一句,说是有老鼠进去了,她得关门打死它。里间的门被关严了,不时传来床板的碰撞声,还夹带着她的欢叫声,老公听得真切,以为是老咛正在抓老鼠,也没多想,只管自己编打草鞋。等他准备系脚前头的草鞋纽的时候,老咛开门出来了,说老鼠从窗洞跑啦,白白打出一身汗。她又扑上他后背,蹭他,夸他打草鞋打得快,再哄他:“我还是不相信,你系草鞋纽的技术就那么好,一定是你刚才从我的指缝里偷看着系的。我拿布瞒着你肯定系不起来!”“好吧,瞒就瞒,我再系给你看!”“嘻……”

在饮马河的靠山乡有一个自然村,相传从前这里有一块形似卧牛的大青石,虽然后来河流改道将这块石头冲入河里,可是卧牛石的传说却在民间广为流传。从前有一个农夫,养着一头灰驴和有头黄牛,黄牛黄牛终日每年每日老老实实的干活,而灰驴却处处偷懒蹭猾。拉车的时候灰驴把车套拽的很直,但却一点力气也不用,使重量全部落去黄牛的身上,农夫见黄牛累的浑身是汗,而灰驴却一点汗也不费,他就认为灰驴比黄牛的力气大,耕地的时候,黄牛只是低头默默的拉梨。而灰驴的眼睛总盯着农夫,一见农夫走近,它就赶忙伸出舌头去舔农夫的手,给农夫留下了一个忠心的印象。有一天,黄牛和灰驴在草地上吃草,农夫躺在松软的草地上睡觉。突然,一只饿狼从草丛里窜了出来,向农夫扑去,吓的灰驴躲到草沟里一动也不动;黄牛却迎了上去,挡在饿狼的前头同饿狼搏斗起来,虽然被饿狼咬伤了两块毛皮,但饿狼也受了伤,它依然奋勇直前,将饿狼撵到草地深处的沼泽里。灰驴见饿狼跑远了,从水沟里留了出来把农夫唤醒,引呀到刚才搏地方,农夫看到草地上有狼毛和血迹,知道自己在睡觉的时候来过狼,他以为是灰驴救了他,感动的用手替灰驴挠痒痒,对从沼泽里回来的黄牛却一理不理。种荞麦的时候,农夫将一袋荞麦丢在路上了。黄牛找了一上午终于在路旁的草丛中找到了,它用两只尖尖的角将装有荞麦的口袋驮了回去。回到村中的时候,灰驴从门洞里窜了出来亲热的说“牛大哥,看把你累的,让我帮你拿吧。”说着,用嘴叼过口袋送进农夫的房间。从此,农夫认为灰驴有忠实有勤快,黄牛有赖有馋,他把好的草料都给灰驴吃,剩下的给草料和秸秆才给黄牛吃。第二年春天,农夫要去饮马河南岸去买棉花,他嫌黄牛不中用,只用灰驴架车出发了,回来的时候,正赶上饮马河涨水,农夫做在车上用鞭子指引灰驴从浅滩处过河,行至河中间时,水湍急。漫过车厢。灰驴觉的横流不如顺水拉车省力,于是不听农夫的吆喝,径自向下流拉车,不管农夫怎么鞭打和吆喝,灰驴也不听,结果连人带车冲入了松花江,那疏懒成性的灰驴也被江山淹死了。黄牛在家耕完地,每天都卧在河岸上等它的主人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连等了几年。黄牛都没有等回农夫,它自己却卧在那里变了一块卧牛石。

1111隋朝末年,隋炀帝国暴虐,徭役频繁,苛政如虎,加之连年水旱灾害不断,民不聊生。百姓度日如年,铁血男儿结集成群,义旗四举。当时,江淮之间有一支兵强马壮的起义军,首领叫杜伏威,占居历阳称总管,周围小股起义军纷纷率领人马投奔他。杜伏威是个文武双全之人,胸怀大志,目光较远。大业五年传下命去,凡有志同道合的兄弟,不必带人马集结历阳,可在本地发展,相互间快马传令,保持联络,一处有难十处奔救。话说这女山湖南岸不远处有一土丘,当地人叫陈堆。这陈堆高约十几丈,堆顶平坦,长宽均近五十丈。这里驻扎着一支归属杜伏威统管的义军,二百多人,为首的是当地殷家庄殷雷、殷电兄弟二人。殷雷年方二十二,人高马大,自小练就一身好武功,使一把丈余长五股钢叉;殷电年方二十,精瘦白面,知书达理,但手中一杆方天戟出神入化,几十大汉难得近身。殷氏二兄弟聚集二百多号人马,早晚操练,并不断招军买马,杀富济贫,囤集粮草。1111再说这日,殷氏二兄弟正指挥操练,忽听有哨兵来报,说东边大路上来了一支车队,约四五十号人,推着二十多辆小车,车车满载。殷雷正练在兴头上,听报有支车队,知是长途商贩,随便叫了名偏将陈干,率上几十号人马前去劫道。殷电忙补充道:”陈将军且慢。劫得车队扣下财物,少伤苦力。商贾若不猖狂也不要杀戮。”陈干应了,跃上马率人飞奔而去。1111这偏将陈干率领人马避于路旁杂树林中,待车队行到跟前,那陈干一声长哨,几十喽罗齐呼奔出,手持刀枪大喊:”要活命的留下财物。”几十名推车的车夫,本来就是雇来的苦力,哪愿在此留下性命?他们纷纷丢车四处逃散,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没跑的几名商人也都吓得魂飞魄散,两腿发软如抖筛糠。正在这时,商队中一黑大汉”嚯”地跃起,手挥一把”二郎开山斧”,一阵狂风卷叶冲向敌阵。那陈干见有人打来,连忙扬起一根碗口粗的槐树棍劈头向来人砸去,哪知被来人挥斧向上一个斜挡,只听”咣当”一声,槐树棍被震脱出手,飞出数丈开外,陈干的双手虎口被震裂,鲜血淋淋。众喽罗一见吓得调头就跑。1111殷氏二兄弟一见陈干大败而归,再听禀报,只有一黑大汉敢打,气得青筋凸起,当即取来五股钢叉和方天戟,率队直奔大路而来。来到路上,注目一瞧,好家伙,面前这黑在汉虎背熊腰,圆鼓轮墩,好似一个大石磙子,满脸络腮胡子,两眼睁得像铜铃,怒视来者,手握”二郎开山斧”,十分威风。双方都气得七窍生烟,也不搭话。近者跟前,斧叉相交,战了十几个回合都不分胜负。一旁观战的殷电看那黑大汉,越看越喜欢,想起杜总管曾经交待过,凡有勇猛之人愿反隋王朝者一律招收入伙,结拜兄弟。想到此,立即飞马冲出一条方天戟,隔在斧叉之间,同时大喊道:”好汉暂且住手,小弟有话说。”这殷雷和黑大汉各抽回兵刃跳出圈外。黑大汉瞪着铜铃般的双眼大声道:”废话少说,让我再战二百回合。”殷电下了马,将手中的方天戟递给兵卒,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小弟殷电,这位是小弟的兄长殷雷,历阳杜伏威总管辖下。请问好汉尊姓大名”黑大汉一见对方行得大礼,又听说是杜伏威的人,心里火气消了一大半,眨巴着眼说:”杜总管听说过,你呢,就没听说过啦。”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又说:”在下程咬金,姓不尊,名不大。贫日子难熬,听说贩盐能挣钱,就约了几个朋友干了。嗨!这头一趟,就碰着你们了。”说着又来了气。这殷雷、殷电一听说是程咬金,慌忙双双跪下行礼。原来杜伏威常对下面提起这位生性耿直、力大无比、有情有义有抱负的程咬金。1111程咬金生来吃软不吃硬,见殷氏二兄弟双膝跪下,慌忙扔下”二郎开山斧”,扶起二位。殷氏兄弟十分客气地留程咬金入营做客。程咬金是盛情难却,也没有推辞,令人推起盐车随殷氏二兄弟来到陈堆。1|<<<<<12>>>>>|




·上一篇文章:剃黄毛丫头·下一篇文章:祝龙风斗花和尚

·上一篇文章:祝龙风斗花和尚·下一篇文章:舔肉块

·上一篇文章:浮山堰·下一篇文章:罗成巧布石头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