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按照毛驴教的办法,驱赶羊群向土司黑煞神的城堡进攻

从前,有个勤劳的青年,名叫索朗扎西。他的财产少得可怜,只有一头黄牛,一头毛驴,五只鸡,还有一小块田地。后来,他找了个老婆,针尖大的活也不想动手,每天只知道吃呀吃,别人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夏巴卓。有一天,黄牛耕完地回来,躺在圈里不停地叹气,毛驴心里挺难过,便走来宽慰:“喂,朋友,累了吧”黄牛摇晃着脑袋回答道:“唉,干活是我的本份,累一点倒不在乎。就是夏巴卓那女人,不但不让我吃饱,还用棍棒打我,实在受不了。”

传说哈尼族祖先原来不会开田种地。后来天上有一位掌管五谷的神仙,他在天上有一丘栽种七十七种谷物的大田,耕耘这丘田,必须有一千二百个仙童,驾驭着一千两百头神牛梨耙一天,才能把整丘大田犁耙完。栽种的时候,必须有一万二千个仙姑,用七十七种谷物栽插一天,才能把整丘田栽种满。除草的时候,必须有一万二千个仙姑工作一天,才能把整丘大田的杂草除干净。收获的时候,必须有一千二百个仙童和一万二千个仙姑收割一天,才能把七十七种谷物收完。收回来的七十七种谷物,必须有一千二百个仙童和一万二千个仙姑翻晒,搬运一天,才能把七十七种谷物晒干扬净,装进仓库。
因为那时凡间的人们还不会种出五谷杂粮,没有吃的,只好到深山老林里去采摘山果充饥,或者追捕野兽野禽。没有棉花和麻,人们就用兽皮蔽体,抵御寒冷。人们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忍受着。

图片 1

“这女人,她对我们都一样!”毛驴气冲冲地喊道;“朋友,我给你教个办法,干脆躺下来,什么也不吃,主人以为你病了,便会叫你歇息。”

凡间人们的贫苦生活被天上的幺姑娘看见了。
幺姑娘是一位聪明、贤惠、心地善良的美貌姑娘。她看见凡间的人们整天忙忙碌碌,东奔西跑,到头来还是吃不上饭,穿不上衣服,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回到家里,幺姑娘就忧心忡忡地对神仙说:“阿大,我们在天上有七十七种谷物,吃饭穿衣都不愁,但是凡间的人们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就是铁石心肠也看不下去啊。”说到这里,幺姑娘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她看见神仙不吭声,就试探地问:“阿大,如果我们把天上的谷物种子送一些给凡间,那凡间就不会这么苦了。”谁知神仙听完了幺姑娘的话立即板起脸来,冷冰冰地说道:“幺姑娘,凡间的人们必须再等三年,才能得到这七十七种谷物的种子。”“还要等三年?”幺姑娘一听,脱口反问一句。天神很不高兴她的冲撞,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说:“幺姑娘,这种事情不是你姑娘家管的。我可管不着凡间人们是否温饱,我只晓得服从天规天条。”说罢,转身走进屋里去了。幺姑娘看着神仙的背影,不由得皱紧眉头。

古时候,在一座高高的山上,有个城堡,城堡里住着一个士司,他生成一双老鼠眼,扫帚眉,一张鲢鱼嘴,配上那尖凸的下巴,一副干瘦的脸上布满了黑麻子,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黑煞神”。这黑煞神无恶不作,手下养着一大帮家丁、打手,残暴地统治和压榨着彝族人民。他巧立名目,横征暴敛,生孩子要交人丁税,上山打猎要交撵山租,下河打鱼要收打鱼捐……各种苛捐杂税,逼得人民实在喘不过气来,为了反抗这个黑煞神的残酷统治,曾多次举行过起义,但是,土司坚固的城堡难以攻下,许多人被抓去活活地处死了。

黄牛按照毛驴教的办法,躺在牛圈里装病。索朗扎西看了十分心痛,便套上毛驴,让它代替黄牛耕地。毛驴干了一天,累得死去活来,它想;“这耕地的活,实在太苦了,我还得想个办法,叫黄牛自己来干。”

几天后,幺姑娘为了解救人间的痛苦,趁神仙叫她晾晒谷子的机会,悄悄地把一袋谷种带到人间。
幺姑娘来到人间,变成人间一位的老爷爷,然后把稻谷种子分给了人们,还教给人们栽种人们栽种稻谷的办法。遵照她的指点,春节以前人们就忙着挖田开沟。阳雀叫了,人们又赶着翻犁田地、撒稻播种。燕子飞来的时候,人们起早贪黑地忙碌着,把稻秧移栽到精心梨耙过的田里。功夫不负有心人,雨季快要过去的时候,天气渐渐凉了,鱼雀快要叫了,人们就开镰收割了。燕子朝南方飞走的时候,人们又动手翻犁板田,开挖新的田地,为下一年收获做好准备。
后来,神仙见到幺姑娘违反他的旨意,把稻种偷种凡人栽种,不由火冒三丈。当幺姑娘返回天上时,神仙就把她抓起来,吊打了一顿后,又把她送进天牢里。但是,幺姑娘为了让凡人都能吃到五谷杂粮,都能穿上棉、麻纱织的衣服,她想方设法逃出天牢。一不做二不休,她干脆把另外七十六种谷物种子也偷了,带到凡间教人们栽种,还教人们纺纱、织布、做衣服。从此,凡人才过上了人人有衣穿,个个有饭吃的好日子。
神仙发现幺姑娘偷下凡间,一再触犯天条,就把幺姑娘捉回天上,吊起来狠狠打了一顿,并罚她永远不准再回到天上。说着,神仙就把幺姑娘变成一只母狗,贬下凡间。幺姑娘变成母狗以后,再也不能和人们一起劳动了,就帮人们看门守户。
从那时起,我们哈尼族人每逢到了初秋时节,把第一批稻谷收割回来后,都要杀猪宰羊,煮上新米饭,举办一次尝新米节。过节时,在吃饭前,每家都要先盛一碗饭给家里饲养的狗吃,表示我们哈尼族人永远不忘记幺姑娘。

有个聪明能干的牧羊人,他的名字叫扎卡,想出了一个智取土司城堡的办法来。他暗中串连了九十九寨的贫苦人民,决定从六月十七日起,将各家各户的羊都关在厩里,每天只喂点水,不喂草料,饿上七天七夜。起义的人就在夜里赶造梭标,削好竹签,磨好砍刀、斧子,又在每只山羊角上缚上火把,大家约定在六月二十四日晚上起义。到了这天晚上,当月亮还没有露面,山箐树林里的微风轻轻地吹起的时候,只听得一声牛角长鸣,就以第一支”火把母”为号,此时各路起义人马立即将羊厩门打开,点燃起千万支缚在羊角上的火把,驱赶羊群向土司黑煞神的城堡进攻。

晚上,毛驴一瘸一拐,踱到黄牛身边,大惊小怪地说;“大哥!有桩坏消息,我不能不告诉你。主人耕地的时候说,黄牛再这么病下去,就卖给屠夫得啦!”黄牛吓得要死,四条腿索索发抖:“天呀!”毛驴说:“大哥,没关系!从明天起,你好好吃料,好好干活,直着脖子叫喊,尾巴朝天上摇晃,主人就不会卖掉你了。”黄牛听了毛驴的话,乖乖地耕地去了。


那数不清的羊群早已饿够了,便借着火光,争先恐后地忙着上山枪树叶青草吃。扎卡率领着起义的人民,勇猛地去冲杀。快到城堡了,那鼓声和喊声震天动地。黑煞神急忙登上城堡一看,只见满山遍野成了一片火海,从四面八方包围了城堡的人们,已经开始攻打城门了。黑煞神一面命令家丁、打手死守城门,自己却悄悄地钻进洞里去,准备逃跑。此时各路起义大军已攻破了城堡,蜂涌而入。到处找遍,可就是不见土司黑煞神。后来,扎卡将大管家抓来审问,怕死的大管家跪在地上磕头哀求饶命,立刻带领扎卡他们来到土司躲藏的那个地洞去。

索朗扎西辛辛苦苦地干了两三年,生活慢慢富起来,库房里有了一些肉、酥油、青稞和糌粑。有一天,夏巴卓对丈夫说:“喂!索朗扎西,望果节的时候,我要把几家亲戚请来,痛痛快快吃喝一个礼拜。”索朗扎西连忙规劝道:“阿佳,这点东西来得不容易,我看还是留着慢慢吃。”夏巴卓生气地说:“呸!吃这么点东西,你还心痛。告诉你吧,你要是同意,咱俩就过下去;你要是不同意,咱俩离婚得啦!”索朗扎西听说离婚,吓得没有办法,只好改口笑着说:“阿佳,千万不要发急,我们再商量商量!”

·上一篇文章:傣族泼水节的来历·下一篇文章:侗族林王节

扎卡便叫大管家先下洞里叫黑煞神出来投降,这个平时狐假虎威的大管家竟吓得魂飞魄散,就是不敢下地洞。一下子便瘫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众人正在张望,突然,从地洞里飞出一把匕首,一道寒光闪过,将那匕首击落在地上。原来扎卡早有防备,他料到黑煞神不会轻易投降,要作垂死挣扎,所以当地洞里的匕首飞出来的那霎间,扎卡眼明手快,挥起一砍刀,便将匕首击落了!

夫妇俩这场争吵,被家里的大公鸡全听到了。第二天,索朗扎西套上黄牛和毛驴,在后院翻耕菜地。喝茶的时候,大公鸡跑来对黄牛和毛驴说:“咯咯!我们的主人索朗扎西,真的太没有丈夫的气概了!昨天夏巴卓说,要把家里的东西吃光喝光,要不就跟他离婚散伙。我听了手都痒了,主人还低声下气地说什么商量商量。朋友,你们看我吧,身边有四位夫人,没有一个不听我的话。白天出外找食,她们都跟在我的身后;晚上上架睡觉,她们都请我先行。”

扎卡和众人见黑煞神死不出来,便决定用火把来烧死他。于是一声令下,千万支火把立即将地洞的周围堆成一座小山,只见熊熊的烈火燃烧得更旺,片刻间,地皮也被烧得通红通红的,那作恶多端的土司黑煞神就这样葬身在火把之中。为了纪念这次反抗暴虐统治斗争的胜利,就定于六月二十四日这天为”火把节”。

毛驴说:“这夏巴卓只晓得自己吃呀吃,一点也不体谅我们,我们顿顿吃不饱,说不定主人一点也不知道。”黄牛躺在草地上,慢吞吞地说:“是呀!我们主人光知道自己累死累活,就没有想办法叫夏巴卓也劳动劳动。假如夏巴卓懂得一点劳动的艰辛,就不会这样虐待我们,也不会这样欺负丈夫了。”


索朗扎西一边喝茶,一边听了公鸡和黄牛、毛驴的对话,觉得受到很大的教育。这天他早早地收了工,亲自给黄牛、毛驴喂了豌豆和青草,给公鸡、母鸡喂了糌粑,夏巴卓看了,心里很不高兴,问:“喂!你今天收工这么早,还亲手给家畜喂料,这是什么意思”索朗扎西笑了笑,对她说:“妻子夏巴卓,我们家的好日子,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吗”夏巴卓回答道:“哼,当然是你的劳动好,我的福气好带来的!”

·上一篇文章:“葛藤坑”的传说·下一篇文章:藏族沐浴节

“那么,我们的土地是谁耕的”

“当然是黄牛耕的。”

“那么,我们的粪肥是谁驮的”

“当然是毛驴驮的。”

“好!”丈夫又问:“我们吃的和出卖的鸡蛋,又是谁下的呢”

“当然是母鸡生的。”夏巴卓很快地回答。

“这就对了!没有黄牛耕田、毛驴送粪、母鸡下蛋,我们就没有富裕的生活。你不但不给它们喂饱,还动不动就打它们,这样合适不合适”夏巴卓低下脑袋,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阿佳,从明天起,我看你也往菜地送送肥吧!上午五趟,下午五趟,再多了会累坏的。”索朗扎西用商量的口气说。

“这有什么了不起!”夏巴卓一边回答,一边准备送粪的筐子。她送了三天粪,累得东摇西倒,肩膀肿得老高,腰上还磨破了一块皮,痛得没有办法。这时,她想:“我才干三天,就累成这样。索朗扎西天天下地,身上不知有多累毛驴天天驮东西,背脊不知有多痛黄牛天天耕地,脖子不知有多难受”

从此,夏巴卓变得勤劳了、和善了,她对丈夫又体贴、又和气;对家里的牲畜,就跟自己的小孩一样。这样和睦富裕的家庭,别人看了没有一个不羡慕!

讲述:拉萨城关区向阳合作社回族社员阿比1979年9月14日记录1981年2月整理


·上一篇文章:江拉和结拉·下一篇文章:毛驴对付狐狸、豺狗和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