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牡丹·下一篇文章,姐姐何珍走了

早年间.曹州有个知府,外号“花霸”,他平时按刮民脂民膏不算,又用牡丹花发财。他一方面大量霸占名贵花卉,一方面又让百姓摊钱组织赛花会。比赛的时候,谁的花好谁就得这笔钱财。可连着两年都被他“不见绝色,难以发奖”的借口自得了去。第三年他又加码,赛花获胜者,奖银十千两,金匾一面,并誊为“牡丹王”。
比赛那天,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赛场‘参赛的人们,个个手捧花盆,一字儿摆开;花盆上面都盖着花罩,赛花开始,人们逐个打开花罩,让大家观赏。当一个名叫赵蕊的小伙子揭开花罩时;但见一株枝叶繁茂、流光溢彩、花色红中透白的牡丹,把人们的视线“刷”地一下吸引了过去,这株名叫金丹的牡丹花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灿灿,随着习习春风,散发着清香。霎时,喝彩声响成一片。知府看到这情景,心想:这回的奖金要飞了。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呆若木鸡,无奈,眼巴巴地看着赵蕊拿走了白银和金匾。但他贼心不死,暗地派人找赵蕊要买下这棵金丹。赵蕊说:“任你拿出钱万贯,我这‘金丹’金不换”。花霸恼羞成怒。
当天晚上,知府指使一帮衙役,黑布蒙面,偷偷跑到赵蕊家里,寻找“金丹”,赵蕊朦陇中听到外面有动静,知道不妙.急忙把金丹藏在屋角地窖里了。一位强盗找遍了院中的牡丹.一无所获。于是抓住赵蕊,又是打又是骂,逼他交出“金丹”牡丹。赵蕊宁死不交。达伙强盗气急败坏地对着满院的牡丹,又踩又砍。赵蕊为了护花,和强盗撕打起来,终因寡不敌众,被打得浑身是伤,跌跌撞撞地倒在大门口,昏了过去。这伙强盗没有找到“金丹”.无法向花霸交差,野蛮地抢走了金匾,翻走了白银。临走,,把火点着了赵蕊唯一安身的小土屋。
当赵蕊苏醒过来的时候,这伙强盗已逃得无影无踪。只见满院是残花断枝,自己存身的小屋,也被大伙烧了。看到这一切,他猛然想起心爱的“金丹”。便挣扎着向地窖爬去。他不顾身体的疼痛,在灰烬中用双手拚命地扒起来,他咬着牙,扒呀扒,终于扒出来了。这盆花还在。奇怪的是这金丹虽然经了大火的烧焙,却丝毫也没有粘焦。赵蕊有了希望,浑身来了劲,连忙给花浇水,一连几天守在花旁,寸步不离。说也奇怪,这抹花发得很快,几天功夫花盆盛不下了,赵蕊便把它移到院子里,人们见它被火烧后更加旺盛,便叫它“火炼金丹”。赵蕊生伯这花再遭浩劫,白天看着它,夜间守着它,把它看得比性命还宝贵.村里众人也暗中相助,花霸怕犯众怒,不敢再派人捣乱。
一天晚上,赵蕊根往常一样,躲在金丹旁边和衣而卧。三更时分;恍惚觉得一位美丽的仙女.手握一把牡丹扇,轻飘飘来到他跟前.对他说:“我本是牡丹仙女,我的孩子金丹大难不死,全亏你舍命相救。今再给你金丹数株,你要殷勤栽培,让牡丹开遍曹州、”赵蕊急忙起身,哪里还有仙女,只见十余棵金丹摆在面前。赵蕊拜罢花神,连夜栽下‘金丹”。这便是今天曹州牡丹园中的“火炼金丹”的祖先了。

古时候,洛阳附近有一个后生,姓刘名丹亭。他自小爱花如命,种花成癖,在百卉之中,尤好牡丹,院前层后种了许多花草和牡丹。然而正因为他花种得好,常遭顽童袭骚。他非常生气,每次凡被他捉住者,轻者罚劳作一晌,重则打板数下。因此,当地顽童便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歹刘”。这样渐渐传开,久而久之便取代了他的名字,成了“大名”。

谷雨时节,堪称“国色天香”的曹州牡丹竞相开放,五彩缤纷的花朵开满枝头,笑迎中外游客。只有一种牡丹与众花不同。它那银红色的花朵不是开在枝头,而是藏在绿叶丛中,人们叫它“藏珠”。后来,有人给它改了个名字,叫它丛中笑,其实,她不是在笑.而是在哭2
那是明代永乐年间,曹州东北有个绮园,国内栽种着千株牡丹,经营这座社丹园的花农叫何玉章。何玉章四十岁那年妻子去世了,撇下一个刚满四岁的女儿何珍。父女俩虽说衣食不愁,总有冷清、苦寂之感。乡亲们都劝他续娶妻室,他总推说自己年纪大了,但村上人都知道,他是疼爱女儿何珍,怕后娘给孩子气受,何玉章又当爹又当娘,忙完家里忙地里,为了孩子,他宁肯自己吃苦受累。
一天,吃过晚饭,小何珍在油灯下学画牡丹花儿,何玉章给女儿缝补衣裳。他笨手粗线的总是补不好,手指头几次被针扎出了血。忽然,听见有人敲门,他认为是村上的二狗旦又来串门,开门一看,门前站着一个瘦弱的女人,还没等何玉章问话,那女人便抽泣着说:“大哥.俺姓刘,是河南人。这几年大旱,田里颗粒没收,出来逃荒,走不动了!”何玉章见她可怜.忙拿出两个窝窝头塞给刘氏:“吃吧!”那刘氏看了一眼何玉章,低声说:“给一把铺草,我在这里住。”没等她说完,何玉章急忙摆手;“不!不!我是单身汉,不方便,深更半夜,在一个屋子里—….”
“叫姑姑跟我睡吧。”小何珍跑过来,拉住刘氏的手,俏声说:“俺爹的手扎破了,你给我补补衣裳”刘氏看着可爱的小何珍,笑了笑低头走进屋去,她一声不响,拿起衣服坐在床上缝补起来。她缝补的那样细心,那样好,把个小何珍乐得直跳高。何玉章在一旁不知所措,只往门外瞅,生怕被别人撞见。偏偏这时,二狗且来了。他一进门,楞住了:“哟,大叔啥时候成亲了,也不给老侄说一声,还没给你贺喜哩I”何玉章正要分辩,二狗旦嘻嘻哈哈地笑着跑了。何玉章急得直跺脚:“叫你走,你不走,你看看这事闹的….”刘氏把补好的衣裳放下,刚站起身来,又被何珍拉住了。刘氏弯腰把小何珍抱起来,在小脸蛋上甜甜地亲了一下。何珍笑了,笑得脸蛋红红的,象牡丹花。
随着一阵嬉笑声,小房子里挤满了人,这个要吃喜糖.那个要喝喜酒,院子里“嘣嘣叭叭”直响,闹得何玉章欲辩不能,哭笑不得。邻居大婶抱定了小何珍,二狗旦撵走了众人,嘱咐大家明日来吃喜酒,转身把房门紧紧锁上了。
何家两口人变成了三口人。家里多一个女人,日子就变了样;衣服脏了有人洗,鞋袜破了有人缝,从田里干活回来,不用自己动手就能吃上热乎饭。何玉章更满意的是刘氏待何珍象自己的骨肉一样亲。
第二年,刘氏生了一个丫头,取名叫伺珠。刘氏对刘玉章说:“我多想给你生个儿子!”“何玉章却说:“儿子哪有闺女好,闺女孝顺。”这话叫何玉章说对了,十五年后,两个闺女就长大成人了,她们孝敬父母,从不惹老人生气。虽说姊妹俩相差五岁,个头却长得一样高,模样长得一样俊。来观赏牡丹的人都说她俩是一个娘生的双胞胎。妹妹俩很要好,有累活争着干,有好饭让着吃,白天一个田里干活,晚上一个床上睡觉,好得象一个人,形影不离。只是那刘氏自从生了亲闺女,对何珍就不那么亲近了。叫何珍下田锄地,把何珠留家绣花,有好吃的东西也偷偷留给自己的亲生闺女何珠。何珠生娘的气,嫌她偏心眼。何玉章对这些事一点儿也不知,直夸刘氏教女有方。
人都说:“闺女大了想女婿”,这话一点儿不假。何珍、何珠都有了意中人,就是不对外人讲。她俩低声谈、俏声说,不嫁富豪不嫁官,要嫁个勤劳、忠厚的庄稼汉。妹妹何珠是个有心人,她在琦园培育了一棵牡丹,这牡丹花叶绸密,枝条又硬又直。她要等姐姐出嫁时,把这株壮丹送给姐姐当陪嫁。只是这袜牡丹长了三年还没开花。谁也不知是啥品种,何珠却把它看成了宝贝。
这年春天雨水好,绮园的牡丹开得分外艳丽,何珠培育的那株牡丹也生出了花苞,她高兴的不肯离开半步。这日,何珠正在园内为牡丹浇水,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穿黄衣服的老头走进来,原来是永乐皇帝下江南路过曹州,来观赏绮园的牡丹。那雍容华丽、秀韵多姿的牡丹使永乐皇帝着了迷,他看那花儿迎风摆动,尤如美女的笑脸,皇帝一时高兴,提笔写了两行字:“宫中三千佳丽美,不及绮园花一枝。”
曹州知府将字捧在手中,细细观赏品味,赞不绝口。他抬头看见何珠,又看了看手中的字,笑了:原来皇帝看中了何玉章的女儿,要选她入宫为妃!他庆幸自己聪明过人,没失去升官发财的良机。其实,皇帝并无选妃之意,只不过是赞美牡丹花似比皇宫妃子还漂亮。可曹州知府偏说皇帝写的“绮园一枝花”是指何玉章的女儿,他并要亲自将“贵妃娘娘”护送进京。
消息传来,绮园乱作一团,哭声一片。何玉章不知皇上看中哪个女儿,不知应送哪一个入官。刘氏舍不得将亲生女儿何珠送进宫去,她知道,进皇宫尤如进牢笼,皇宫中藏着几千名秀女美人,皇帝稍不如意,不是把妃子赐死,就是打入冷宫。娘家大姐云儿被选入富,到死没见皇上一面。她不能眼看着亲生女儿跳进火坑。何珍,何珠姊妹俩哭成了泪人。她们骂皇帝是“风流鬼”、“贪色徒”!自己不愿去,也不想叫姐姐、妹妹去。
知府把送“贵纪娘娘”的大轿都准备好了,一个时辰没过,来人催了三次。何玉章把刘氏和两个女儿叫到面前。问哪一个女儿愿入宫为妃。两个女儿都不答话,只是啼哭。刘氏说:“何珠年纪小,就叫何珍去吧。”何珠一听,止住啼哭,说道:“不能让姐姐去,皇帝在花园里看见的是我,哪能连累姐姐,要死要活我认命了!”“不,还是我去!”何珍急忙说、“咱俩模样相似,皇帝也难分辨;妹妹在家多多行孝!”说着便与父母,妹妹拜别。何珠上前一把拉住,不肯相让。姊妹俩争执不下,何玉章也没有主意。刘氏对何玉章说:“两个女儿都愿前往,不如抽签定夺。”何玉章无奈,只好命刘氏找来两根竹签.夫妻俩去内室制做。
姐妹俩相互劝慰,心中暗暗祈求,让灾难降到自己身上。这时,刘氏从内室俏俏出来,将何珠拉到一旁,低声说:“女儿愿入宫为妃,母亲就成全你。只要你抽那根红头签,就能如愿了。”何珠含泪点头。
何玉章手拿竹签刚出内室,何珠就将红头签抢在手中,拿出一看,上面写着一个“留”字,再看姐姐手中的签,上面用黑笔写着一个“走”字。何珠知道是母亲从中使坏,她悔恨自己上了母亲的当,两眼盯住刘氏,气得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
姐姐何珍走了,妹妹何珠却病倒了!父亲的安慰,母亲的劝说,她听不进。不吃不喝,只是哭泣。
三日后,有人来报,说“贵妃娘娘”过黄河时,遇上风浪,船翻人亡。何珠听后,如五雷轰顶,她从床上爬起来,走进花园,对着她亲手为姐姐培育的那棵壮丹,泪如雨下。她慢慢地双膝跪下……。
等人们来花园寻找何珠时,见她怀抱着那株牡丹死了。牡丹的绿叶掩盖着她那痛苦的脸,何珠将牡丹抱得那样紧,分都分不开。埋葬何珠时,只好连人带牡丹一块入土了。
第二年,入士的牡丹又长出来了,花叶稠密,枝条又硬又直。奇怪的是.那花朵不是开在枝头,而是藏在绿叶下,尤如一张少女的脸藏在绸密的绿叶丛中。仔细观看,就会看到那银红色的花朵上挂着点点水珠.尤如伤心地泪水。人们给这种牡丹起了个名字叫“藏珠”,后人有人叫它“丛中笑”,其实,她不是在笑而是在哭。


说起“歹刘”的种花技艺确实不凡,他种牡丹百余株,花大色艳品种多。一年他培育出一株黄金色的牡丹,其花色越过“姚黄”,众乡邻惊叹,富贵人家以金银相求。当时黄色的牡丹十分稀少,他便
进行大量繁殖,一时远近争相栽种,成为一种时尚。以后,人们将这种花命名为“歹刘黄”,这品名被载入书中,流传下来。


·上一篇文章:画中牡丹·下一篇文章:焦骨牡丹与枯枝牡丹

(引自《牡丹大观》刘翔、徐晓帆)

·上一篇文章:邦宁紫的来历·下一篇文章:李白沉香亭咏牡丹


·上一篇文章:翠牡丹·下一篇文章:丹炉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