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霸占美丽的央金拉姆,赵州石桥鲁班爷爷修

古时候的赵州,就是现在河北的赵县。赵州有两座石桥,一座在城南,一座在城西。城南的大石桥,看去象长虹架在河上,壮丽雄伟。民间传说,这座大石桥是鲁班修的;城西的小石桥,看去象浮游在水面上的一条小白龙,活灵活现,传说这座小石桥是鲁班的妹妹鲁姜修的。这两座桥修得可好啦!舞台上演《小放牛》,还有这样的唱词:“赵州石桥鲁班爷爷修,玉石的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这里就唱到了鲁班修赵州桥的传说。
相传,鲁班和他的妹妹周游天下,走到赵州,一条白茫茫的洨河拦住了去路。河边上推车的,担担的,卖葱的,卖蒜的,骑马赶考的,拉驴赶会的,闹闹攘攘,争着过河进城。河里只有两只小船摆来摆去,半天也过不了几个人。鲁班看了,就问:“你们怎么不在河上修座桥呢?”人们都说:“这河又宽、水又深、浪又急,谁敢修呀,打着灯笼,也找不着这样的能工巧匠!”鲁班听了心里一动,和妹妹鲁姜商量好,要为来往的行人修两座桥。

在吉祥的时代,白雪皑皑的喜玛拉雅山下,有一个叫白玛协嘎的地方。当地有一对老夫妇,妻子叫扎西卓玛,丈夫叫扎西朗杰。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女儿,指盼着再生一个宝贝儿子。他们每遇吉日良时,就到神山转经,去寺庙上供。果然,扎西卓玛四十岁那年,又怀上了孩子,夫妻俩高兴得不得了,脸上每道皱纹都变成了笑容。

要摘天上的星星,需要彩云的翅膀,要找桔子姑娘,需有金子的心肠。

鲁班对妹妹说:“咱先修大石桥后修小石桥吧!”

一天,白玛协嘎出现了种种奇异景象,雪山升起七色彩虹,天空洒下芳香的花雨,妙音女神央金拉姆,在彩云里不停地弹奏动听的乐曲。就在这个时候,孩子生下来了。一看,又是一个女孩。老夫妻感到非常失望,甚至想把她施舍给人家。邻居们纷纷劝道:“小姑娘落生的时候,有这么多奇异的景象,莫非是女神央金拉姆,投胎在我们家乡?”夫妻俩听到这些话,脸上愁云消散,化悲为喜,给小女孩取名央金拉姆。

从前,在喷珠吐玉的雅鲁藏布江边,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许多人听过、唱过,也就忘了。只有一个叫做达瓦的小王子,把这首歌珍藏在他心灵里面最神圣的地方。小王子长呀长呀,长到了该结婚的年纪。远远近近的国王都想把自己的公主许配给他,可达瓦王子总是重复地说:“我什么公主都不爱,我只爱美丽善良的桔子姑娘。”

鲁姜说:“行!”

草地上的格桑花一年年盛开,央金拉姆一天天长大,长得象十五的月儿一样美丽,长得象夏天的白莲一样好看。她戒弃贪心、暴怒、愚痴、骄傲、嫉妒五种恶行,具有妇女的八种美德。央金拉姆还有一副美妙的歌喉,能在六弦琴上弹奏种种乐曲。每当弹唱的时候,不管是雪花飘飘的冬天,还是天色漆黑的夜晚,大家都聚拢在她的窗前听。

其实,桔子姑娘到底是什么模样?她究竟住在什么地方?都只是口头的传说,对达瓦王子来讲,这也是一个谜。在王宫前面,有一口甜水井,全城有一半居民,都到这里打水。达瓦王子想;老人口里有金子,只要我天天到井边去问,总能问出寻找桔子姑娘的办法来。于是,在白石砌成的井台上,天天都出现了王子的身影。他比所有打水的人都来得早,也比所有的人都回去得迟。中午呢,也不离开,带着一块很大的青油糌粑当点心。他向每一个背水的老人,总是重复同样的问题:“老人家,请你告诉我,世间有没有桔子姑娘?她住在什么地方?”

鲁班说;“修桥是苦差事,你可别怕吃苦啊!”

央金拉姆的两位姐姐,一没有妹妹的品德,二没有妹妹的容貌,只知道忌妒和憎恶自己的小妹妹。

达瓦王子等呀,问呀,整整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他真的发火了,拿起一块石头朝天空扔去,谁知石头落下来,砸碎了一位老太婆的水罐。这是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太婆,头发白的象海螺,口里连珍珠大的牙齿都没有了。这只水罐是她的一半家产,现在被人打碎了,又怎么能不伤心呢?达瓦王子见老太婆痛哭不止,赶紧送上一枚金币作为赔偿,又把自己吃的青油糌耙分一半给她。老太婆十分感激,双手合十,喃喃地祷告:“菩萨啊,这位王子的心,真的和桔子姑娘一样善良。”

鲁姜说:“不怕!”
鲁班说:“不怕就好。你心又笨,手又拙,再怕吃苦就麻烦了。”
这一句话把鲁姜惹得不高兴了。她不服气地说:“你甭直嫌我心笨手拙,今个儿,咱俩分开修,你修大的,我修小的,和你赛一赛,看谁修得快,修得好。”

央金拉姆十六岁那年,遵照白玛协嘎的习惯,跟姐姐到头人府上去念书。头人是当地的长官,又是学校的教师。他自己早已有了妻子儿女,又想霸占美丽的央金拉姆。两位姐姐为了讨好头人,还轮流规劝自己的妹妹。头人碰了钉子,象挨了石头的老狗一样又喊又叫,他把姑娘的双亲叫来,吼道:“罗刹女央金拉姆,竟敢蔑视头人和师长。朝天上吐痰,脏东西只能落在自己脸上。明天启明星升起之前,一定要把她赶走!”

达瓦王子听到桔子姑娘四个宇,喜欢的象拾到羊头大的宝贝,连忙重新向老太婆施礼致敬,问道:“老妈妈,你刚才提到的桔子姑娘,到底住在什么地方?你能不能给我指点一条路径,让我去见见她?”

鲁班说:“好,赛吧!啥时动工,啥时修完?”

老夫妇连忙跪下,不断求情哀告,头人根本就不答理。央金拉姆上齿咬咬下唇,说“尊敬的阿爸,慈祥的阿妈,你们不必伤心流泪,祸事是我闯的,惩罚由我承当。不过我想,头人一只手掌,也遮不了白玛协嘎的天空。”

老太婆摇摇头说:“都说雪山狮奶甘甜,能取到的没有一个;都说桔子姑娘美丽,能见到的没有一个,因为她住的地方太难走了。”

鲁姜说:“天黑出星星动工,鸡叫天明收工。”一言为定,兄妹分头准备。

第二天清早,央金拉姆带着女伴卓玛吉,背着六弦琴,告别亲人父母,被迫离开家乡。阿妈把手上的钻石金戒指,取下交给自己心爱的小女儿,不断地叮咛说:“阿妈心中的宝石,可怜的央金拉姆呵!你到外边流浪,时时事事要小心。猫头鹰的歌不能听,坏人的话不能信。没吃没喝的时候,就卖掉这只钻石戒指。”阿爸也说:“姑娘!你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要给家里捎个信。过上三年五年,等可恶的头人死了,我们再接你回来。”说完,老俩口亲着她的面颊,好久好久才流着眼泪分开。

王子拍着胸脯说:“老妈妈,请你告诉我吧!她就是住在月亮上,我也敢到彩云里去找;她就是住在大海里,我也敢下龙宫中去寻。”

鲁班不慌不忙溜溜达达往西向山里走去了。鲁姜到了城西,急急忙忙就动手。她一边修一边想:甭忙,非把你拉下不可。果然,三更没过,就把小石桥修好了。随后她悄悄地跑到城南,看看她哥哥修到什么样子了。来到城南一看,河上连个桥影儿也没有。鲁班也不在河边。她心想哥哥这回输定了。可扭头一看,西边太行山上,一个人赶着一群绵羊,蹦蹦窜窜地往山下来了。等走近了一看,原来赶羊的是她哥。
哪是赶的羊群呀,分明赶来的是一块块象雪花一样白、象玉石一样光润的石头,这些石头来到河边,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加工好的各种石料。有正方形的桥基石,长方形的桥面石,月牙形的拱圈石,还有漂亮的栏板。美丽的望柱,凡桥上用的,应有尽有。鲁姜一看心里一惊,这么好的石头造起桥来该有多结实呀!相比之下,自己造的那个不行,需要赶紧想法补救。重修来不及了,就在雕刻上下功夫盖过他吧!她悄悄地回到城西动起手来,在栏杆上刻了盘古开天、大禹治水,又刻了牛郎织女、丹凤朝阳。什么珍禽异兽、奇花异草,都刻得象真的一样。刻得鸟儿展翅能飞,刻得花儿香味扑鼻。她自己瞅着这精美的雕刻满意了,就又跑到城南去偷看鲁班。乍一看呀,不惊叫了一声。天上的长虹,怎么落到了河上?定神再仔细一瞅,原来哥哥把桥造好了,只差安好桥头上最后的一根望柱。她伯哥哥打赌赢了,就跟哥哥开了个玩笑。她闪身蹲在柳棵子后面,捏住嗓子伸着脖,“咕咕哏——”学了一声鸡叫。她这一叫,引得附近老百姓家里的鸡也都叫了起来。鲁班听见鸡叫,赶忙把最后一根望柱往桥上一安,桥也算修成了。

她们俩离开白玛协嘎,一直朝东走去。整整漂泊了三个月的时间,找不到一个安身的地方。一天,央金拉姆和卓玛吉来到一座雪山上,糌粑已经吃完了,两个人又冷又饿,坐在路边痛哭。这时候,山那边过来一帮商队。央金拉姆便拿出阿妈留下的戒指,请求换一点吃喝。“村本”连忙从马上下来,吩咐骡伕们烧火熬茶,并且对姑娘说:“天国美丽的仙女呵,为什么在这里啼哭?眼里的珍珠不要随便抛洒,可爱的耳朵听我讲三句:人间最珍贵是金子,世上最稀罕的是钻石,你这钻石是无价之宝,值多少金银无法估定。我付给你十群骡子,加上骡子上的货物。我多康人说话算话,请佛法僧三宝为证。”

老太婆见王子的情意,象金刚石一样坚贞,就详详细细指点了寻找桔子姑娘的路径。

这两座桥,一大一小,都很精美。鲁班的大石桥,气势雄伟,坚固耐用;鲁姜修的小石桥,精巧玲瑰,秀丽喜人。
赵州一夜修起了两座桥,第二天就轰动了附近的州衙府县。人人看了,人人赞美。能工巧匠来这里学手艺,巧手姑娘来这里描花样。每天来参观的人,象流水一样。这件奇事很快就传到了蓬菜仙岛仙人张果老的耳朵里。张果老不信,他想鲁班哪有这么大的本领!使邀了柴王爷一块要去看个究竟。张果老骑着一头小黑毛驴,柴王爷推着一个独轮小推车,两人来到赵州大石桥,恰巧遇见鲁班正在桥头上站着,望着过往的行人笑哩!张果老问鲁班:“这桥是你修的吗?”鲁班说:“是呀,有什么不好吗?”张果老指了指小黑驴和柴王爷的独轮小推车说:“我们过桥,它经得住吗?”鲁班膘了他俩一眼,说:“大骡于大马,金车银辇都过得去,你们这小驴破车还过不去吗?”张果老一听,觉得他口气太大了,便施用法术聚来了太阳和月亮,放在驴背上的褡裢里,左边装上太阳,右边装上月亮。柴王爷也施用法术,聚来五岳名山,装在了车上。两人微微一笑,推车赶驴上桥。刚一上桥,眼瞅着大桥一忽悠。鲁班急忙跳到桥下,举起右手托住了桥身,保住了大桥。
两人过去了,张果老回头瞅了瞅大桥对柴王爷说:“不怪人称赞,鲁班修的这桥真是天下无双。”柴王爷连连点头称是,并对着才回到桥头上来的鲁班,伸出了大拇指,鲁班瞅着他俩的背影,心里说:“这俩人不简单啦!”

央金拉姆见商人这么慷慨大方,感激得不停地作揖:“高尚而慷慨的村本呵,请听姑娘三句话:离开了父母和家乡,是因为那里的头人遮住了太阳;在这莲花般的大地,我们象可怜的小鸟到处流浪。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我日日夜夜要为你们祈祷!”说完,便和商队告别。商人说:“美丽的姑娘,请不要悲伤!翻过这座山去,有个叫扎西托美的地方。那里的主人已经破落,你可以买下这座田庄!”

勇敢的达瓦王子,白天赶路,晚上也赶路。白天,金太阳和他作伴;晚上,银月亮为他点灯。他登上紧挨着蓝天的雪峰,征服了勇猛的雪狮,骑着它翻山越岭。他跳进波涛汹涌的江河,打败了凶恶的蛟龙,揪着它渡过急流;他进入茫茫的森林,许多猛兽向他扑来。远的他用金箭射;近的,他用宝刀砍。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艰苦的道路,终于看到一片鲜花盛开的峡谷。这里,长着密密层层的桔树,千万个金晃晃的桔子,闪耀着奇异的光彩。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现在,赵州石桥桥面上,还留着张果老骑驴踩的蹄印和柴王推车轧的一道沟。到赵州石桥去的人,都可以看到,桥下面原来还留有鲁班爷托桥的一只大手印,现在看不清了。

她们听了商人的话,翻过雪山往下走。的确看到了一处山明水秀的地方,上面是白生生的雪峰,中间是绿融融的森林,下边是金灿灿的河谷,河谷里矗立着四柱八梁的庄园。丐央金拉姆在这里借住了几天,觉得什么都很顺心,便用一半骡马和货物,买了这座庄园。她在当地人的帮助下,雇了许多工匠,将扎西托美的屋宇,里外收拾一新。三楼是大大小小的卧房,二楼是金银绸缎的仓库,楼下堆粮食、酥油和肉类。赶骡人仁青桑布管理外务,女伴卓玛吉管理内务,一切弄得有条有理,生活过得舒舒服服。

王子跳啊唱啊,一口气跑进桔树林,许多桔树,都伸出绿色的手掌,牵住他的衣裳;许多许多的桔子,都用甜蜜的声音向他恳求:

(附记:据史料载,赵州桥是隋朝工匠李春设计并建造的。)

一年以后,央金拉姆的阿爸阿妈,没听到小女儿有马尾那么一点消息,便派出一位老实忠厚的老人,带上一袋子银币,沿着东边的道路慢慢地寻找。他一边打听,一边赶路,约莫走了两个月的光景,刚好路过扎西托美地方,老人看见许多人在地里拔草,便道:“高高天上的月亮,低低水里的莲花;虽然相隔万里,还能互相关照。田野上象老虎一样的青年你,从白玛协嘎来的老头我,过去虽不相识,讲讲话就能相识;互相虽不了解,谈谈心就能了解。去年我们家乡,走失了一位叫央金拉姆的女子,你们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宇?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姑娘?”这时候,赶骡人仁青桑布,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老人,很生气地说:“宝贝在家不当宝,宝贝丢了又心痛;象央金拉姆这样的姑娘,为什么要把她赶出门?”说完,派一位年青的什么人,领着老头走进扎西托美庄园。

“王子!王子!带我走吧!”“王子!王子!带我走吧!”


央金拉姆看到父母派来的人,高兴得不得了。她对老人说;“阿爸!快休息休息,再去恰古巴乔!”老人刚才被仁青桑布数落了一顿,心里还很艰过,现在听央金拉姆这么一讲,饭也没敢吃,茶也没敢喝,背着行李继续往东走,去找那个名叫“恰古巴乔”的人去了。

到处是金桔的笑脸,到处是甜蜜的声音,弄得达瓦王子头昏脑晕,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他想起老太婆的告诫:“桔子姑娘,就住在最高最高的桔子树上,藏在最大最大的桔子当中。”王子从东到西找了三圈,又从西到东找了三圈,终于看到了一颗很高很高的桔子树,有一只很大很大的桔子,藏在浓密的树叶里面,话也不说,头也不抬,只是抿着嘴唇羞答答地微笑。王子伸手去摘,桔子却从这根树枝跑到那根树枝上,又跳到另一根树枝上,最后升到高高的树顶,躲在几片金色的云彩中间。

·上一篇文章:冰冻遂城·下一篇文章:铁匠明珠托央

老人到处打听,有没有叫“恰古巴乔”的人。整整走了半年,一直到了汉地的东京城。东京城里住的皇帝皇后,虽然生下了不少儿女,却一个也没有能活下来,最后一个王子落生的时候,恰好有一只蓝翎的布谷鸟,飞落在虎皮豹皮包着的权威棒上,欢乐地叫了三声,又朝西方飞去。君臣们认为这是吉祥的征兆,就把他立为太子,取名叫恰古巴乔,现在已经整整十八岁了。

这下,真把王子急坏了。他想用箭射,又怕伤了它;他想摇树,又怕碰坏了它,于是,就站在树下唱道:

这一天,皇帝手下的宰相和元帅,听说有个藏族老头儿,到处打听太子小时候的名字,便把他抓起来,关进大牢里。并且把这件事呈奏给太子。太子十分高兴地说:“昨夜我做了一个梦,不是恶梦是好梦。梦见缎子的宝座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神。明亮的眼睛象黑宝石,纯洁的心象透明的水晶。快宣藏族老汉上殿来,说不定他能给我带来吉祥佳音。”

美丽的桔子姑娘,住在高高的树梢;姑娘啊,如果你有意,请落进我的怀抱。

宰相和元帅赶快走进大牢,把老人请出来,叫他洗了三次澡,换了三件新衣,才来到太子跟前。老人把央金拉姆的出生、身世、如何流落到扎西托美,以及叫他来找恰古巴乔的经过,一一作了详述,特别把这位姑娘的美丽的容貌,温柔的性格,动人的歌喉,呈报太子。太子听了,乐得心花怒放。他命令宰相和元帅,好好招待老人,每顿请他吃汉菜一百零八个。临走的时候,又送给他一匹将军骑的骏马,一百个金锞子,还有许多食物。太子把一个彩绘包裹的匣子,捎给央金拉姆,他嘱咐老人说:“这个匣子是无价之宝,请央金拉姆好好收藏;只要她对着宝匣呼唤我的名字,我就能来到姑娘的身旁。”

果然,王子的歌刚刚唱完,桔子就轻轻飘落下来,掉进他的怀里。王子高兴得不得了,用两手按住胸怀,扭头就朝家乡跑。

老人骑着太子送的宝马,不分日夜回到扎西托美。献上太子捎来的宝匣,并讲述自己到东京找“恰古巴乔”的经过。央金拉姆大吃一惊,说;“老阿爸,‘恰古巴乔’是这里的土话,就是喝茶抓糌粑的意思。没想到为了这句话,叫你走了几千里!”老人说:“对也罢,错也罢,反正我到了东京,看了世界,又给你带来了太子的礼物,算是没有白活这一辈子啦!”

王子跑呀跑呀,森林一晃眼就穿过了,江河一蹦跳就跨过了,雪山一抬腿就越过了。他来到雪山脚下,坐在月亮似的湖边,靠着达玛花丛歇息。这里,离家乡很近很近了,看得见云雾上王宫的金顶了。他从怀里捧出那只金晃晃的桔子,越看越高兴,越模摸越喜欢,忘记了老太婆的叮咛,情不自禁地把桔子剥开。忽然,随着奇妙的音乐和耀眼的金光,一个无比俏丽的姑娘,笑盈盈的从桔子里出来了。她头戴着晶莹碧绿的宝石,身穿着金线织成的衣衫,脸蛋白里透红,象桔辩一样鲜嫩;身段窈窕,象桔树一样轻柔。她缓缓落在草地上,遍体发出奇妙的芳香。王子惊讶得不得了,连气也不敢出一口,害怕把这神仙般的女子,又吹到遥远的地方。他赶紧上前一步,拉住桔子姑娘的飘带,向她讲述自己的爱慕心情。桔子姑娘不回头,也不答话,只是抿着小嘴温柔地笑。

当天傍晚,姑娘在楼顶树起华盖,燃上藏香,打开宝匣,叫了一声“恰古巴乔”。只见东方的天空中,升起五色祥云,祥云里飞来一条玉龙,玉龙上坐着年轻英俊的东京太子。央金拉姆把他请进内室,敬献了哈达和茶酒,太子说道:“在莲花般的大地上,十万种鲜花开放,就是没有一种鲜花,有乌东娥那花芳香。在天空下,所有的地方都有美人,就是没有一个美人,有央金拉姆这么漂亮。上身象白玉莲花含苞欲放,腰身象孔雀开屏轻轻摇摆,有了你美丽的空行女神,别的嫔妃就跟乌鸦一样。愿我俩订下终身的盟誓,愿汉藏两地的神灵保佑我们吉祥。”央金拉姆接着说道:“统治万方的皇帝的太子啊,请听我藏家姑娘说三句:太子你象雪山的太阳,熔化了我心中的冰霜;太子你象和暖的春风,吹走了我心中的迷雾。经历了种种苦难我还没有死,是因为马尾细的姻缘和你相连;女人的身体是人间的田地,愿为皇家结出丰硕的果实。”讲罢,两人无限欣喜,订下了终身的盟誓。

月亮湖边,太阳明明亮亮地隔着,湖水高高兴兴地唱着,满头白发的雪山爷爷,也笑得满面红光,因为达瓦王子和桔子姑娘,在这里结下了姻缘。他们来了很多很多鲜花,唱了很多很多情歌。最后,王子躺在地毯一样的芳草上,枕着姑娘的膝头,甜甜蜜蜜地进入了梦乡。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老佣人回到白玛协嘎,讲述了央金拉姆幸福的情形,并把姑娘送给父母的书信和礼物呈上。高兴得老夫妇把书信顶在头上,互相祝贺欢庆。央金拉姆的两个姐姐,不相信妹妹有这么好的服气,连连恳求父母,让她们亲眼去看一看。

湖边石崖洞里,住着一个魔女,看见他俩这样相亲相爱,泉水和牛奶一样分不开,便想出一个恶毒的主意,来陷害象白度母一样善良的桔子姑娘。她变成一个女子,扭扭捏捏踱到桔子姑娘身边,瞪着眼睛看了三次,眯着眼睛看了三次,大惊小怪地说:“啊啧啧!人世间最美的桔子姑娘,原来比我难看多了!”桔子姑娘没有回答,只是抿嘴一笑。魔女拉住桔子姑娘,要她到湖边照影,比比到底谁好看。桔子姑娘连声说;“不!不I这样会把王子弄醒。”魔女说;“是啊,我知道你不敢比呀!要不,让王子枕在地上不是一样吗?”桔子姑娘便托起王子的脑袋,移到刚刚采来的鲜花上,再枕上自己鲜艳的围腰。她们来到湖边,湖水里映出两个倒影:桔子姑娘好比金孔雀,魔女呢,跟黑老鸦差不多。

两位姐姐准备动身的时候,头人把她们请到自己家中,说:“事没有办之前,要想一想;箭没有射之前,要磨一磨。你们过去和央金拉姆不和,弄得她挨打受骂,离开家乡;女人的心比针眼还细,如果她真的找了太子当丈夫,你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两人觉得有理,便请头人出主意。头人拿出一包毒药,叫她们想办法洒在太子的卡垫上面,这样太子就再也不能和央金拉姆相好了。

魔女比垮了,还不服输,说:“你有华丽的金衣衫,当然要强一些;要是我穿上你的衣服,一定会比你漂亮。”可怜的桔子姑娘,中了魔女的诡计,把自己的衣衫换给了魔女,并在照影的时候,被魔女推落在很深很深的湖中。

大姐二姐由老人引路,来到扎西托美庄园。央金拉姆和姐姐久别重逢,高兴得流下了眼泪。给她们安排最舒适的住房,摆上最丰盛的酒宴,姐妹们喝酒唱歌,十分欢快。央金拉姆还在楼顶树起华盖,燃起藏香,打开空匣,把皇太子请到扎西托美来。姐姐看见太子年轻英俊,慷慨大方,忌炉就象毒蝎一样爬满她们的心房。趁太子不注意,把毒药洒在他的卡垫上,便慌慌忙忙地回老家去了。

魔女三步两步蹦到王子身边,一把将王子的脑袋搂在自己的怀里。王子觉得刚才象睡在羊毛上一样柔软,现在象睡在牛角上一样难受,很快惊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细看,又觉得桔子姑娘变了,变丑了,变黑了,不由自主地微微皱起眉头。魔女看出他的心思,连忙说:“高贵的王子啊!你在这里睡了三天,我一动不动地陪了三天。雪山的太阳把我晒黑啦,湖上的凉风把我吹坏了!”达瓦王子想:“桔子姑娘的心,是多么善良啊,她虽然比原来丑了,我不能嫌弃她。”

皇太子回到东京,忽然从头到脚,都长满铜钱大的浓疮,倒在床上昏迷不醒。皇帝和皇后听到这个凶讯,亲自来到太子的住地,询问起病的原因。太子左右的人,谁也不敢呈报去扎西托美的事。皇帝十分着急,召集东京内外的卜卦人、算命人,占算太子的吉凶,同时到处张榜贴文,聘请国内的名医,使用上中下三种药物,都没有这丝毫效果;又派出使节,出使远近各邦,征求医术高明的大夫,也治不了太子的怪病。

于是,王子和魔女在宫廷里举行了隆重的婚礼。远远近近的国王,送来了珍贵的礼物,全城的居民百姓,都来到王宫前跳舞狂欢。凡是见过这位王妃的人,没有一个不替达瓦王子惋惜,因为她实在没有一点地方能和年轻英俊的王子比美。

再说央金拉姆不止一次地拿出宝匣,高声呼喊“恰古巴乔”的名宇,太子再也没有从空中飞来。她焦急得没有办法,身子一天比一天消瘦,脸儿一天比一天枯黄,两只眼睛望穿了雪山,也得不到半点音信。有一天,她对卓玛吉说:“姑娘,这样愁苦的日子,我实在没法过了,东京城就是在天上,我也要去把太子探望。”说完,把在庄园里的事情交给卓玛吉,独自背着形影不离的六弦琴,到东京找恰古巴皇太子去了。

过了七天,月亮湖边的牧马人,跑来报告说:“尊贵的王子啊,请允许我报告一椿喜讯,碧波荡漾的月亮湖中,忽然长出一枚金光灿烂的莲花!”王子心中十分诧异,赶紧跟着牧马人来到湖边。果然看见一朵可爱的莲花,孤零零地在湖面摇晃,花瓣上露珠滚动,好象流不尽的泪水。王子十分怜爱,便叫牧马人摘回,供在佛堂里。

不知道走了多少天,她来到一座美丽的峡谷,仙鹤、野鹿、羚羊,双双对对,在草地上自由自在地漫游,央金拉姆看到这些,又思念起东京的皇太子,便弹奏着六弦琴唱道:“请看东边的草坪上,对对金鹿多么的欢畅,想起东京的皇太子,不由我流泪悲伤!请看南边的草坪上,双双仙鹤多么的欢畅,想起东京的皇太子,泪水打湿我的衣裳!”

奇妙的莲花,可爱的莲花,它的香气充满整个王宫,金晃晃的光辉老远就能看见。许多许多的人,都赶来观看,称赞个没完。只有黑心肝的魔女,知道莲花的来历,深更半夜摸进佛堂,把它揉得粉碎,撒在后花园中。

正在她低声吟唱的时候,山崖上传来了小鹏鸟的惨叫声,原来是一只山羊大的黑青蛙,想把小鹏鸟吃下去,央金拉姆捡起一块石头,朝天上祷告了三次,便向黑青蛙砸去,一下就把青蛙砸死了。这时候,公鹏鸟和母鹏鸟从远方飞回来,对央金拉姆十分感激。鹏鸟说:“可爱的姑娘,你打死了孽龙,救出了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大恩人呀!你有什么愿望,尽管给我们提吧!”央金拉姆说:“你们展翅能飞万里,每天飞遍世界各个地方,可知道东京城里,出了什么变故?”鹏鸟说:“听说东京城的皇太子,被她情人的姐姐放了毒。京城和世界各地的名医,都有没法把他的生命拯救!”姑娘听到此话,顿时晕倒在地,半天半天才醒过来。她向大鹏鸟讲明了自己和太子的关系,并且告诉他们自己干里远行的原由。鹏鸟高兴地说:“姑娘,我们相遇,恐怕是神佛的指使,因为只有我们的药物,才能让太子起死回生。”说罢,拿出一只鹏蛋,还有从雪山冰峰上采集的九种草药,细心告诉她如何调治,如何服用。央金拉姆把药小心收好,谢过大鹏,马上就要起程。大鹏说:“从这里到东京,最快也要走半年,那时太子早已到天国去了。来,让说我驮你走吧!”

又过了七天,看花的老人跑来报告说:“尊贵的王子啊,请允许我报告一个吉兆,后园里长出一棵高高的桃村,树上结满甜美的果实.”王子更加诧异,和臣民一起来到后花园,果然看见一棵高大的桃树,结满很多硕大的鲜桃,它们微张着粉红的嘴唇,好象有许多许多话要说。王子默默无言,想着接连出现的怪事。魔女高兴地说:“王子啊,王子!请你把这些鲜桃赐给臣民和百姓品尝,让他们牢记你的功德吧!”达瓦王子觉得她的话有理,就把它们布施给臣民百姓,大家从四面八方涌来,一人一个,一会儿就吃光了。

大鹏驮着央金往姆,只用半天功夫,就到了东京城外,落在牡丹园中,说:“姑娘,这回你一定能治好太子的病,请放心去吧!回来的时候,你在这里燃起三柱藏香,我再来接你。”

在王城对面的小山沟里,住着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太婆,她从早到晚在草坡上替国王放羊,她带着小儿子赶来时,桃子早已分光了。她在草丛里刺篷中找了老半天,才找到了一只很小很小的桃子。母子俩把它当成宝贝,欢欢喜喜把它带回自己居住的小石头房子。阿妈让儿子吃,儿子让阿妈尝,两个人推来推去,最后还是放进一只羊皮口袋中。从此,小石头房子里出了怪事。每回老阿妈和小男孩放羊回来,都发现屋子收拾得好好的,酥油茶打得浓浓的,羊肉煮得香香的。有一天,老阿妈让儿子把羊赶到山上,自己躲在石墙外边偷看,只见装桃子的羊皮口袋里面,走出一个穿金衣衫的美貌姑娘,在房里忙这忙那。老人一阵风跑了进去,口呼仙女,跪在她面前。

央金拉姆走进树林,换上藏族青年男子的衣服,急急忙忙走进城门。东京确实是大皇帝居住的地方,街道象彩虹一样瑰丽。她也没有心思细看,到处打听神圣太子住在哪座宫殿里。南来北往的人,看见这个头戴金花帽,身穿氆氇藏袍,跟月儿一样俊美的少年,都涌过来围观。有人摸她的乐器,有人问她的来历,从太阳当顶直到星星满天,她才找到皇宫。不管卫士的阻挡,心急火燎地往太子的住地跑。

姑娘慌忙把老人扶起,说;“老阿妈,我不是仙女,我是大家熟悉的桔子姑娘。”接着,她流着伤心的眼泪,把自己被魔女陷害的经过告诉老人。老阿妈留她住在小石头房子里,一家三口和和睦睦地过着日子。

这时,在太子的房里,围坐着皇帝、皇后、宰相、大臣,还有各地的名医。眼看太子快要断气了,大家急得没有办法。又没有人能拿出半个主意。央金拉姆气喘吁吁,跑到太子身边,见他脸色枯黄象树叶,身体瘦削象干柴,满身是铜钱大的伤疤,完全失去了过去的丰采。一阵心酸,眼泪象断线的珍珠落下来。

一天,桔子姑娘在门外洗头,被魔女远远地看见了。她大叫一声,装作昏倒在地。宫廷里请了许许多多名医,吃了许许多多好药,都没有一点效用,眼看就要断气了。有一天,王子去着魔女,魔女装模作样地哭着,握住王子的手说:“王子呵,有一个方子能救我的命,不知道你肯不肯办到?”王子说:“什么方子?你快说呀!”魔女说:“对面山谷里,有一个放羊的老太婆,他的女儿是个妖女,我的病是她带来的。只有用她的心肝熬成汤喝,我才能起死回生。”达瓦王子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桔子姑娘,不但模样不美丽,心地也不善良。善良纯洁的女子,怎能吃别人的心肝呢?

满房的人,被她的行动惊呆了。宰相走过来问;“少年呀,你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这样悲痛?”这时,姑娘才看见皇帝、皇后和许多高贵的人物,都坐在身边,赶紧擦干眼泪,在地上叩了三次头,说;“我是藏地的医生,专门赶来给太子治病的。因为他救过我的命,我才这样动情。”

为了不叫妃子怀疑,王子派出三个武士,去取牧羊老太婆女儿的心肝。紧跟着,他拉出一匹最快的追风马,“得那嘎”、“得那嘎”很快就超过了三个武士,头一个来到牧羊人的小石头房子旁边,听到一只鹦鹉在树上叫着:“姑娘!姑娘!负心的王子来了!狠心的王子来了!”

皇帝看着这个少年医生,说话恳切,态度认真,阴沉的脸上有了笑纹,说:“你对太子的一片忠心,我听了十分感动。只要你能治好太子的病、我愿意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达瓦王子十分恼火,搭上金箭想射死鹦鹉。忽然,小石头房子里,走出一个人来,说:“王子,请不要射死无罪的鸟儿,还是杀死可怜的桔子姑娘吧,魔女正想着吃我的心肝呢!”王子回过头来一看,只见一个俏丽的姑娘,站在自己面前,头戴绿宝玉,身穿金线衣,脸蛋象桔瓣一样鲜嫩,身体象桔树一样轻柔。天呀,这不是世间最美的桔子姑娘,又能是谁呢?不过,如果这是真正的桔子姑娘,那王宫里的那一位又是什么人呢?

姑娘依照大鹏鸟传授的办法,把鹏鸟蛋掺进牛奶里,调进九种草药,用小火慢慢烧化,一半敷在太子身上,一半灌进太子嘴里,果然十分灵验。过了一会,太子从昏迷中苏醒,再过三天,已经能下床走路了。半个月以后,太子在央金拉姆的陪伴下,在温泉里洗去疮疤,换上丝绸袍服,又象过去一样,年轻英俊,光彩照人。姑娘看着看着,不觉又流下了眼泪。太子奇怪地问:“医生,你把我从死神手里救活过来,正应当高兴,为什么反而流泪呢?”姑娘不好意思地说:“唉!离开家乡太久了,想念父母和亲人。”

放羊老阿妈走来,讲述了桔子姑娘被害的经过。达瓦王子好象从恶梦中惊醒。发誓要杀死那个狠毒的魔女。正巧魔女见事情败露,就显出了凶恶的原形,张开母狼般的大口,从王宫直朝桔子姑娘住的地方奔来!王子拉开宝弓,搭上金箭,“嗖!嗖!嗖!”一箭连一箭,就把魔女送进地狱了。

听了这几句话,太子也默默无言,泪水涌上了他的眼眶。姑娘问:“太子,你大病刚好,正应该好好庆贺,为什么也伤心流泪呢?”太子见四周无人,就把他和央金拉姆相爱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这时,雪山升起七色彩虹,草地开出绚烂鲜花,低矮简陋的小石头屋子,忽然变成了瑰丽的宫殿,宫墙里长满碧玉般青翠的桔树,桔树上挂满了玛瑙般艳红的果实,阵阵和风,从山谷吹来,桔子碰着桔子,发出悦耳的声音。叶片轻轻招展,散发着沁人的香气。

藏族医生救活了太子,东京城里到处传扬。皇帝命令打开九座国库,任她在里边挑拣珍珠宝贝。央金拉姆什么也没有拿,只要了一只给太子调过药的瓷碗。大皇帝很钦佩她的品德,专门摆起连神仙也难吃到的酒宴,为她送行。

达瓦王子和桔子姑娘,经过了这场苦难,从此再没有分开,恩恩爱爱,直到白发千古。

央金拉姆来到牡丹园,用三柱藏香召来大鹏鸟,骑在大鹏身上,不到一天时间,就返回扎西托美庄园。卓玛吉和庄园的百姓,看见央金拉姆平安回来,就象过节一样高兴。

讲述;日喀则城关镇尼玛彭多1979年7月7日收集1980年1月整理

十五这天,央金拉姆撑开宝伞,煨起藏香,弹起六弦,虔诚地唱道:紫色的香烟呵,请飘到东京去吧!给东京的王子,带去我的思念。


然后,她缓缓的打开宝匣,年青、英俊的太子,穿着金丝银线织成的袍服,笑嘻嘻地骑龙从云头飞落,央金拉姆赶紧迎上去,两个人紧紧拥抱,象孩子一样又哭又笑,然后手牵手地走进卧室。太子讲了自己得病的经过,央金拉姆倾诉了自己的思念之情。卓玛吉送来冰糖、水果、点心和牛奶,太子喝着喝着,忽然望着瓷碗出神,问:“姑娘,这只瓷碗,是哪里来的呀?”姑娘说:“是阿爸阿妈留给我的。”

·上一篇文章:央金拉姆·下一篇文章:敏笛林神鸟

王子不相信,因为这种瓷碗,只有大皇帝的御窑才能烧制。他看看瓷碗,又看看央金拉姆,心里突然一亮,大声说:“那个叫我死里回生的藏族青年,不就是你吗?”央金拉姆只是低头含笑,一句话也不回答。

太子回到东京,向大皇帝报告了和央金拉姆认识的经过,还有这位姑娘女扮男装,一个人来到京城救活自己的情况。皇帝、皇后、各位大臣十分惊奇,决定以最隆重的礼节,把央金拉姆请到东京来和太子成亲。

在一个吉祥的日子里,扎西托美的天空,忽然飘来七色祥云,云中飞动八条金鬃蓝鳞的玉龙。前面四条龙上,驮着五百武士,二十位将军;后面四条龙上,驮着各种金箱、银匣、迎亲的礼品,太子和宰相,也坐在当中。群龙慢慢地下降,把央金拉姆迎走,当地的老百姓,家家焚香,个个跪拜,以为是天神降临。

在大皇帝的主持下,太子和央金拉姆,举行了最隆重的婚礼,东京满城百姓,听到这件喜事,狂欢了三天三夜。他们唱道:

太子象晴空的太阳,藏妃如蓝天的月亮;日月高照,大地生光,给普天下带来欢乐吉祥。

讲述:拉萨城关区益西丹增1979年5月记录1980年1月整理1982年2月再整理


·上一篇文章:措珠丹琼·下一篇文章:桔子姑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