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意代丈夫去死,特洛伊人听到珀

赫拉克勒斯忧伤地离开了俄卡利亚的王宫,到处漂泊,此时,发生了
一件奇事。在帖撒利的弗赖城住着高贵的国王阿德墨托斯,他的妻子阿尔刻
提斯年轻、漂亮,对丈夫十分忠诚,爱夫夫胜过一切。有一次,宙斯用雷电
把神医阿斯克勒庇俄斯劈死,因为宙斯担心他连死人都能救活。阿斯克勒庇
俄斯是阿波罗的儿子。阿波罗在悲痛之中杀死了为主神宙斯锻造雷电棒的独
眼巨人。他担心宙斯发怒报复,便急忙逃出了奥林匹斯圣山,在人间寻找避
难所。那时,斐瑞斯的儿子阿德墨托斯友好地接待了他,让阿波罗为他看守
牛群。后来宙斯赦免了他,于是,他成了阿德墨托斯的保护神。阿德墨托斯
年老体衰,生命即将结束,因为阿波罗是神,所以预先知道,于是他劝说命
运女神拯救阿德墨托斯,免得他受地狱之苦。命运女神答应,如果有人愿意
代他去死,代他到冥府去,就可以让他逃脱死亡。阿波罗离开奥林匹斯圣山,
来到弗赖,告诉他的老朋友他的气数将尽了,但又向他透露了免于一死的方 法。
阿德墨托斯是个正直的人,但他眷恋生命。他的家人和仆人听说他们
的国王生命即将结束,都吃了一惊。阿德墨托斯希望找一个愿代他去死的人,
可是没有一个人肯答应。尽管他们将要失去阿德墨托斯这样的贤君,但要他
们履行这样的义务,谁也不愿承担。甚至国王的年迈的父亲斐瑞斯和上了年
纪的母亲,知道死神已在向他们招手,他们随时都会离开人间,但仍不愿意
放弃一点生命,来拯救自己的儿子。只有他的妻子阿尔刻提斯,一个正当青
春年华的女人,愿意代丈夫去死。她刚说完这话,死神塔那托斯立即来到王
宫,准备把她带到地府去。阿波罗看到死神来临,急忙离开国王的宫殿,免
得死神玷污了他的圣洁。忠贞的阿尔刻提斯随即沐浴更衣,她穿上节日的华
服,戴上首饰,然后在家里的祭坛前向地府女神祷告,愿意充当死神的祭礼。
说完,她一一地拥抱了孩子和丈夫,然后,走进小房间,准备在那里迎接地
府的使者。 “我愿意坦白地告诉你,”她对丈夫说,“你的生命比我的宝贵,因此我
愿意为你去死。要是没有你,我也不愿活下去。不过你的父亲母亲背叛了你,
他们其实是应该为你作出牺牲的。那样,你就不致孤独地生活,去抚养失去
母亲的孩子们。但神衹既然已作出这样的安排,那么,我只得请求你,别忘
掉我给你做的事,而且,你还应该答应我,不要把我们喜欢的孩子交给一个
继母,因为她会虐待这些可怜的孩子的。”
阿德墨托斯含着眼泪,向他的妻子发誓,她活着是他的妻子,在她死
后,她仍然是他的妻子。阿尔刻提斯把哭哭啼啼的孩子交给了阿德墨托斯,
随即晕死过去。
宫殿里正在准备丧事的时候,赫拉克勒斯正好到了弗赖,来到王宫前。
阿德墨托斯强忍着悲痛,热情地欢迎这位远方来的朋友。赫拉克勒斯看到他
穿着丧服,便问宫里发生了什么事。阿德墨托斯为了不使朋友难过,故意闪
烁其词,没有直接回答,因此赫拉克勒斯还以为宫中死了一位无足轻重的远
房女子,没有显出悲伤的样子。他叫一位仆人陪着他到餐厅,并给他美酒。
他看到仆人很悲哀,责备他说:“你为什么这么严肃地盯着我?一个仆人必
须友好地接待宾客!你们这里只是死了一个外乡的女子,那有什么了不得。
死是凡人的共同命运。忧伤只能糟蹋身体。去吧,像我一样头上戴个花冠和
我一块来喝酒吧。满满的一杯美酒自会抹去你额上的皱纹。”仆人悲伤地转
过脸去。“我们遭到了不幸,”他说,“因此我们都失去了欢乐的心情。”
赫拉克勒斯一听这话,觉得不对劲,在他的一再追问下,才弄清了实
情。“这是真的吗?”他大叫起来,“他失掉了一个光彩照人的妻子,怎么还
能慷慨大方地招待客人?我在办丧事的人家还头戴花冠,大声欢笑,举杯畅
饮,这还像话吗?请告诉我,这位忠贞的妻子葬在什么地方?”
“你如果要去找的话,那么就沿着通往那里萨的方向一直走下去。”仆人
回答说,“你会看到为她建立的一座墓碑。”仆人说完话,难过地走开了。
赫拉克勒斯立即作出了决定。“我必须救出这位已死的女子,”他自言
自语,“将她领回来,交给他丈夫,否则,我就不配享受阿德墨托斯的厚爱。
我去找墓碑,并在那里等待死神塔那托斯。他一定会吮吸祭品的血。这时我
就从他的身后跳出来,抓住他,用双手捏住他,直到他答应把死者的阴魂送
回来,我才松手放他走。”他怀着这样的决心,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王宫。
阿德墨托斯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失去母亲的孩子,心里非常悲伤,
仆人的任何安慰都无法减轻他的痛苦。突然,他看到赫拉克勒斯走进大门,
后面跟着一个遮着面纱的女人。
“你连妻子去世的消息都不告诉我,”他说,“那是不应该的。你接待我,
让我住在王宫里,看上去你好像只是遇到一件小事,好像是为别人家办丧事
一样。同样,我因为不知道实情,做出许多违反礼仪的事情,在死去主妇的
屋里喝酒取乐,逍遥自在。但我不愿让你继续痛苦下去了。听着,我又回到
这里只有一个原因:我在一场比武中赢得一位年轻的妇女,我把她交给你,
给你当个女佣。我正要进行新的比武,在回来之前,你一定要多多关心她的
生活。” 阿德墨托斯听了他的话吃了一惊,他急忙解释说:“并不是我轻视朋友
或者不认朋友。
我没有把妻子去世的消息告诉你,那是我不愿意看到你再搬到另一位
朋友家里去住。现在我请你把这位女子给弗赖城的任何一个人,不必给我。

安提罗科斯发现阿喀琉斯沉思般地坐在战船前。他正在思考一种天命,
他还不知道这种天命就要实现。当他看到希腊人从远处奔来时,他有一种不
祥的预感,自言自语地说:“为什么亚各斯人惊慌地朝战船逃来?我的母亲
曾经预言过,在我活着的时候,弥尔弥杜纳人中最勇敢的英雄必将死在特洛
伊人的手里,莫非这则预言应验了?”
这时,安提罗科斯带着噩耗,泪流满面地朝他走来,老远就朝他大声
叫道:“唉,我们的帕特洛克罗斯已经阵亡。赫克托耳剥去了他的铠甲,现
在双方正在争夺他那赤裸的尸体。”
阿喀琉斯听到这个可怕的消息,眼前突然发黑。他用双手捧起了泥土,
撒在自己头上、脸上和衣服上,然后又扑在地上,扯着自己的头发。阿喀琉
斯和帕特洛克罗斯作为战利品掠来的女奴们听到响声,也从里面跑出来。她
们看到主人躺在地上,便围了过来。当她们听说了所发生的事情时,都捶着
胸脯大声号哭。安提罗科斯抓住阿喀琉斯的双手,他担心阿喀琉斯会突然拔
出剑来寻短见。
阿喀琉斯悲痛地放声大哭,连在大海深处坐在年迈的外祖父涅柔斯身
边的母亲也听到他的哀泣声,并且情不自禁地啜泣起来。涅柔斯的其他的儿
女们听到她的哭声,也悄悄进入她的银色洞府,捶打着胸脯,和她一起悲泣。
“天哪,”忒提斯对身旁的姐妹们说,“我生了这么一个高贵、勇敢、英俊的
儿子,但他永远也不能回到父亲珀琉斯的宫殿来了!他遭到了无数的不幸,
而我对他却爱莫能助!现在我一定要去看看我的爱子,我要听听他遇到了什
么样的伤心事。www.mrmy.org。他不是还好好地坐在战船旁观看作战吗?”
女神带着姐妹,分开波涛,来到曲折的海岸上,朝正在哭泣的阿喀琉
斯走去。“孩子,你为什么痛哭呢?”母亲大声问他,“你有什么痛苦呢?快
告诉我,一点也别隐瞒!你一切不是都中意吗?希腊人不是拥进了你的战船,
请求得到你的帮助吗?”阿喀琉斯叹息着说:“母亲,这一切对我还有什么
用呢?我的亲密战友帕特洛克罗斯被敌人杀死了。赫克托耳还剥下他身上的
铠甲。那是我的铠甲,是诸神在你结婚时送给珀琉斯的礼物。唉,要是珀琉
斯取了一个人间的女子就好了,那你就不会为自己的儿子无穷无尽地悲痛
了!我再也不能回到我的家乡去了。如果我不能用长矛将赫克托耳杀死,为
帕特洛克罗斯报仇,那么我的心就永远不能安宁,我的良心就不容许我活在
人间!” 忒提斯听了他的话,含着泪水回答说:“我的儿子,赶快丢开这种想法,
因为命运之神规定在赫克托耳死后你的末日也到了。”
阿喀琉斯愤怒地叫起来:“如果命运之神不让我保护我死去的朋友,那
么我宁愿马上去死。他远离故乡,没有得到我的援救,因此被杀害了。现在
我这短暂的生命对希腊人有什么用处呢?我没有能够使帕特洛克罗斯和无数
的朋友免遭不幸。现在我豁出去了,我要立即去和杀害我朋友的凶手拼命。
特洛伊人必须明白,我已经休息得够久了!亲爱的母亲,请别阻拦我去作战!”
“你说得有道理,我的孩子,”忒提斯回答说,“明天早晨日出时分,我
将给你送来赫淮斯托斯亲手锻造的新武器和新铠甲。你得记住,在我回来以
前,你千万不要去作战。”女神说完,招呼她的姐妹们一起沉入海底,而她
自己则飞到奥林匹斯圣山,寻找神衹的铁匠赫淮斯托斯。
此时,特洛伊人为抢夺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一再进攻。赫克托耳凶猛
地向前追击,他有三次追上了抢尸体的埃阿斯,并抓住了尸体的脚,要把它
拖走,但三次都被两个埃阿斯打退了。他退到一旁,然后又站住,大声地叫
喊决不罢休。两位同名的英雄埃阿斯想把他从尸体旁赶走,但没有成功。如
果不是伊里斯奉赫拉之命,瞒着宙斯和诸神,悄悄地吩咐阿喀琉斯武装起来,
那么赫克托耳真的会把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抢走了。“我该怎么作战呢?”
阿喀琉斯问神衹的使者,“敌人抢走了我的武器,而我的母亲到赫淮斯托斯
那儿取盔甲了。她吩咐我在她回来之前,我不能去作战!”
“我们知道你的非凡的武器被抢走了。”伊里斯回答说,“但只要你就这
样走近壕沟,在特洛伊人面前亮亮相。他们看到你,也许就会停止前进。希
腊人乘机可以休息片刻。”
伊里斯离开后,阿喀琉斯站了起来。雅典娜把她的神盾挂在他的肩上,
让他的脸上闪出神的光彩。阿喀琉斯走到壕沟旁,但他心里仍然记住他母亲
的警告,没有投入战斗,只是远远地看着,并大声呐喊。雅典娜也和着他的
声音一起吼叫,让特洛伊人听上去好像是吹响的军号一样。特洛伊人听到珀
琉斯的儿子的吼声,感到惶恐不安,立即掉转了战车和马头。御手们看到珀
琉斯儿子的头上闪射出火光,都暗自吃惊。他在沟旁叫三次,特洛伊人的阵
脚就大乱了三次。他们中有十二个勇敢的英雄在混乱中栽倒在车轮下被碾
死,或者死在自己人的乱枪下。
现在,帕特洛克罗斯的尸体终于到达安全的地方。希腊的英雄们把他
放在担架上,大家围着尸体,默默致哀。阿喀琉斯看到他的亲密的战友躺在
担架上,看到他被枪尖刺烂的尸体,禁不住伏在尸体上痛哭起来。

俄狄甫斯杀父后不久,底比斯城外出现了一个带翼的怪物斯芬克斯。
她有美女的头,狮子的身子。她是巨人堤丰和蛇怪厄喀德娜所生的女儿之一。
厄喀德娜生了许多怪物,如地狱三头狗刻耳柏洛斯,勒耳那九头蛇许德拉,
口中喷火的喀迈拉。
斯芬克斯盘坐在一块巨石上,对底比斯的居民提出各种各样的谜语,
猜不中谜语的人就被她撕碎吃掉。这怪物正好出现在全城都在哀悼国王被不
知姓名的路人杀害的时候。现在执政的是王后伊俄卡斯特的兄弟克瑞翁。斯
芬克斯危害严重,连国王克瑞翁的儿子也给吞食了,因为他经过时未能猜中
谜底。克瑞翁迫于无奈,只好公开张贴告示,宣布谁能除掉城外的怪物,就
可以获得王位,并可娶他的姐姐伊俄卡斯特为妻。
正在这时,俄狄甫斯带着行杖来到底比斯。危险和奖励都在向他挑战,
另外,由于他承受着一个不祥的神谕的压力,所以他也不看重自己的生命,
于是他爬上山岩,见到斯芬克斯盘坐在上面,便自愿解答谜语。斯芬克斯十
分狡猾,她决定给他出一个她认为十分难猜的谜语。她说:
“早晨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晚上三条腿走路。在一切生物中,
这是唯一用不同数目的腿走路的生物。用腿最多的时候,正是力量和速度最
小的时候。” 俄狄甫斯听到这谜语,不禁微微一笑,觉得很容易。“这是人啊,”他
回答说,“人在幼年,即生命的早晨,是个软弱无力的孩子,他用两条腿和
两只手在地上爬行;他到了壮年,正是生命的中午,当然只用两条腿走路;
但到了老年,已是生命的迟暮,只好拄着拐杖,好像三条腿走路。”
他猜中了,斯芬克斯羞愧难当,绝望地从山岩上跳下去,摔死了。克
瑞翁兑现了他的诺言,把王国给了俄狄甫斯,并把伊俄卡斯特,国王的遗孀,
许配给他为妻。俄狄甫斯当然不知道她是自己的生母。
婚后,伊俄卡斯特给俄狄甫斯生下四个儿女,起先是双生子,厄忒俄
克勒斯和波吕尼刻斯;后来是两个女儿,大的叫安提戈涅,小的叫伊斯墨涅。
这四个既是俄狄甫斯的子女,也是他的弟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