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陶善人也来到了湖边,便同意女儿去杭城读书

很早以前,微山湖畔有个陶家庄,陶家庄有个陶员外。陶员外家里很阔,从小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陶员外老了,又不满足了,做梦也想着家里有棵摇钱树,再不有个聚宝盆,有用不完的金子,花不光的银子。他表现上对人和和气气,背地里欺负扛活的,做尽了好多坏良心的事,长工们背地里都管他叫“陶善人”。
陶善人有个习惯,每天太阳不露红都要到湖边上走一走。
这天清早,大雾很浓。陶善人悠闲地在湖边上走着,看见微山湖上有座城池,他身不由己踏上了湖边的一只小船,慢慢地向那座城划去。他觉得奇怪,这么大的微山湖里怎么会有座城呢?
陶善人划着船来到城门口,拴好了船,一抬头,看见城门口上门有三个大字:洛阳城。陶善人站了一会,大步向城里走去。
他来到街上,见挑挑的、卖蒜的、补锅的、卖蛋的,人很多,没有一点声响。陶善人走进了一家店铺,看见掌柜的和店伙计正趴在柜台上,两只眼瞪着他。陶善人在柜前看了看,出了这家店铺,进了那家店铺。他见这家店铺和那家店铺一样,人全和庙里的菩萨差不多。他走进不少店铺,都是这样。他看到店铺里柜台上有一口小锅。小锅大小正适合一个人煮饭吃。陶善人想:用这口小锅自己煮人参汤喝,再好不过了。他看了看店伙计,见两个店伙计背着身子站着,就把锅往怀里一揣,慌三忙四出了店铺,来到大街上。他见街上还很寂静,心里害怕了,两条腿不住地打着摆子。陶善人怀里揣着锅,慢慢腾腾往城外走。来到城门口,看见城门四周涨满了水,他的小船在水里打着转转,他解开船,慌里慌张上了船。回头再看洛阳城,不禁吓呆了:洛阳城让水淹没了。小船不知不觉向岸边飞去。到了岸,陶善人一个大步下了船,正想拴住小船,就见金光一闪,小船不见了,太阳也从东边出来了。
“许是一场梦吧?”陶善人自己对自己说。他揪了一下自己的胡子,好疼!分明不是梦。
陶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慢腾腾地向家里走。刚进大门口,媳妇就迎出门来,惊讶地问:“老头子,今天是怎么啦,回来这么晚?”
“嘿嘿!”陶善人强笑了笑:“在外面走了一大段路,回来晚了些,路上还拾了口小锅。”陶善人怕媳妇听了会害怕,没敢说出误入洛阳城的事。
“一口什么样的锅?”陶夫人问:“拿出来我看看,放在哪了?”
“在这儿呐!”陶善人说着话,从怀里拿出了那口锅,立时金光闪闪。
“老头子洪福,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哎呀!可了不得啦,是一口宝贝金锅!”
“是吗?”陶善人惊疑地问。 “老头子,别人能骗你,我还能骗你?”
这时,丫环、佣人听说陶善人拣了口金锅,全都围了上来。这个佣人说:“老爷真是有福之人。”那个说:“老爷的洪福比东海的水都长。”
陶善人笑眯眯地说:“夫人,咱们今天温锅要做点什么好吃的呢?”
一个丫环接过话头说道:“夫人不是六十六大寿吗?用它煮肉吃吧!”
陶夫人吃肉心切,不管是不是吉日良辰,就叫佣人动起手来。
天过晌午,陶夫人吃完了肉,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滋味。她有些犯疑:“金锅煮的肉为什么不如铁锅煮的肉好吃呢?”
这时候,管家凑在陶善人的耳旁,低低的声音说道:“小时候,在家里听俺老爷说,要是只宝锅,放在锅里的东西,用也用不完。”
“此话当真”陶善人半信半疑。 管家说:“老爷不信,试试看。”
陶善人和管家亲自动起手来,把锅里的肉一勺一勺地往外舀。舀一勺,又一勺,锅里还是那么多肉。陶夫人很惊奇,忽然陶夫人的脸又撂了下来,“我们有肉吃算什么?放进钱,用也用不完,花也花不尽不是更好吗?”可是锅里肉舀不完怎么办呢?”管家眯着眼,又出了鬼点子:“我们不如把金锅弄到微山湖里,刷洗干净锅里的肉,不就成了聚宝盆吗?”
没等陶善人同意,陶夫人和管家抬着金锅向微山湖走去。
陶夫人和管家来到湖边,小心地把金锅放进水里,还没等他俩动手刷锅,只见金光一闪,金锅沉水里去了。
管家和陶夫人一见,慌忙用手去抓金锅,哪里还抓得到?
这时陶善人也来到了湖边,见老婆和管家正在湖边捞什么,以为又碰上了金银财宝。过去一问,才知道金锅没有了,差点没把他气死。他恶狠狠地骂道:“你们把我的金锅弄到哪儿去了?”
陶夫和管家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浑身上下直打哆嗦。
陶善人更加生气,一把把夫人推到了湖里,随后一抬腿又把管家赐进了水里。他站在岸边,大声哭喊到:“金锅,我的金锅!”一不小心,脚下一滑,陶善人“呯”地一下也跌进了湖里。
三人在水里挣扎了一会,往下一沉就不见了。

牡丹为记祝英台想去杭城求学,又恐父亲阻拦,便打扮成一位占卦先生,祝员外竟一点也看不出破绽,便同意女儿去杭城读书。谁知这件事却引起了祝英台嫂子的妒嫉。
祝英台的嫂子出身也是名门闺秀,论品貌、才学,与祝英台不相上下。现在听说英台要去读书,很不服气,妒嫉之心便油然而生。她笑吟吟地上前对祝员外说:“公公,姑娘此去一举双得,实在可喜可贺。”祝员外听了,不解地问:“何谓一举双得?”“公公,凭姑娘这般聪明伶俐,读上三年书,便是一个‘女状元’,这是一得。”“那第二得呢?”祝员外捋着胡子得意地问。嫂子望一望站在一旁的祝英台,用手掩着嘴低声一笑道:“公公,恕媳妇直心直肚肠,说出来公公和姑娘不要见怪。姑娘三年杭城归来,祝家门庭还可以抱上一个白白胖胖的外孙皇帝呢!这不是二得嘛!”
英台听罢不觉满脸绯红,又羞又气,嫂子从中作梗使刁,实在欺人。英台杭城求学志坚,她抬头一看,只见搁几上放着一只高脚花瓶,就二话不说,转身来到花园,采了一朵活鲜鲜的牡丹,插到了那只花瓶内,对祝员外说:“父亲,女儿出外读书,一定洁身自爱,今天以这朵牡丹花向父亲罚咒,如果我在杭城将身破,这花便死在瓶内;如果我在杭城洁白无瑕,此花鲜艳不败……”祝员外听罢,不由满意得直点头,说:“我女儿岂是等闲之辈?为父准你去杭城求学就是,望早去早归,处处保重。”第二天,英台和银心女扮男装,高高兴兴赴杭城读书去了。
祝英台走后,她嫂子经常去看那朵牡丹。说也奇怪,三月半载过去了,牡丹花鲜艳如常。后来,她心生一计,偷偷把瓶内的水换上了滚烫的开水,以为第二天牡丹花必死无疑。哪知过了几天,那枝牡丹不但没有枯死,还发出阵阵幽香。嫂子惊得目瞪口呆,觉得此事非比寻常,便再也不敢出其它坏主意。整整三年过去了,英台读书归家,那朵牡丹花还活鲜的同原来一样。水杯为界
英台和银心从上虞出发。穿杏花村,过桃花店,在草桥关遇见了会稽梁山伯。两人一见如故,志同道合,于是义结金兰,以兄弟相称。这天晚上,他们在旅店宿夜,既是兄弟,就同床而眠。山伯因旅途困顿,脱衣倒头便睡。他一觉醒来,但见英台还坐在一旁看书。山伯催道:“贤弟,保重身体要紧,还不快点安寝!”英台说:“你睡吧,我不打算睡了。”“为什么?”山伯好生奇怪。“梁兄有所不知,我晚上睡觉脾气很怪,一旦入睡,不准任何人碰,如被人碰一下,就会头痛欲裂,所以我还是不睡为妙。”山伯说:“贤弟,人怎能不睡觉呢,既然不能碰撞,我小心就是。”“梁兄既然这样说,我遵命便是,只是我们中间须放上一杯水作为界线,你看如何?”山伯连声说好,并且亲自打来一杯水放在床铺中间,英台这才和衣躺下。“贤弟,你睡觉为何不脱衣衫?”山伯看了又不解地问。“梁兄有所不知,我自幼多病,特别怕冷,母亲专门给我做了件衬衫,上有300颗纽扣,如果颗颗解开,恐怕天明也来不及,所以我每晚都是和衣而睡。”祝英台一本正经地回复梁山伯。梁山伯信以为真。
从此,祝英台和梁山伯虽然同床共眠,但忠厚老实的梁山伯一点也看不出英台是女儿身。先生立规
祝英台和梁山伯双双赶到杭城拜见先生。那天,先生正端坐在学堂,只见两人一前一后进门,前面的山伯是左脚进的门,后边的英台是右脚进的门,先生看了,心中暗自对英台产生怀疑。
后来,先生对英台细细观察,又发现了不少破绽之处。特别是课间休息时,其他学生都一窝蜂地去厕所解手,唯有英台绝不肯与众人一齐同去,有好几次,祝英台去解手时,其他同学也跟着去,祝英台虽然憋得满脸通红,却推说不去了。
先生猜中了其中原委,一天,在课堂上宣布说:“从今天开始,立一个规矩。学生如要出恭解手,都要轮流进去;一人在内,挂牌示意;谁坏了规矩,重责不饶。”众学生虽然莫名其妙,但只得守规行事,只有祝英台用感谢的目光默默地看着先生。赋诗离别
花开花落,光阴似箭。山伯、英台在杭城求学,转眼三个年头过去了。英台一则思念父母,二则女扮男装总有许多不便,征得先生同意之后决定返乡。英台与山伯三年同窗共床,一旦离别,心中有说不出的离愁别绪,便取出花笺,写了一首诗赠给山伯,诗曰:
忆昔当初上杭城,与兄陌路两相逢。来时龙山梅方白,去日娥江花正红。
三载兄长随左右,谁知一旦分西东。与君暂且相分袂,未审何时会玉容?
山伯接过,逐句细品,想起同窗友情,早已潸然泪下,他也取花笺一张,题诗一首:当日辞亲谒道宗,草桥路遇与君逢。来时莺啭杨枝绿,别后鹃啼泪血红。
三载同窗共日夜,一朝芸馆别西东。离情绵绵车难载,怕看柳枝恋春风。
山伯题诗毕,与英台说:“为兄送你一程。”于是两人出了学堂,往官塘大道而来。,一路上虽然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但两人无心无绪,依依难舍,走至草桥关,英台不免触景生情,无限感伤,拉住山伯说:“有道是‘送君千里终有别’,梁兄请留步,这里我吟诗一首以表惜别。”说着,吟诗一首:
偶逢草桥结义来,百花三度放春苔。惟有玉梅心耐冷,不将春意私自开。
山伯听了,但觉诗意十分含蓄,又不解其意,也和诗一首:
三年共学两情投,玩月吟风思最幽。今日别离肠欲断,会期准约在来秋。
英台听得双泪交流:“梁兄,我家有个小妹子,年方十六,今日我亲口许配与你,约你在三七二八月,前来我家说亲,望梁兄切莫来迟。”英台说完,便和梁山伯挥泪作别。敕封“义妇冢”
英台归家不久,祝员外作主把她许配给了余姚豪富马文才。再说梁山伯回学堂后,有一天将两人所作之诗拿给先生请他指教,先生一看祝英台的诗暗露挚爱真情,就将察出英台是女儿身的情况和诗的含义讲解给梁山伯,经先生指点,梁山伯才恍然大悟。当学业完成后,梁山伯喜气冲冲地赶往上虞祝家庄时,英台已是马家之人了。山伯悔恨交加,回家后茶不思来饭不香。后来被人荐举,出任鄞县县令。由于刻骨相思,一年后便染病身亡。一次英台乘船外出,来至鄞县地界,突然平静的河水波浪滔天,航船颠簸欲沉。英台带着银心只好上岸,但见江边立着一块墓碑,上写“会稽梁山伯之墓”,英台一看泪如泉涌,但见她双膝跪地,嚎啕大哭,直哭得天旋地转,飞沙走石,瞬时间大雨倾盆,雷闪交加;骤然一声巨响,天崩地裂,只见山伯坟墓化裂,英台见了,大喊一声:“梁兄,英台来了!”一跃跳进了裂口。瞬息,雨过天晴,一道彩虹下有一对硕大无比的彩蝶在山伯墓前翩翩起舞。银心仔细一看,那蝴蝶的花纹分明便是英台的罗裙,便拜倒在地,周围百姓也惊讶万分。当时上虞名人谢安正身居宰相要职,他把家乡的这件事启奏皇上,皇上也深感钦佩,于是当场提笔,敕封“义妇冢”。
陈秋强 搜集整理 流传于浙江上虞

不知在多少年前,诸暨有个年轻人,名叫石娃。他既聪明又健壮,不但是种田能手,还是个手艺出众的石匠。每天早晚,他总是带着榔头,凿子,招呼村里的青年们一起,到山上去打凿岩石。不管春夏秋冬,不论风霜雨雪,一天也没有间断过。慢慢地他把村边的山头都有变得玲珑俊秀,景色特别美丽。

一九八七年四月七日采录于邵村讲述者:邵颜龄 男 望乡邵村
农民搜集者:邵建设 男 望乡村 农民


石娃住的村子里,有个姑娘名叫花妹。花长得像一朵刚开放的牡丹。她心灵手巧,绣花绣得好极了,没有一个姑娘能赶上她的,每天,花妹和村里的姑娘们一道,坐在窗口绣花,绣呀绣呀,她们把所有美丽的花朵都绣在锦上,再把这些美丽的锦绣做成衣裳穿,大家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上一篇文章:蝙蝠双飞梁祝魂·下一篇文章:梁山伯与祝英台

花妹还会唱歌,只要她开口一唱,花儿就会开放,鸟儿就会飞舞,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有会欢笑。石娃在山上凿石头,听到她的歌声,颈头更大了。

·上一篇文章:奇妙的石礅·下一篇文章:汪虎开新路

石娃爱着花妹,花妹喜欢石娃,他俩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一定要等到石娃把山上的石头都凿完。等到花妹把四季的花朵都绣完,到这时候,他俩才成亲。全村人都喜欢花妹和石娃,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好日子终于盼到了,这一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石娃凿完最后一块石头,花妹也绣完最后一根丝线,他俩双双跑到村外的小溪边。花妹撒开自己的辨子,让清清的泉水冲洗着长发。花妹的长发浸在水中,溪水就打起漩涡来了,“哗啦,哗啦”不住地欢笑;溪边的那棵桃树,见了美丽的花妹,便在树顶上开出一朵特别鲜艳的桃花来。石娃攀上去,摘下桃花,插在花妹第一次挽起的发卷上。月亮当空照,星星眨眼笑,天上的仙女们一个个都探头张望,谁不羡慕这人间的这一对呀!

站在云头的雷神也看见了;石娃和花妹是那么快活,那么亲密。他越看越眼红,恨恨地想:人间竟有人比我活得快活,那可不成,这样美丽的姑娘应该是属于我的呀!于是他抹了一下黑脸,变成一个粗大的黑脸汉,到地下来了。

花妹打扮好了,和石娃双双地回到村里来,村里人把他俩拥上最美丽的一座小山上,在那里,大家已经给他们盖好了一座新房。全村的男女老少,在山上欢天喜地过了一夜,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渐渐散了回去。

客人散尽了,石娃和花妹正想进屋去,突然,月亮不见了,乌云压住头顶,只听得从远处滚来一阵可怕的声音,雷神在山头上出现了,雷神嘻皮笑脸地去拉花妹,说道:“美人儿,随我到天上去吧,”花妹又急又气,一伸手“辟啪”打了两记耳光。石娃赶过来。一膀子把他撞得老远。雷神挨了打,怎肯罢休!他眼珠子一转,就是两道闪电,嘴巴一张,就是一声响雷;他袍袖一挥,狂风刮来了,暴雨落下来了。闪电刺得人眼花,响雷震和人耳聋,狂风刮得人站不住脚,暴雨打的人抬不起头。花妹和石娃紧紧依偎着,誓死也不分离!雷神用手在石娃和花妹中间一劈,“忽”地一道青光闪过,山头劈成两半;雷神以吹了一口气,花妹站着的这一半山头,立刻就飞将起来。石娃机灵地纵身一跳,攀住这半边山头上树藤。飞呀,飞呀,愈飞愈快,愈飞愈高。石娃只听到耳边呼呼风响,渐渐地,他的头晕了,眼花了,他的双手不知不觉变成了两只翅膀,再也攀不住了。他就用牙紧紧地咬着树藤不放;可是,他的嘴巴也越来越长,越来越尖,越来越硬……最后这半边山头飞到了杭州灵隐的上空,“轰隆”一声落到地面上,把石娃震得昏晕过去了。

石娃清醒过来,看看自己已变成了一只长嘴巴的鸟儿,觉得很伤心。这时,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歌声,多熟悉的歌声呀!于是,他就展翅飞到山头上,朝四周看看:山上的石刻是自己领头雕的,山上的树木是自己领头栽的,他下就认出来了,这就是从他的家乡飞来的那半边山头呀!他把耳朵贴在岩石上听听,歌声更清晰了,再厚的岩壁也隔不断花妹的歌声呀,花妹一定在这山头底下!石娃听好了一个位置,便在岩石上啄起来,啄了一天,又啄一天,啄得岩石直冒火星。

花娃正在唱歌,忽然隐隐地听到头顶上有“笃,笃”的声音,他屏住呼吸静静地听,一点也不错!声音一声比一声清晰,一声比一声响亮,这一定是石娃在凿石头!花妹高兴极啦!就拔下头上的银钗,对着洞顶发出声响的地方挖起来,他要让石娃少费一点力气,早点把岩石凿穿。这样,石娃上山顶上啄,花妹在山洞里挖,石娃尖喙啄破了,花妹的银钗也磨得只剩短短的一截了。过了不知多少时候,石娃一啄啄到一支银钗,岩石终于啄通啦!一线和煦的阳光射进黑洞,石娃从来这一线缝隙飞进洞里去,在花妹的身边飞了三圈,花妹立刻也变成一只美丽的鸟儿,双双迎着太阳,向天空飞去。

飞呀,飞呀,石娃和花妹冲破蓝天,穿过白云,一直飞到天上。他们找到了雷神,一齐拍拍翅膀冲过去,“笃,笃”两声,把雷神两只铜铃眼都啄瞎了。从此以后,雷神成了个瞎子,只能在天上吼叫,再也不敢到地下来为非作歹了。

至今诸暨城外还有一座“半边山”;从那里飞走的另外半座山,就是现在杭州灵隐寺的“飞来峰”。飞来峰上有个小孔叫“一线天”,那就是当年石娃把花妹救出来的地方。


·上一篇文章:康熙题匾·下一篇文章:石香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