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女神将他变成了一头鹿,她几乎等不到天亮就取来所许诺的魔药

阿克特翁是阿里斯塔俄斯和卡德摩斯的女儿奥托纳沃的儿子,其父喜
爱打猎。阿克特翁年轻时跟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人喀戎学习打猎的诀窍。有
一天,他跟一群快乐的伙伴在基太隆山区的森林里围猎。中午,太阳火辣辣
地照着,酷热炙人,他们急于想寻找一块树荫纳凉。这时,阿克特翁对伙伴
们说:“今天我们打了不少野味,围猎就此结束!明天再打吧。”围猎的人四
下散开,他带着几条猎犬走进森林深处,想找一块荫凉处睡一觉。
附近有座加耳菲亚山谷,长满了松树和柏树,是呈献给阿耳忒弥斯的
一块圣地。山谷深处的一角有一个树木遮掩着的山洞。清泉汇成一池湖水,
年轻的女神狩猎回来,常常在水里洗澡消除疲劳。这时,她正由一群女仆簇
拥着走进山洞。她把猎枪、弓箭、箭袋交给后面的奴仆。一位女仆给她脱下
衣服,还有两位女仆解下她脚上的鞋带。聪慧而美丽的库洛卡勒将阿耳忒弥
斯松散的头发扎成一把,然后她们从清泉里舀来凉水,冲洗她的身体。
女神正在快乐地洗澡,卡德摩斯的外孙阿克特翁来到树丛深处。他无
意之中踏进了阿耳忒弥斯的圣林,找到一块凉爽的休息地,非常高兴。女仆
们突然看到一位不速之客突然闯了进来,不禁惊叫起来,一起过去围住女主
人,不让他看到她的胴体。可是女神高高地站在那里,羞得面色绯红,一双
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闯进来的男子。他还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非常
吃惊,完全被眼前的美人迷住了。多么不幸的男人啊!如果他迅速逃走,尽
快退出这块是非之地,那该多好啊!这时,女神突然俯下身子,退到一旁,
一面用手在湖水里舀起一抔水,喷在对面小伙子的头上和脸上,一面威胁着
说:“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去告诉大家吧,你看到了什么!”
女神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伙子感到一阵害怕。他扭头就跑,跑得飞快,
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不幸的男人没有发觉他的头上长出了一对犄角,脖子
变得细长,耳朵变得又长又尖。
他的双臂变成了大腿,双手变成了蹄子,身上长出了斑斑点点的毛皮。
他已经不是人了,愤怒的女神将他变成了一头鹿。他到了湖边,从水里看到
了自己的容貌。“天哪,我这不幸的可怜人!”他正想呼喊,可是嘴巴僵硬得
像石头一样,发不出声来。他痛哭流涕,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只有思想还
没有丧失。 他该怎么办呢?是回到外祖父的宫殿里去,还是藏在密林里?正当他
又羞又怕的时候,他的一群猎狗围拢过来,一齐冲向雄鹿,追得他漫山遍野
地逃窜。他一会儿逃上悬崖,一会儿逃进峡谷,惊恐万状地在他从前围追猎
物的林场上逃命,自己成了围猎的对象。最后,一条凶恶的猎犬吼叫着扑上
来,一口咬在他的背上。别的猎狗一呼而上,锋利的牙齿将他咬得遍体鳞伤。
正在这时,他的一群狩猎的朋友也闻声而至,放出恶狗,拼命撕咬着这头壮 鹿。
猎友们高声欢呼着,寻找他们的主人。“阿克特翁!”深山密林里响起
呼唤声,“你在哪里?瞧,我们猎到了一头壮鹿!”
可怜的鹿被穿在他的朋友的猎枪上,渐渐地断了气。

美狄亚听了姐姐的询问,羞得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她欲言又止,最后
爱情使她鼓起勇气。她巧妙地绕了一个弯子,机敏地说:“卡尔契俄珀,我
心里难受,是为你的儿子担忧,我怕父亲会把他们和外乡人一起杀掉,一个
可怕的梦给了我这个预感。但愿神衹保佑,不让梦里的事实现。”
卡尔契俄珀听了很吃惊。“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来找你的,”她说,“我请
求你支持他们,反对我们的父亲!”她抱住美狄亚的双膝,把头靠在她的怀
里。姐妹俩都悲伤地哭泣起来。这时美狄亚说:“我指着天地,对你起誓:
为了拯救你的儿子,只要我能做的,我都乐意去做。”
“那么,”姐姐接过话说,“为了我的孩子,你也应该给那位异乡人一些
魔药,让他能在那场可怕的决斗中幸运地保全生命。我的儿子阿耳戈斯以他
的名义请求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美狄亚的心高兴得激烈地跳动起来,脸上泛出红晕,不由自主地说:“卡
尔契俄珀,如果我不把保全你和你的儿子的生命当作我最关心的事,那么就
让我活不到明早。明天我将一早就去赫卡忒神殿,把制服神牛的魔药取给那
个外乡人。”卡尔契俄珀离开了妹妹的住房,赶紧给阿耳戈斯送去这个值得
庆幸的消息。 整整一夜,美狄亚同自己进行着激烈的斗争。“我是否许诺得太多
了?”她问着自己,“为了一个外乡人,我用得着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吗?是
啊,我应当救他一命,让他去他心中所愿去的地方。可是,他事情成功之日,
却是我的死期,到那时恶毒的流言会攻击我,说我不惜有辱门庭去为一个外
乡人殉情。那流言该是多么可怕啊!”她从房里取出一只小箱子,里面放着
还魂药和致死药,她把箱子放在膝盖上,打开盖子正想尝尝致死药的滋味,
突然想到生之欢乐和甜美。她觉得太阳也好像比以前更美丽。她的心里充满
了对死的恐惧。美狄亚把箱子盖上,放在地上。这时伊阿宋的保护女神赫拉
改变了她的心绪。她几乎等不到天亮就取来所许诺的魔药,并带着它到她所
喜爱的英雄那儿去。

在暴风雨中航行一程后,阿耳戈英雄们在奇奥斯城附近的俾斯尼亚海
湾登陆。生活在这里的密西埃人友好地款待客人,燃起熊熊的篝火为他们取
暖,用绿色的树叶为他们铺上柔软的床,晚餐时还送上丰富的食物和美酒。
赫拉克勒斯在途中放弃了一切舒适的享受。这次他又离开了同伴们,
独自走进茂密的树林,去寻找一棵结实的松树,用来削制一把更好的船桨。
不久,他果然发现了一棵合适的大树。他把箭袋和弓箭放在地上,解开缚在
身上的狮皮,又把大木锤放在地上,然后双手抱住树干,用力将大树连根拔
起,看上去大树像被飓风吹倒的一样。
这时,赫拉克勒斯的朋友许拉斯也离开了餐桌。赫拉克勒斯在征伐德
律约时因争吵打死了许拉斯的父亲,后来把他领回来抚养,让他当了自己的
仆人和朋友。许拉斯带了一只铁罐,到泉边去为主人和朋友们取水。一轮圆
月发出清辉,年轻的许拉斯映着月光,显得更加英俊。他到了泉边,弯下腰
去打水,水中的女仙,被他美丽的身影迷住了,突然伸出左手抱住他的脖子,
又用右手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拖入水中。正在泉水附近的波吕斐摩斯,也是
阿耳戈的英雄,他正在等候赫拉克勒斯。突然,他听到许拉斯的呼救声,却
找不到他。正在这时,赫拉克勒斯从树林里出来。“唉,我必须告诉你一个
不幸的消息,”波吕斐摩斯急忙对他说,“你的仆人许拉斯去泉边打水,却未
见回来。不知道是被强盗抓去,还是被野兽吃了,我只听到他恐怖的呼喊声。”
赫拉克勒斯听到这话,愤怒地扔下松树,急忙朝泉边奔去。
启明星高高地悬挂在山峰上空。微风吹拂,送来凉意。舵手催促英雄
们赶快上船。他们借着顺风,趁着月色愉快地航行了一程,突然有人发现还
有两位伙伴,波吕斐摩斯和赫拉克勒斯没有上船。是回去找他们,还是继续
航行,这个问题引起大家激烈的争执。他们难道能够不顾最英勇的伙伴,自
顾自地走掉吗?伊阿宋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那里,忧心如焚。忒拉蒙沉不
住气了,暴怒地对他说:“你怎么能若无其事坐在这里?也许你怕赫拉克勒
斯比你强,夺去你的荣誉!你听到大家的议论了吗?即使同伴们都支持你,
我敢愿意独自回去寻找失落的伙伴和英雄。”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抓住舵手
提费斯的衣服,眼里射出愤怒的火光。
要不是北风神波瑙阿斯的两个儿子卡雷斯和策特斯抓住他的双手阻止
他,他真的会逼迫大家驶回去。正在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从波涛滚滚的海
里跳出了海神格劳科斯。他用强劲有力的手拖住船尾,对他们叫道:“英雄
们,你们吵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违背宙斯的愿望,把勇敢的赫拉克勒斯带往
埃厄忒斯?命运注定他另有一番英雄事业要干。而许拉斯已经被水仙抢去
了,这个水仙被爱情之箭射中了。赫拉克勒斯是为了他才留下来的。”说完
话,他又沉入水中,海面上留下一个急转的黑色漩涡。
忒拉蒙感到羞愧,他走到伊阿宋面前,恳求谅解似地说:“伊阿宋,别
生我的气,我因忧虑失去了理智。忘掉我的粗暴行为,让我们和好如初吧!”
伊阿宋握住他的手,表示和好。于是他们高高兴兴地在海上继续航行。
波吕斐摩斯留在密西埃人那里,并为他们建了一座城池。
赫拉克勒斯继续去宙斯要他去的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