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金牛从湖底破土而出,今天中午有座山要飞到这村庄上来了

从前,西湖叫做金牛湖。

传说四川峨眉山上,从前有一座会飞的小山峰。它一会儿飞到东,一会儿飞西;飞到哪里,就在那里压坍许多房子,压死很多人。

历史上,杭州的酿酒业曾称盛一时,这与有一个水质优良的西湖是分不开的。

那时候,这湖还是一片白茫茫的大水,沿着湖岸是黑油油的肥沃的土地。周围的老百姓都在那里种着庄稼,用湖水来灌溉,稻穗儿长得圆溜溜的象一串一串的珍珠。农闲了,大家就湖上打鱼捞虾。人们和睦相处,过着安乐的日子。

那时,西湖灵隐寺里有一个和尚,因为他整天疯疯癫癫的,不守佛门的清规,所以人们都叫他疯和尚。有一天,疯和尚得知中午辰光,那座奇怪的飞山将飞落到灵隐寺前的村庄上来。他担心山落下来会压死很多人,就五更爬起身,奔进村庄,挨家挨户地告诉说:“今天中午有座山要飞到这村庄上来了,大家赶快搬场呀,迟了就来不及啦!”

西湖自中唐被开发后。湖光山色固然日渐名声播扬,但当时她主要的“身价”并不在观赏游玩,而是与国计民生相关,西湖水除了灌溉,饮用外,还用来酿酒,白居易名篇《杭州春望》诗中有:“表旗沽酒趁梨花”的句子。趁梨春“,正是当时用西湖水酿造的杭产名酒,因为是在每年春天梨花盛开时酿制,故有此芳名。

在这湖底,住着一条金牛。只要天晴久了,湖水慢慢地浅下去,湖里的金牛就出现了:老远的就能看见它那金晃晃的背脊,昂起的牛头和翘起的双角,它嘴里吐出一口口大水,湖水立刻又涨得满满了。

老头儿听了直摇头:“疯和尚,你又来寻开心了,山是顶重的东西,谁见过会飞的山呀!”

北宋时,酒税是国家的主要财源。熙宁十年,杭州岁收酒税仅次于京城开封和成都府,居全国第三位,西湖一湖好水功不可没。尤其是苏东坡任职期间,对西湖的治理,保护作过深入的调查研究,提出了有效措施并付诸实行。他在着名的《杭州乞度牒开西湖状》中说,天下酒税之盛,几乎没有超过杭州的。而酿酒所需之水,全靠西湖供给。倘若湖水淤浅,水不满沟,就不得不劳人取山泉,仅人工一项就开销巨大。由此可见西湖好水对当时的经济效益极佳的杭州酿酒业有多么重要。

有一年夏天,算起来已经九九八十一天没有下雨了,旱得湖底朝天,四周的田地硬得象石头,裂缝有几寸宽,嫩绿的秧苗都枯黄了。老百姓干渴得眼睛凹进去,浑身没劲。他们天天盼望金牛出现。

当家人听了叹口气:“我们穷佃户往哪里搬家呀!要是真的有山掉下来,压死也只好怨命啦!”

南宋建都杭州后,酒的消费量更大。当时流传一名谚说:“要得富,赶着行在卖酒醋。”杭州酿酒之盛跃居全国之冠,连朝廷也取西湖之水酿酒。今洪春桥附近的金沙涧旁辟有皇家专用洒坊,后来迁演成为西湖十景中的“曲院风荷”。

一天早晨,正当大家站在湖边盼望金牛的时候,突然传来“哞
”的一声,只见金牛从湖底破土而出。它摇摇头,摆摆尾,口吐大水,霎时间湖水又涨满起来。

小伙子听了哼鼻子:“别编谎话吓人啦!山压下来就拿肩膀顶着,我们不怕!”

然而,物极必反。成为“行在”后的杭州城,八方官吏,商贾,士人等云集而至,人口激增,皇室,权贵,豪富,僧侣纷纭挤占沿湖地带营造宫室,别墅,酒楼,寺观,绕湖一圈所见与闹市无异。西湖不到二十年就被严重污染,以至水质急剧下降,不能酿酒了!曾经是一代酒都的杭州,其酿酒业日益衰微,再也未能重振。

老百姓喜得流出了泪水,正在感激金牛,金牛抬起头,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哞”地叫了一声,又隐没在湖中了。

小伢儿们嘻嘻哈哈地跟在他后面,指手划脚看热闹。


这件事很快地传开了。地保传给衙役,衙役又报告了钱塘县官。县官一听,捧着肚子笑呵呵地说:

疯和尚这家进那家出,全村百十户人家都关照过了。他说得嘴唇破、唾沫干,却没有人信他的话,更没有一家人准备搬场的。

·上一篇文章:“刘师阁”的传说·下一篇文章:西湖引水天目山

“这真是一件活宝贝,要是把它拿来献给皇帝,一定能升官司发财!”当下吩咐手下人,赶紧去把金牛捉来。

太阳越升越高,中午眼看就要到了,疯和尚急得团团转。这时,他忽地听到“的的打,的的打”吹唢呐的声音,赶紧顺着声音奔过去。一看,好呀,原来有一家结婚,人进人出,热闹极了。疯和尚搔搔头皮想一想,就推开众人,钻到堂前,不管三七廿一,把新娘子往肩上一背,抢出大门往村外飞跑。

那些衙役、地保匆匆跑到了湖边,抬头望望,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湖水,哪里有金牛?问问附近百姓,大家一见是衙门里的人,不是说没看见,就是悄悄地避开了。

新娘子头上的红披巾还没有揭掉,忽然糊里糊涂地叫人背着飞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吓得哇哇叫。疯和尚抢新娘子,这还了得!人们抓门闩的抓门闩,抡扁担的抡扁担,挥锄头的挥锄头,举钉耙的举钉耙,没命地追赶上来。一面追,一面喊:

衙役们没法可想,只得回报了县官。县官心里生气,拈着八字胡须,想啊想的,想出了一条坏主意。他对手下人说:

“抓住疯和尚!”

“既然如此,就把老百姓都去叫来,把湖水车干。谁不来,就斩谁!”

“前面快快拦住呀,别放他跑了!”

住在湖边的老百姓,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被赶来了。他们在县官的威逼下,只得架起水车,含着眼泪车湖水。

这一下,把全要都哄动了。也不管是亲戚不是亲戚,是朋友不是朋友,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全村人都追了出来。只有村东一家财主没有动,倒反站在门前看热闹,讲风凉话:

车啊车的,一连车了九九八十一天,累得大家精疲力竭,最后那一天,终于把湖水车干了。果然,金牛卧在湖底,它那身上的金光照得天地通亮。

“出家人抢新媳妇,真是件新鲜事,嘻嘻!”

县官被金光照得连眼睛也张不开,但他还呼喝着衙役们,赶快下湖去抢金牛。说也奇怪,那金牛好象生根似的,掀也掀不起,抬也抬不动。老百姓都暗暗地在心里高兴。

疯和尚背着新娘子,一个劲住前奔。他跑得真快哩!大家一直追出十几里路,还未追上他。等到太阳当头,疯和尚站住脚,不跑啦。他从背上放下新娘子,自己往地上一座,摇着扇了扇风凉。人们赶到他跟前,刚要揪住打他,却不料一霎时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大风刮得呼呼地响。突然“轰隆”一声,人们都被震得跌一跤,大家爬起来一看,已经风停云散,太阳刚照在头顶上了,却见一座山峰刚刚落在他们的村庄上。人们这才明白过来:疯和尚抢新娘子,是为了救大家的性命。

县官一看搬不动,就对百姓说:

村庄被压在山底下,大家都无家可归了。有的人急得捶胸顿脚,哇哇大哭起来。疯和尚说:“哭什么!你们不知道,村里的财主已被压死在山下了,今后你们各人种自己的田,还怕盖不起房子!”

“谁能抬起金牛,赏白银三百银!”

人们被说得高兴起来,欢欢喜喜地正想散去,疯和尚又讲话了:“别走别走,大伙听我说,这座山峰既然能从别处飞来,也就会从这儿飞走;飞到别的地方,以会害死许多人命脉。我们在山上凿它五百尊石罗汉,就能把山镇住,不让它再飞往别处害人,你们看好不好?”

可是,老百姓都站着不动,气呼呼地不理他。

大家听了,一齐说好,马上就动起手来,锤的锤,凿的凿,“丁丁当当”忙了一夜,五百尊石罗汉就凿全了,山上山下布满石龛佛像。只凿了罗汉的身躯,却来不及凿出眉毛眼睛。疯和尚说:“我有办法,让我来!”他不用锤了用凿,只用他长长的手指甲到石罗汉脸上去划。半天工夫,便把五百尊石罗汉统统都安上了眉眼。

县官见老百姓不理他,就大声怒吼道:

从此,这座小山峰就再也不能飞到别处去,永远留在灵隐寺前面啦!因为它是从别处飞来的,所以就叫做“飞来峰”

“今天若不把金牛抬起,就将你们统统杀头!”


县官的话刚说完,那金牛大叫了一声,象是睛天霹雳。只见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县官吓得面色如土,双腿发软,心想逃走,可是一步也走不动。

·上一篇文章:呼猿洞·下一篇文章:华家池

这时,那金牛转着圆溜溜的眼睛,站了起来,又仰天长叫了一声,从口中吐出一股白花花的大水,直冲县官、衙役,一下把他们全都卷到巨浪中去了。

立刻,湖水又满了起来。

从此以后,湖中的金牛不再出现了,湖水再也没干过,人们忘不了金牛。他们在湖的旁边城墙上筑起一座高高的城楼,天天爬上城楼去盼望金牛。这座城楼,就是后来的“涌金门”。


·上一篇文章:月桂峰·下一篇文章:石人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