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儿看看死者的遗照,神小静回到房间时已经很累了

可疑的人声

云南,古滇之地,交通闭塞,山高林密,故多灵异。这里讲一个在云南发生的真实的事情。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是云南曲靖人,其父是曲靖驻军的领导。据说曲靖不通铁路,人们出行和货物运输主要是靠长途汽车。

灵堂是在小雨中匆忙搭建的,似乎因为人手不够,整个灵堂布置得就如一套穿在死人身上皱巴巴的寿服。冷冰冰的水晶棺、堆放在角落里良莠不齐的鲜花,以及随意摆放布满污垢的桌椅,都让作为死者好友的我心情烦躁。我坐在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抽着烟,看着好友的遗照默默发呆,很难想象,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会突然死于心肌梗塞。

神小静回到房间时已经很累了,因为她刚才拚命练习网球,弄得全身汗水淋漓,后来又被舍监叫去谈话,所以一进房间便立刻开口问: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一次一个曲靖长途运输公司的司机在驾驶长途车时违章驾驶,结果发生了车祸,撞死了一名少女。这个少女是个山民,父亲早亡,她一直和老母亲住在山村里,相依为命,本来这天少女是出来买东西的,却不幸遇难,肇事司机溜之大吉。

哀乐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灵堂,好像是死者在歌唱。人们小声地交谈,谈论的内容大多是在回忆死者的生前往事。

有没有人要去洗澡?我现在要去洗澡喽!

老母亲痛不欲绝,到曲靖去告这个司机,可谁知肇事司机是个有门路的人,被害者又只是一个山村里无依无靠的山民,于是肇事司机打通门路,最后的结果竟是让肇事司机陪给老母亲2000元了事。老母亲眼看状告无门,只好痛苦的回去了。几天后,老母亲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家中。

正在我心情极度烦闷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神情古怪的男子坐到了我的旁边。他显得很紧张,仿佛做了错事似的不停地挠头,微微颤抖的手老是将桌上的茶杯端起又放下,我诧异地看了他半天,可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我。

三年级的学生——早苗转过头来回道:

所有的当事人都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恐怖的事情开始出现了。肇事司机所在的运输公司是曲靖最大的运输公司,有一个大院,,象其他单位一样,大院的门口是个传达室,传达室里值班的是个老头。一天夜里,老头象往常一样在传达室里看电视,突然发现窗户外面掉下来一个白乎乎的东西,老头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满脸是血的白衣女子,一头长发,头朝下的从房顶上垂了下来,贴着窗户定定的看着他老头几乎被吓死,大叫一声就冲了出去第二天,老头跟上班的人说起这件事,可谁也?幌嘈牛蠹叶家晕贤贩枇耍贤啡此凳裁匆膊桓闪耍侨スぷ骰丶伊擞止肆教欤蠹野颜饧虑槎纪恕?a
href=”” target=”_blank”>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已有些发黄的照片,一会儿看看手中的照片,一会儿看看死者的遗照,嘴里还念念有词,不过声音很小,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你去洗吧!我们刚才都洗过了。对了,小静,舍监跟你谈些什么?

一天晚上,几个值班的人在大院的楼里打牌。突然,面对着窗户的那个人突然不动了,眼睛直直的盯着窗户,嘴角直哆嗦,其余的三人顺着他的目光往窗外看去,赫然发现那个长发白衣女子就头朝下的趴在窗户上看着他们这些人当时就炸了窝,没命似的跑了。

我瞥了一眼男子手中的照片,那是一张书本大小的黑白集体照,四五十个人密密麻麻地挤在一排大树的前面,树很高很大,人像却显得很小,照片上,站在前排的二十几个人的头像都用红笔画上了一个叉。

没什么。那我先去洗了。

第二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在联想起几天前传达室老头说的话,所有人都感到了心理的恐怖。

片刻之后,男子将照片放在桌上,从衣服里摸出一只笔又在一个头像上画了起来,而那个头像,我十分肯定,正是躺在水晶棺里我朋友年轻时候的样子。

小静拿着毛巾跟肥皂,一个人走在阴暗的走廊上。

一时人心惶惶,没有人敢跑车了,运输公司处于停业状态。几天后,这件事情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了,曲靖的长途运输受到很大的影响。为制止群众恐慌,曲靖市政府决定出面辟谣。挑了一个好天气,曲靖市的主要党政军领导带着诸多随行人员以及传媒一起到了那个少女的下葬处,要开棺验尸,以正言听。棺材被挖出来了,所有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我满脸疑惑地问,三更半夜在这里诅咒死人?!

虽然现在的时间还不到五点,可是在这种昼短夜长的十一月天里,宿舍的走廊显得格外昏暗。

棺材盖被撬开,令人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死了一个多月的少女在没有任何防腐措施的条件下尸体竟然没有腐烂,象活人一样。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男子一边在照片上画叉一边对我说,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凡是在这张照片内的人,都会死。

小静,你要去哪里?

而且人们发现在少女的嘴里叼着一根草,按照当地古老的说法,只有冤死的人才这样,叼着这种草就会化为厉鬼。更可怕的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少女的嘴里竟然长出了两颗獠牙!

什么!?我惊讶得叫出声来。

我去洗澡。

这下大家都慌了,本来是辟谣,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在场的领导研究了一下,当即决定将尸体烧掉。很快的,一堆火生了起来,棺材被牢牢的钉住,扔进了火堆。大家看到,扔到火堆里的棺材居然动了起来,似乎是什么在剧烈的挣扎,而且从棺材从发出了象老鼠叫一样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幸好,挣扎也好,嘶叫也好,棺材最后是烧掉了,

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我的表情,继续说道:这张照片拍摄于20年前四月八号的一个傍晚,是高中同学一起郊游时拍摄的,但不知为什么,从第二年起,每年的四月八号,照片里都会有一个人死去,而且死亡的顺序就是大家拍照时所占的位置,20年过去了,加上今天的这个,这张照片里几乎一半的人都已经死亡。

不行啦!水已经变冷了,你现在去洗会感冒的。

从此后少女厉鬼也没出现过,世界似乎太平了,但大家的心里却好象还存在着什么

居然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照片,他们都知道吗?

一个同学好心地对小静说道。

只有我一个人有这张照片,一开始我就知道这照片有问题,所以并没有冲洗出来分发给他们,与其让他们知道真相终日提心吊胆,不如让他们快快乐乐地活着,过一天是一天。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没关系的。

也有可能是巧合。我半信半疑,你应该也在相片上吧。

小静那张美丽的脸庞露出幸福的笑容。

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就是我。男子将照片递给我。

事实上,小静就读的这个学校里一直流传着一首不知道是谁作的歌,当中的几句歌词是这样写的:

我拿起照片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说道:你的样子的确很诡异,怎么说呢,好像是硬贴在上面似的,不过即便每年都会按照顺序死一个,你也不用担心嘛。你可是排在最后一个的,就是轮到你也还需要将近25年左右。

莫琪与小静是不相上下的玫瑰与百合,同时也是s校的骄傲。

男子无奈地摇摇头,沮丧地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虽然我是最后一个,但你不知道,那晚拍摄这张照片的人正是我

只可惜被喻为玫瑰的莫琪已经在今年春天病逝,所以现在s校的骄傲只剩下小静一个人。

小静有一对晶莹闪亮的大眼睛、浓密卷曲的长睫毛,以及嫣红的樱桃小嘴,因此全校的学生们都十分喜欢她,有的人甚至还把她视为崇拜的偶像。

除此之外,小静打网球的技术更是让人赞不绝口。

小静走进大澡堂,发现洗澡水果然已经变冷了。

她稍微梳洗一下,然后带着愉悦的心情步出澡堂。

此时太阳已经下山,学生们大都聚集在餐厅用餐,所以宿舍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在这样的寂静的气氛中,小静不由得想起刚才舍监所说的话:

小静,最近宿舍里好像有人散布奇怪的流言。

舍监对小静说道。

奇怪的流言?

小静张大晶亮的眼睛,不解地注视着合监。

不过,我想你也不用太担心,应该不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的。

舍监含糊其词地说着。

舍监,请你告诉我宿舍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一些胆小的学生们传说宿舍里闹鬼。

啊?宿舍闹鬼?

小静惊讶地瞪大眼睛。

等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脸上才又露出微笑。

舍监见到小静的反应,也不禁笑道:

呵呵呵!我想这些学生们一定是看错了。我叫你到这里来,是希望你如果听到这类传言,一定要尽可能避谣,不要再让其他人以讹传讹,让学生们人心惶惶的。

舍监,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向大家解释的。

话虽如此,现在小静走在如此安静的走廊上,也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

(笨蛋!刚才还在舍监面前说大话,现在却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真是丢脸极了!)

小静忍不住在心里面嘲笑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小静好象听到右边的房间传来某人的说话声。

她的一颗心开始剧烈鼓动,连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

是谁在里面?

小静用尽全力才从嘴里吐出这一句话。

可是对方并没有回答,四周依然是一片静默。

到底是谁

小静又鼓起勇气喊了一次,并悄悄往那个房间靠过去。

等了老半天,房里还是没有人回应。

(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这个房间就被校方封锁了,现在应该没有学生住在里面才对。)

想到这里,小静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那件事唉!那真是一件悲惨的事倩)

直到现在,小静每回想起那件事情,仍会感到十分难过。

忽然间,房里又传来可疑的人声。

玫瑰玫瑰可怕的玫瑰

对方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怨怼和哀叹。

玫瑰取我性命的可怕玫瑰

小静听得出对方说话时还夹杂着啜泣声。

啊!那好象是莫琪的声音。

小静恍然大悟地叫道,顿时忘了刚才的恐惧感。

她激动地转动门把,没想到房门并没有上锁。

小静迅速走进去,打开房间里的电灯之后,瞪大眼睛搜寻每个角落,却完全看不见半个人影。

(会不会是从窗户逃走了?)

小静走到窗边往外一看,只见窗外的大波斯菊正不断在风中飘摇着。

花束之谜

第二天,小静并没有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甚至也没有向舍监报告。

实际上,美丽的莫琪和小静是一对无话不说的知心好友。

然而就在今年春天,莫琪那张花容月貌却在一夕之间完全变样;她不但一直发高烧,口中还喃喃说着狂乱的呓语。

医生诊断出莫琪患的是一种致命的丹毒,校方深怕其他学生会被她传染,因此下令不准学生们接近莫琪。

可是小静却冒着被记过的危险,一直到最后都没有离开过莫琪身边。

玫瑰可怕的玫瑰

令小静感到不解的是,莫琪生前最喜欢玫瑰,但她在临终前却对玫瑰望之却步。

(唉!莫琪长得那么美,却死得那么惨)

小静忍不住在心中为可怜的莫琪叹息。

小静,你的脸色好象不太好耶!一旁的同学关心地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什么。

怎么可能?瞧你脸色那么差,一定是感冒了。我看你今天还是早点回房休息,最好不要再去练网球了。

小静拗不过同学的强烈要求,只好接受建议回房休息。

今年秋天才刚转学来的一年级学生——梦儿正在房里看书,她一看到小静,马上夸张地大叫:

小静学姊,怎么了?你的脸色好苍白哦!

没什么,我想大概是感冒了。

是吗?我看你这个样子好像是被鬼附身一样。

梦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却让小静惊愕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过梦儿似乎没有察觉到小静的异状,还在一旁担心地说:

我看你还是先上床休息一下吧!

没关系,我不要紧。小静笑着回道。

此时梦儿像想起什么事般打开书桌的同屉,然后转头对小静说:

小静学姊,我刚才帮你收下了一个包裹。

梦儿马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裹给小静。

小静看到包裹上面写着神小静小姐收等字样,却没有任何寄件人的姓名和资料,心里面不禁觉得很奇怪。

咦?这是谁寄来的?

小静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拆开包裹。

梦儿好奇地凑过来看,接着忘情地大喊:

哇!好漂亮的玫瑰哦!

奇怪?这是谁送给我的呢?

小静不解地歪着头。

此时传代突然兴奋地拉扯小静的手臂。

小静学姊,花束里面有一张小纸条耶!你赶快看看是哪位爱慕者送花给你的。

在梦儿的催促下,小静连忙拿起纸条来看。

瞬间,小静整个人愣在当场,因为纸条上面写着

死神即将取你的性命!

尽管舍监和小静两人努力避谣,宿舍闹鬼的传言却像滚雪球一般愈滚愈大。

我觉得那好象是莫琪的声音。

对啊!那声音的确跟莫琪的说话声很像。

我还听到她不断地说:‘玫瑰玫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