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舌头想起王老汉说过的话,牡丹乡的千亩牡丹

河北省桐柏县北郝村,汉代有一古寺,名叫弥陀寺。寺内僧人专养牡丹,又有“牡丹寺”之称。寺内有一株牡丹,花大如莲,富丽娇艳,每年仲春,赏花人络绎不绝,寺壁题咏极多,都说这是汉牡丹。牡丹之侧,有芍药数墩,每年牡丹谢去,芍药又开,香郁色艳,似与牡丹媲美。关于汉牡丹,还有一段传奇故事呢。

曹州牡丹乡,有一种名品牡丹,叫“丹炉焰”,其花红光闪烁,色泽耀眼.象正在熊熊燃饶着的一团火。说起这名字的来历,还有一段故事呢。
相传,牡丹乡有一位花农叫王老汉;祖上几辈都以种花为业。到王老汉时、不仅建了个牡丹园、而且各色名品,样样俱全。每年谷雨后,牡丹盛开,王老汉花园门前,总是门庭若市,赏花人络绎不绝。
一天、曹州知府乘车前来赏花,见王家花园花团锦簇,腾霞耀金,便赞不绝口。知府门下.有一个绰号叫“长舌头”的坏小子,见主子如此喜欢这里的牡丹.便献媚说:“如果把这里的牡丹花栽到府衙后花园里,您看如何呢?”
知府点点头;“嗯;好。还是你想得周到。那这件事你去办吧,”
长舌头点头哈腰地说:“是,是.我一定尽力办好。”
长舌头于是亲自率领一帮打手闯入花园,二话不说,就动手刨花。
王老汉闻讯赶来,想要阻拦,但是年迈力定,又那里禁得住那帮打手的三拳两脚.早已躺在花园里动弹不得了。王老汉怒火中烧,“强扭的瓜不甜。这个季节想栽社丹,一棵也活不成。”
长舌头终于带人强行刨了几百棵牡丹.献给主子,栽在府衙后花园;
然而,第二年春天,栽上的牡丹不但不开花,反而一棵棵都枯萎了。知府责怪长舌头办事不力,长舌头想起王老汉说过的话,不由得恼羞成怒,便来犹王老汉算帐。
长舌头等手下人把王者汉叫来,劈头就问:“你那些牡丹,为什么不开花!嗯?。
王老汉笑着说:“牡丹是春花,春风吹,花更艳。衙门内寒冷如冬,春风吹不进,没有春天.牡丹怎么会开?何况又是抢去的!”
长舌头听王老汉话中带刺,更是火冒三丈:“来人哪,把他的牡丹全部烧光!”他带来的人一拥而上,堆起干柴.用大火烧掉了王家花园。王老汉眼看自己几辈人用心血育成的牡丹,霎那间化为灰烬,非常痛心。长舌头带人扬长而去。
王老汉越想越伤心,便失声痛苦起来。
奇迹出现了。王老汉的眼泪,顿时化作倾盆大雨自天而降,扑灭大火。谁知,那已被烧为灰烬的牡丹,又一棵棵复活了,不多时又春色满园,朵朵牡丹花象太上老君炼丹炉里红彤彤的火焰。人们便给这种牡丹起了个名字,叫“丹炉焰”。

清代末年,慈禧太后专权,飞扬跋扈,随心所欲,她效法唐朝女皇帝武则天,令牡丹在冬天开放。
隆冬季节,慈禧看厌了北京的腊梅、海棠之类的俗花,想看富丽堂皇的牡丹。一天,慈禧询问下臣:“天下哪里的牡丹最好?”大臣们一致上奏:“山东曹州府的牡丹最好,天下闻名。”太后降旨,令曹州府进贡牡丹花,愈快愈好,不得延误。
曹州知府,接到谕旨,又怕又喜。怕的是,牡丹春天开花,古来如此,违背时令,乃是异想天开,事情不成,太后怪罪,性命难保;喜的是,小小知府,在太后眼里,本是无名小辈,今日太后雅兴大发,若能按期进献,使她如愿以偿,定会封官加职,青云直上,此乃天外飞来之福,岂不快哉!知府权衡了一番,横下一条心,捉住良机,火速承旨。于是连夜派人前往牡丹乡。
曹州府的差役们向牡丹乡花户宣布:知府大人有令,为向朝廷宫院进献盛开的曹州牡丹,必须在一月之内育出花朵。事情成功,重重有赏;如果育不出,就将牡丹乡所有的牡丹,统统刨掉!
俗话说“谷雨三朝看牡丹”。如今严冬腊月,冰天雪地,牡丹哪里能开花呢?花农们日夜发愁,谁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有的老花农,曾听长辈说过,从前有火炕烘花的办法,但多年没用,已经失传,没有人会了。官府也明知冬天没有牡丹花,还派人天天催逼,令人坐卧不安。
万花村有位老花农,养花多年,对每种牡丹的品性,都了如指掌,冬天扒土看根,就能分辩出是何种牡丹。他曾听老人说过冬天烘开牡丹的事,但他从没有亲眼见过,更没有亲自实践过。现在为了解除牡丹乡这场大祸,他决心做烘花实验。便带领全家破土挖窖,窖中做炕,炕上栽牡丹,施上牛粪,烧火加温。果然工夫不负有心人。不多日子,便烘开了两朵大胡红。喜讯传出,牡丹乡男女老少,拍手称快,将烘开的大胡红送到曹州府衙。知府如期进献牡丹,果真官运亨通,青云直上。牡丹乡的千亩牡丹,也免除了一场灭顶之灾。
在余鹏年的《曹州牡丹谱·附则》中,也有关于烘花的记载:“今曹州花,可以火烘开者三种:曰胡氏红,曰何白,曰紫衣冠群。”

相传,很久以前,北郝村一老翁,清晨早起,向村西田野走去。路经弥陀寺门口忽觉香气洋溢,沁人肺腑。他抬头一看,眼前一亮,只见两个童男童女,披红挂绿,彩云一般,从半空飘然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入寺内去了。老翁惊讶得几乎叫出声来,他飞也似地跑
回家,告诉家里人。一会儿,这件事就一传十,十传百,把全村人都轰动了。大人小孩,成群结队地涌进寺内,想看个究竟。然而到了寺内,却踪影全无。忽然,有一位姑娘喊道:“快看那里!”她指着寺院的一块空地上两棵破土而出的花株,水灵灵,鲜嫩嫩,煞是可爱。人们纷纷议论起来。这才相信老翁之言不虚。人们都说,这花株一定是那俩童男童女所变,他俩是花神下凡,专来咱北郝,庇护咱们的,咱可得好好地看护着它们,说不定还能沾光得济哩。



从此,此郝村的村民们就精心地管理和照料着这两棵花株。说也奇怪,这两棵花株见风似地猛
长起来很快就长了好几尺高。碧绿的枝条间,花骨朵密密麻麻的。不久,花开了,整个村庄都洋溢着香气,惹得彩蝶飞舞,密蜂嘤嘤,景象迷人。这花的名声,就象长了翅膀,在四面八方传开了。方圆十几里的人们都来欣赏这人间奇景,北郝村的人感到很自豪。

·上一篇文章:歹刘黄的传说 ·下一篇文章:豆绿

·上一篇文章:李白沉香亭咏牡丹 ·下一篇文章:翠牡丹

多少年过去了。一天,一位身穿战袍、风尘仆仆、汗流浃背的将军,打马扬鞭,直向北郝而来。正是兵荒马乱的年月,村民们谁也不敢多事,都吓得赶紧
关门闭户。将军下马,挥汗敲门,央求给碗水喝,找个地方躲避一下,哪怕有个破屋旧庙也好。有村民隔着门说,这个村一没井,二没庙,你快往外跑吧。将军无奈,长叹一声:“北郝村有一景:也没庙,也没井,土地爷住墙窟窿。”话音刚落,村外风烟滚滚,旌旗蔽日,战马嘶鸣,眼看追兵将至。将军深知危险,上马扬鞭向西飞跑,在村头见一断墙寺院,便翻身跳了下去,一头昏倒在花下。说也奇怪,这棵花“唰”地舒展开枝叶,把将军遮了个严严实实。将军因而逃过了这场灾难。

过了一个时辰,将军被阵阵花香催醒,睁眼发觉自己躲在花丛之中,顿觉心旷神怡,精神抖擞。他想起人们常说牡丹是神花,是花中之王,国之将兴,必有祥瑞。将军起身,在寺内的断墙上,用树枝题诗一首,跃马扬鞭而去。

众村民望见追兵远去,三三两两地走出家门,顺着马蹄印来到弥陀寺,只见断墙上有一首诗:

小王避难过荒庄,井庙俱无甚凄凉。

惟有牡丹花数侏,忠心不改向忠王。

读罢,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棵奇花,就是被称为国色天香牡丹;而另一株呢,就是被称为花中之相的芍药;那位将军,就是后来的汉光帝刘秀。从那以后,汉牡丹的名声就响开了。

(王世铎、王世轩讲述、刘景林搜集整理。引自《国花大典》)


·上一篇文章:谷雨和牡丹·下一篇文章:荷苞牡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