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暗示小酒保别理李白,两人看了钟馗的卷子不由眼前一亮异口同声地说道

有一年,冬天刚到,寒气袭人。住在采石矶的李白,常到街头的一家酒店里买酒喝。这店是一个姓鲁的财主家开的,人们都叫他鲁老板。别看这鲁老板表面对人和颜悦色,骨子里才狠哩!他家用的几个酒保个个累得弯腰驼背,到头来,都被他踢出门外。

唐朝德宗年间有个叫钟馗的举子此人长得豹头虎额铁面环眼脸上长满虬须。这钟馗外貌虽丑可才华出众武艺超群。这年恰逢秋季科举考试钟馗告别了亲友进京赶考。
钟馗风尘仆仆来到长安见京城楼台林立一派繁华景象自是十分高兴便在街上游逛起来。他见前面有个测字卦摊就走到摊前说道:”先生我是赶考的举子你给我卜个吉凶算算前程。”说着写了一个”馗”字。测字先生仔细看了看”馗”字沉思片刻慢条斯理地说:”相公此次科考文章定然独占鳌头但你时运不济到时不但名落孙山且凶多吉少。”测字先生停顿片刻说:”馗字拆开是九和首现在时序九月你来应试必然名列榜首。但是这个首字被抛在一边恐怕旬日内必有大祸临头望相公谨慎才是。”钟馗听了心想:大丈夫在世只要行得端正怎会有大祸降临�因此他也没往心里去付了银子便扬长而去。

这天,李白又走进酒店。躺在椅子上的鲁老板捻着胡子,眯着眼,笑呵呵地打量着李白,心想,这个穷写诗的离开京都几年了,带来的钱兴许花得差不多了。记得,李白头次进店,他笑脸相迎,以后常来常往,他估计也榨不出多少油水,脸色就一次比一次难看。他暗示小酒保别理李白,可酒保偏偏热情为李白斟酒:临走,还把上等美酒给李白灌上一大壶。这回,说什么也不能便宜李白了!他站起身,踱到李白身边,弦外有音地说:“小店屋檐太低,酒池太浅,经不住翰林(唐初设翰林院,聚集一些文学上有才能的人,为朝廷服务。)这样的大酒壶呵!”

几天后钟馗进了考场应试钟馗看了考题立即”刷刷刷”一气呵成写完文章交了上去。当日主考官乃是吏部侍郎韩愈副主考是大学士陆贽。两人看了钟馗的卷子不由眼前一亮异口同声地说道:”奇才�奇才�这文章字字珠玑堪继李太白、杜子美之后�”于是将钟馗点为第一名。

李白明知上回给的钱还够买几次酒,现在看鲁老板这副模样,不愿同他争辩,就从怀里取出最后一锭银子往柜台上一扔,“啪”!震得鲁老板两眼发花,满面乌云立时消散,浮出一片笑容:“有眼不识江底浅,没想到李翰林还有这么多酒钱。”他转身吩咐酒保:“快,找大人钱!”

德宗皇帝听韩愈禀奏说新科状元钟馗才华出众便在金殿上召见钟馗。

李白一挥袖子:“算了,别找了,下次再来!”鲁老板两眼眯成一道缝,一个劲地连说:“是,是!”

德宗一看钟馗相貌丑陋顿时心中不悦道:”我朝取士全在身言书判此等丑陋之人如何点为金科状元�”韩愈连忙跪奏道:”人之优劣全不在貌圣主岂不闻晏婴三尺而为齐相周昌口吃而能辅汉孔子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万望陛下三思。”德宗皇帝沉吟片刻说:”韩爱卿之言虽说有理但我朝太宗帝时曾有十八学士登瀛州之美谈此人为状元恐世人笑朕不识人才也。”宰相卢杞为人心胸狭窄妒贤嫉能听了皇上的话忙跪奏道:”金科状元须内外兼修今科考生三百人众岂少其人�何不另选一个。”钟馗一看此人如此糊涂不由怒发冲冠指着卢杞大骂道:”如此昏官在朝岂不误国�”说罢挥拳向卢杞打去。德宗见状大怒道:”胆大举子竟敢大闹金殿速速拿下�”钟馗盛怒之下顺手拔出站殿将军腰间的宝剑高声叹道:”失意猫儿难学虎败翎鹦鹉不如鸡。”说罢自刎而死。

第二天黄昏,李白又来了,酒保又为他满满灌上一壶酒。第三天,第四天,李白每天一趟,鲁老板很不耐烦,他算算李白丢下的银子,再有个把月也差不多了,就用花言巧语支开酒保,偷偷地往李白酒壶里兑水。

德宗见钟馗一怒之下竟自刎而死大出意外为了笼络人心他下旨将钟馗以状元官职殡葬又封钟馗为驱魔神以祛人间邪魔。

李白喝了几口,觉得味道不浓,也没说什么。以后每次来,鲁老板总装得特别热情,亲自为李白灌酒,暗地里却把水多加一倍。一天又一天,李白若无其事。后来鲁老板干脆给李白灌上满满一壶凉水。李白还以为是酒,高高兴兴地回到船上,拎起酒壶往杯子里倒,一闻,味道不对;喝一口,“呸”地吐了出来!一看,才知是又浊又浑的江水。他气坏了,想找店主论理去。又一想,和这种人没讲头!可是采石矶一带就这一家酒店。求他施舍,更不行!就是在皇帝老爷面前,李白也不愿低三下四,更何况对这样一个前心贴后心的小人呢!


更深夜静,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稳;想写点诗,写不出。多年了,酒,和他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壶下肚,他便暂时忘记愁苦;把雾濛濛的世界,看个清清楚楚。可是如今,在这满目凄凉的采石矶头,连唯一能使他解闷的酒都没有了!“李白斗酒诗百篇”,没有酒,就写不出诗。他叹了口气,静听着房檐下淅淅沥沥的雨滴声,心都要碎了。

·上一篇文章:刘河间恶治药王爷·下一篇文章:李密牛角挂书

有一天,他在江岸徘徊,路过一间茅舍,一位两鬓全白的老人家,朝他点头微笑,热情地请他到屋里坐。一进门,老人朝着李白便拜:“感谢救命大恩人!”

李白呆立着,不知是怎么回事。老汉含泪诉说道:“我姓纪,老家幽州。那年遭灾荒,我和老伴带着孩子上山剥树皮。忽然出现两只吊睛白额大虎扑上来,把我那老伴吃了,我和孩子吓得魂不附体。多亏先生正好漫游到那里,飞起一箭,连射死了两虎,我父子俩才死里逃生。”

李白听了恍然记起,连忙扶起老汉说:“算不了什么,算不了什么。”

老汉说:“多少年来,为了报恩,我一直在暗地里跟着你,除了你在京都时,我进不了皇宫外,从金陵到庐州,从宣城到采石,我一直跟在你身边,捕鱼,打柴。”

李白听了,热泪盈眶,一把拉住老人的手,摇晃着,亲切地问:“孩子哩?”

老人顺手一指:“喏,在酒店里帮工。”

李白正想把鲁老板以水当酒的事对老人说,老人打断了他:“我已听孩子讲啦。那号人,什么事干不出来?!”说罢,从屋里抱出一大坛子酒,“来,仙人,请开怀大饮吧!”老人拍拍胸,“往后,你喝的酒,全由我这老头子包啦!”

李白乐得不知如何是好,憋了多天的酒瘾,一下子全冲了出来。他等不得老人拿菜,端起杯来一饮而尽。饮着,饮着,醉了。他眯着醉眼,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外“联璧台”上,叫人拿笔;老人知道李白诗兴来了,赶快递上准备好的笔墨纸张。李白遥望滚滚的大江。如血的落日,提起笔,一挥而就: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老人伸出颤抖的手,捧起墨迹未干的草书,奔回茅屋,恭恭敬敬地贴在墙上。

打那起,这间普通的茅屋可热闹起来了。过路的,打柴的,捕鱼的,都想进来看看墙上的诗,有的抄,有的背,一传十,十传百。有的还千里迢迢,专门来欣赏这首诗。有人问起是谁写的,老汉总竖起拇指,自豪地对大家说:“是诗仙李白的手迹!他是喝了我酿的酒,才写出这般好诗的呀!”

一听这话,南来北往的人都争着到这里,坐下喝两盅,细细品味着这醉人的美酒,领略着诗人创造的意境……也不知从哪天起,老汉开起了酒店,不分日夜,除了为李白酿酒,还用辛勤的劳作为旅客洗去一路的风尘。

从此,“太白酒家”的店号就亮了出来。

那个鲁老板听说姓纪的老头酿酒手艺高超,生意兴隆。一肚子不快。加上小酒保也跑到太白酒家去,闹得自家酒店门庭冷落,酒客越来越少,气得他吹胡子瞪眼。左思右想,也没法子,只得叫佣人捧着几只大元宝,外带两坛美酒,亲自到江边去拜访李白,目的是想请他也为自己写一首诗,撑撑门面。

李白一眼看出这位鲁老板的来意,冲他摆摆手:“你家酒池太浅经不住我一口喝啊!”说罢把手一扬,叫船夫开船,只见竹篙一点,小船轻轻离开江岸,朝江心驶去了。

鲁老板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嘶哑着喉咙喊道:“仙人哪仙人,你停停,有话好说,好说!”跑了几步,被石头绊了一下,“扑通”一声倒在沙滩上。

不久,鲁家酒店关门了,而纪老汉的“太白酒家”生意,却一天旺似一天。

一年后,老汉不幸病故,李白悲痛欲绝,把酒洒进长江,整整哭了三天三夜,并且写下一首悼念老汉的诗.

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

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

可见,李白与酿酒老汉情谊多么深厚!

千百年来,沿江一带,许多大大小小的酒店总以“太白酒家”、“太白遗风”作为店号,用布写好,挑在门前廊下,表现出对伟大诗人李白的一片真情。


·上一篇文章:李太白跳月·下一篇文章:公正执法 必有后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