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愧为赫拉克勒斯的女儿,俄狄甫斯和他的女儿安提戈涅来到一

听到神谕的残酷内容,集合在广场上的雅典市民也发出悲叹声和哀怨
声,声音响得一直传到了国王的内宫。国王得摩丰在逃亡者进入雅典后不久,
便把赫拉克勒斯的年老体衰的母亲阿尔克墨涅以及赫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
所生的漂亮的女儿玛卡里阿藏在宫里,免得外人看见。阿尔克墨涅耳聋眼花,
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可是孙女儿却听到外面传来的悲叹声,她非常担心她的
兄弟们的命运,于是独自一人走出深宫来到广场上。她混在人群中,听到了
众人的议论,知道了雅典和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面临的灾难和危险,知道了
国王执行神谕所遇到的困难和麻烦。
于是,她无畏而坚定地来到得摩丰的面前,对他说:“我知道,你正在
寻找一个祭品,以保证战争取得胜利,并可救出我的兄弟,使他们免遭暴君
的蹂躏。神谕要你献祭一个高贵的女人,你忘了,赫拉克勒斯的女儿正在你
的宫里?我请求你把我作为祭品,因为我是自愿的,所以诸神一定会喜欢。
假如雅典城为了保证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安全而甘愿承受一场战争,并且
愿意牺牲成百上千的儿女的生命,那么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子女中为什么不
能有一人为取得胜利而牺牲自己呢?如果我们中没有人敢这样想,那么我们
这些人还有什么值得保护呢?”
伊俄拉俄斯和周围的人听了这番慷慨仗义的话,沉默了良久。终于赫
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保护者开口说道:“你不愧为赫拉克勒斯的女儿,不过,
依看我,还是让他的女儿们全都集中起来,抽签决定谁为她的兄弟们献出生 命。”
“我不希望通过抽签去死,”玛卡里阿说,“我是心甘情愿的。好了,不
要再犹豫了,否则敌人偷袭过来,神谕就无效了。”
说着,这位高尚的女子在雅典贵妇人的陪同下,坚定而快乐地走向死
亡,记事作文

经过漫长的流亡后,一天晚上,俄狄甫斯和他的女儿安提戈涅来到一
个美丽的村庄。夜莺在树林里鸣啭,开花的葡萄藤散发着阵阵清香,橄榄树
和桂花树下凉风习习,俄狄甫斯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感觉到这里平和、安
详。听了他女儿的描述,他更相信这儿一定是个神圣的地方。前面不远处,
一座城市的城堡高高耸起。安提戈涅打听后知道,他们现在离雅典不远。
俄狄甫斯感到疲倦,便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一个村民走过来,叫他
离开这块圣地,告诉他这里是任何人的足迹都不能玷污的。直到这时,两个
流亡的人才知道,他们到了库洛诺斯。这里是欧墨尼得斯的圣林,这是雅典
人尊敬复仇女神的称号。俄狄甫斯知道,他已经到达流亡的终点,他们困厄
的命运将得到解脱。库洛诺斯人见了他的风采吃了一惊,不敢再把这位坐在
石头上的外乡人赶走,只想赶快去向国王报告。
“你们的国王是谁?”俄狄甫斯问道,因为他长期流浪,对世界上的事
已感到陌生了。
“你听说过强大而又高贵的英雄忒修斯吗?”村民问他,“他的声名传遍 了世界。”
“如果你们的国王真的如此高贵,”俄狄甫斯回答说,“那么请告诉他,
让他到这儿来一趟。我以最大的报酬回报他的这一点好意。”
“一位双目失明的人能给我们国王什么报酬呢?”村民既同情又嘲弄地
问了一句,“对,”他又继续说,“如果你不是双目失明的话,你的一副仪容
真是又威武又高贵,足以使我尊重你,所以我愿意把你的要求告诉我们的同
胞和国王。” 俄狄甫斯又单独同他的女儿在一起时,他站起来,然后伏在地上,虔
诚地祈求复仇女神。“威严而又仁慈的女神,”他说,“请实现阿波罗的神谕
吧!请告诉我终生的前途吧!
黑夜的女儿哟,请可怜我吧!尊敬的雅典城哟,请可怜俄狄甫斯的影
子吗!虽然他还在你们面前,但他的肉体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们单独待了没有多久。当一位神态高贵的瞎子坐在复仇女神的圣林
里的消息传开时,村里的老人吃了一惊,立即围聚过来,想制止他们亵渎圣
地。但当他们知道这盲人是被命运女神驱逐的人时,他们更是吃惊。他们害
怕神衹也会迁怒于他们,所以不敢让这个遭到神衹惩罚的人继续留在圣地,
要他立即离开。俄狄甫斯请求他们不要把他从神衹亲自指定的流亡终点赶
走。安提戈涅也一再央求他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原谅白发苍苍的老人,那
么就请原谅我吧,我是无辜的。”
村民们既同情父女俩,但是又敬畏复仇女神,正在踌躇不定时,安提
戈涅突然看到一位姑娘骑着一匹马向他们走来。姑娘头上戴了一顶遮阳帽,
后面跟着一个仆人,也骑着马。
“这是我妹妹伊斯墨涅,”安提戈涅惊喜地叫起来,“她一定给我们带来
了家乡的消息!”伊斯墨涅下了马,站在他们面前。
她带了一名忠实的仆人,离开底比斯来告诉父亲国内的情况。他的两
个儿子在那里遭到了自己招来的灾难。起初由于他们的家族的厄运威胁着他
们,他们愿意把王位让给舅父克瑞翁。可是,后来他们对父亲的记忆逐渐淡
漠了,又渴望统治权和国王的威仪,兄弟两人互相嫉妒起来。波吕尼刻斯先
登上王位,然而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心里不满,他不愿意跟哥哥轮流执政,
于是煽动民众叛乱,并驱逐了哥哥。据说哥哥已经到了亚各斯,在那里娶了
国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儿,并得到朋友和盟国的帮助,准备兴兵报复。这时
又流传了另一则神谕:国王俄狄甫斯的儿子们如没有父亲将会一事无成。假
如他们要求幸福,必须找回俄狄甫斯,无论他是死是活都要找到。
库洛诺斯人听到伊斯墨涅带来的消息都惊讶不已。俄狄甫斯站起身来。
“原来如此,”他说,脸上露出国王的威仪,“他们要向一个流亡者,一个乞
丐寻求帮助?现在,我一钱不值,难道我是他们所请的人吗?”
“是的,正是这样,”伊斯墨涅继续说,“舅父克瑞翁也会马上来到这里,
我是赶在他前面过来的。他想要说服你,甚至劫持你回到底比斯边境,这是
为了满足神谕的要求,这有利于他和我的哥哥,但又不致亵渎底比斯城。”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俄狄甫斯问。
“那是前往特尔斐朝圣的人告诉我们的。”
“如果我死在底比斯边境,”俄狄甫斯继续问,“你们会把我葬在底比斯
的土地上吗?”
“不!”女儿回答说,“你血腥的罪恶使他们不会这样做。”“那么,”老国
王愤怒地说,“他们永远得不到我了!如果我的儿子权欲大于孝顺,神衹将
永远使他们成为死敌。如果要我裁定他们的争端,那么,现在执掌权杖的人
应该让出王位,被驱逐出去的人也不应该重新回到故国!只有两个女儿才是
我的忠实的孩子!她们不应该受我的罪孽的牵累。我为她们向苍天祈福,并
为她们请求你们的保护。仁慈的朋友们,向她们和我伸出援助的手吧,你们
自己的城市也将得到有力的保护!”

宙斯突然改变了主意。“你们听着,”第二天清晨,他对前来圣山开会
的诸神和女神们说,“今天有谁胆敢帮助特洛伊人或者希腊人,我就把他扔
入塔耳塔洛斯地狱,那深度如同天地间的距离。然后我再锁上地府的铁门,
使他永远也回不了圣山。如果你们怀疑我是否有力量做到,那么你们可以试
一试:用一根金链拴住天宫,然后一齐用力拉,看看是否能把我拉到地上。
相反,我可以把你们连同大地、海洋全都拉上来,并将链条系在奥林匹斯圣
山上,让大地永远吊在半空。”
神衹们听到宙斯愤怒的话,吃了一惊。但宙斯却乘着他的雷霆金车,
驶往爱达山去了,那里有他的圣林和祭坛。他坐在高高的山顶上,威严地俯
视下方的特洛伊城和希腊人的营地。他看到双方士兵正在忙碌,准备战斗。
特洛伊人数量不如对方多,可是他们也在踊跃备战,他们明白这一仗关系着
他们父母妻儿的安危。不久,城门大开,他们的军队呐喊着冲了出来。早晨,
双方杀得难解难分,互有伤亡,但还是不分胜负。到了中午,太阳当空时,
宙斯将两个死亡的筹码放在黄金的天秤的两端,在空中称,希腊人的这一边
朝下倾斜,而特洛伊人的一边却高高地向天空举起。
宙斯立即用一道闪电落在希腊人的军队中间,宣告他们命运的改变。
这个凶兆威慑着希腊人,英雄们都感到沮丧。伊多墨纽斯,阿伽门农,甚至
连两位埃阿斯都坚持不住了。只有年迈的涅斯托耳仍在前线。帕里斯一箭射
中他的马,这匹马惊恐地直立起来,然后倒在地上打滚。涅斯托耳挥舞宝剑
正想割断第二匹马的缆绳时,赫克托耳驾着战车朝他猛扑过来。如果不是狄
俄墨得斯及时赶来,这位高贵的老人必定会有生命危险。狄俄墨得斯大声劝
阻奥德修斯不要逃跑,但劝阻不了他。于是他来到涅斯托耳的马前,将涅斯
托耳的马交给斯忒涅罗斯和欧律墨冬,然后把老人抱上了自己的战车,朝赫
克托耳驶去。他向对方投去他的矛,虽没有打中赫克托耳,却刺穿了御者厄
尼俄泼乌斯的胸膛。眼看着朋友死在自己身旁,赫克托耳十分悲痛。他让他
躺下,唤来另一个御者,又朝狄俄墨得斯冲了过来。
宙斯知道,赫克托耳如果跟堤丢堤的小儿子较量,那一定会丧命。他
一死,战局就会发生变化,希腊人就会在当天攻破特洛伊。宙斯不愿意这事
发生,他随即朝狄俄墨得斯的车前扔去一道闪电。涅斯托耳吓得连缰绳都从
手上滑掉,他大声喊道:“狄俄墨得斯,快逃跑!
你没看到宙斯不让你今天取得胜利吗?”
“你说得对,”狄俄墨得斯回答说,“可是,我只要想到赫克托耳将来在
特洛伊人的大会上说:‘堤丢斯的儿子在我面前吓得逃回去了。’心里就非常
生气!” 涅斯托耳不以为然,他说:“不管赫克托耳如何嘲笑你,特洛伊的男男
女女是不会相信的。你在战场上杀掉了他们无数的朋友和丈夫,他们能说你
是懦夫吗?”他一边说,一边掉转了马头。赫克托耳立即追了上来,他大声
喊道:“堤丢斯的儿子,希腊人在会议或宴席上都对你推崇备至,将来,他
们会看不起你,把你看成一个胆小鬼!攻占特洛伊并把我们妇女用船运走的
希腊英雄中一定没有你了!”
听到这种尖刻的嘲笑,狄俄墨得斯犹豫着,思考再三,想掉转马头,
和嘲笑自己的人较量,但宙斯也一连三次从爱达山上扔下炸雷。因此,他决
定还是逃跑。赫克托耳在后面紧追不舍。
赫拉看到这一切,万分焦急,想说服希腊人的保护神波塞冬,援救希
腊人,但没有成功,因为波塞冬不敢违抗兄长的意志。这时,希腊人兵败如
山倒,纷纷逃回营地,上了战船。如果不是赫拉鼓励阿伽门农把惊慌失措的
希腊人重新集合起来,赫克托耳一定会攻入营地,放火焚烧战船。阿伽门农
走上奥德修斯的大船,它远远高出其它战船之上。阿伽门农披着闪闪发光的
紫金战袍,站在甲板上,看着下面营房里的希腊人一片慌乱逃跑的景象大声
喊道:“可耻啊!你们的勇气到哪儿去了?我们居然输给了一个人,赫克托
耳一个人就把我们打退了。他马上会焚烧我们的战船,啊。宙斯啊,别让特
洛伊人在这里征服我吧!别让我遭万人唾骂,成为千古罪人吧!”说到这里,
阿伽门农声泪俱下。万神之父怜悯他,从天上给希腊人显示了吉兆,这是一
头雄鹰翱翔在天空中,爪下抓着一只幼鹿,将它扔在宙斯的神坛前。
丹内阿人看到这吉兆,又鼓起勇气,重又聚集起来,顽强抵抗蜂拥而
来的敌人。狄俄墨得斯从战壕里跳出来,冲在前面,正好碰上特洛伊人阿革
拉俄斯,狄俄墨得斯一枪刺中想转身逃跑的阿革拉俄斯的后背。阿伽门农和
墨涅拉俄斯随后跟上来,紧接着是两位埃阿斯,伊多墨纽斯,迈里俄纳斯和
欧律皮罗斯。第九个上来的是透克洛斯,他由异母兄弟大埃阿斯的盾牌保护
着,弯弓搭箭,射倒了一个又一个特洛伊人。他在射倒了八个人后,又瞄准
赫克托耳射去一箭。箭射偏了,却射中了普里阿摩斯的私生子戈尔吉茨翁。
透克洛斯又向赫克托耳射去一箭,但阿波罗让箭偏离了目标,它射中了驾车
的御者阿尔茜泼托勒摩斯。赫克托耳忍着悲痛,让他的朋友躺在车上。他叫
来第三个人为他驾车,然后凶猛地向透克洛斯冲去。透克洛斯正要弯弓搭箭,
被赫克托耳用一块尖利的石块砸在锁骨上,筋也断了,一只手僵硬地靠在踝
骨旁,双膝弯曲着跪在地上。埃阿斯连忙伸出盾牌挡住兄弟,直到又来了两
个人,才把呻吟不已的透克洛斯抬离了战场,送上大船。
宙斯又鼓起特洛伊人的勇气。赫克托耳发出雷鸣般的吼声,瞪着一双
直冒火星的眼睛,追击着希腊人。希腊人惊恐万状地逃跑,痛苦地祈求神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