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江边来了一个巨人,便把泥鳅赶开

原先钱塘江的潮来时,跟其他各地的江潮一样,既没有潮头,也没有声音的。

从前,杨梅岭上有一户人家,两夫妻年纪已六十出头了,只有一个儿子,才十二岁。儿子长得漂漂亮亮,壮壮实实,从小很乖巧,七八岁上就能相帮爹娘做生活。爹欢喜他,娘欢喜他,把他起个名字叫喜儿。全村人都夸他是能干的好伢儿。

放生是一种宗教行为。西湖放生,盛自北宋。真宗天禧四年,以溜须拍马着称于史的杭州知州王钦若奏请朝廷“以西湖为放生池,禁捕鱼鸟,为人主祈福”,从此西湖又名“放生池”。

有一年,钱塘江边来了一个巨人,这个巨人真高大,一迈步就从江这边跨到江那边了。他住在萧山县境内的蜀山上,引火烧盐。人们不晓得他叫什么名字,因为他住在钱塘江边,就叫他为钱大王。

老夫妻疼爱儿子,不愿让他做个睁眼瞎子,就把他送到村中小庙里的私塾去读书。

明万历三十五年,钱塘县令聂心汤忽发奇想在西湖湖面再辟放生池。他效仿苏东坡故事,取湖中葑泥环水心保宁寺寺基筑堤,形成“湖中之湖”,专供放生,这就是今天西湖精华所在的小瀛洲。此后不久,净慈寺前的放生池也颇具规模。它原是该寺早先因迭遭火焚,依风水先生之言为禳避火灾而于宋神宗熙宁年间开凿的,筑池费工逾万,故名万工池,是一处有来历的古迹,后来正好用作放生,至今犹存。此外如云栖寺的放生所,则是当年马牛猪羊兔鹿猴等陆上生物放生之处。

钱大王力气很大,他打着自己的那条铁扁担,常常挑些大石块来放在江边,过不多久,就堆起了一座一座的山。

有一天,学堂里放了早学,十来个毛伢儿,便一窝蜂似地奔到村外去耍子了。

旧时四湖放生最盛之日是农历四月八日“浴佛节”,这天相传是释迦牟尼佛诞辰,湖上展异常热闹,烧香放和拜佛者比比皆是。昭庆、净慈等寺门外,都预务有放生之物,种种不一,而以水族居多。但本为行善劝善的放生,却异化成炫耀财富和权势之举。济公传说中有这幺故事:虎跑寺重建落成开光之日,官宦人家太太、小姐聚集在正殿前荷花池边各以金色鲤鱼、大鳖等放生斗富。有个穷苦老婆婆拎着半篮子没尾巴的螺蛳来看放生,遭到一班纨裤子弟的欺侮。正巧济公摇着破扇也来了,他将老婆婆的没尾巴的螺蛳倒入山门外小溪,然后挥扇施法让荷花池水失大半,溪水却猛涨几倍。太太小姐放生的鱼鳖养不住,没尾巴螺蛳却一代传一代活了下来。

一天,他去挑自己在蜀山上烧了三年零三个月的盐。可是,这些盐只够他装一头,因此他在扁担的另一头系上块大石,放上肩去试试正好,就挑起来,跨到江北岸来了。

喜儿跟大家耍子一会,看看村子前头的烟囱已在冒烟,想起妈妈要烧午饭了,便急匆匆地奔回家去。他一脚跨进门,听见妈妈叫:“喜儿呀,水缸空啦,给我去拎桶水来。”


这时候,天气热,钱大王因为才吃过午饭,有些累了,便放下担子歇歇,没想到竟打起瞌睡来。

喜儿应一声,放下书包,拿起水桶走了。走到溪边,看见有两条泥鳅在水里穿来穿去,抢一颗珠子。他觉得很有趣,便把泥鳅赶开,将那颗珠子捞了起来。

·上一篇文章:湖光山色读书船·下一篇文章:舟宿西湖亦风雅

正巧,东海龙王这时出来巡江,潮水涨起来了。涨呀涨的,竟涨到岸上来,把钱大王这头盐慢慢都溶化了。东海龙王闻闻,水里哪来这股咸味呀,而且愈来愈咸,愈来愈咸。他受不了,返身就逃,没想逃到海洋里,把海洋的水都弄咸了。

喜儿拎着一桶水,捏着一颗珠子,高高兴兴地往家里走。别的伢儿见他拾到个好玩的东西,就蹦呀跳呀奔过来要看一看。他只怕别人拿了珠子不还他,就把珠子紧紧捏在手心里,举得老高老高的。伢儿们哪里肯放,一声喊就拥上来抢,喜儿招架不了这许多人,忙把珠子含要嘴里。伢儿们便拧他的脸蛋,掰他们的嘴巴,还在胳肢窝里呵痒。喜儿想喊妈妈来解救,他把嘴巴一张,不料声音没喊出,那珠子却“咕嘟”吞进肚皮里去了。

这位钱大王呢,睡了一觉,两眼一睁,看见扁担一头的石头还放在硖石(就是现在的名的硖石山),而另一头的盐却没有了!

喜儿吞下珠子,觉得很可惜。他回到家里,妈妈还没有烧好午饭。喜儿闲着没事,就解开书包,合出笔墨砚瓦,放匙水,磨洼墨,正正经经地伏在桌子上描红字。过一会儿,妈妈从灶下端出饭菜,不觉吓了一跳。她看见儿子面孔胀得发紫,眼睛象铜铃般地突了出来,头上生出丫丫叉叉的两只角,嘴巴裂到耳朵边上,喉咙里“呼隆,呼隆”地响得象打雷一般,身子也越变越长了。原来喜儿吞进肚皮里去的是一颗龙珠——他变龙啦。

钱大王找来找去,找不着盐,一低头,闻到江里有咸味,他想:哦,怪不得盐没有了,原来被东海龙王偷去了。于是他举起扁担就打海水。

龙要有水才能飞腾呀!喜儿把头伏到砚瓦里,舔去刚才磨的一洼墨水,马上变成一条浑身墨黑的乌龙,“哗啦啦”冲出房屋,腾空飞了起来。乌龙越飞越高,越飞越远,身子也越变粗,越变越长,龙头钻进乌云里,龙尾巴挂下来手拖在杨梅岭上。一霎时,乌云遮住了太阳,狂风呼呼地刮,雷声隆隆地响,暴雨哗哗地下,乌龙吞云吐雾朝东方飞去。

一扁担打得大小鱼儿都震死;两扁担打得江底翻了身;三扁担打得东海龙王冒出水面求饶命。

儿是爹娘的心头肉,怎舍得他远走高飞!老夫妻冒着狂风大雨,跌跌撞撞地奔出屋来,一面追赶,一面喊叫:

东海龙王战战兢兢地问钱大王,究竟为什么发这样大的脾气。钱大王说:“你把我的盐偷到什么地方去了?”东海龙王这才明白海水变咸的原因。连忙赔了罪,就把自己怎样巡江,怎样把钱大王的盐无意中溶化了,使得海洋的水也咸起来的事情,一一说了。

“喜儿呀,回来哟!”

钱大王心里好气呀,真想举起铁扁担,一下把东海龙王砸烂了才甘心。东海龙王慌得连连叩头求饶,并答应用海水晒出盐来赔偿钱大王;以后涨潮的时候就叫起来,免得钱大王再睡着了听不见。

“喜儿呀,回来哟!”

钱大王听听这两个条件还不错,便饶了东海龙王,把自己的扁担向杭州湾口一放,说:“以后潮水来就从这里叫起!”东海龙王连连答应,钱大王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爹喊一声,娘叫一声,一声接着一声;乌龙听见爹娘喊他,就一叫一停一回头。爹喊了九声,娘叫了九声,乌龙总共停了十八停,回了十八次头。这时他已经到了钱塘江上空,把身子向下降落,顺江游到东洋大海去了。乌龙尾巴九个瓣,在杨梅岭上拖过,刮出九道沟沟,沟沟里灌满了雨水,潺潺地流成九条溪;乌龙一路回了十八个次头,他回头的地方积起了十八个沙滩。那就是人们常说的“九溪十八滩”。

从那个时候起,潮水一进杭州湾,就伸起脖子,“哗哗哗”地喊叫着,涨到钱大王坐过的地方,脖子伸得顶高,叫得顶响。这个地方就是如今的海宁。举世闻名的“钱江潮”就是这样来的。



·上一篇文章:茶祖宗·下一篇文章:打龙王

·上一篇文章:乌龙·下一篇文章:吴山第一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