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花花的小人在头上慢慢的飘,而那少年青春依旧

我小时似乎也看到过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倒不怎么恐怖。也是4,5岁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睡觉时看到一个头戴乌纱,肚子大大,脸花花的小人在头上慢慢的飘~我就喊父母开灯,开了灯就没了。灯一关又出现,折腾了好多次,最后父亲把灯绳给我,让我害怕的时候就自己开灯,拉了几次感觉没什么可怕的了,他就那样飘啊飘的,没有什么恶意,似乎还挺好玩。我也就慢慢睡着了,之后再也没见过,我还怪想他的呵呵。小孩的意识没有成人那样强,常常区分不出想象和现实的区别,所以也常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吧~~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澳洲的柠檬树公路发生多起灵异事件,有些夜晚超速的司机居然被〝鬼魂〞追逐。

一直感觉这可能是小时候的幻觉,现在想起来恐怕是真的了,因为印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和记忆那么清晰,我在一个托儿所呆过,很小的时候,记得曾有一个白天,我抬头望起蓝天的时候,见到天上有一所房子,和一片地,还有一个古装的人从门里出来耕地,就在天上的云海中,这种感觉和对旁边的人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做梦或幻觉的样子,现在这个印象还深印在我脑海里,还有一次是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突然见到屋顶的玻璃上有一群人在开会。。而且是一些好象有古装和神话里将军模样打扮的人。在谈着怎么事情,而且他们是坐在一块玻璃上。

阔别吉隆坡三十八年,又回到茨厂街,这个繁忙唐人街的中心地段,依旧繁华似当年,中式特色与南洋风格混杂的建筑鳞次栉比,各色皮肤的行人商贩熙熙攘攘。

传说在2007年11月,一名20岁的机车骑士在这条公路,被一辆超速驾驶的汽车撞死。他死后徘徊在这里追逐超速的车辆,那道白光就是他骑的机车的前灯。柠檬树公路没有路灯,一到夜晚就陷入一片漆黑。

我现在还不敢确定那次见到的到底是什么,也不记得那是几岁了,在姥姥家过春节,晚上和妈妈睡一个床,说来也乖啊,原来一直都是妈妈搂着我睡觉的,但是就是那天我偏偏要在床沿上睡,没叫妈妈搂着我睡觉,到了半夜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醒了,然后就看见我姥姥屋梁上一个白白的东西在飘,当时那个虚汗是哗哗的从身上流啊,想叫醒妈妈,却怎么也叫不醒,觉得自己已经出声了,但是妈妈好像就是听不见,知道妈妈转身摸了摸我一身的汗时,才醒了,我当时就是给我妈妈说我要睡里面了,等到天亮了,我给我妈妈说时,我妈妈竟然不相信我,我姥姥倒是信,还给我摸了摸。只到现在我都挺郁闷的。也是从那次后,我睡觉从不在睡床沿。

甚至,当年哪个白衣少年依然坐在转弯的街角,依然把水百合骨朵咬在嘴角。

一些超速的司机指出,从车窗看到一道白色的不明光束跟在后方,他们认为这是来自青年机车骑士的〝鬼魂〞。

我很小的时候,我家住的是木房子,睡房和客厅中间的木墙下有个洞。我常常趴着往洞里看,看到一些女人穿着古代的白色的长袍跳舞,真真切切!我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晰!并且我一看就看了几年。后来7岁上小学了,我再去看时,什么也没有了,怪不?其实趴着看的话,最多只能看到睡房里面啊,怎么会看到那么希奇古怪的东西呢?

更不可思议是,三十八年后,我已是双鬓斑白的半老妇人,而那少年青春依旧。

驾驶的速度只要超过每小时111英里就会看到这个〝鬼魂〞。消息传开后,柠檬树路上来了许多好奇心的年轻人,他们特意在夜晚超速驾驶,并将车速提升到每小时111英里以上。

小的时候我经常看见有一老人在窗前看我,对我微笑。他穿着类似于地主的衣服,开始我经常和妈妈说,她不相信。后来,通过我描述的摸样妈妈告诉我说,是我的爷爷。可是,在我出生前,爷爷就已经去世了,我都没有见过他,而且也没见过他的照片。

十七岁那年,我每天都要两次穿行在这条街上,上学、放学。

有些果真见到〝鬼魂〞的人纷纷把视频上传到网路,与其他分享及讨论。只是他们的举动严重威胁交通安全,当地警方不得不出面制止。本文由(——灵异事件收录)本文地址:/lingyi/865.html

多年前我大爷家的姐夫失踪了,大家非常着急就分头寻找,就在找他的当天我的外甥女就跟我们说她梦到爸爸了,我们就问她梦里面爸爸跟你说什么了,她说:爸爸从窗子进来蹲在墙角哭,说让我听妈妈的话,爸爸错了,再也不能回来了。。我们当时心里就凉了。2天后在车库里发现了我姐夫的尸体。。。

穿行在熟悉的街道上,步履变得轻盈,仿佛又变回了当年那个十七岁的花季少女。

我大概是5岁左右。傍晚时分在家属院门口同哥哥玩,突然在西方看见有个仙女。仙女穿着古代滴衣服(现在想起来类似
西游记 嫦娥滴装扮).. 肩上披有彩带,神态平和,轮廓清晰,从北向南飘
,记忆最深刻滴是她身上滴彩带会随风摆动 。当时很平静。
也不以为,还指给了哥哥看,可惜他说他看不着..过一会‘仙女’变钻到云彩里去了,整个目测时间大概有2分钟左右。当时时间是下午的5点左右,天空没有晚霞,有些阴。回家同父母讲,他们都说我看到得是风筝
--#
可是我知道我看到滴肯定不是风筝。那个年龄滴孩子能准确区分什么是风筝,什么是人。

那么,此刻,少年的他,是否依旧在街角处等待?

我小时侯大概5岁的时候在亲戚家住,半夜里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古装老太太慢慢走到我面前我就赶快闭眼,再睁开就又看见她慢慢走到我床前,她来回的走来退去我睁眼闭眼的几个回合孩子吓的不得了,第2天就发烧了,还是那个屋子我半夜和表妹上洗手间看见客厅有个女人披散头发看不请脸在桌子那抽烟,我就问表妹我姨呢?她说在里面睡了,我说姨夫呢,她说在上夜班没回家,家里就我们3个人,怎么又跑出来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呢?我姨不吸烟。而那个十几排家属楼之前是个坟地。困惑我的小小心灵,至今我仍然不能释怀.以后再没住过她家。

还记得当年,就是在那个转弯的街角,每天我都可以看见了他,那个把水百合骨朵咬在嘴角的白衣少年。

在我12.3岁的时候见过的是我看的最清楚的一次,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6、7点的样子。在我家里..卧室的门口..我看见了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没有脸..没有身体的样子..就好象只有件衣服和头发..没有实体..但是有人形…其实也没什么,这东西看多了,也就麻木了…

那少年有一双黑眼睛,清澈如秋潭,当年,我只是与他对视了一眼,就被这双眼睛的主人吸引住了,看见那眼眸,如同闯入一个新奇世界,每次走进茨厂街,脚尖就踩出一连串颤音,含羞带涩。

我小时候也遇到,上幼儿园的时候在我外公小房间一边看电视大便。呵呵那时候是马桶哦。看到阁楼上有个穿白衬衫的人走来走去,至今都不知道是男是女。我还问他你是谁啊,可他不理我。后来我不大了就去大房间跟我妈妈说,嘿嘿,亲戚们都在那里打麻将。我还被我舅舅骂了顿,说我撒谎,结果没多久我就不舒服想吐,我舅舅又说我骗人。哈哈晚上就发烧拉。几天才好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什么了。

我与那少年有过一次交谈,仅仅一次而已,那次交谈内容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只还记得当晚回到家时,我曾痛哭一场。

我想起了我的小侄女。去年过年时,小侄女在我家里,也是3周岁左右吧。我们那边的风俗,吃年夜饭前都要烧香祭祖,让祖宗先吃的。我们几个大人蹲在一边烧纸钱的时候,好奇,因为也是听人家说小孩子会看到那些东西,所以我们故意问小侄女:有没有看到大公公啊?大公公就是我爷爷,已经过世十几年了。小侄女回答说:有啊.。我们觉得很奇怪,以为只是小孩子乱说的,就又问:那大公公坐在哪里啊?。小侄女指着桌子的另一头:他坐在那里啊。我们家的桌子是长圆形的,我们当时都在桌子一头烧纸钱。听了小侄女的话,我们抬头看去,桌子那一头除了一排10个盛着酒的小酒杯,一个酒壶,10双筷子跟一对蜡烛外,没有什么了。当时我的奶奶也在,她说:大概是你爷爷回来了,爷爷喜欢喝酒,每次吃饭,都是坐在靠近放酒壶的桌子那边的。听了奶奶的话,我们真的相信是爷爷回来过年了,也不觉得害怕,爷爷是自家人,不会害我们的。只是觉得很奇怪,我爷爷已走了10几年,小侄女才3岁左右,怎么就知道她看到的是大公公呢?

那少年每天坐在街头,是为了等待一个叫小娜女孩

又让我想起我小表妹的事儿了,那一年她应该是两岁来着。几年前,我外公病逝,家人按他老人家的意愿把骨灰送回了老家,在他自己留的一块地上葬了下来,仪式完后,我们纷纷坐上车离开,我当时和我小姨小表妹从一辆车的后车座上,车子是最后启动的,突然小表妹向着向车窗外叫爷爷,爷爷,因为姨父父母早亡,所以小表妹一直叫外公为爷爷,我和她妈妈都很吃惊,问爷爷在哪,她指着窗外说,爷爷,在那…。我们猜想是外公在送我们走吧,她妈妈便说,快跟爷爷beybey,小表妹就跟窗外挥手。现在想起来都挺想流泪的,很想念外公….

那晚我哭,哭我不是那个叫小娜的女孩,哭我心灵初遇伤痛。

我曾经也有相似的经历,不过当时我看到的是一个已经去世的姐姐躺在她的床上,脸色煞白,奶奶说小孩未封天眼所以可以看见一些大人看不见的东西,不过看见了都会被厉鬼的阴气所伤,故然生病,然后就看不见了。

真正的伤痛还在第二天。第二天,我主动与他打招呼时,那少年竟投之以陌生的眼神,仿佛昨天的交谈从来没有发生过,他已经完全把我忘记。

我表姨的小孩前一段时间老是说看到一个老奶奶站在他家窗户外面,开始时大家都不信,但是后来小孩越讲越详细,居然描述的就是他出生前就已经过世的奶奶的样子。小孩子还不到3岁,我不相信他瞎编能编的那么好。

再以后,我不敢再从他面前走过,每天只天街角远远看他,远远的,悄悄的凝望一眼。

俺相信这是真的。俺媳妇的侄子,2岁多点。有一天晚上俺们4个人正在吃饭,那孩子忽然看着门说,有人来了。并且目光一直跟随着某个东西,当时俺那个寒啊。。。。。。。最后他一直说有人来了,就在墙角那。俺绝对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因为他的目光和眼神始终在看着某个东西。

十八岁那年,我跟父母回到了中国大陆。

那少年坐在茨厂街的巷尾花圃边,中华大会堂的正对面,在喧哗、车水马龙的闹市中,他神情淡然,静若处子,与身后陈家书院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几乎融为一体。

我走进陈家书院,我也姓陈,陈家书院是马来西亚陈姓华人的圣地,童年时,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在书院门口,我见到了一位银发老人,一攀谈,才知道他就是当年书院的看门人陈伯。

陈伯,那少年是什么人?我指着街角处,问老人。

呵呵,他不是少年了,应该和你差不多年纪吧,是对过陈老泰的独生子,今年大约已经满五十五岁了。

他十七岁那年,得了一种怪病——没记性,他的记忆只能维持一天,三十多年来,他一直在等待一个叫小娜的马六甲华侨女孩,说是女孩与他约好一同回中国念书的,结果那女孩一直没来。说来也怪,这孩子失去了记忆,居然也再不会长大,三十多年过去了,还是那样的容貌和体态。

啊我长叹一口气,原来失忆能让一个人红颜不改,多好的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