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文章抄写在牡丹花瓣上,黄生又问那红衣女郎

明代,安徽亳州有书生,名叫欧阳搏云,字苦书。本是出生在宦官之家,后因家境日下,渐渐败落,十分贫寒。但是,书生不甘命运的安排,更不愿寄人篱下,决心考取“功名”,光耀列祖,哪知连年落榜。有位好心肠的先生告诉他:“后生功底太差,还需读万卷书,方能感动天地之神。”

崂山下清宫,美丽幽静。院内有耐冬树木高达两丈,大数十围;一株牡丹高达丈余,花开时节璀璨似锦。

这是在曹州牡丹园里听到的故事。
有人说曹州牡丹甲天下,也有的说天下牡丹数洛阳。那曹州牡丹园光联成片的牡丹就有几千亩,品种繁多,再齐全没有了。不过,据说曹州早年间什么花都有,就是缺少牡丹,后来玉版白和葛巾紫从洛阳来到了曹州,看中了这个地方,落下了种籽,才繁盛开来,这和《聊斋》里“葛巾”的故事恰恰相反呢。
曹州把牡丹叫花子。相传洛阳有座邙山,以前邙山上有两棵好花子,一棵白的,一棵紫的。每年到了谷雨季节,老远望去,就会见到山顶上,两棵花于开得活艳崭新,有丈多高,又都花大如盘,白的雪白,紫的显紫,连那山头也被衬得光彩明亮,花子的枝叶全看得清楚。可是到了跟前,花影影也看不到一点,真是奇啦。
这两棵花子,确实不同寻常。有一年谷雨前,花子正遇上好时候.白天日头照,夜里星月明,两株花于喝足了露水,一阵清风,化成了两个奇俊的仙女。白牡丹抬头看看,说:“妹妹,你看!这洛阳真不愧是九朝古都,赏花有花,观景有景,咱姐妹二人成天呆在这山头上,也该出去游逛游逛了,你说咱是去游白马寺,还是上齐云塔.说不定能听到塔下面的金蛤蟆叫哇。”紫牡丹高兴地答应:“姐姐说得对,咱俩成天价守在这么个多见石头少见人的地方,实在弊问得慌,你看那天上的大雁成队地飞,空中的雀鸟一群又一群,咱姐妹俩倒不如远走高飞地出去见见世面吧。”
白牡丹琢磨了一阵子,也就同意了。没用再言语.姊妹二人身轻飘飘地起到了半空,月赶流星样越飞越远。在家有在家的乐趣,出门有出门的耍头,姊妹俩,看了些从来没见过的光景,也经历了从来没有摊上的风风雨雨。这天过午,她俩来到了曹州的上空。当时赵楼村不仅有栋小楼,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半空朝下望望,别说锦缎没有那么光彩,就是天上的彩云也不抵这园里的花色鲜亮。两个仙女越看越入神,心看醉了,眼看述了,不由自主地往花园里
落去。
都说远看青山,近看水,那好花更是百看不厌。姊妹俩黄营穿柳样,瞧了这里,瞧那里。看了这枝看那枝.怎么看也看不够。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天就黑咧,还是合不得离开,就在那座小楼上宿下了。
就这样,、白牡丹和紫牡丹两个仙女,留恋赵楼的花园,一住就是多日。
说来也更奇了,赵楼村的人,常看到有两个闺女,一个穿白.一个穿紫,衣带飘飘的,在楼上看景。妹抹俩不光喜欢园里的好花,也爱上了曹州一带的风景,常常到外面去游逛。有一天夜里,月明风清,那起楼花园里露光晶亮,花影摇摆,又是一番好看的光景。白牡丹和紫牡丹一面观景,一面啦起呱来:
“妹妹,这曹州地面一马平川,土地黑泊油的好呐。”
“对,越住得日子长,越觉得这是个好地方。你看远有黄河,近有绿水,咱姊妹既然来到这里一趟,怎么的也得留下个根芽才好。”
“这主意不错,可是景好,地好,还得人好,要不,小小的根芽怎么受得了千灾万难?我说咱以后不光观景,还得到处去访听访听人哩。”
第二天,姊妹两个去无影,来无踪的,串乡,访村,听说了一个故事,这故事有根有梢,有头有尾,直听得两个仙女,回到小楼上还感到情比火热。齐都说,“曹州有这样勤劳的厚道人,一定让牡丹在这里生根开花。”
谷雨过后,姊妹两个,尽管觉着曹州什么都好,总是恋家乡的一捏土,就在临走的时候把两个花籽落在了楼上。赵楼的人,看到楼上有两个白胖的小孩,笑嘻嘻地咧着嘴。赶上去一看.小孩不见了。左找右寻的,在地上拣到了两粒花籽。花籽入土,第二年出来了两棵牡丹.培土浇水,养了五年,两棵牡丹都开了花,一棵开的雪白,一棵开的显紫,白就是玉版白,紫的就是葛巾紫,都是那样花大如盘,其俊无比.真是花中之王。
那两个牡丹女听到的。到底是个什么故事?说起来,前面得有这样的话:
良心正,心肠好。
常言道:“花美美在外面,人美美在心里。”起了这个头,下面就是她俩听到的故事;
那九曲黄河,经过曹州地面,仍然是浩浩荡荡,黄浪滔滔,岸上的一间茅革小屋里住着娘儿俩,少地无土的,全靠儿子打鱼过活。小伙子长得粗壮结实,跑得顶风船,撤得大鱼网.尽管风里来,浪里去,成天不停地忙活,还是断不了受穷挨俄,家里常常没有隔宿粮。这一年冬天,进了腊月门,黄河结了冰,打鱼是没门啦,娘儿两个跟着也就断了顿。穿得十日破,挨不得一日饿,连愁带饿,娘病倒了,她心疼儿子,说道:“苦日难熬,光愁也不顶用,后庄上唱戏,你去看个热闹吧!”
小伙子有心在家守着娘,又一寻思,老呆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出去走走,碰巧也借点吃的也好嘛。
小伙子出了门,三个转,四个弯地到了戏台于底下东撤模,西撤摸,围着戏台于瞅了个遍.虽是看到了几个熟人,也都穷得和自已差不多,各人都有难处,怎么好把愁布袋让人家背呢。他叹了口气,戏也没心看,转身往后走,心里又思量:“娘有病,回家怎么跟她老人家说?”他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天地再宽,也觉得无路可走。
这工夫,戏台上正唱得热闹。后庄有一户人家,老汉和儿子看戏去了,家里只留下闺女看门。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还挺殷实,有粮有草的。闺女到场院里拿草喂姓口.无巧不成故事,就在这个空当,小伙子从门前经过,看到街门敞着,厢房里还有灯亮,一阵寻思:人穷才知求人难,自己五大三粗的汉子,怎么好在人前张口呢?又一想,为了叫娘吃上顿饭,自己有什么脸皮舍不上。转了这个念头,脚步也就迈进了院里,叫了几声,听不到答应,又定到了厢屋门口,往里一看,很是吃惊,屋里只有几个上尖的粮食囤,却什么入也没有。他正想退出去.偏偏在这当口,闺女回来了。她千精细百怜俐的,见院里进去了人,也不声张,把草一扔,伸手把街门关死了,还“哗啦”一声把门挂子扣在门鼻子上。小伙子看看被关内了院里,心里那个着急劲,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出去才好。世上啥都有,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他后悔自己不该进来,可是后悔也晚了。
再说老汉和儿子,不放心家里,戏没看完就回来了;哥哥是个毛楞性子,听妹妹一说,立时扬起了眉梢子,说道:“黑灯瞎火地往人家宅院里钻,不是贼是什么?”他三步两步地跑进了场院里,摸起了一根铁棍,就要开门去打,叫爹一把拉住了,说道:“百事都得有个实,先问清楚了再说。”开门进去,儿于又要动手,又叫老汉给止住了,他真的细米扒糠地问了起来.小伙子便把家里怎样穷,老娘病在了炕上,自己想进来要点干粮,一根一底的都对老汉说了。
老汉是吃透世情的人,把仁义看得值千金.说道:“人穷了步步有难,处处有灾,俗话说,山再险总有路,河再宽总有渡,只要不怕风霜劳碌,哪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老汉给小伙子装上一口袋麦子,又装上了一口袋谷,他伯小伙子饿得没力气,还叫儿子亲自给他送去。
看到有人送来了这么多的粮食,娘自然要问个明白,小伙子照实说了一遏,娘感思不尽:“啧啧,天上的月亮也赶上不老汉的心眼亮,把仁义看得比泰山重。孩子,咱穷了人却不能穷了志,往后做事可不能光想着自己。”小伙子说:。娘,我一定记住你的话。”
过了年,开了春.黄河解冻了,小伙子又下河打鱼。他把打的头一条鱼,天不亮就给老汉家送去。看看街门还没开,便给他挂在门鼻上。从这以后,每天都是这样,老汉开开门就看见一条活鲜的色挂在了那里,猜想一定是小伙子送来的。
这年秋天.县官的儿子出来打围,丢了鹰啦,贴出了告示:谁要是给他找着鹰,赏银一百两,谁要是把鹰打煞,要拿命来抵。在贴出告示的第二天,小伙子又是天不亮去送鱼,看到老汉家门鼻子上挂着个死鹰,台阶上还有一大摊血。他看事不好,连忙用土把血盖了盖,从门鼻上摘下死鹰.飞跑带奔地赶了回去,把它扔进黄河去了。一场大祸就这样随水漂走了。
原来这死鹰是一个有钱的财主给老汉家栽的赃,财主看中了他的闺女,几次叫人去提亲,老汉说:“会嫁的嫁对头,不会嫁的嫁门楼,有人看中金和银,我图的是人和心。”说什么也不答应。那财主恨在心,他捉住了公子丢的鹰,把它弄死,挂在了老汉家门鼻上,存心要嫁祸给老汉。
一连七天,小伙子没给老汉家送鱼,也没上门去。老汉人一家都挂得慌:是不是他娘儿俩摊上什么事啦?正要去看看,小伙子来了,他把七天前早晨来送鱼,从门鼻上摘下死鹰扔到黄河去的事说了。老汉听后,不禁大惊失色,说道:“是你救了俺一家三口,要不,真不知要落到哪步田地。”
小伙子说:“树无根也就无叶,是你人善良,心底好,好心催的我,才每天大清早来送鱼。老汉说:“还是你为人老诚厚道,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家人口也不多,不知定过亲没有?”
小伙子不觉叹了口气,说道:“穷人家苦熬苦撑的。不能盼那一步呢!”
老汉听了,欢喜地说:“你娘也上了年纪了*一定巴望你成家立业,我有个闺女,咱俩家结门亲吧。”
小伙子却犯了难,说;“这怎么行,俺家只有一间小屋,一条破船,哪能叫她去跟着受穷。”
老汉说;“这些你就不用管啦。”
他先使车送去了木料砖瓦,盖起了五间大瓦房,才鼓乐喇叭的给小伙于和闺女成了亲。老汉行的是仁和义,闺女更爱小伙子的人和心。两口子真是你有情,我有意,相亲相爱做夫妻。一家三口乐乐和和地过起了好日子。
那白牡丹和紫牡丹两个仙女听到的就是这个故事、
如今,曹州牡丹园一到谷雨前后,各色各样的牡丹开得五颜六色,万紫千红,香味飘出老远。论究起来.大家还是说:曹州早年
最先有的是玉版白和葛巾紫这两种牡丹.是从洛阳那面传来的。

于是他终日抄书习文为止。可是家中贫寒,纸又太贵,只得将一篇篇文章抄写在墙壁上和门板上。一日他在室中感到闷倦,便来到后院散心。只见后院那株多年未开花的牡丹丛,花繁叶茂,感到惊喜,于是突然心血来潮,返回室内,取来笔砚,将文章抄写在牡丹花瓣上,以花代纸。那位好心的先生路过主这里看到此景,称此牡丹为“万卷书”。这也许感动了“花神”,翌年,欧阳搏云果真中了“举人”。

胶州黄生在崂山下清宫读书。一天,黄生正在窗下读书,读得久了,有些疲惫,于是向窗外观看。忽然发现有一穿着素衣的年轻女郎,掩映在百花丛中。他心中疑惑:这深山古寺怎么会有这少女出现呢?于是开门出去,想看个究竟,又哪有女郎的影子?从此,黄生经常看见这素衣女郎,但每次都找不到她。于是黄生决定偷偷的隐身树丛之中等候着女郎的到来。不大一会,果然见那素衣女郎和一位红衣女郎来了,远远地望,具可谓艳丽双绝。她们二人慢慢地越走越近,忽然,那红衣女郎向后退了两步,说:“不好,这里有生人!”说着,就要离开。黄生怕错过这次见面良机,急忙从树丛中钻出来。两位女郎大惊,急忙往回奔跑,袖裙飘拂,香气洋溢,沁人肺腑。黄生追过一堵短墙,发现她们已踪影皆无。黄生对女郎的爱慕之情更加强烈,于是取来笔硕,在树下题短诗一首:


(引自《牡丹大观》刘翔、徐晓帆)

无限相思苦,含情对短窗。

·上一篇文章:牡丹仙女·下一篇文章:牡丹王


恐归沙咤利,何处觅无双。

·上一篇文章:万里崂山双花仙·下一篇文章:魏紫牡丹

黄行回到房间,苦思冥想,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忽然,那素衣女郎推门进来,黄生又惊又喜,急忙站起身来迎接。她微微一笑,说道:“看你刚才简直象个气势汹汹的强盗;看了你的诗,才知你乃骚雅之士,不妨相见。”黄生受宠苦惊,急忙问女郎的生平。她说:“我名叫香玉,原是洛阳人氏。只中被宫中道士强迫来这里,其实并不是我的愿望。”黄生问:“那道士叫什么名字?我一定为你排忧解难。”女郎说:“不必了,其实道士也不敢强逼我什么。在这里若能够长期和你幽会,也好啊!”黄生又问那红衣女郎,她说:“她是我的干姐姐,名叫绛雪。”

二人越谈亲密,情意缠绵,不觉曙色已红。香玉急忙起身,临走说道:“我作了一诗,以酬君作,你不要笑我啊。”于是念道:

良夜更易尽,朝暾已上窗。

愿如梁上燕,栖处自成双。

黄生听说,情不自禁地握住香玉的手腕,说:“你真是秀外惠中,令人爱而忘死啊。想到你匆匆离去,真如千里之别。你有时间一定要来,与我相会。”香玉答应了他,从此,每天夜里必来与黄生相会。黄生多次请香玉邀绛雪同来,但绛雪总不来,黄生颇有怨恨。香玉说:“我姐姐性殊落落,不象我那么情痴。让我慢慢地劝她,你不要着急。”

一天晚上,黄生见香玉含泪而来,哭泣着说:“大祸临头了。今天我就要和你永别了。”说着,以袖试泪。黄生急忙追问究竟,香玉说:“此乃天间,难以给你说明白。”黄生再问,香玉只是呜咽,什么也不说。直到天明,香玉才恋恋不舍地走了。黄生感到非常奇怪。

第二天,即墨县一位姓蓝的人带人来下清宫游玩,见到院中有一株白牡丹,非常喜欢,就向寺里的人索求,于是说把棵白牡丹掘出来移走了。黄生这才悟到,香玉是牡丹仙子,于是非常惆怅惋惜。过了几天,他听说蓝氏把白牡丹移到家中,枯萎了。他伤心至极,作了《哭花》诗五十首,每天都要到牡丹穴处凭吊。

有一天,黄生凭吊方回,回头看见红衣女郎绛雪挥泪穴侧。黄生慢慢地走近她,她也不回避。黄生于是请她到屋里去坐,绛雪答应了。她叹息说:“可怜我们姐妹,一朝断绝!听说你悲不欲性,更增加了我的悲恸。假如亲人的眼泪能堕入九泉之下,也许可使香玉再生的吧。可她已死多日,神气已散,怎么能马上与我们两人共谈话呢?”黄生说:“都怪我命薄,妨害了情人,维道就没有办法了吗?”绛雪说:“我总认为年少书生,十之有九都是爱不专一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痴情地爱着香玉。我来此,也是敬慕你这种美德,而不能代替香玉与你共寝眠啊。”说完就要告别而去。黄生说:“香玉长离,使人寝食俱废。如果你能陪伴我一会,也可使我稍微感到宽慰,你怎么如此决绝无情呢?”绛雪只得陪伴他消愁解闷,天明才离开。

从此,好几天,绛雪没有再来。黄生苦怀香玉,辗转床头,泪湿枕席。这一天,冷雨幽窗,黄生更难入眠。他披衣而起,在灯下吟诵:

山院黄昏雨,垂帘坐小窗。

相思人不见,中夜泪双双。

写毕,他忽听窗外有人道:“作诗不能无有唱和。”听话音知道是绛雪来了。开开门让她进来,绛雪看了诗即刻续吟道:

连袂人何处?孤灯照晚窗。

空山人一个,对影自成双。

黄生读了,潸然泪下。黄生坦怨她来的次数太少了。绛雪说:“我不能象香玉妹妹那样给你温暖,只能给你一点宽慰。”黄生说:“那我也就感激不尽了。”

从此,每当寂寞无聊时,绛雪总是前来陪伴他。黄生感慨地说:“香玉我爱妻,绛雪我良友也。”每次都问她:“你是院中第几株?希望你早告诉我,我好小心地移到家中,免得你象香玉一样被恶人夺去,遗恨百年。”绛雪回答说:“故土难移,告诉了你也没有用处。你的妻子尚且不能从终,何况朋友呢?”黄生不听她的,强拉着绛雪的手到院子里,每到一棵牡丹旁就问:“这是你吗?”绛雪不回答,只是掩口而笑。

光阴荏苒,新年到了,黄生要回家过年了。在家里,二月的一天,他忽然梦到绛雪来到他身边,惆怅地说:“我又大难临头了。你如果能急速前来,我们还能想见;迟了就见不到了。”黄醒后十分惊异,急忙命家人备马,星夜赶往下清宫。原来道士将建造房屋,有一棵耐冬树,妨碍建房,工匠们正准备砍伐它。黄生急忙上前阻止,耐冬树总算保存下来。

这天夜里,绛雪来到房中向黄生道谢。黄生笑着说:“以前你不把实情告诉我,才遭此横祸。今天我已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如果你不来我这儿,我就用拿着火绳烤你了。”绛雪说:“我知道你会这样做的,所以才不敢把实情告诉你。”二人相对坐了一会,黄生说:“今日而对良友,更加思念艳妻。好久没有哭香玉了,你能和我一块去哭她一场吗?”绛雪答应,二人一同来到牡丹穴处,洒泪凭吊。直到黎明,绛雪收泪,劝黄生回去。

又过了几天,黄生正房中独坐,绛雪喜笑颜开地从外面进来,说道:“报告给你一个好消息:花神深为你的至情所感动,让香玉再回下清宫了。”黄生忙问:“什么时候?”绛雪答道:“不知道,大约为期不远了。”

接下来,两天没有见到绛雪的面。黄生抱着耐冬树,摇动抚摩,连声呼唤绛雪的名字,但一点回声也没有。黄生无奈,回到屋里,拿起一条用艾拧成的火绳,对灯点上,就转身出去想去烧烤耐冬树。绛雪急速闯来,伸手夺过艾绳,说道:“恶作剧,让我受痛,我与你断交了!”黄生连忙陪笑致歉。这时,只见香玉步态盈盈地走了进来。黄生一见,涕泪交加,急忙上前握住香玉的手。香玉用另一支手握住绛雪,相对悲哽。

等坐下来,黄生握住香玉的手好象什么也没有抓住,象是自己攥起手一样,不由得惊问:“这是怎么了?”香玉泫然回答:“以前我是花神,是有实体的;如今,我为花鬼,形体已散了。今天虽然相聚,你只当做是梦中相会吧。”绛雪说道:“妹妹,你来了可太好了。我被你这一口子纠缠死了。”于飘然而去。

香玉和黄生相对而坐。香玉款笑如前,但依偎之间,总感到好象是以身就影,黄生悒悒不乐。香玉更是前俯后仰地悲叹。香玉说:“崂山上有一种白蔹草,你挖
来晒干碾碎,再稍掺些硫磺,浸泡水中,每天到我的穴处浇洒一次,明天此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的。”说罢就走了。

自此,黄生按香玉说的去做了。不久,泥土中很快萌生出一丛牡丹来。黄生于是更加爱护,又在花棵周围作了栏杆加以保护。香玉来到黄生屋里,感激倍至。黄生告诉她要将牡丹移到家里去,香玉拒绝了,她说:“我体质虚弱,经不起司
伐之苦。况且万物生长各有一定的地方,我本不是生在你家,如果硬要违犯,反而遭不幸。只要你我真诚相爱,相聚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说话间,黄生又埋怨绛雪不来。香玉说“如果你一定要她来,我能办到。”于是她和黄生挑打到树下,香玉折了一根草茎作尺码,自下而上丈量到四尺六寸的地方,按在那里,让黄生用两手搔挠。不一会,绛雪就从背后出来了,笑骂说:“你们两个太不够朋友了。”香玉说:姐姐不要责怪,我这郎君太寂寞了,你就暂时陪陪他吧,一年后就不会烦扰你了。”绛雪只好答应。

在黄生的精心护理下,那棵牡丹一天天繁茂起来,春末牡丹已长到二尺多高。他回洛阳时,把金银留给道士,嘱咐他精心培养。第二年四月到下清宫,花一朵含苞还未放,不久,花就开了,花大如盘。黄俯身细细观察,花蕊之中俨然有一个小小的美人,才三四指大小,转眼之间,飘然欲下,原来就是他朝思暮想的香玉。香玉笑道:“我忍受着阴风苦雨等待着你,你怎么到今天才来啊?”说完,裙袖飘扬,已站在黄生面前。二人惊喜交加,诉说衷肠。忽然背后传来绛雪的声音:“你们今日团聚,我这个朋友,总算尽到责任。”三人一同谈笑,到很晚,绛雪才离去。

从此,黄生和香玉相亲相爱,生活得非常幸福。有一次,黄生指着那株牡丹说:“等我死后,我一定变做一棵花木,寄魂于此。”香玉和绛雪说:“希望你不要忘了你的话。”

后十多年,黄生忽然病倒。他的亲人闻讯而来,非常悲哀。黄生笑说:“这不我的死期,而是我的生期,有什么可悲的呢?”又对道士说:“他日若见牡丹下有赤色的花芽生出来,又是一放五叶的,那就是我。”说罢,再不起不来了,黄生离开了人间。

第二年,果然牡丹花下有花芽生出,而且叶子恰好是五个。道士非常惊异,更加用心浇灌它。三年后,高达几尺,花翠挺秀,但始终不见开花。老道士死后,他的子弟不知爱惜,又见它始终不开花,于是把它砍掉了。没想到,那株白牡丹很快就枯萎而死,那株耐冬树木也相继死去了。


·上一篇文章:“五彩祥云”失传记·下一篇文章:一丈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