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宁问起这牡丹的情况,唐玄宗对李龟年说

盛唐大诗人李白的沉香亭咏牡丹的名句,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传诵。说的是一天唐玄宗与杨贵在沉香亭观赏牡丹,歌手李龟年领着一班子弟奏乐歌唱。唐玄宗对李龟年说:“赏名花,对艳妃,你们怎么演唱旧词?这样吧,你快召李白来写新词。”李龟年赶到长安大街有名的酒楼寻觅,果然李白正和几个文人畅饮,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当李龟年向他传达圣旨时,他醉眼微睁,半理不睬地睡过去了。
圣旨是误不得的,李龟年只好叫随从把李白拖到马上,到了宫门前,又用几人左扶右持,推到唐玄宗面前。唐玄宗见李白一醉如泥,便叫待臣搀到玉床休息,吩咐端来醒酒汤,杨贵妃叫人用冷水喷面解洒。李白躺在玉床把脚伸向高力士,要他脱靴。高力士无奈,只好憋着一肚子气蹲下来为他脱,忙乱一阵,李白才从醉梦中惊醒。唐玄宗叫他快作诗助兴。李白微微一笑,拿起笔来,不到一炷香工夫,已经写成了《清平调》词三首:
云想衣裳花想客,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这三首诗,把牡丹和杨贵妃交互在一起写,花即人,人即花,人面花光浑融一片,同蒙帝恩。从结构上看,第一首从空间写,引入月宫阆苑。第二首从时间写,引入楚襄王阳台,汉成帝宫廷。第三首归到现实,点明唐宫中的沉香亭北。以第一首春风与第三首春风,遥相呼应。
一首第一句,见了云便想起贵妃的霓裳羽衣,见了牡丹花便想起贵妃玉容。下句露华浓,进一步点染牡丹花在晶莹的露水中显得他外娇艳,使花容人面更见精神。下两句想象升腾到王母娘娘住的群玉山、瑶台、月宫等仙人世界,这些景色只有那边才见,实把杨妃比作天女下凡。
第二首指出楚襄王为中神女断肠,那及眼前的绝代佳人。再说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还得倚仗新妆,那里及得眼前花容玉貌的杨妃,不须脂粉,全是天然绝色。这儿以压低神女和赵飞燕来抬高杨妃。
第三首一、二句把牡丹、杨妃、玄宗三位融合一体。倾国美人当指杨妃,第三句中“春风”二字即君王之代词。
唐玄宗对此诗很满意,后人编造说,高力士因李白命脱靴,认为受辱,乃向杨妃进谗,说李白以飞燕之瘦,讥杨妃之肥,以飞燕之私通赤凤,讥杨妃之宫闱不检,这是不可靠的。

传说很久以前,曹州古今园有一个书生,姓赵名邦宁.自幼父母双亡,家中只有一个老者管家。邦宁天资聪明,喜爱花草,听说那里有奇花异草,不管路程多么远,也要寻来栽于园中。
这天,他来到东海边的崂山,想寻些好花带回,但找遍山上山下,也没有中意的。他失望地来到一条小河边,突然发现河边茅屋旁有一棵奇特的牡丹,正紫色的花朵,暗紫色的花茎,紫红色的叶柄,绿紫色的花叶。只有那花蕊是黄绿色的,曲曲弯弯,格外醒目,分明是一种稀有品种。只是有点萎缩,叶子翻卷下垂,好象身着残装旧衣的少女。邦宁心想,这棵花得马上浇水了,不然就会枯死。可是附近没有人家,唯一的这座茅屋门还紧锁着。哪里去找提水工具呢?
邦宁无奈,只好用双手捧起河水.一滴一滴洒向那萎缩的牡丹。他一口气捧了十几趟,才刚刚把地皮浇湿。后来,他脱下自己的外衣、在河里浸湿,再把水拧在牡丹花下。他跑了一趟又一趟,内衣都被汗湿透了,直到见那得了水的牡丹花,渐渐水灵起来,才肯坐下来歇息。
不知不觉。太阳落山了.茅屋的主人回来了。主人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汉。邦宁忙迎上去,二人一见如故,寒喧之后,便闲聊起来。原来这老汉年纪大了,又有病,被他女儿接去住些日子。因他时时惦念这棵牡丹,才赶回来看看。邦宁问起这牡丹的情况,老人说:“这棵牡丹从我记事起就有,不知多少年了,年年长得花繁叶茂,惹人喜爱。可惜我年纪大了,手脚又不灵便,也顾不上多照顾它了…”。老人望着牡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邦宁闻听,便向老人诉说自己如何爱花如命。表示愿用身上所有的东西,换取这棵牡丹。老人见邦宁忠厚老实又是一个爱花的人,便将这棵心爱的牡丹,赠给了他。
邦宁高兴极了,忙给老人叩头。邦宁归乡心切,便向老人讨了一个大花盆,把这棵牡丹连根带土栽在盆里,决定连夜赶回去。但路途遥远,跋山涉水,怎么运呢?用车拉吧,万一道路不平,把盆震坏了咋办?
用牲口驮吧?如果牲口不听话,把盆甩落咋办?邦宁犯起愁来,左思右想.觉得都不如抱着走保险。主意已定,便把行李往车上一捆,抱起花盆就上路了。
这天,邦宁为了多赶路,错过了投宿之地。眼看天色已晚,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赶路。又走了几里,后来实在累得支持不住了,两眼一黑,“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怀里抱着的花盆摔得粉碎,邦宁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疼涌、急忙将牡丹捧起,头上磕破的鲜血,滴滴落在花心里。他还想往前走.可花盆没了。为了保住这棵牡丹,他打算就地栽下;邦字用手往地上一摸,淑上湿撞施的。心想,真是花不该死有人救。邦宁甩手挖了个坑。把牡丹栽了进去。’他对着牡丹祷告着:“牡丹啊牡丹,你想在这儿住下吗?那好吧。”邦宁就在牡丹旁边搭个草庵,住了下来。
再说,邦宁的老管家等了一年没见邦宁回来,很是着急。第二年春天;便委托邦宁的表弟带着银两.赶车一路寻找。最后在这荒郊野外,’找到了邦宁的住址。’这种紫红牡丹.已被他培育百余棵了。可他却为培育牡丹,操劳过度,去世一个多月了,表弟把这百余棵牡丹,移栽盆里.带回家乡曹州。当时曹州尚没有这种花色,为了怀念赵邦宁,人们就把这种丹叫邦宁紫。

民国年间,曹州牡丹乡有三处”军门花园”。一处在王梨庄,一处在南杨庄,一处在赵楼。王梨庄的”军门花园”,面积虽小,花色齐全,保留着许多稀有品种,如掌花案、梨花雪等。南杨庄的”军门花园”有八亩之多,种的全是大胡红,专为”下广”销售。赵楼村北的”军门花园”,面积达九亩之多,牡丹、腊梅、芍药、玉兰等,花色齐全。园内有五间花厅,是一处小别墅,老花农赵广明培育的一棵赵粉,足有两米多高,开花四百余朵。园中的一棵山楂树,五米多高,每年收山楂四五百斤。这些”军门花园”的主人是谁呢?是韩复榘在曹州府的亲信张培荣。
张培荣,山东沂州人,韩复榘任山东省主席时,他在曹州当”军门”。此人善于大吹大擂,因此,众人送号”张大喷”。
张大喷对曹州大小花园。黑驴后头,还跟着几个持短枪、
挎腰刀的护兵马弁。所到之处,牡丹遭殃。他们见哪棵长势好,色泽艳,拔了就走。谁若敢言,轻则漫骂,重则毒打,花农们往往敢怒不敢言。这样,张培荣还不满意,后来,见哪个花园好,就硬挂上”军门花园”的牌子。将花园据为己有,自称花园主人。




·上一篇文章:藏珠·下一篇文章:慈禧与牡丹

·上一篇文章:白牡丹·下一篇文章:藏珠

·上一篇文章:焦骨牡丹与枯枝牡丹·下一篇文章:昆山夜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