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人列队迎接忒修斯的遗骸,提瑞西阿斯说

美索尼亚的国王克瑞斯丰忒斯也遇到了重重磨难,他的命运不比忒梅
诺斯好多少。他娶了墨洛柏为妻,生了许多孩子,其中最年轻的儿子是埃比
托斯。墨洛柏是亚加狄亚国王库普塞罗斯的女儿。克瑞斯丰忒斯给自己和他
的孩子们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宫殿。但他在宫里并没享多久的福,因为他是一
位贤明的君主,特别愿意帮助平民百姓。这使许多富户十分恼怒,他们集合
起来,把国王和他的几个儿子都杀死了。只有小儿子埃比托斯侥幸逃脱,母
亲把他藏在亚加狄亚,让儿子悄悄地跟着外祖父库普塞罗斯一起生活,接受
教育。 赫拉克勒斯的另一个子孙波吕丰忒斯篡夺了美索尼亚的王位。他强娶
墨洛柏为妻,当他听说克瑞斯丰忒斯还有一位继承人活在世上,就重金悬赏
购买他的脑袋。可是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能够得到这笔赏金,因为没有人
确切地知道这位子嗣究竟藏在哪里。
埃比托斯长大成人后,悄悄地离开了外祖父的宫殿,不让任何人知道
他的目的,一个人来到美索尼亚,埃比托斯已经听说悬赏购买他脑袋的事。
他壮起胆子,扮成一个外乡人,来到波吕丰忒斯国王的宫殿,连生母都没有
把他认出来。他当着国王和王后说:“啊,国王哟,我来告诉你,我想领取
购买小王子脑袋的赏金。他作为克瑞斯丰忒斯的合法继承人的确威胁着你的
王位。我认识他,就像认识我自己一样。我愿意把他交到你的手上,由你处 置。”
听到这话,墨洛柏吓得脸色刷白。她急忙找来一名忠实的老仆人。这
个老仆人曾经帮她救助过埃比托斯,因为畏惧新国王,所以隐居在离宫殿很
远的地方。墨洛柏派他秘密前往亚加狄亚,提醒她的儿子小心谨慎,或把他
带来美索尼亚,让他率领痛恨昏君的人民反抗波吕丰忒斯,夺回王位。
老仆人来到亚加狄亚,见到了国王库普塞罗斯和其他的王室成员。他
们都忧虑重重,因为埃比托斯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出了什么事。老仆人急
忙赶回美索尼亚,把一切告诉了王后。两个人都认为,来到国王面前的那个
外乡人一定在亚加狄亚谋害了埃比托斯,并把他的尸体带到美索尼亚。他们
没有多加思考,想干掉已住在宫里的外乡人。当天夜里王后手持一把利斧,
在忠诚的老仆人的帮助下,偷偷地走进外乡人的房间里,想趁他熟睡时将他
砍死。 这年轻人睡得很平静、安详。月光照着他的脸。墨洛柏举起斧子正要
砍下去,老仆人突然惊叫一声,急忙托住王后的手臂。“住手!”他大喝一声,
“你要杀的人正是你的亲生儿子埃比托斯!”
听到这话,墨洛柏悬下手臂,把斧子扔在地上。她扑到儿子身上,儿
子惊醒过来。两人拥抱在一起。儿子告诉母亲他回来是要惩罚那些杀人凶手,
把母亲从她厌恶的婚姻中解放出来,并在市民的帮助下重登王位。三人商量
了复仇的办法,然后分头行事。墨洛柏穿上丧服,来到国王面前,告诉他刚
得到小儿子确实死了的不幸的消息,因此她决心与丈夫和平相处并忘掉过去
的一切不幸。这位暴君中了圈套。他去除了心患,感到十分高兴。他还答应
给神衹献祭,庆祝他的敌人全被消灭了。他召集市民到广场上来参加这一仪
式。他们不情愿地来到广场,他们仍然怀念从前的国王克瑞丰忒斯,哀悼他
的儿子埃比托斯。当国王正在献祭时,埃比托斯从人群中冲出来,用利剑刺
入国王的胸口。墨洛柏也和仆人走到人群前,向市民们宣布,这位外乡人就
是埃比托斯,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埃比托斯当
天就继承了王位,然后惩罚了谋害他父亲和兄长的凶手,他赢得了美索尼亚
人的尊敬,享有崇高的威望,以至于他的后裔不再称为赫拉克勒斯的后裔,
而被称为埃比托斯的后裔。

克瑞翁和厄忒俄克勒斯在商量作战计划。他们决定派七个首领把守底
比斯的七座城门。
可是在开战之前,他们也想从鸟儿飞翔看一看预兆,推测战争的结局。
底比斯城内住着在俄狄甫斯时代就十分有名的预言家提瑞西阿斯。他是奥宇
埃厄斯和女仙卡里克多的儿子,他年轻时同母亲去看望女神雅典娜,偷看了
不该看的事情,因此被女神降灾弄瞎了双眼。母亲卡里克多再三央求女神开
恩,使孩子眼睛复明,雅典娜无能为力。但雅典娜同情他,使他有了更加敏
锐的听觉,能够听懂各类鸟儿的语言。从这时起,他成了鸟儿占卜者。
提瑞西阿斯年事已高。克瑞翁派他的小儿子墨诺扣斯去接他,把他领
到宫中。老人在女儿曼托和墨诺扣斯的搀扶下,颤巍巍地来到克瑞翁面前。
国王要他说出飞鸟对底比斯城命运的预兆。提瑞西阿斯沉默良久,终于悲伤
地说:“俄狄甫斯的儿子对父亲犯下了沉重的罪孽,他们给底比斯带来巨大
的灾难;亚各斯人和卡德摩斯的子孙将会自相残杀;兄弟死于兄弟之手;为
了挽救城市,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也是可怕的,我不敢告诉你们,再见!”
说完,他转身要走。可是克瑞翁再三央求他,他才留下来。“你真的想
要听吗?”他严肃地问,“那么,我只好说了。可是你先告诉我,引我来的
你的儿子墨诺扣斯在哪里?” “他就在你的身旁!”克瑞翁回答说。
“让他赶快走开吧,越快越好!”老人说。
“为什么?”克瑞翁连忙问,“墨诺扣斯是他父亲忠实的儿子,他会保持
沉默的。再说,让他知道拯救我们的办法,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那你们听我说,我从飞鸟的声音中知道的事吧!”提瑞西阿斯说,“幸
福女神会降临,可是她要跨过门槛是沉重的。龙牙种子中最小的一颗必须死
亡。只有在这种条件下,你们才能得到胜利!”
“天哪!”克瑞翁叫起来,“你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卡德摩斯后裔中最小的一个必须献出生命,整个城市才能获得拯救。”
“你要我的儿子墨诺扣斯去死吗?”国王愤怒地跳了起来,“滚你的吧!
我不需要你的占卜和预言!”
“如果事实带给你灾难,你就认为它不会成为事实吗?”提瑞西阿斯严
肃地问道。直到这时,克瑞翁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跪倒在提瑞西阿斯的
面前,抱住他的双膝,请求他收回自己的预言,但这盲人丝毫不为所动。“这
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他说,“狄尔刻泉水那里曾是毒龙栖息的地方,那儿必
须流着这孩子的血,这样,大地才能成为你的朋友。大地以前曾用龙齿把人
血注射给卡德摩斯。现在,大地必须接受卡德摩斯亲属的血。小孩为他的城
市作出牺牲,他将成为全城的救星。
你自己选择吧,克瑞翁,现在只有这两条路。”
提瑞西阿斯说完,又让他的女儿牵着手离开了。克瑞翁久久地沉默着。
最后,他终于惊恐地喊叫起来:“我多么愿意亲自去为我的祖国去死啊!可
是你,我的孩子,我怎能让你牺牲呢?逃走吧,我的孩子,逃得越远越好。
离开这座该诅咒的城市,穿过特尔斐、埃托利亚,一直到多多那神庙,就躲
在神庙里!”“好的,”墨诺扣斯说,眼中放着光辉,“我一定不会迷路的。”
克瑞翁这才放心,又去指挥作战了。男孩却突然跪在地上,虔诚地向
着神衹祷告:“原谅我吧,你们在天的圣洁之灵,我用谎话安慰了我的父亲。
假如我真的背叛了祖国,那我是多么可鄙和懦怯啊!神衹啊,请听我的誓言
吧,并仁慈地收下我的一片真心!我愿意用死来拯救我的祖国!我愿从城头
上跳进幽深的龙穴。正如预言家所说,我要用我的血解脱祖国的灾难。”
说完,男孩高兴地跳了起来,朝宫墙走去。他站在城墙的最高处,看
了一眼对方的阵营,并庄严地诅咒他们,希望他们尽快灭亡。然后他从内衣
里抽出一把短剑,割断喉咙,从城头上栽倒下去,正好跌在狄尔刻泉水边上,
跌得粉身碎骨。他平静地躺在狄尔刻泉水的旁边。

忒修斯从哈得斯的地狱里回来后,成了一位严肃的老人。他听到海伦
被她的哥哥救了回去,反而如释重负,因为他为从前的行为感到惭愧。他虽
然重新执政,但国内一片混乱,梅纳斯透斯是叛乱的首领,而且得到贵族的
支持。贵族们为纪念忒修斯的叔叔帕拉斯及其儿子们,自称为帕拉斯族人。
那些过去仇恨他的人,现在也对他无所畏惧了。普通人在梅纳斯透斯的怂恿
下也不愿服从国王的命令。
开始,忒修斯企图动用武力镇压,可是由于或暗或明的反对,他的努
力归于失败。于是,不幸的国王决定彻底放弃这座无法控制的城市。事先他
已经把儿子阿卡玛斯和德摩丰送往攸俾阿,让他们投奔国王埃勒弗诺阿。他
在阿提喀的一个小镇伽尔盖托斯庄严宣布对雅典人的诅咒,直到很久以后他
当年诅咒人民的地方仍然被标明着。他拍去了身上的灰尘,乘船前往斯库洛
斯。他把这座岛上的居民看成自己特殊的朋友,因为那里的国王保存了忒修
斯的父亲留给他的大笔财产。
那时统治斯库洛斯的国王是吕科墨德斯。忒修斯要他归还他父亲的遗
产,以便让他能在那里居住下来。然而命运却把他引上了一条绝路。也许是
吕科墨德斯惧怕这位英雄的名声,也许是他和梅纳斯透斯订有秘密协议,总
之,他计划把忒修斯这个不速之客除掉。
他把忒修斯带到岛上的一座高峰的悬崖边,谎称让忒修斯看一下他父
亲从前的财产。他乘忒修斯不备,猛地从背后一推,把他推下悬崖,忒修斯
倒栽着跌入大海。
在雅典,不知感恩戴德的雅典人在忒修斯死后不久就把他遗忘了。梅
纳斯透斯上台执政,他好像合法地继承了祖先的王位一样。忒修斯的儿子们
被当作普通士兵,跟随英雄埃勒弗诺阿一起出征特洛伊,直到梅纳斯透斯死
后,他们才重新执掌王杖。几百年以后,雅典人在马拉松与波斯人作战。忒
修斯这位大英雄的灵魂又从地底下显了出来,他率领人民击败了入侵的波斯
人。于是,特尔斐的神谕要雅典人取回忒修斯的遗骸,隆重地为他安葬。可
是,人们该到哪里去寻找他的遗骸呢?而且,即使在斯库洛斯岛上找到了他
的坟墓,他们又怎能从野蛮人的手中夺回遗骸呢?
这时候,希腊出了一位有名的人,那是密尔策阿特斯的儿子西门。他
在一次新的讨伐中征服了斯库洛斯岛。正当他起劲地寻找那位民族英雄的坟
墓时,他看到一座山坡上空盘旋着一头雄鹰。雄鹰突然像箭一般地直冲下来,
用爪子刨开一座坟墓的泥土。西门把这个现象看作是神意。他命人在那里挖
掘,在泥土深处,他们果然发现一座大棺,棺旁埋葬着一根铁矛,一把宝剑。
西门和随从们都不怀疑,这是忒修斯的墓。他们把神圣的遗骸抬到三橹战船
上,运回雅典。雅典人列队迎接忒修斯的遗骸,就像忒修斯活着回到故乡似
的。忒修斯死了几百年以后,子孙们才向这位给了他们自由并创建了雅典宪
法的英雄表示了无限的感谢和尊敬,而当年他的无礼的同时代人却反对他,
实在是欠了他一笔宿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