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那个小商人还寄存了一袋吗,他的邻居叫胖子结拉

从前,在雅鲁藏布江边,有一块绿色的林间草地。草地上,流着叮叮当当的泉水,开着五颜六色的鲜花,长着各式各样的蘑菇。许多小鸟、小野兽,在这里唱歌、跳舞、做游戏,真是快乐极了!

从前有对老夫妇,在路边开了一片客店。一位住店的小商人,想要进山朝佛,便把手头的一袋青稞,寄存在老夫妇那里;商人还有三个金币,他怕带在身上会丢失,也装在青稞袋子当中。

村镇里,有两个邻居:一个穷,一个富;一个瘦,一个胖;一个聪明,一个笨。住在小泥土房里的,是聪明的穷人,名叫瘦子江拉;他的邻居叫胖子结拉,是个有钱的笨蛋,他住在四柱八梁的藏式高楼里,整天琢磨些坏主意。不过,他没有一次不败在江拉的手下,真是:这边的牛粪没捡着,那边的筐子也丢了。

可是有一天,从高高的雪山那边,跑来了三只狼:一只是灰色的大公狼,两只是蓝色的母狼。它们说:“嚯!这地方真不赖,有吃的,有喝的,咱们把伙房安在这儿得啦!”这下子,安静的森林不安静了,舒服的草地不舒服了。今天,贝母鸡丢了心爱的儿子;明天,小金鹿失去了慈祥的妈妈。长时间居住在这里的小鸟小兽们,遭到了一场可怕的灾难,只好逃跑的逃跑,搬家的搬家,也有留在这里的,都是躲在很深很深的地洞里,藏在很高很高的树梢头,整天提心吊胆,不敢轻易出门。

过了些日子,老头儿说:“唉,咱们该做青稞酒了?”老太婆说:“对不起,青稞已经用完了。”

一、栽头发

草地上住着一只聪明的小白兔,名叫洛珠,它没有逃跑,也没有躲藏,它在琢磨一些办法,整治这些横行霸道的恶魔。

“不是那个小商人还寄存了一袋吗?等他回来时还他好了。”老头儿馋得没有办法,想出了这个主意。

瘦子江拉断粮啦!

涂眼膏

老太婆把青稞倒进“嘎倒””里,准备做酒。突然,叮铃当啷,从青稞里滚出三个黄澄澄的金币。老俩口眼睛都看花了。老头儿说:“快!快!快把金币藏起来,把青稞装进袋子,在原地方放好!”

他从墙洞里朝外看,看见邻居结拉,正在楼房里吃喝,面前的羊腿、牛肉堆成了小山,他那光光的脑袋左摇右晃,好象敬神的供果上抹了一层酥油。江拉一摸脖子,主意出来了。

一天,小兔子洛珠坐在草堆上,舒舒服服晒着太阳。瞥见那只大公狼,正神气十足地向它走来。它赶紧抓了一把泥土,在眼皮上抹着;还举着一块冰,当做镜子,在里边照了又照。

“要是小商人闹起来,那该怎么办?”老太婆有点怕事。

没过多大功夫,江拉就骑着一匹风都吹得起的老马,哼着欢乐的藏戏调子,出现在财主结拉的楼房下。结拉从窗户里伸出那颗光秃秃的脑袋,吼道:“格!江!经过我老爷的门口,为什么人不下马?马不解铃?”

大公狼在它头上敲了一下,奇怪地问:“喂!小豁嘴!涂什么呀?”小兔子这时才回过头来,好象刚刚看见大公狼,慌忙竖起两条后腿,鞠了三个躬,说:“狼老爷,我在涂眼膏呀!”

“笨蛋!”老头儿骂道:“只要我们俩不认帐,连魔鬼也没有办法。”

“老爷,请原谅!”江拉在马上不停地弯腰行礼,象风里的芦苇。“我要赶到宗政府去,给宗本大人栽头发!”

“眼膏?什么眼膏?”公狼更奇怪了,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差一点要跳出来。

过了些日子,小商人回来了,在青稞里找不到三个金币,便去问老俩口。老俩口说;“你的青稞放在墙角上,咱们别说没动过,连看也没看过一眼,不知道什么金币银币!”

“什么?栽头发?头发能栽吗?”胖子大吃一惊,张大了嘴巴,起码可以塞进一条羊腿。同时,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的光脑袋,那里象石板地,寸草不生。

小兔子放下冰块做的镜子,有腔有调地说:“森林里的霸王狼老爷,请听我小兔子说三句:咱们当兔子真可怜,差不多天天受欺负;树叶掉下以为塌了天,连喊带叫逃命去。洛珠我发明了涂眼膏,它的妙处没法说!涂上眼睛能看几百里,树木岩石都挡不住,鹞鹰来了我钻洞,猎狗来了我上树,从此我谁也不害怕,日子过得真舒服。”

小商人没有办法,把这桩案子告到“称康”。在法官面前,小商人说老俩口偷了他的金币,老俩口说他污赖好人,还说:“在我们店里住过的人成千上万,头一回遇到象你这样不讲理的客商!”

“老爷不信,跟我到宗本那里看看得啦!”江拉踢打着老马,急着要动身,样子挺神气。

大公狼想:“嚯,都说森林里兔子最聪明,看来一点也不错。如果我弄点这玩意涂上,那么森林里所有的鸟兽,不管躲在什么地方,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比现在这样东跑西颠,累死累活,有时候饿得肚皮贴背脊,有时候胀得几天都爬不起,不是好多了吗?”

法官说:“你们这样争来争去,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你们都受一点惩罚算了。”说完,从里边推出两口大木箱,叫小商人背一口,沿着村庄从左至右绕一圈;又叫老头儿背一口,从右至左绕一圈。

“江!江!等一等!”财主的语气变柔和了,胖脸上堆着笑,“我是说,象我的脑袋,能不能栽……”

想到这里,它笑着对兔子说:“你的眼膏这样神,我真有点不相信。要不,给我涂一点试试?”小兔子赶紧说:“不行,不行,老爷!您没有涂眼膏,我的小伙伴还不知被您吃了多少;要是涂上这玩意,我们一个也跑不了。”

老头儿背着箱子,累得吭哧吭哧,只好放下来歇一歇,说:“唉,这箱子把我的骨头都快压断了!老太婆,你来替我背背吧!”老太婆说:“住嘴!都是你说拿了金币,连魔鬼都不知道,才弄得这个下场!”

“能,当然能!家你这样的脑袋我栽过的头发,比吃过的萝卜还多咧!”江拉说得很干脆,脸上的笑又多了三分。“不过,栽一头黑发,要给我家送一驮青稞。”

“麦!丑八怪!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你再不答应,我就把你当点心。”狼张开大口,露出长牙齿,一步一步逼过去。

再说小商人背着箱子走了一段路,也累得满头大汗。一边走,一边叹气说:“唉!我信任这两个店主,才把金币放在青稞里,没想到他们竟是这么昧良心的人!”

他讲完,吆喝着老马走了。财主结拉听说要一驮青稞,就象砍掉他一个指头,心痛了半天,最后他还是想通了:“一驮青稞长一头黑发,合算!合算!”

“别、别,狼老爷,别开玩笑!”兔子装做吓昏了,战战兢兢地哀求:“狼老爷呵狼老爷,求您万万别发火。您对咱小兔子很关照,这个我心里都记着。现在眼膏涂完了,回去我给您制一盒。明天太阳当顶时,准时给老爷涂神药!”

老俩口和小商人背着箱子,一前一后都回到“称康”。法官当着他们的面,当场打开箱子,从箱子里走出两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小伙子把在路上听到的话,原原本本讲出来。客店老板没有办法,只好把金币还给了小商人。

他把青稞送到江拉家,便站在门口等呀、等呀,一直等到太阳偏西,江拉才骑马赶来,累得满身是汗。其实,江拉并没有到宗本家去,而是躲在山上看,看见结拉送去了青稞,便急急忙忙下山。他洗过手、煨过桑,坐在垫子上,膝盖上铺一块光板羊皮,请结拉坐在自己的身边,光秃秃的脑袋搁在羊皮上,然后掏出一把很尖的锥子,口念六字真经,在结拉的头上狠狠地一截。

这么一说,狼才高兴起来。分手时,又在小兔子头上打了三下,提醒它不要忘记。

讲述:日喀则中学 次丹1979年7月收集1982年2月整理

“啊措措!痛死我了!”脖子结拉张开嘴大叫,好象挨了刀的公牛。

晚上,小兔子溜进山下一个木匠家,偷了一块牛皮胶。第二天一大早,它就把牛皮胶搁在石头上,让太阳慢慢烤化。


“老爷!不要叫。再叫,栽的头发就不长了!”江拉又摸出一撮牦牛尾巴,插在刚才戳出的洞里,吹了吹,又扎了一锥子!

中午,大公狼得意洋洋地来了,说:“喂,眼膏带来了吗?”小兔子赶紧起立,用后腿在草地上跳了三下:“老爷!我在这里等您一气了!请把您可爱的脸儿朝着太阳,请把您温柔的眼睛闭上,我来给您涂药膏。”

·上一篇文章:银子和歌声·下一篇文章:两邻居遇鬼的故事

“我的妈呀!”结拉跳起来,捂住脑袋在房子里乱蹦。

狼坐在一块石头上,紧紧闭上眼睛。小兔子用一块树皮,粘满牛皮胶汁,在它的眼睛上糊了一层,又糊一层。

“老爷,圆根要一坑一坑地种,头发也要一眼一眼地栽呀!象你这样大的脑袋,起码要戳百多个窟窿!”

狼难受了,叫道:“哎哟!哎哟!该死的小兔子,你在骗我呀?”兔子在狼眼睛上吹着气,委屈地说:“唉,老爷,你也太难待候了!又要装双千里眼,又要不痒不痛,世界上哪里有这样便当的事呀!好吧!我来给你唱支兔子歌吧!”

“什么?一百多个窟窿!这我还活得了吗?”

接下来,兔子一边糊着牛皮胶,一边“啧啧啧”“啧啧啧”地唱着歌,狼觉得全身上下格外舒服,跟着歌儿不住地摇头晃脑。过了一会儿,胶汁在眼皮上结了壳,好象窗户钉了木板,狼想睁开眼睛,看看小兔子讲的灵不灵?小兔子忙说:“别!别!等会儿我叫您跳您就跳,叫您睁眼睛就睁开眼睛,跳到半空中睁开眼睛,几百里以内什么都看得清。”

“我栽过头发的人,有死的,也有活着的。老爷福大命大,我看不会死。”江拉说完,又拿起很尖的锥子,朝结拉的头上戳。

兔子把一切办停当,搀扶着大公狼,象国王登上宝座一样,走到一座陡峭的悬崖边,便有板有眼地喊:“一呀!二呀!三呀!狼老爷朝上跳呀!”

“天啦!我要命,不要头发啦!”胖子结拉拔腿就跑,逃到楼上躲藏起来,怎么也不肯下来了。

老狼使出全身力气,用劲往空中一蹦。它还没睁开眼睛,便落进很深很深的峡谷,摔死了。

讲述:日喀则三居委会平措

骑飞天树

二、宰小牛

有个小伙子,赶着一群雪白雪白的羊儿,来到这片林间草地放牧。突然,大公狼的老婆——蓝色的母狼窜出来,叼着一只小羊就跑。小伙子扬起手中的“乌儿朵”,“达竹嘎!”“达竹嘎!”石头象冰雹一样,打在母狼的脑袋上、屁股上,母狼抵挡不住,跳进山涧逃命。

瘦子江拉从日喀则回来,家里乱成一团,原来他们家仅有的的一头小牛,被胖子结拉抓去顶债了。

母狼游到对岸,慢慢爬上陡坡,左瞧瞧,右看看,想找个背风向阳的地方,暖暖身子。忽然,它看见一只小兔子,正骑在悬崖边的一根“尤莫”树上,左右摇晃、上下摆动,跟荡秋千一样,得意极了。

他顺手揭起大儿子的破毡帽,又取一件旧氆氇衫,馒慢地溜进财主的后院,找着自己的小牛,用氆氇衫一包,套上破毡帽,象抱孩子一样抱着,大大方方走出来。

母狼朝它瞅了三次,越看越象弄死她丈夫的小兔子。便三蹦两跳,窜到小兔子身边,用爪子搭在它的肩上,说:“害死我丈夫的坏家伙,你倒活得挺不错!今天碰上我狼奶奶,叫你小命逃不脱。”

出门不远,遇到结拉。他赶紧让路、施礼,说:“老爷,倒霉极了,孩子病得厉害,我带他去看了看藏医。”财主看他抱孩子的姿式很怪,用鞭子在氆氇衫上一敲,小牛疼痛,“哞哞”地叫。江拉赶紧说:“老爷,孩子叫妈啦,我得赶紧回去!赶紧回去!”

小兔子把狼爪子从身上轻轻搬下来,动了动长耳朵,眯了眯红眼睛,不慌不忙地说:“金爪蓝毛的狼太太,请听小兔子我讲三句:你是雪山的母狮子,我是可怜的小动物,身体还没有拳头大,怎能杀死你丈夫?请夫人不要开玩笑,这样的玩笑我受不住。”说到这里,它噌地一跳,蹲在“尤莫”树上:“太太呵,我名叫做飞天兔,骑上飞天树到处走,人间的事情我不知道,请你万万别发火!”

他把小牛弄回家,知道保不住,便把它宰了,炖上牛头,让三个可怜的儿子吃一顿,解解馋,他们好久没有见过肉啦!牛头炖在陶罐里,三个儿子围着看,开锅的时候,小儿子拍着手喊:“阿爸!阿爸!卓卡里吐水啦!”

母狼眼睛瞪的核桃大,连忙问:“什么,你小兔子能飞天?”

想不到胖子结拉发现小牛不见了,便到江拉的泥土小屋里来找,江拉顺手抓起一把木勺,在大儿子头上敲了一下:“卓卡,你不要吐口水!”又在老二老三头上敲了一下:“达卡!鲁卡!都不要吐口水!快拿出木碗来,阿爸给你们盛藿麻土巴!”给拉什么也没有发现,便到别处去了。

“嘿嘿!说我没福也有福,全靠这棵飞天树,昨天月亮上面玩了玩,今天要到神仙乐园去;神仙地方宝贝多,有吃有喝最舒服!太太呀,兔子我马上要飞天,你要捎什么快快说,是带一些羊骨头,还是要几块肥牛肉?”

过了三天,小牛还是没有找到,结拉想起“牛口吐水”的话,便把江拉的小儿子叫进府,满脸笑容地问:“小朋友,这几天,吃牛肉没有?”

母狼越听越眼红,口水挂在嘴巴边上。它想:神仙住的地方,一定堆满了骨头和鲜肉,可以吃了睡,睡了吃,这样舒服的乐园,我蓝毛母狼怎么能不去逛逛!便把兔子从树上赶下来,自己神气十足地蹲在上面,说:“呸!都说小兔子挺聪明,这点规矩也不懂。既然神仙地方吃喝多,当然该我母狼去!这根树儿怎么飞,小兔子快快教给我!”

“吃了!吃了!”小家伙连忙回答,“吃了牛肉,喝了肉汤,啃了骨头……”

小兔子叹了一口气,装做没有办法的样子,便帮助母狼刨开土,用牙齿咬树根。咬呀、咬呀,因为这棵树长在峭壁边上,树干向空中平伸开去,不一会儿,尤莫树“咔嚓”一声,脱落下来,只剩一点树根根,倒挂在石缝里。母狼吊在树中间,左摇右晃,好比打秋千。

“后来呢?”胖子看有门儿,赏了他一块奶渣。

小兔子放开喉咙喊:“狼太太,别害怕,马上就要上天了。一,二,三,使劲蹬!一,二,三,使劲蹬!”母狼使劲一蹬,连它带树,一起掉进山涧中,被滚滚的波涛冲走了。

“后来,后来,”小家伙眯了眯眼睛:“阿爸就把我弄醒了,叫我去捡牛粪!”

小兔子在山崖上拍掌欢跳:“哈哈哈!”

“呸!你是说做梦啊!”财主恼火了。

尾巴钓鱼

“对!对!是做梦。”

过了几个月,森林草地上的冬天到了。高山戴上了厚厚的雪帽,流水变成了水晶般的冰块。老虎、豹子和狗罐,冻得象修禅的喇嘛,躲在洞穴里打坐;狼,狐狸和豺狗,饿得东奔西窜,碰到什么就吃什么!

“滚!”财主吼叫起来,夺回了他刚才给的那块奶渣。

这一夫,小兔子洛珠,正在结了冰的江面上玩耍,它用短短的尾巴,不停地拍打冰块,拍呀、拍呀,全身暖烘烘的,舒服极了。

讲述:扎什仑布寺喇嘛石达

忽然,老公狼的妹妹——小母狼飞快地跑过来,挡住小兔子的去路,恶狠狠地说:“麦!丑八怪!我森林之王的大哥,是不是被你弄下悬崖?我美貌善良的嫂嫂,是不是被你推下波涛?人寿该尽魔鬼到,羊命该尽老虎吞,小姐我今天正挨饿,你刚好给我当点心。”

三、摸金币

小母狼说罢,猛扑过来,一爪子把小兔子打倒在冰上。小兔子机灵极了,心想:“残忍的家伙,你也逃不过我的手心!”它在冰上滚了三滚,翻身爬起来,向小母狼作了三个揖,说:“白度母般慈悲的狼小姐,请您不要错怪我。弄瞎您哥哥眼睛的,听说是晒太阳的小兔子;送了您嫂嫂性命的,听说是骑飞天树的小兔子。我名叫做钓鱼兔,决不能做出那样的事。”

胖子结拉从家里出来,看见江拉站在快要结冰的河边,愁眉苦脸,准备往下跳。

狼说:“是你也好!不是你也好!反正今天我要吃了你!”说完,张开大口,伸出铁钩般的爪子,向小兔子扑来。小兔子连忙说:“小姐啊小姐!你看我全身皮包骨,吃了我不如吃个地老鼠!再说我全身都是刺,弄不好刺伤你的口。要是你肚子真正饿,我来钓鱼给你吃!”

“江!江!你想死啦!”结拉说。

母狼想:都说小兔子聪明狡猾,说不定又跟我捣什么鬼,便拉着它的耳朵,很生气地说:“比妖精还坏的丑八怪,满肚子装的是坏水,你祖宗不干缺德事,后辈子不会成豁嘴。害死我大哥和大嫂,反正是你们兔子搞的鬼!你有什么办法钓到鱼,快点跟我说一说。”

“老爷,你不知道,别提我多倒霉啦!今天进城赶集,我用一头奶牛换来五个金币。那是真真的金币呀!黄澄澄、光闪闪,看一眼都不想吃饭的金币呀!谁知道,我刚才到河里喝水,五个黄澄澄的金币,全掉进水里啦!”江拉伤心地说着,眼里闪着泪光。

小兔子把母狼带到自己尾巴拍冰的地方,告诉它:“小姐呀,只要在冰上打个窟窿,再把尾巴伸进去,河里的鱼饿得没有办法,都会争着咬我们的尾巴,我们把尾巴往外一拉,就把大鱼小鱼通通钓出来了”。

“得了吧,朋友!钱和命比,还是命重要啊!”结拉听说水里有金币,脸上笑成一朵花。对穷光蛋江拉讲话,语调也变得象绸子一样柔软:“回去吧!回去吧!水冷、河深,你跳下去,还不是找死!”

母狼一听,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哈哈!哈哈!尾巴钓鱼!好!好!太好了!”于是,便和小兔子一起,用尾巴拍打冰块。你打几下,我打几下,冰上打了个小窟窿。

江拉听了财主的话,唉声叹气地回家了。

兔子问:“小姐,你爱吃小鱼?还是爱吃大鱼!”母狼说:“当然爱吃大鱼!”兔子说:“我的尾巴短,只能钓小鱼;小姐的尾巴长,能够钓大鱼。那么,小姐你先钓吧!”

这时候,胖子给拉得意极了,自言自语地说:“江!江!都说你比兔子还聪明,其实比牦牛还笨。等着瞧吧,这五个黄澄澄、光闪闪的金币,今天要落到老爷我的腰包里来了。”说罢,象圆球一样滚到河里。这河确实深,水确实冷,胖子根本就够不着底,喝了好几口水,实在受不了啦。他大叫:“救命呀!救命呀!”

母狼受到奉承,心里十分舒服,赶忙把长长的尾巴塞进冰洞里。小兔子在旁边,一边给冰窟窿注水,一边念:“黑鱼来,白鱼来,大鱼小鱼快快来。”不到一顿茶的功夫,母狼的尾巴就被冰死死地冻住了。母狼以为钓住了许多鱼,还在高兴呢!

江拉从河边大石头后面走出来,笑嘻嘻地问:“老爷,钱和命比,到底哪个重要呀?”

这时,小兔子推来一块冰,自己站在上面,左手叉腰,右手伸出,指着母狼骂:“狗头黑心的母狼呀,森林里的死敌听我讲:我在草地晒太阳,你哥哥凭什么欺负我?眼皮上涂点牛皮胶,让它摔死在陡坡;我在树上做游戏,你嫂嫂凭什么要害我?骗它去骑飞天树,叫它小命见阎罗!刚才我在冰上玩,你凭什么要吃我?骗你尾巴钓大鱼,这下子你也活到了头,你有话要说赶紧说,你有遗言赶快留。高兴呀,舒服呀!我为森林的朋友报了仇!”

讲述:尼木县滚桑坚赞

说罢,快快活活跳起舞来,母狼气得龇牙咧嘴,嗷嗷乱叫,猫了猫腰,弓了弓背,拼命朝小兔子扑去,准备把它连皮带肉吞下去。谁知这下子,把尾巴带胯骨通通拉断,挣扎了几下,再也爬不起来了。

四、挤驴奶

小兔子高高兴兴,唱着胜利的歌。带着这个好消息,找自己的小伙伴去了。

河边上,有一片天然草场,牧草青青的,全村人都爱在这里放牲口:牛呀、羊呀、毛驴呀、马呀,热闹极了。

讲述:拉萨市城关区益西丹增1979年5月记录1980年1月整理

有一天,胖子结拉来到牧场,高声宣告:在这里放一头牲口,交两斤酥油,因为牧场是我爷爷的爷爷留下的。


这下子,把全村的老百姓坑惨啦!那些只有毛驴和羊,没有奶牛的人,还得买酥油来交税。

·上一篇文章:兔子和大灰狼·下一篇文章:“葛藤坑”的传说

过了两个月,结拉挺着大肚子,得意扬扬地在草场上东走走、西逛逛,清点牲口的数目,查问还有哪些没交税的人。忽然,看见江拉蹲在地上,给一头母毛驴挤奶。

“江!江!你这是干什么?”结拉问。

“禀告老爷,我家里没有奶牛,只好用驴奶打成酥油交税啊!”江拉惨凄凄地回答。

“天啦!你这不是要送我进阿鼻地狱吗?”胖子大吃一惊,差一点瘫倒在地上。因为当地的习俗,认为驴肉是最脏的,驴奶是最腥的,吃驴肉、喝驴奶的人,是要下地狱的。

“老爷,用驴奶酥油交税的,又不是我一个,村子里多着呢!”江拉努力替自己辩解。

“我的妈呀!”胖子用双手摸着光光的脑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替你到仓库里把驴奶酥油清出来吧!”还是江拉替他出了个主意。

“好!好!快去!快去!”结拉着急得喊叫起来。

江拉跑进财主的酥油库,一边清,一边念:“驴奶酥油是黄的,扔出去!牛奶酥油是青的,留下来。”他把霉烂发青的酥油留下,新鲜澄黄的酥油扔出窗外,分给了穷乡亲。

江拉清除了驴奶酥油,胖子结拉才高兴起来。

讲述;扎什仑布寺喇嘛石达

五、领布施

江拉赶着一头毛驴,驮着两只里边装满沙土的袋子,叮叮当当从财主结拉的高楼下走过。结拉想;“穷得家里留不住老鼠的家伙,怎么会……”便从窗口伸出那颗光光的头,问;“江!江!毛驴上驮的什么?”

“石头里炼出了酥油,倒霉人碰上了好运!”江拉喜气洋洋地报告:“神山上来了个喇嘛,放布施啰!”

“还有吗?”听说有不掏钱的财物,胖子的心动了!手痒了!

“有!有!不过,”江拉嘱咐道:“上山的时候,要走沙坡,表示虔诚;下山要走草坡,表示礼貌。”

“这个我知道!”胖子不耐烦了,他怕领不到布施,恨不得马上飞上山去。

“老爷,别忘了带见面礼!”瘦子江拉赶着毛驴走了,还在楼下大声喊叫提醒他。

接着,他扔下毛驴,一口气从草坡跑上山,戴一项喇嘛帽,穿一件旧袈裟,钻进一个黑乎乎的崖洞,等着胖子结拉。结拉呢,照着江拉说的,从沙坡爬山,爬上去,溜下来,爬上去,溜下来。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才气喘喘地爬到山顶,看见黑乎乎的崖洞里,果然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喇嘛。他高兴了。

结拉将额头触着地面.跪拜了三次,呈上羊腿、酥油,大声喊道:“佛爷呀,我是穷光蛋胖子结拉呀!请给我一百头奶牛吧!请给我一百克青稞吧!”

“好,把你的手伸过来!”喇嘛说,声音很威严。结拉以为目的达到了,满肚子都是笑,赶快把手伸进又黑又窄的崖洞。

没想到,喇嘛紧紧抓住他的手,又抽出锋利的刀,搁在他的胖手上。

“饶命呀!饶命呀!佛爷饶命呀!”胖子结拉象杀猪一样惨叫。

“你是财主,你不是穷人。你楼上有三千克青稞,楼下有三百头牛羊,你为什么骗我?”喇嘛厉声地问。

“我有罪!我有罪!”结拉不停地求饶。

“我要割下这只手,教训教训你这个吃山不解饱,喝海不解渴的家伙!”

“佛爷饶命!佛爷饶命!”胖子又哀叫起来,还把脑袋在崖壁上碰得乓乓响,表示悔过的决心。

这时候,江拉才把他的手放开了。胖子又气又怕,从草坡下去,不知栽了多少跟头。

江拉呢,抓起酥油和羊腿,顺着沙坡,一溜烟回了家。大约过了两顿茶的功夫,结拉踉踉跄跄,从山上回来了。

“老爷,领到布施了吗?”江拉很关切地问。

“领到了!领到了!这个喇嘛心肠真好啊!”胖子不愿在穷光蛋面前丢脸,就胡吹起来。

“哈哈哈!”江拉笑了。

讲述:扎什仑布寺喇嘛石达

六、借马

江拉给财主结拉当佣人啦!

有一天,他们一起从城里回来。结拉是个大胖子,又是一个十足的懒蛋,一边走,一边叫苦,最后躺在路边上,死活也不肯挪步了。

江拉朝前看了看,忽然快乐地叫起来:“老爷,快走!前面村子里有我的侄子,我帮你借匹马去!”

胖子结拉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急急忙忙跟着江拉进了村。他们穿过两三条小巷,看见一个身高体壮的汉子,正在织氆氇。江拉高声喊道:“好侄儿,快借给我一匹马!”

织氆氇的汉子根本不认识江拉,又听见叫他侄子,气得全身发抖,抽出屁股底下的垫板,朝他们追打过来。

江拉连忙抓住结拉,大声喊:“老爷!快跑!快跑!我侄儿疯了,被他赶上就没命了!”

结拉为了保命,双手抱住脑袋,跟着江拉一股劲地跑呀,跑呀,最后总算跑回了自己的村庄。

结拉喘着气,埋怨道:“江,你说借马!借马!马没有借到,命倒差一点丢了!”江拉笑着说;“老爷,那大汉的坐垫板,就是我借的马呀!没有它,你能这么快回来吗?”

讲述:扎朗县吉令公社齐美班台

七、井水请客

胖子结拉站在楼顶上,看见新来的佣人江拉,正在水井边大喊大叫,一会儿挺胸,一会儿弯腰,一会儿击掌,一会儿挥拳头,弄得他莫明其妙。

结拉减:“喂!江拉!你不去打场,在水井边跟公羊抵架一样干什么?”江拉听了,果然停止了争吵,走到结拉面前,气鼓鼓地说:“老爷,那口水井也太不象话了,它在说老爷的坏话。”

“什么坏话?”胖子奇怪起来。

“它说我们老爷,是手心里长指甲的吝啬鬼,细脖子大肚皮的意达”!抓住个兔子想挤奶,从一只羊身上想剥两张皮。秋收打场干了两个月了,差民们连喜鹊嘴巴大的肉丁儿也没有尝过!”

“我的妈呀!”财主气得要命,差一点从楼顶蹦了下来。

“我就是为了这件事,跟那口讨厌的水井争吵!”江拉解释说:“我告诉它,我们的老爷心是好的,对差民是关照的,就是这些日子太忙,没时间煮酒杀羊!”

“对啊!对啊!”财主连声称赞,心里很舒坦。

“哼!水井那小子,可不这么看。”江拉接着愤愤不平地说:“它说:算了吧!如果胖子结拉确实不是吝啬鬼,那叫他给你们请三天客,我井水也请三天客,我要请不起三天客,甘心情愿赔偿他一千个金币!”

财主为了得到一千个金币,果然杀羊煮酒,请差民整整吃喝了三天。三天过后,水井没有一点动静。结拉高兴极了,派江拉去找水井要一千个金币。

谁知江拉刚刚走到井边,就大吵大闹起来,整整争论了一顿茶的功夫,最后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到财主跟前,象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怎么啦?”财主问。

“唉!水井不肯付钱。它说:那三天的吃喝,是它水井和老爷一起办的。”江拉这样回答。

“呸!这些酥油、羊肉、青稞酒,哪一样不是从老爷我的库房里拿出来的呀!”胖子发火了,光脑袋上直冒油。

“是啊,”江拉装作很同情胖子的模样:“不过,水井说,就算老爷出了肉,没有它水井也熬不出汤呀!就算老爷出了酥油,没有它水井能成酥油茶吗?就算老爷出了青稞,没有它水井能酿酒吗?”

胖子听了,气得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讲述:尼木县滚桑坚赞

八、啃骨头

胖子结拉每天吃肉,江拉呢,只能啃骨头。有一天,江拉抓住一块大骨头,啃得津津有味,嘴里还发出“啧啧”的声音。胖子问:“怎么啦?”江拉连连摇头说:“可惜呀,可惜,肉的精华在骨头里,主人不吃佣人吃。”

胖子一听,觉得自己又吃亏了,又要尝尝骨头的味道。江拉把一块骨头砸开,挑出骨髓递给他。结拉吃了,果然很有味道,说:“江拉讲得对,骨头里边有美味!”从此,骨头就归财主啃了。

还有一天,胖子饿了,叫江拉煮两个鸡蛋当点心。江拉肚子更饿,煮好后吃了一个,另一个剥掉蛋壳,搁在碟子里,端给主人。财主问:“还有一个呢?”江拉说:“老爷,我吃啦。”财主非常生气,吼道:“你!你!你怎么吃的?”江拉抓起碟子里的鸡蛋,往嘴里一扔,“咕咚”一声,吞下了肚。同时,恭恭敬敬地报告说;“老爷,就是这样吃的呀!”

讲述:扎什仑布寺喇嘛石达1979年收集1982年1月整理


·上一篇文章:鹦鹉和热朗巴扎·下一篇文章:黄牛、毛驴、鸡和两夫妻的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