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某收审孝通父子,」王氏父子于是匿盗窑中

金朝河东北路定襄县邱村,有个名叫王胡的人,以烧制陶瓦为业。金章宗明昌二年,带着其子王生到山东烧窑。一天,有强盗九人,被官兵追捕,逃到砖窑躲藏,对王氏父子说:「我们带有不少金银,要是不被捉住,保住性命,钱财愿与你们父子平分。」王氏父子于是匿盗窑中,使官兵未能找到。王氏父子顿起歹意,点火烧窑,把九人熏死,携强盗的财宝还乡。数年间,王家已成为当地首富。泰和中,王生到五台山朝圣,途中突然惊恐落马,被仆人救回家。王生口作鬼语,目怒骂道:「尉司追我辈已得脱,中分货财,足以致富,便发恶心,都将我烧死。寻之数年,乃今见汝,偿命即休。」遂持刀逢人乱砍。王家无奈,召何道士驱鬼。何道士作法,鬼诉讼前冤。何道士知鬼说的是真话,非法可制,教以作黄起度,或许可解脱。王胡面对斋坛吐露真情,人们才知道其致富的缘由。王胡又大建一祠,日夕祈祷,但王生没几天就死了。

相传在西夏的时候,有个名叫黑水城的都城,居住着一位君主,英武绝伦,能征善战,号称黑将军。他是黑水城的最后一位君主,不甘心偏安一隅,出兵争霸。后战败,逃回黑水城。敌军包围黑水城,久攻不克,见城外额济纳河流经城中,便用沙袋堵塞上流水源,断绝城中用水。黑水城的守军于城中掘井,但挖至很深处仍滴水未见。黑将军决定率军出城作战。战前,黑将军将所存白金八十余车连同其他珍宝倾入井中,又亲手杀死妻小,以免落入敌手。随后,他率军出战,终因寡不敌众,战败身亡。敌军攻入城中,搜遍全城未见宝藏。此后,黑将军留下宝藏的故事吸引了不少人前往寻宝,但宝藏的下落至今仍是一个谜。

金世宗大定末年,武清人赵士诠是往来于西京的商贩,每过白登,多借宿张孝通家,并与张妻私通。孝通发觉后,暗中准备报复。一日,乘士诠酒醉,与子定国将士诠勒死,抛尸野外。士诠久不还乡,其子来白登寻找。孝通有个仇人叫白忠友,于是孝通嫁祸于他,告诉赵士诠之子说:「你父去向,白忠友知道。」赵某诉于官,官逮捕白忠友,屈打成招,下于死牢。章宗明昌初,白妻诉于朝廷,大理寺派官员贾守谦办理此案。贾公到白登后暗访明查,有人说了一件怪异之事:张孝通与其子曾赶一头骡到某处,憩于路旁树下,骡子只顾吃草,随意而走,其子定国发怒用鞭子抽骡,骡忽然用人语说:「你杀赵客,更来打我。」张氏父子相顾失色。又一天,孝通妻汲水饮骡,骡又说:「你杀人,却冤白家。」张氏父子恐事泄,将骡杀死灭口,县人远近皆知。贾公回朝报告,朝廷派刑部员外孙某赴白登处治。孙某收审孝通父子,一问即刻承认。于是,人人都说天理不可诬。




·上一篇文章:张孝通冤报·下一篇文章:张童入冥

·上一篇文章:张童入冥·下一篇文章:奇婚记

·上一篇文章:秦桧的「恶臭」和「美食」·下一篇文章:王生冤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