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儿一点也不慌张,把猪肉切成方块

古时候,杭州城市居民的饮用水主要是井水,城中各井水源多仰给于西湖。早在唐历年间,杭州刺史李泌就在百姓聚集的钱塘门到涌金门开凿了相国井等六口井,并在西湖东岸相应地段开辟低于西湖水平面的水口,通过埋入地下的瓦管引湖水入井以供饮用。

苏东坡在杭州做刺史的时候,治理了西湖,替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很早以前杭州没有一口井.。那辰光,这一带地方雨水非常调匀,家家户户都不缺用水。

南宋淳祜七年夏,杭州遇到历史上最严重的干旱,西湖湖底朝天,城中水井涸竭,一时水荒严重,人心惶惶。临安赵知州经与僚属紧急磋商,选择钱搪县尉司(在今杭州青少年活动中心以西)北侧地段,开挖渠道沟通西湖和余杭塘河,引天目山水经八字桥,溜水桥斗门等进入西湖救急。

西湖治理后,四周的田地就不怕涝也不愁旱了,这一年又风调雨顺,杭州四乡的庄稼得了个大丰收。老百姓感谢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好处,到过年时候,大家就抬猪担酒来给他拜年。

不料有一年,天气忽然变了:晴空万里无云,接连几个月不落一滴雨。晒得西湖水干,田地裂缝,连人吃的水也难找到。官府怕百姓闹事,便请来许多和尚道士,筑坛做法事;又硬叫大家去叩头跪拜。

由于钱塘县尉司一带地势远远低于西湖水平面,余杭塘河水不可能自行进入西湖,为使低水高“流”,当时在引水渠道上自北向南按地势升高,逐段筑成一道道水坝,每坝用“车”运水而上,在尉司衙门边注入西湖。城内水口重获水源,水荒
得以缓解。

苏东坡收下很多猪肉,叫人把它切成方块,烧得红红的,然后再按治理西湖的民工花名册,每家一块,将肉分送给他们过年。

那时,有个老头儿也被赶来了;可是,他偏偏不肯下跪。当官的见了很生气,就把他抓起来,安上“违抗官府”的罪名,要杀他的头。老头儿一点也不慌张,反而仰天大笑,说:

南宋的“西湖引水工程”,与今日从钱塘江引水入西湖补充水源无论目的还是规模均不可同日而语,但在当时不失为一项有益于居民百姓
的举措。遗憾
的是,由于史籍记载过于简略,当年运水而上所用的“车”,究竟是至今尚能在山乡水田偶见到的龙骨水车呢?还是别的什么功能不凡的运载工具,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太平的年头,家家户户过得好快活,这辰光又见苏东坡差人送肉来,大家更高兴:老的笑,小的跳,人人都有夸苏东坡是个贤明的父母官,把他送来的猪肉叫做“东坡肉”。

“我活了八十岁,死了不值什么!可惜杭州人就不会有水吃啦,连你们也得一同渴死!如果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能寻到水源。”


那时,杭州有家大菜馆,菜馆老板见人们都夸说“东坡肉”,就和厨师商量,把猪肉切成方块,烧得红酥酥的;挂出牌子,也取名为“东坡肉”。

当官的听老头儿这么讲,心想:难道真有这等事!给他寻寻看也好:寻到了,一切作罢;寻不到,再杀他的头也不迟。便答应了。

·上一篇文章:西湖烟水飘酒香·下一篇文章:黄龙洞慧开凿巨像

这只新菜一出,那家菜馆的生意就兴隆极了,从早到晚顾客不断,每天杀十头大猪还不够卖呢,别的菜馆老板看得眼红,也学着做起来,一时间,不论大小菜馆,家家都有“东坡肉”了。后来,经过同得公认,就把“东坡肉“定为杭州的第一道名菜。

老头儿回到家里,把他五十岁的儿子叫来,说:“快去缚一顶竹轿来给我坐!”

苏东坡为人正直,不畏权势,朝廷中的那班奸臣本来就很恨他。这时见他得到老百姓的爱戴,心里更不舒服。他们当中有一个御史,就乔装打扮,到杭州来找岔子存心要陷害苏东坡。

“阿爸,阿爸,你坐轿子做啥呀?”

那御史到杭州的头一天,在一家馆里吃午饭。堂倌递上菜单,请他点菜。他接到菜单一看,头一样就是“东坡肉”!他皱起眉头,想了一想,不觉高兴得拍着桌子大叫:“我就要这头一道菜!”

“我老啦,走不动了,坐上竹轿子,我要到外面去寻水源!”

他吃过“东坡肉”,觉得味道倒真是不错,向堂倌一打听,知道“东坡肉”是同行公认的第一道名菜,于是,他就把杭州所有的菜馆的菜单都收集起来,兴冲冲地回京去了。

儿子把竹轿子缚好了。老头儿拐进菜园,把他二十岁的孙子叫来,说:“快去拿两根竹杠子来抬我走!”

御史回到京城,马上就去见皇帝。他说:“皇上呀,苏东坡在杭州做刺史,贪赃枉法,把恶事都做绝啦!老百姓恨不得要吃他的肉。”

“爷爷,爷爷,你要抬到哪里去呀?”

皇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可有什么证据吗?”

“站得高,望得远,你和你阿爸,抬我到城墙上去转转!”

御史就把那一大迭油腻的菜单呈了上去。皇帝本来就是个糊涂蛋,他一看菜单,就不分青红皂白,立刻传下圣旨,将苏东坡掉职,远远地发配到海南去充军。

孙子把竹杠子拿来了。

苏东坡被调职充军后,杭州的老百姓忘不了他的好处,仍然象过去一样赞扬他。就这样,“东坡肉”也一代一代地传下来,直到今天,还是杭州的一道名菜。

儿孙俩抬着老头儿,在杭州城墙上面绕圈子。一日绕三圈,三日绕九圈。绕呀绕呀,竹轿子绕了三日;看呀看呀,老头儿看了九圈。他发现在城隍山脚下,有一股烟不象烟、雾不象雾的东西,不断地往上冒,不断地往上升,升到天上结成一朵白闪闪的云朵儿,对他儿孙说:


“那白云底下冒烟雾的地方就是龙脉呀,有一条龙在地底下呼气呢。”

·上一篇文章:华家池·下一篇文章:画扇判案

老头儿找来许多人,在城隍山脚下挖井。挖呀挖呀,挖下去三丈三尺深,可是,井底下一滴水也没有!当官的看看井里干干的,不容分说,就把老头儿杀了!

儿孙俩大哭了一场,把老头儿的尸体埋了。孙子含着眼泪,搀扶他阿爸,仍旧爬到城墙上去绕圈子。绕呀绕呀,又绕了三日;看呀看呀,又看了九圈。他们看到城隍山脚下挖过井的地方那股烟雾更浓了,天上那朵白闪闪的云朵儿也更大了。阿爸指着云朵儿,对他儿子说:

“那白云底下冒烟雾的地方真是龙脉呢,你爷爷找地方没有错嘛!”

他们又找来许多人,在城隍山脚下挖过井的地方继续往下挖。挖呀挖呀,又挖下去三丈三尺深,但是,井底下还是没有一滴水!官府知道了这回事,就不问青红皂白,把老头儿的儿子也杀了。

孙子大哭了一场,把阿爸的尸体埋在爷爷的坟堆旁边。剩下他独个人,孤凄凄的,还是爬到城墙上去,跟爷爷和阿爸一样绕圈子。绕呀绕呀,再绕了三日;看呀看呀,再看了九圈。他看到地下那股烟雾越冒越浓,天上那朵白闪闪的云朵儿也越结越大了。孙子指着云朵儿,对自己说:“那白云底下冒烟雾的地方一定是龙脉,爷爷、阿爸,你们死得好冤枉啊!”

他再去找来许多人,仍旧在城隍山脚下那挖过井的老地方,接连往下挖。挖呀挖呀,再挖下三丈三尺深,挖到下面全是鼓鼓突突的岩石,再也挖不动了。

孙子在九丈九尺深的井底下,东摸摸是干的,西摸摸是干的,一摸摸着一块圆鼓鼓的大岩石,象是龙的眼睛。他把心一横,大声喊道:

“龙呀,龙呀,你为啥不睁眼哪!天上不下雨,地下不放水,你叫大家怎么过日子,今天我跟你拚啦!”就一头向圆鼓鼓的岩石撞过去。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岩石裂开一条缝,缝里汩汩地冒出水来,一会儿,就把九丈九尺深的水井灌得满满的。

清洌洌的井水,把孙子托上井口;可是,他已经死了。老百姓大哭了一场,把孙子的尸体埋在他爷爷和阿爸的坟旁。

自从有了这口水井,人们就不愁没有水吃了。后来,大家照样到处去挖井,渐渐地,杭州的水井就越挖越多。不过后来挖出的水井,总没有比最早挖的那口更大、更深的。因此,人们就把它叫做“吴山第一泉”,还把城隍山脚下的那条巷叫做“大井巷”。


·上一篇文章:打龙王·下一篇文章:豆腐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