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吕尼刻斯告诉他们,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

可怜的俄狄甫斯仍然不得安宁。一天,忒修斯给他带来消息说,俄狄
甫斯的一个亲人来到库洛诺斯。他不是从底比斯来的,但现在他正在波塞冬
神庙的圣坛前祈求保护。
“这是我的儿子波吕尼刻斯。”俄狄甫斯叫了起来,“我不愿跟他讲话!”
但安提戈涅却不能忘掉自己的哥哥。于是她竭力安慰父亲,让他平静下来,
要他至少听听波吕尼刻斯的来意。俄狄甫斯再次请求忒修斯保护他,因为他
担心儿子会用武力劫持他。作了准备后他才召见波吕尼刻斯。
波吕尼刻斯进来时的那副样子就表明他的意图同克瑞翁的不一样。安
提戈涅把她看到的告诉瞎眼的父亲:“我看到他没有带任何随从,而且泪流
满面。” “难道真是他吗?”俄狄甫斯掉头问了一句。
“是的,父亲。”安提戈涅回答说,“你的儿子波吕尼刻斯已站到你的面 前。”
波吕尼刻斯扑倒在父亲的面前,双手抱住他的双膝。他看到父亲穿着
褴褛的乞丐的衣服,两个深陷的眼窝,随风飘散的灰白头发,心里很悲痛。
“我罪孽深重,很难得到你的宽恕,父亲!你能原谅我吗?你不理解我,是
吗?哦,亲爱的妹妹,帮帮我,让父亲饶恕我吧!”
“先告诉我们,哥哥,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安提戈涅温和地说,“也许
你的话会打动父亲,让他张开嘴说话。”
于是,波吕尼刻斯告诉他们,他弟弟怎样驱逐他,亚各斯的国王阿德
拉斯托斯怎样收留了他,并把女儿嫁给了他,他在那里怎样联合了七个王子
和他们的军队,围困了底比斯。他请求父亲跟他一起回去,并答应推翻骄横
的弟弟后,他愿意把王冠奉还父亲。
然而,儿子的悔悟,并不能使俄狄甫斯让步。“当王位和权杖在你手上
的时候,”他说,“你亲自驱逐了你的父亲。你和你的弟弟,都不是我的真正
的儿子。要是依靠你们,我早就死了。只是因为女儿们的帮助,我才活到今
天。你们应该受到神衹的惩罚。你无法毁灭你父亲的城市,你和你弟弟必然
会躺在你们自己的血泊之中。这就是我的回答,你可以告诉你的同盟者。”
听到父亲的诅咒,波吕尼刻斯惶恐地从地上站起来,畏缩地倒退了几
步。“波吕尼刻斯,我要你听从我的劝告。”安提戈涅走上去对他说,“把军
队撤回亚各斯,决不能给父亲的城市带来战争!”
“这是不可能的,”波吕尼刻斯踌躇了一会回答说,“撤退对我来说,不
仅是耻辱,而且是毁灭!我宁可两败俱伤,也不同我的兄弟和好。”他挣脱
了妹妹的拥抱,绝望地走了出去。

赫拉克勒斯经过种种辛劳和努力,排除无数的困难和障碍,完成了国
王欧律斯透斯交给的任务,终于不必再受他的奴役,并回到了底比斯。他由
于在疯狂时杀害了自己跟妻子墨伽拉所生的几个孩子,因此再也不能跟妻子
在一起生活了。后来,当他的爱侄伊俄拉俄斯表示愿意娶墨伽拉为妻时,赫
拉克勒斯点头答应了。他自己则开始寻求一个新妇。他把爱情转移到漂亮的
伊俄勒身上。她是攸俾阿岛的俄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的女儿。赫拉克勒斯童
年时曾跟欧律托斯学习射箭。
有一天,国王宣布如果有人在箭术上超过他和他的儿子,便可以娶他
的女儿为妻。赫拉克勒斯闻讯后急忙赶到俄卡利亚,混在竞赛者的中间。在
比赛中,他证明自己不愧为欧律托斯的学生,因为他不仅胜过了国王的儿子,
而且还胜过国王欧律托斯。国王极其隆重地接待了他,可是心中却为女儿担
忧。因此,国王推托说,他需要有充分的时间来考虑一下这件婚事。欧律托
斯的大儿子伊菲托斯跟赫拉克勒斯正好同龄,他对赫拉克勒斯的箭术极口称
赞,毫无妒嫉,并成了这位英雄的朋友。他劝父亲接纳这位技艺超群的贵客。
欧律托斯固执己见,赫拉克勒斯深受打击,离开了王宫,在外漂泊了很长时 间。
一天,仆人来到国王欧律托斯面前,禀报说,有一个强盗偷走了国王
的牛群。这盗贼是奸诈而狡猾的奥托吕科斯,他的窃技闻名遐迩。可是欧律
托斯却不相信,恼怒地说:“这不会是别人,一定是赫拉克勒斯干的。他是
杀害自己孩子的刽子手!
我不答应把女儿许配给他,他就干出了这样卑鄙的报复勾当!”
伊菲托斯极力为他的朋友辩护,委婉地劝说父亲,并表示愿意和赫拉
克勒斯一起去寻找被偷掉的牛。
赫拉克勒斯看到伊菲托斯来找自己非常高兴。他热情地招待了王子,
并答应一起去寻找被偷走的牛。但是,他们一无所获,只好往回走。当他们
爬上提任斯的城墙,想从高处察看丢失的牛时,赫拉克勒斯的疯病突然发作
了,愤怒的赫拉使他失去理智,把忠诚的朋友伊菲托斯看作是他父亲的同谋,
狂暴地把伊菲托斯从高高的城墙上推了下去。

按照涅斯托耳的建议,希腊人全都按家族和部落编好队,作好了战斗
的准备。这时,特洛伊人的城墙后面烟尘飞扬,原来他们开始前进了。希腊
人也向前推进。两支军队逼近,即将开始战斗。这时,王子帕里斯从特洛伊
人的队伍中跳了出来。他身穿彩色的豹皮战袍,肩上背着硬弓,身旁佩着宝
剑,手中挥舞两根长矛,他大声叫阵,要向希腊人中最勇敢的人单独挑战。
墨涅拉俄斯一看是他,心里兴奋得如同一头饿狮发现羚羊和牝鹿一样。他全
副武装,跳下战车,扑过来准备收拾这个抢去他妻子的贼徒。
帕里斯看到对手杀气腾腾,感到胆怯,不由自主地退回队伍里。赫克
托耳看到他畏缩地退回去了,愤怒得大叫:“兄弟,难道你空有一副英雄的
外表,心里却怯懦得像个女人吗?你没有看到希腊人如何嘲笑你吗?你除了
拐骗女人的本事,其他一无所长。像你这样的人,即使现在受伤倒在地上挣
扎,滚爬,美发上沾满了泥土灰尘,我也不会同情你的。”
帕里斯回答说:“赫克托耳哟,你胆量超群,意志坚定。你责备我也不
是没有道理。可是你不应该嘲笑我的美貌,因为它是神衹赐予的。如果你想
要我决斗,那么请特洛伊人和希腊人全放下武器。我愿意为了海伦和她的财
富同墨涅拉俄斯单独对阵。谁胜了,谁就带着海伦和她的财宝回去。不过,
我们必须订一个条约。这样,你们就可以和平地耕种特洛伊人的土地,而希
腊人也可以扬帆启航,回亚各斯去。”
赫克托耳听到他兄弟的话,感到意外,他高兴地从队伍里跳到前面,
挡住特洛伊人往前冲击。希腊人看到他时,纷纷朝他投石、射箭、掷飞镖。
阿伽门农连忙对希腊士兵叫道:“亚各斯的士兵们,住手!赫克托耳有话想
和我们说!”希腊人于是停止射击,静静地在原地等待。
赫克托耳大声宣布他兄弟帕里斯的建议。听完他的话,希腊人沉默着。
最后,墨涅拉俄斯说:“请听我说吧!我希望亚各斯人和特洛伊人最终能够
和解。这一场争斗是由帕里斯挑起的。我们双方都受尽了苦难。我与他必须
听从命运之神的决定拼个你死我活。其余的士兵,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
人,都可以和平地回去。让我们献祭,并立誓,然后开始这一场不可避免的
决斗!” 双方士兵听了这话都很高兴。他们希望结束这一场不幸的战争。双方
驾车的人都勒住马头,英雄们跳下车,解下盔甲,放在地上。赫克托耳派出
两名使者,让他们回到特洛伊城内取来献祭的绵羊,同时请国王普里阿摩斯
到战场上来。国王阿伽门农也派使者塔耳堤皮奥斯回船上牵来一头活羊。神
衹的使者伊里斯变成普里阿摩斯国王的女儿拉俄狄克,也立即赶到特洛伊
城,把消息告诉海伦。海伦正在纺机前,赶织一件华丽的紫袍。上面的图案
表现特洛伊人跟希腊人战斗的情景。“快出来,你快出来,”伊里斯叫她,“你
将看到一件奇事!特洛伊人和希腊人刚才还互相敌对,现在却罢兵息战了。
他们倚着盾牌,把长矛插在地上,战争已经结束了。只有你的两个丈夫,帕
里斯和墨涅拉俄斯上阵决战,谁赢谁就能把你带回去!”
女神说着,海伦的心里不由得充满对故乡的眷恋,对她从前的丈夫墨
涅拉俄斯和其他的朋友们的怀念。她马上戴上银白色的面纱,遮住一双泪眼,
带着侍女埃特拉和克吕墨涅来到中心城门。国王普里阿摩斯和几个德高望重
的特洛伊人坐在城垛后面。他们由于年迈不能亲自参战,可是在国事会议上
他们发表的意见却是很有分量的。老人们看见海伦走来,立刻为她的天姿国
色所倾倒,并互相悄悄地低语:“怪不得希腊人与特洛伊人为这个女人争斗
了多年,她看上去就像一位不朽的女神!不过,不管她多美丽,还是让她回
到丹内阿人的船上去,免得我们的子孙再受她的祸害。”
普里阿摩斯亲切地招呼海伦。“过来吧,”他说,“我的可爱的女儿,坐
到我的身旁来!我要让你的第一个丈夫,让你的亲戚朋友们看一下,让他们
知道你对这场苦难的战争是没有责任的。这场战争是神衹们加在我们身上
的。现在告诉我,那个雄伟的男子是谁?他长得高大健壮,我还从来没有看
到如此威武的国王。”
海伦恭敬地回答说:“尊敬的父王,回顾往昔,我真愿意身遭惨死,我
离开了家乡、女儿和朋友,跟着你的儿子来到这里。想到这些,我真想淹没
在泪水里!但现在你问我这个问题,好吧,你想知道的那个人就是阿伽门农,
高贵的国王,勇敢的武士,他过去是我的夫兄。”
老国王又问:“那边的那个人是谁?他的个子没有阿特柔斯的儿子那样
高,可是却生得虎背熊腰。”
“这是拉厄耳忒斯的儿子,”海伦回答说,“狡黠的奥德修斯。他的故乡
在伊塔刻一座怪石众多的岛上。”
听到回答,安忒诺尔也不由得接口说道:“公主,你说得对。我认识他,
也认识墨涅拉俄斯,他们曾作为和平使者到过我的家里,我接待过他们。他
们两人站在一起时,墨涅拉俄斯要比奥德修斯高大,但坐着时,奥德修斯显
得更加威严。墨涅拉俄斯很少说话,但说的话很有分量,充满睿智。但奥德
修斯说话时,双目看着地上,手里拄着拐杖,样子显得很不安,很难猜透他
是拘谨还是愚蠢。他如果坚持一件事情,那么一说话,声如洪钟,滔滔不绝,
再没有人比他更善于辞令了。”
普里阿摩斯朝更远的地方看去。“在那边,那个巨人是谁呀?”他大声
问道,“这个人高大有力,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他是英雄埃阿斯,”海伦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