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有个老和尚,大家商量着一道上山去凿石壁

自古买舟游西湖为一大快事,更有一些游兴特浓善于别出心裁的人,爱以舟为家,终日荡漾在天光云影烟柳画桥藕花菰蒲之间乐不知返,夜宿湖上。

有一年清明,杨柳青,桃花红,正是西湖风景顶好的辰光,游湖踏青的人到处都是,灵隐寺前一片闹盈盈的。那天,杭州知府也出来耍子儿,他鸣锣喝道地到了灵隐寺,看见飞来峰脚下,密密麻麻地围着一大堆人,就叫差役在人群中赶开一条路,自己挨近去一看,哈哈!原来有个老和尚,正在那里跟一只金毛猴子走围棋哩。这知府也是个喜欢走棋的,当时那些拍马屁的人把他捧得天一般高,称他是天下无敌的国手。这时,他看见了棋盘棋子,不觉手痒起来,便一脚把猴子踢开,坐下来要和老和尚较量较量,当着众人显显自己的本事。

很早很早以前,杭州还是一片干涸的海滩。周围几十里内见不着一条小河,也找不到一条小溪。住在这里的老百姓,每天都要担着水桶到老远老远的地方去挑水。他们光为这点点水就日愁夜愁,从来没有过上开心的日子

古时舟宿夜西湖多在天气较热夏日,南宋时最风行。夏夜炎热,小舟大舫一般不到相对闭塞的里湖,而是各占蒲深柳密宽凉之地,或留宿湖心,直到黎明降临才归去。

老和尚知道做官的人是顶要面子的,便手下留情,有意让掉几个子儿认输。知府赢了棋,心中得意,就站起身子,仰着头呵呵大笑起来,并把老和尚奚落一番。

老一辈有人知道灵隐后山里有股清泉,因为被一道很厚很厚的石壁挡住了流不出来。多少年来,曾有好些年轻人上山去过,想把那道石壁凿穿,可是都没有成功。慢慢地知道的人也就少了。

明末的张岱则喜欢在月夜更深众人散去后纵舟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因此时荷花清香拍人,方能清梦悠长。

老和尚心想:我好意给你留个面子,你倒给脸不要脸!就也嘻嘻地笑了起来。知府见他嘻笑,便说:“你疯了,走输了棋还笑哩!”老和尚说:“大人呀,你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我上面还有老师父呢!”

后村有个小伙子名叫水儿,从小没爹妈,是跟着他老爷爷长大起来的,从六岁起,他就跟着老爷爷一起去挑水,至今已经整整十五年了。这一天,是水儿二十岁的生日,老爷爷为他下了一大锅面,祖孙两个快快乐乐地过了一天。到了晚上,老爷爷将水儿叫到面前,把灵隐后山那股清泉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水儿听了高兴,紧紧腰带,捋捋袖子,就去把平时几个要好的小伙子叫拢来,大家商量着一道上山去凿石壁,一定要使这股清泉流进村来。老爷爷见水儿有这么大志气,高兴得掉下眼泪,连夜准备干粮,明天一早好让他们上山。

明末清初诗人龚鼎孳有一年农历五月十四日夜,与夫人一起乘小画舫游湖。湖风酣畅,月明如洗,繁星尽敛,天水一碧。他们畅游返回后,系船于寓楼之下,却并不上岸,而是在舟中剥菱煮芡,小酌达旦。此时人声已寂,楼台灯火也稀落无几,环顾湖上,悄然安宁,只有四围苍翠山色仿佛时时滴入杯底,诗人不禁慨叹:“千百年西湖风光,这一晚才算由我们独独全部享有了!”

知府忙问:“你的师父在哪里?敢出来跟我走一盘吗?”

第二天,水儿他们一伙十个人,带着铁锤、凿子,准备上山。临走,老爷爷对小伙子们说:“你们去凿石壁,要一口气凿下去,如果停下来,它又长成原来的模样,那就白费劲了。还有,当石壁凿穿的时候,里面的一股石浆喷出来,喷在身上会把人凝成石头的。你们千万要记住啊!”水儿他们一边答应,一边就上山去了。

秋夜舟宿西湖也别有一番情趣。南宋诗人王洧在《三潭印月》一诗中写道:“塔边分展宿湖船厂,宝鉴开奁水拆毁天。横笛叫云何处起,波心尺觉老龙眠。”诗中的“塔周围水面。后来明代的高濂则将深秋之夜泊舟湖中三塔旧基址列为西湖四时“幽赏”之一因为可以独坐舟中,领略落雁争栖竞啄,呖呖嘹嘹,秋声满耳的特殊情景。

老和尚用手朝山上一指:“喏,那就是我的师父。”知府抬头望去,见刚才被他踢开的金毛猴子,正在飞来峰上攀着树枝荡秋千哩。就说:“呸!我当是谁,原来是只毛猴子!你就唤它下来,我跟它走一盘。”

他们到了山上,马上就动手凿石壁。凿呀,凿呀,从三月清明凿到五月端阳,凿子短了一截,双手都起了血泡了,那石壁还是没有凿通。有四个小伙子说:“也许是老爷爷记错地方了。这里哪会有什么清泉!还是回去用水桶挑吧!”说着自己回去了。


老和尚朝山上一拍手掌,那猴子便一个纵跳跳到老和尚的身旁,两只精灵的眼睛,一闪一闪,望着知府。老和尚向猴子做了个手势,它便在老和尚的位子上坐下,和知府走起棋来。知府哪里是猴子的对手!走不了几个子儿便输得他脸红耳赤。瞧瞧众人,一个个都抿着嘴巴暗笑哩。他干咳了几声,说道:“鬼猴子毛手毛脚的,这盘棋不算数,另来,另来!”

剩下水儿他们六个,从五月端阳又凿到八月中秋,凿子又短了一截,手上结满了厚茧,可是石壁仍然没有凿通。有两个小伙子说:“一口气凿到底,谁知道要凿到什么时候呀
,家里也该回去看看啦!”说着说着也回去了。

·上一篇文章:闲话西湖放生池·下一篇文章:灵感观音笑传奇

第二盘知府还是输了,急得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黄豆大的汗珠子,一串串地从额角上挂下来。围着凑热闹的人,见堂堂的知府大人竟败在毛猴子手下,都哄笑起来。知府在众人面前出丑丢脸,心中气恼极了,脸孔一下变得铁青铁青,霍在站起身,将棋盘摔在地上,大吼道:“把这畜牲抓紧起来,给我狠狠地打!”

秋天过去,冬天来了,山上雪落得有半人多深,西北风呼呼叫,象尖刀一般在刺人。水儿他们四个一口气也没松。凿呀,凿呀,一直凿到了第二年春天,杜鹃花开得红艳艳的时候,那石壁已经凿进去很深很深了。

差役们一窝蜂拥了上来,老和尚看看不对,便在猴子头顶上一拍,喝声:“去罢!”只听那猴子一声呼啸,就射箭一般在蹿上飞来峰去了。

这一天是三月三,水儿突然听见了石壁那边有汩汩的响声,他把耳朵贴近石壁一听,不由惊叫起来:“啊!泉水!这是泉水流动的声音呀!”大家也都高兴得跳起来了。水儿回过头来向伙伴们说;“你们快点走开,石浆就要喷出来啦!”眼看泉水也要跟着流出来了,谁也舍不得离开那里。水儿见大家不肯走,急得大叫道:“你们再不跑开,我就停下不凿啦!”大家听他这么说,生怕他真的停下来,弄得前功尽弃,只得四散跑开。这时水儿打下最后一锤,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石浆喷了出来,把水儿凝成一个三丈多高的石人!接着,一股清清的泉水,顺着山谷汩汩地流下来,流过村子,灌在海滩边的一块洼地里,洼地被灌得满满的——这就是现在的西湖。

差役们追上山去,只见那猴子从这棵树梢跳到那棵树梢,又从那棵树跳到这棵树梢,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比松鼠还灵活。差役们奔跑了半天,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捉它不住。知府地山下气得浑身颤抖,大喊大叫:“给我放火烧山,给我放火烧山!”

从此
,这一片地方再也不愁没有水了。水儿凿过的那座山,后来就叫做“石人岭”。

差役们刚点上火把,却见那猴子“扑”地跳下树来,一声长啸,便钻进旁边的石洞去了。差役们急忙追进洞去,一看,这山洞四面石壁,前无门,后无路,那猴子已经不见了。差役回报了知府,知府不信,亲自钻进石洞去察看,仿佛看见那猴子贴壁躲在洞里,他慌忙扑过去,不想用力过猛,倒把自己的鼻子碰扁了。知府没法,只好捂住鼻子,灰溜溜地回衙门去。


自从那金毛猴子隐入石洞,人们就见不到它了。但是,只要老和尚朝石洞拍拍巴掌,呼唤一声,它还会钻出洞来。后来,老和尚死去了,石洞里的猴子就再也不出来了。因为老和尚当年曾经对这石洞呼唤过猴子,后人就一直叫它“呼猿洞”。

·上一篇文章:金牛湖·下一篇文章:黄梅民间“留一犁”的故事


·上一篇文章:初阳台·下一篇文章:飞来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