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着一套复古式的荷叶裙,我妈妈直到现在还怀念她下乡的地方

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本来就空荡荡的机房更显得空荡。其他老师和同学都已经进入了梦乡,整个教学楼内只剩下我和雷子了。
唉,好可惜呀,‘有酒无肴’雷子看着我说。我知道这是想让我去买:
好.好.好…我去买!我无奈的说。
我站起身推开门一个人走下楼。当我走到四楼梯口时,突然整个走廊里的灯都灭了。窗外没有一点月光,我的四周一片漆黑,好象掉到了幽暗的无底洞里。我凭着记忆摸着墙慢慢地向前走。这时的走廊好像比任何时候都长,总也走不完似的,我有些害怕了,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了,脑子里的翁翁声更响了,心里开始发毛,自己好像被关在另一个空间。风吹起来了,吹得杨树沙…沙…沙…做响,哭泣一般。我吓坏了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我继续慢慢地向前走,走着……走着……,突然远处隐约地传来嗒…嗒…嗒..的脚步声,越来约近,越来越响,越来越脆,时快时慢,朝我这里走来。我的脚步停住了,开始慢慢的向后拖,可怎么也?a
href=’/huati/xihuan/index.html’
target=’_blank’>喜欢蚁牒埃砹炊伦×艘话悖蚁呕盗耍泊簧侠矗蝗唤挪缴W×?………………..
谁在那?楼梯口突然射来白光一个声音低沉的男人伶着一只手电筒。
李大爷是我–袁野,怎么停电了?我听出是看门人李大爷声音就回了话。
我以为这层没人呢!所以我把电扎关了。你不是在四楼画室创作吗?怎么……
其实……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应付过去就向画室走去。我走上四楼,拐过楼梯口,看到整个走廊只亮了两盏灯,发出昏暗的白光,死人脸孔一般。突然耳边又一次传来嗒…嗒…嗒…的脚步声,我没敢多想,头也不回就向画室飞奔。刚一进门就听雷子嘲笑着说:
怎么弄的气喘嘘嘘的,不会……..啊?是不是呀?哎!我说你不是去买下酒菜了吗,在哪呀?拿出来!快啊!我都等不急了!以为你死了呢!藏在哪了???
你只关心你的下酒菜,我刚才碰到李大爷了,就没敢出去买。如果他告诉我们班主任,你你都别想安心的毕业了,看你到时候吃什么,喝西北风吧!哼!我开玩笑的说。
我和雷子,边喝酒边闲聊着。雷子突然神精兮兮的说:
你还记不记得,《完全自杀手册》上面那个女人总喜欢唱的那首歌~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上面还说看过这书的人,都会在第三天……
好了!别再说下去了,你不害怕,我还怕呢,这么晚还说这个!唉!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快画吧!不然没时间了…..
于是我和他都回到各自的小房间里–学校为了同学们不互相干扰,所以就把画室分为了几个小房间,我是雷子隔壁。
刚刚开始还没画半个小时,我就听见有人敲我的门: 当…当…当……
我心想:该死的雷子,没事做了!是不是有病!….不理他!
之后我又听到了很多次这样的敲门声,我终于忍耐不住了,准备出去找他算帐。一出门,竟和雷子碰了个正着。我不耐烦的说:
你是有病,还是喝多了,没事敲什么门,我的灵感都让你敲没有了………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你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呀,我还没找你呢,你倒来找我了……..雷子显然生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和雷子都清楚的听到: 当…当…当….的很响敲门声。
是谁呢???我有点害怕,就突然间回头问雷子。
我这个动作,把雷子吓了一跳。他战战惊惊的说:
大哥!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不会是李大爷吧???…..
过了一会,那敲门声消失了。我和雷子也就不那么害怕了,正当我们要回房间继续创作的时候,
嗒…嗒…嗒…的脚步声又来了,比先前更响,更重,更脆—是女人的高跟鞋,声音好像是在向我们画室走来,越来越近…..突然声音又消失了。画室的门并没有开。
你听到一个女人在唱歌吗?在唱:‘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雷子盯着门用颤抖微微的声音说。
你干什么学女人的声音来吓我???我也害怕了。
这时门外吹来一股寒风,门被吹开了,同时画室的灯也突然间全灭了。我被吓坏了,呼吸隨之急促,在这一瞬间我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我一动也不敢动,大脑里乱作一团,震天介响,我的浅意识用手去摸雷子,去摸不到他……我连打了几个寒战,我感觉四肢发麻,心好死死卡在嗓子眼里,憋的我喘不过气来。
不…我不想死…不…不要…啊…啊…啊…….
我听到雷子撕心裂肺的喊声,吓的魂不复体。
雷子…怎么…了?你…在…哪?你……?我用尽全力才说了这么几句话,当我再想在说下去时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声音消失了,我回过神时灯以经亮了。高根鞋的脚步声又一次出现在
门外,而且伴随着一个女人唱歌的声音:
~我等着你回来,我等在着你回来……~
当我回过头时我看见雷子笔直的站在墙脚,他的左手握着一支铅笔,铅笔的一头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太阳穴,他圆瞪着双眼,大张着嘴巴,嘴角淌着鲜红鲜红的血。从他的死象看出,他死时一定是受到很大刺激。
我报了警,经法医见定属于自杀。所以我没有任何嫌疑的被放回家。回到家我的耳边一直回响着那句歌词~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眼前总会有雷子死时的那副残像。突然间我想到了什么,就在《完全自杀手册》的最后一页这样写着看完此书的人将会在两日后–自杀–!
我打开了电脑作了如下记录,这时…仿佛又一次听见那首歌和那个女人的脚步声……………………………

我们的父母大多数都当过知青,当知青一般都是在乡下地方,我的妈妈也不例外,我妈妈下乡的时候很年轻,好像还不到20岁吧,不过她下乡的地方却还不错,离家不远的一个叫刘家河的小村子,并且相对来说,那个村子还很富足,我妈妈直到现在还怀念她下乡的地方,直说那里民风纯朴,村民们都对她很好。

这世间的爱情原来真的有前世今生之说,痴情迷恋,惨烈激情,就连那如烟似雾的魂魄,也算得上侠义的人儿。

我妈下乡住在一家姓杜的人家,因为和我妈同姓,那家主人对妈妈特别特别好,在那个年月,居然能够每星期保证让我妈吃上一次肉。我一直怀疑我妈怀念的不是刘家河也不是那的人而是那一星期两次的肉!

对不起,我爱你!很美。

妈妈平时在那里也没什么太多的活可干,最多就是帮这户姓杜的人家在菜地里浇浇水啥的,大多数的时候她们都是几个知青在一起唱唱歌聊聊天。

1

有一天,我妈正和几个知青在村口坐着聊天,就听到村里有人喊:大家快来看啊!我妈和几个知青一听有热闹可看,便兴冲冲的跑了过去。正巧,就是我妈住的那户姓杜的人家。原来,老杜在地里挖红薯,挖到一处土地的时候,觉得触感有异,好像是挖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于是便一直往下挖,结果挖了不到一米深,居然挖出了一件奇怪的东西。

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是在一个微雨的黄昏。

于是便叫了村里人一起来看这件奇怪的东西。这个怪东西的样子很奇怪,大约高50厘米的样子,白色的,非常明显的是一匹马的样子,马身上的毛都看得很清楚,马尾巴甚至是在动,马背上骑着一个人,那个人的一只腿已经跨上了马背,动感非常强烈,好像马上就要骑到马背上去了似的!

这是一条冷清的街道,夜色初降,华灯未上。雨水将柏油马路冲刷成一面碎了千万块的镜子,折射着世界上最后仅存的一点光亮。

其实要说这么一件土做的东西,就算是维妙维肖,大不了就是件古董,也不至于大家这么稀奇,大家稀奇的是:这个东西不是人做成的,而是无数的白蚁紧紧团在一起,组成了这奇怪的东西。大家都在说,老杜家要出贵人了,可惜的就是这个白蚁组成的人骑马的塑像,那个人还有一只腿没有骑上去,如果挖出来的时候,是这个人整个的骑在马上,老杜家指定会出现大贵人。

也正是这一点光亮,让他看到了那个女子。

时隔二十多年后,我妈说起这事,就说,老杜家代代都是农民,没想到在他儿子那一代,真出了个贵人,老杜的二儿子在一个镇上当了镇长,这对老杜家来说,可真是件大喜事。我妈说,这肯定和那次挖出来的白蚁塑像有关。

她穿着一套复古式的荷叶裙,上衣下裙,像极了民国时期的学生打扮。纤细的手臂从大大的中袖里探出来,交织在胸前,很无助的样子,使整个人都显得纤弱起来。头发松松的挽起,看那厚度,理应很长。

再说件稀奇的事。

一个在微雨的黄昏没有打伞的女子,独立雨中,难免有些失魂落魄。她却只那么静静的站着,不言不语,偶尔也会走动几岁,却只是迈着小小的岁子,左右徘徊,清丽风雅。很有点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辞强说愁的意味。

我爸爸一直从事冲洗照片的生意,在市里开了一家相片冲印店,因为是老店,质量服务都很好,家里生意一直也都不错。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有一天在我爸的店里玩的时候,遇到了一件稀奇的事。

苏清阳就这样看着,呆呆地,直把自己看得老了。

一个老农民到我家店里站了很久,最后才像是下了决心似的问我爸爸:你们这里能够出去照相吗?我爸爸说:当然可以啊!您要照什么?去哪照?那个老农说:我想请你去我家照,我家就在xx镇。我爸一听,也不是特别远,谈好了价钱就跟着老农去了。

老了。他在心里叹道。什么时候起,再也没有过这种闲情逸致了呢?想着,心里便紧紧一抽来,仿佛一些熟悉的过往牵动了他久违的情怀。再去深追,却终是不得要领。

直到下午,爸爸才拿着相机回家。一回家,就跟我们说了一件事情。原来,爸爸随那个老农民去到他家以后,老农民非常神秘的从家里拿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打开。我爸一看,是一个足有手掌大的贝壳。

索性什么都不去想,只那么轻轻松松地看着。看她静立,徘徊。品味那种淡淡的哀愁。

当时我爸就乐了:大爷,您让我照的就是这东西啊?我爸乐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这个贝壳虽然个头非常大,但也不至于专门请人来把它照下来吧。

他似乎从来没有动过走下楼去递上一把伞,这样英雄救美的念头。因为他忘记了这是活生生的世界,他以为,他不过是在看风景。隔着被雨水打扮得光怪陆离的玻璃窗,看到的奇异风景,与现世无关。

老农一听我爸的话,就急了:年轻人你懂什么?我这可是件宝贝!说完就把贝壳打开。我爸一看,就惊呆了!只见贝壳里贴着壳的地方长了一个东西,大约的物质类似于珍珠,但奇怪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东西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观音像!观音手拿柳枝,脚踏莲台,身上的裙衣飘飘,眉毛弯弯的,眼睛是闭着?模齑轿⒄牛蛑本褪俏钗ぁN野稚斐鍪忠幻耆褪浅ぴ诒纯抢锏模静皇侨斯ぷ龅贸隼吹摹?/p>

2

老农民说,这个贝壳是他在河里摸鱼里摸到的,看着贝壳这么大就捡回家,没想到打开以后,居然在这个贝壳里发现了如此神奇的观音像。于是才请我爸来照相的。我爸曾经仔细观察过,这个东西实际上很像是珍珠,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形成珍珠的时候长成了观音的样子。

苏清阳经营着本市一家最豪华的商场。在商场的建筑上,他是下了一番心思的,整个商场的外观,呈一条鱼形,鱼头是化妆护肤品,鱼身是家用百货以及各类时装,鱼尾处,则是被承包出去的餐饮俱乐部。

那天,我爸照了好多好多照片,那个照片我也曾经看过,还拿过一张到学校给同学们看,后来不知道丢到哪去了,实在是很可惜。我还记得那个观音像的眼睛是紧闭的,我常常在想:如果晚一些打开贝壳,里面的观音像的眼睛会不会是睁开的呢?

商场的外围,是满满一圈水池,带?挪实频呐缛挂约倘詹恢投俚募で榕缛髯拧?/p>

据说,这是他当年留学时结识的一名风水大师给的建议,寓意:如鱼得水。也暗含了裕祥商场里,那一个裕字。商场的效益,也当真如鱼得水,风调雨顺。

苏清阳的办公室,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只占了鱼鳃处的一小点位置。一面,面朝着那女子经常出现的小街,另一面,却是本市最繁华的商业街。

日子,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唯一让苏清阳心里有些隐隐不快的,是对面那幢十一层的珠宝行,开张了。不知会不会影响自己珠宝专柜的生意。开业的那天,他也冒充顾客过去看过,那幢楼毫无创意地挺拨而起,像一个死气沉沉的墓碑。——有谁那么耐心,为了从大同小异的珠宝里挑选自己最心仪的那一款,便一层一层地往上攀爬?

苏清阳不由暗暗感激起那位老友,正是他特立独行的创意,在惊艳之下,刺激了人们的消费。这本就是个奢侈品消费的年代。人们买东西,已不再只满足生活所需便可,人们更在意的是面子。去裕祥购物,是一件多么有面子的事。

离奇的事,却悄然发生了。

七月的第一天,清洁工许妈早早地来上班,打开门,却看到保安小刘直直地躺在大厅的地板上,像是睡着了。

许妈轻轻地上去,用拖把搡了搡他:天都亮啦,还睡!小心被老板知道炒你鱿鱼!

半天,却没有动静。于是蹲下身去细看。

片刻之后,一声惊恐的叫声破空而来,惊动了外面匆忙行走着的路人。

刹时,人山人海涌了过来,而后,便是警车的长鸣。

商品、柜台,两扇可以进出的门,一切完好无损,没有失窃。死者身上也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脸上,似乎略有些安详的笑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法医有些头疼。死亡鉴定单上只好写道:心肌梗塞。

小刘新婚的妻子找上门来,苏清阳还不算个黑心的商人,痛快地支付了一笔抚恤金。路过大厅的时候,却皱了皱眉头,喊道:这钟怎么停了?——老陈,找个工人来修一下。

大厅两旁那两台欧式古典立钟,真的一齐停了,指针,直直地指在4:14上面。

3

这年头,每天都会有意外在发生。车祸、塌方、煤气管爆炸。每一天,都有很多人死于非命。

商场里一个小小的保安死于心肌梗塞,便算不上是什么重要新闻了。连恐唯天下不乱的报纸,也只草草地一笔带过,转而是长篇大论地告诫市民应该少饮酒,多运动,去做常规体检,避免一些隐在的病魔突然袭击,带走我们宝贵的生命。

一切,又归复平静。

苏清阳走到窗边。又是一个微雨的黄昏。她果然在。依旧没有打伞。

她的头发果真很长,直直地披散下来,到了腰。

这一次,她穿了一件米色的连衣裙,腰身收得很好,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肩上,斜挎了一条金属链子,链子的那端,是一款精致的时尚提包。苏清阳眼很毒,立刻认出,是上周他们主打推荐给顾客的gl粉红女人。

苏清阳微微笑笑:果然是小资女人的浪漫情怀。

4

7月12,裕祥的店庆,苏清阳早在一周前就开始在报纸上打了整版整版的广告:11日22:30之后,继续营业,12:00—12日5:00,每半小时推出一个专柜的半价抢购活动。

减价,一向是对顾客最有效的手段,那天商场里人满为患,大门的玻璃都被挤破了两扇。

5:30左右,人们才渐渐散去。一些人抱着抢来的商品,满意而归,还有一些,手里仍握着票单,却因错过了时间,而意兴阑珊。

女洗手间里,却又传出了尖叫。

这一次,是一位有六七个月身孕的女顾客。

发现她尸体的也是一位顾客。她颤抖着说:等的人很多,可是这扇门从来没有开过,敲门也没反应。我气不过,趁着隔壁有人出来,就冲了进去,爬上水箱向这边看,却看到她靠在水箱上一动不动

羊水未破,胎儿没有异常,死者脸上,同样的无比安详

送走警察,苏清阳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看着门外青白相间的雾气,和地上因昨夜燃放鞭炮留下的满地碎红,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转身,他却似被钉在了那里。

他看到,钟,又停了。

5

这幢商场的古怪,开始有了各种版本的传言。

最逼真的版本是说,第一个死的人,并不是小刘,而是他苏清阳苏总的前任女友。那时候裕祥还没有正式营业,她因为苏清阳的始乱终弃,从他的办公室里,打开窗,跳了下去,脑浆溅了一地,据说死相非常惨。现在,她终于回来索命了。

前女友?苏清阳有些懵,我什么时候有过一个前女友?

对了,我谈过恋爱吗?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黄昏。有雨。走到窗前。

她着了一身素白的戏服,扬起水袖,旁若无人地当街唱起。

明明隔得很远,苏清阳却听得真切,是《嫦娥奔月》的唱段:

轻飘飘,身若游云慢扶摇。千万缕情丝,夜难消。忍情郎,偷服下仙丹望天宫飘渺。人叹是人生苦短,过眼云烟。却又道只羡鸳鸯不羡仙,生若能共枕同眠,又何必天上人间,苦缠绵。

晓月。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自他口中喃喃跳出。一道白光在脑中闪现,他似乎记起了很多,可一转眼,却又成空白。

那女子转身,站定,水袖一扬,搭在腕上,向着他的方向做了一个谢幕的姿势,而后,高度旋转着冲向马路。

嘎——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将他惊醒,她已倒在了地上,鲜血,瞬时在她身下绽开。他急急地冲下楼去。

没有。什么也没有。没有汽车,没有尸体。

苏清阳蹲下身,伸手,在刚才女子倒下的地方摸了摸,又拿到鼻子下面嗅了嗅。

只是干净的雨水。

刚才在这唱戏的女人呢?他问路边那个报亭里的大妈。大妈诧异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苏清阳极为纳闷。难道一直都是我的幻觉?

他抬头,看了看自己办公室的那扇窗。却隐约看到了一个黑黑的人影站在窗后,正冷冷地看着自己。偶尔,还有一明一灭的火光闪现——是他自己手里的雪茄?

苏清阳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回到办公室,再向下看去,她却又出现了。手里捧着一把剑鞘,向他翩翩走来,柔声说道:剑并不想杀人的,它只想归鞘。

苏清阳张大了嘴,一声惨呼破喉而出。

6

云士川来的时候,苏清阳正萎靡地缩在沙发上,面前,是满满辅撒开来的旧报纸。那上面,到处都是有关他苏清阳的花边新闻。

云士川问:你想起来了?

他想起来了。虽然他曾经不愿意去想,甚至竭力排斥。可是面对事实,他不得不重新挖出那段痛苦的回忆。

那时候,他刚留学归来,接管了父亲的产业,大胆地将投资重点转向商场的经营,并请来云士川与他一同规划。当真是意气风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