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背阿宁走,铁公鸡听着阿胞的哭诉

很久以前,有一个勇敢、聪明的侗家后生,叫阿宁。有一回他出远门办事,走呀走呀,觉得一个人很孤独,心想有个伴就好了。不料这个想法被一个魔鬼知道了,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人。于是他俩结伴而行。他俩走着走着,魔鬼脚走痛了,就想出个主意,让阿宁背着他走。魔鬼说:“我们这样走,再走两天就走不动了,我俩来互相背着走吧。”阿宁答应了,问魔鬼:“那谁先背谁呢?”魔鬼说:“这样吧,哪个年纪小就先背年纪大的。”阿宁知道魔鬼想耍花招捉弄自己,想了想就对魔鬼说:“你先提了来,那你先报自己的年纪吧。”魔鬼说:“天下还没有人的时候我就已经出世了,我是天底下出世最早的一个人。”阿宁听魔鬼这么说,心里暗自骂道:这个恶魔,这也想难住我么?魔鬼一说完,阿宁就放声大哭起来。魔鬼感到莫名其妙。问:“你哭哪样。”阿宁不回答,而且越哭越伤心,魔鬼急了,说:“你哭什么,说呀!”阿宁这才慢慢地说,“哎,难得讲呀,恰恰你出生的那一天,我的崽死了,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又勾起了我的伤心事。”魔鬼张口结舌,只得认输,先背阿宁走。走着走着,魔鬼越想越后悔,越想越恼恨。心想:我决不能叫人占便宜。于是又对阿宁说:“我俩原先没讲清楚。到底要背多远呢?得有个约规才说。”阿宁想了想,说:“原先没讲清,现在不好定。这样,我在你背上唱支歌,几时唱完几时换我背。”魔鬼想,一支歌能有多久呢?于是满口答应了。阿宁开始“哟哟依,哟哟依”地唱起来。其实阿宁并没有唱什么检查,翻来覆去老是那句“哟哟依”。又走了一天,歌还没有唱完。魔鬼急了,问:“你这支歌几时才唱完呀?老是那个哟哟依!”阿宁不作回答,仍旧唱他的“哟哟依”。到了傍晚,魔鬼实在走不动了,对人哀求说:“你的歌几时才能唱完呀,我们先歇一会吧。”阿宁看看天色,同意了。说:“这是你要歇的,我的歌并没有唱宛,我们说话要算数,什么时候唱完什么时候换我背你。”人能编那么长的歌吗?魔鬼有点怀疑,问:“你唱的是什么歌呀?”阿宁说:“这支歌是开天辟地歌,有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句!我唱了一天,才唱得一千一百一十一句哩!”魔鬼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听阿宁这么一说,只得暗暗叫苦,心想,我得另外想办法整他才行。歇了一会,魔鬼计上心来,说:“世界上你最怕什么东西!”阿宁知道魔鬼又在打自己的主意了。于是他将计就计,说:“我最怕的有两样,一是糯米粑粑捏成的人,再一个是炖熟了的鸡。”魔鬼听说暗自得意,心想:“这两样东西还不好办!等我拿来了把他吓跑,也就免得明天再背他了。”到了晚上,魔鬼趁人睡觉,去偷来了糯米粑粑和熟鸡放在阿宁的身边。然后把阿宁叫醒,说:“你快看,你身边是什么东西!”阿宁醒过来,见了糍粑和炖鸡,心里高兴极了,但故作惊讶地喊叫:“呀!不得了,可吓死我了!”说着抓起粑粑和炖鸡就吃,三下五去二几大口就吃了个干干净净,填他了肚子。魔鬼愣住了,不解地问:“你不是最怕这两样东西吗?怎么把它都吞掉了?”阿宁说:“我害怕它们,把它们吞掉也就不怕了。”魔鬼有苦难言。第二天,阿宁又要魔鬼背,魔鬼没办法,只得背着人继续走,人还是在唱他的哟哟依……

一天,蛤蟆在北河里洗澡,飞来一只燕子,翅膀在水上一沾一沾的,嘴里不停地唱着。
蛤蟆非常羡慕,也非常嫉妒,就开玩笑地说:“燕子兄弟,这两天怪好吧?”燕子一看是蛤蟆给他说话,就没理它。蛤蟆有点烦了:“怎么,你看不起人?你觉得我穿的破,身上有补丁?那也比你的好。你们虽然穿得好,黑绸子黑缎子的,一家人住一个屋里,整天衣裳不兴洗。咱这个虽然穿的补丁摞补丁,一天洗几个澡”。燕子一听蛤蟆挖苦自己,气得张口结舌,但它不愿意吃这个亏,就想法气气蛤蟆。它飞在水面上打着旋,挖苦蛤蟆道:“蛤蟆老兄,你们的确是干净,是不简单。我就有一件事不明白:别人为什么都没有你们咋呼的响,一叫“嗷啊”地,这是怎么回事?”蛤蟆一听是夸奖它的,就高兴地说:“这点你不知道,俺叫得响,俺的肚子大,脖子粗,嘴大,所以叫得响。”燕子哈哈一笑说:“嘴大喉咙粗就喊得响?那个商店卖茶叶的茶叶篓子肚子也大,嘴也大,脖子也粗,怎么整天不见喊响过?”把蛤蟆气得哼哼地:“你懂得么?那个不是竹子的?”燕子说:“竹子的喊不响?”蛤蟆说:“竹子的就能喊响了?”燕子说:“笛子也是竹子的,怎么一吹嗷嗷叫?”蛤蟆说:“你提那个,那个竹子有眼。”燕子说:“有眼就响?那个竹筛子不是净眼,怎么一点不响?”蛤蟆把肚子鼓了两鼓说:“给你说了嘛,那竹筛是圆的哟。”燕子说:“圆的就不响了?打的那个锣不也是圆的?怎么“哐哐”地比你叫喊得还响?蛤蟆气得话也说不成个了:“打的那个锣,打的那个锣,他有“脐”,那是“脐”响的。”燕子说:“那个铁锅不是也有“脐”,怎么再敲也不响?”蛤蟆说:“那是铁的,铁的不如铜的响哟。”燕子说:“铁的不如铜的响,庙里和尚撞的那个钟不全是铁的吗?它怎么还这响?”蛤蟆说:“你说的么,那个钟不是挂起来的吗?”燕子说:“挂起来的就响?那个称砣再挂起来,怎么也敲不响?”蛤蟆那个气呀,说:“称砣敲不响,称砣小哟。”燕子说:“称砣小,那个学校里吹的哨子不是更小,怎么一吹还这么响?”蛤蟆说:“那是气顶的。”燕子说:“气顶的?汽车的轮胎那个气充的饱饱的,它怎么一点也不响?”把个蛤蟆憋的:“那个,那个……”一使劲,肚子“扑哧”一下炸了。

湖南省通道县有个侗族聚居的吉祥寨,寨主本来叫聂恭禧,他有万贯家财,良田千顷,却是爱钱如命,一毛不拔,因此,大家都喊他“铁公鸡”。正是阴历十月小阳春的时候,摘完禾谷,铁公鸡请了十来个长工来挖茶山。长工们干的牛马活,吃的却是猪狗食,起五更,睡半夜,长工们很是气愤,就常常在山上睡大觉,消极怠工。铁公鸡家里有个放牛娃叫阿胞,是个十来岁的孤儿,给铁公鸡放牧着十多头耕牛。阿胞人虽然小却挺聪明,白天和长工们一起上山,晚上和长工们睡在一块。这一天,长工们上山后又准备睡觉,阿胞就自告奋勇地说:“叔叔伯伯们,你们安心睡吧,我来给你们放哨。如果有人来我就学竹鸡叫,你们听了就赶快起来,装成在挖山的样子。”大家都说好,由于阿胞站岗,长工们更加放心,他们睡得好香啊!由于铁公鸡只顾个人发财,对长工们压榨得很厉害,饭也不给吃饱,长工们都瘦得皮包骨啦!这次到了山上大家又议论起来:“这么下去,再干一个月,我们都要没命了!”“我多想打牙祭啊!”“饭都吃不饱,还想打牙祭,你莫白日做梦吧!”这时阿胞也凑了上来稚声稚气地问:“叔叔伯伯们,打牙祭不吃猪肉吃牛肉行吗?”大家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有的说:“阿胞呀,你真是异想天开,莫说打牛肉牙祭,就连一根牛毛你也休想,你不知道铁公鸡是一毛不拔吗?”阿胞却现出认真而神密的神情,小声说:“叔叔伯伯们,只要大家齐心,我保证我们能打个牛肉牙祭。”接着他把自己的主意如此这般地说了出来,长工们一至表示同意,并且商量妥当,明天就动手。第二天,阿胞与长工们很早就上了山,他们带好斧头与铁锅,在山林最深处宰杀了一头大黄牛,大家美美地饱餐了一顿,痛痛快快地打了个牛肉牙祭。为了在铁公鸡面前交差,他们也作好了安排,然后依计而行。下午,太阳偏西时,阿胞赶着牛群回来,关好牛,他急忙哭丧着脸跑到铁公鸡面前报告:“东家东家,不好了,出事啦!”“出什么事?快说!”铁公鸡忙问。“有一头牛钻进山洞回不来了!”铁公鸡很不相信,怀疑地说:“会有这种怪事?”“哎呀,东家!这样大的事我能撒谎吗?”阿胞委屈地解决道:“你不信我带你去看吧!”铁公鸡看看天色已晚,本来不想去,但他又舍不得丢失一头牛,就说:“快,快带我去!”阿胞就带着铁公鸡往深山里跑。在一个陡峭的峡谷里,真的看到一头牛钻进了一个天生的石洞晨,牛头从石洞的另一个出口冒了出来,身子陷进石洞已看不到,但牛尾巴还留在洞外。那大黄牛见了阿胞与铁公鸡还“麻麻”地叫。阿胞继续向铁公鸡哭诉着:“下午,两头大黄牛不知怎的斗起角来,双方都戏了眼,有头大黄牛死追这头大黄牛,追得它无路可逃,到了这个峡谷看见这个石洞,它就拼死命钻了进去,谁知洞太小,头挤了进去,身子也霸蛮挤进去了,却卡在洞里动弹不得。它挣扎着,头从洞的另一个出口冒出来,但身子却出不来了,你看它好生着急,尾巴在不停地动呢!其实,这次大黄牛的身躯已被他们打了牙祭,只留下头和尾巴露在这天然的石洞外面,由藏在洞里的长工装牛叫。由于石洞生得巧妙,看去确实很象一头牛钻进了石洞,而把头和尾巴留在洞外。铁公鸡听着阿胞的哭诉,看着这牛头和尾巴,还是不很相信,但当他走近这牛头,伸手摸牛角时,那牛竟“麻麻”地大声叫唤起来,这时他才真相信:牛确实是钻进石洞出不来了。他看看天色已晚,若不赶紧把牛救出来,让牛在山里过夜正好给老虎当晚餐,怎么救呢?他下了决心:反正有十多个长工,拖也把牛拖出石洞!于是他要阿胞飞跑去把长工全喊来。阿胞把长工全喊来了,铁公鸡大声吆喝道:“你们都看见了吧,牛钻进山洞也不来了。不过它既然进得去也就可以出得来的,它自己出不来,我们就辛苦点拖它出来。你们依秩序站好,一个接一个,听我的命令,我喊一二三,你们就一齐用力猛拖,听清了吗?”“听清了!”大家齐声回答。于是在这险要的峡谷边,摆开了一字长蛇阵,第一个长工拖着牛尾巴,后面的一个接着一个,铁公鸡站在最后头,紧紧地拖住最后一个长工的裤腰带。阿胞就在前面牵着牛缰绳。铁公鸡用尽力气喊道:“一——二——三!”喊声刚落,大家一齐用力,只听得“咕咚”一声响,牛尾巴被拉断了,人们个个被跌得仰面朝天,铁公鸡更是跌得呜呼哀哉,他的后边正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这一跌就滚下了悬崖,落了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原作者: 永生、李春艳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八日采录于羊庄镇羊北村讲述者:宋传金 男
羊庄镇电影队搜集者:张兆登 男 羊庄镇政府

原作者: 杨晟丙




·上一篇文章:娘美·下一篇文章:甩泪山

·上一篇文章:姊妹松·下一篇文章:不见棺材不落泪 不到黄河不死心

·上一篇文章:会下“金子”的猪·下一篇文章:娘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