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箍桶到一户石姓人家做活,乞丐求阿巧

从前有一种活计,专门替人做家用的木桶,由于那时的木桶上有加固用的铁箍,所以这种活计被称为“箍桶”。九斤姑娘就是一位姓张的箍桶匠的女儿。她从小聪明伶俐,附近方圆几十里,无人不知九斤姑娘的才智超群。

很久以前,有一位心地善良的女孩叫阿巧。。由于家境贫穷,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富贵人家中当下女。

春秋时,秦穆公是五霸之一,乃是能控制世局的杰出人物。

一天,张箍桶到一户石姓人家做活。一进门,只见石老先生微微一笑,说到:“张师傅,我要箍两只桶:一只桶,两只耳朵翘耸耸,中间直弄通,一眼望去到山东;一只桶,中间横着一根栋,尾巴翘到通天空,翻转身来噗隆通。”张箍桶一听,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桶啊?幸好他还算机灵,连忙说:“我有件工具落在家里了,我去取回来再做。”

有一天,阿巧到后院菜圃中浇菜的时候,突然,有一位衣服破烂,全身肮脏,臭气冲天的乞丐出现在她身后。“这位好心的姑娘,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请你施舍一点东西给我吃吧!”乞丐求阿巧。阿巧看到乞丐这样可怜,于是就把自己的午餐偷偷留下一半,送给乞丐,乞丐非常感激地走了。

有一次,秦穆公问伯乐:“你是天下第一等相马的人,有没有可以继承你的子弟?”伯乐微笑:“我的儿子一个个都是平凡庸俗的人,恐怕没有鉴赏天下良马的能耐,大概只能稍稍辨识马的好与坏罢了!因为好马能筋骨辨别出,但是“天下的马”的相法却是好像有、又好像没有的令人无法捉摸,我那几个笨儿子,是没有这种知马的功力啊!…不过我知道有一个名叫方九皋的人,有鉴赏马的特殊力能,超过我很多。他的个性淡泊,常常替人做工或是自己砍柴为生,但是他特别喜欢相马。要是您不嫌弃的话,我很乐意为你引见这个人。”

张箍桶回到家,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九斤姑娘。九斤姑娘“扑哧”一笑,说到:“爹,这个容易。第一个不就是蒸饭的蒸桶吗,第二个是打水的吊桶啊!”张箍桶一听,可不是嘛,他高兴得跳了起来:“原来是这样,我马上就做!”

第二天,当阿巧在洗衣服的时候,那个乞丐又出现了。阿巧正准备去拿吃的东西给乞丐时,正好被家的女主人看到了,她对阿巧大喊:“阿巧,你在做什么,还不快去洗你的衣服。”阿巧只好回去洗衣服,女主人一看到乞丐就把他推向门外,一边推还一边骂:“你这个臭乞丐,还不快给我滚,这里没有东西给你吃,快滚。”

穆公听了,非常高兴,马上对伯乐说:“我正需要这样的人才,就请先生为我引见,越快越好。”穆公接见方九皋后,就命令他出去寻找天下的良马。过了三个月后,方九皋才回来见穆公,穆公问他说:“先生找到的是什么样的马啊?”

乞丐一下子就被推出了门外。阿巧看到这个情形,心里很难过,就趁着女主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了东西,送给已倒在门旁边的乞丐。乞丐非常感动,一直对阿巧说:“谢谢你,你的心地真好,好人会有好报的。”乞丐三两下就把东西吃完了,捧着脚,对阿巧说:“好心的姑娘,你就好人做到底,帮我把脚上包包中的脓挤出来,我已经痛了好几天了。”

方九皋愣了一下,才说:“嗯…!是匹黄色的雌马吧?”

好心的阿巧一句话也没说:就把乞丐脚上的脓给挤出来。脓溅得阿巧整脸和整身,但是阿巧一点也不在手,反而问乞丐:“现在好多了吧?”“好多了,好多了,姑娘,谢谢。”乞丐说完,就笑嘻嘻地走了。

穆公带着侍卫去看了看,结果马厩中站的不是黄色的雌马,而是黑色的雄!穆公觉得非常失望,马上把伯乐叫来问:“你推荐的方九皋并不像你所说的那么好,而且还有点笨笨的呢!甚至连马的色泽、雌雄都分不清楚,那里有什么不能去认识‘天下的马’呢?”

乞丐走了之后,阿巧在水槽边把手脚和脸洗乾净。当她走进屋里时,女主人十分惊议地看着她,并且问:“你是谁啊?怎么穿了阿巧的衣服?”原来阿巧已经变成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女主人非常羡慕,就问阿巧原因。阿巧告诉了女主人,女主人就找到了乞丐,不但请他吃饭,还帮他挤脚上的脓包。结果女主人不但没有变得比以前更漂亮,反而比以前更丑了。而且她的脸上,身上还长出毛来,好像一只野兽。

“其实您批评方九皋不认识马的地方,正是他识马的才能啊!他所看到的是一匹马内在的美好才能,而不是外在的形态。他的相马法是超越马的躯壳,直接认识本质的高妙境界啊!”伯乐说。

女主人伤心地大哭起来,乞丐就拿了一块火热的瓦,对她说:“如果你要拔掉身上的猴毛,就坐到这块瓦上吧!”女主人一听,赶紧坐在瓦片上,谁知道不但没有把毛弄走,反而把屁股烧得通红,痛得她哇哇大叫。

果然,方九皋带回来的马,经过审试后,证实是匹超越群马的‘天下之马’!

从此以后,女主人再也没有脸在镇上住下去,一个人跑到山中隐居起来。据说,这就是猴子的祖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