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沃克以喝一口仙醪为条件,而阿撒托斯是一个没有灵魂与知性

阿撒托斯是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外神,洛夫克拉夫特本人首次在他发表于《诡丽幻谭》上的一个同名短篇小说里提到过它的名字,他逝世之后,才由别的作者进一步完善了它的形象。

黑暗之神霍德尔,霍德尔,是北欧神话中的黑暗之神。光明之神巴德尔的孪生兄弟,也是主神奥丁与天后弗丽嘉之子。霍德尔的性格与他的兄弟相反,阴沉、忧郁、寡言少语,总是独自一人呆在旁边。

布拉基,是北欧神话中的诗歌、音乐、智慧与雄辩之神。主神奥丁和女巨人格萝德之子。他的妻子是青春女神伊登,也是阿斯加德万年花园的主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阿撒托斯是宇宙本身,是无目的,无序,不可名状之源泉,一切的智慧,知识都都来源于祂,但祂本身却是盲目与痴愚的。

当巴德尔做梦感受到死亡的阴影接近之时,他的母亲弗丽嘉感到非常担心,因此跑遍世界各地,请求万物发下誓言不可伤害巴德尔。所有的事物都已发誓,唯独一棵长在英灵殿东边的槲寄生,因为弗丽嘉认为它太弱小,应该无法伤人。

在阿萨神族与华纳神族战后缔结合约,众神在一口大缸中各吐一口唾液,表示神圣。众神把这些已满缸的唾液变成一只小精灵叫克瓦希尔,他聪明绝顶。自以为很聪明的黑侏儒很嫉妒他,想办法设计陷害他。

说来可笑,人类坚守的道德理念,智慧知识,民主法治在宇宙的本质面前,不过是画蛇添足没有任何意义。在克苏鲁神话的世界观中宇宙本来就是没有目的,没有秩序,没有规则的,也许是人类太过于低级,无法理解宇宙的本质。而阿撒托斯是一个没有灵魂与知性,完全凭本能运行的神明。

诸神都为巴德尔感到高兴,他们尝试将武器往巴德尔扔去,果然无法伤害这位光明之神。个性狡猾的恶作剧之神洛基平时就对被大家宠爱的巴德尔感到无比的嫉妒,他变成老妪探问弗丽嘉,套知唯有槲寄生没有发誓的事,于是洛基取得槲寄生。

终于又一天,克瓦希尔在被两个黑侏儒法亚拉骗到家中杀害了。法亚拉和戈拉将克瓦希尔的血勾兑到蜜醪中形成仙醪。盛在两个壶和一个碗中。只要尝一口就会变成大诗人。众神也查不出凶手。法亚拉和戈拉更加猖狂。为了一些银两,他们杀害了前来打造武器的霜巨人吉尔林和其妻子。吉尔林被淹死而其妻子被石头爆头而死。吉尔林的儿子知道爹妈在法亚拉和戈拉家失踪后,便猜到事情的真相。他来到那里,将法亚拉和戈拉绑在礁石上,严刑逼供。二人招了。为了换取性命,二人将所有的仙醪和一半的家当给了苏图恩。

在宇宙彼方,祂置身于无尽混沌中心的宫殿之内,那是整个宇宙的核心,在那里没有时间与空间。

当众神正在试验巴德尔的时候,洛基见到在一旁沉默的霍德尔没有参与,于是问他为何不加入大家,霍德尔表示自己身边没有武器可丢,而且自己看不到巴德尔在哪里。洛基将槲寄生交给了霍德尔,对他说小小的榭寄生是没有危险的,指出巴德尔的位置并让他丢向巴德尔,便随意一掷,结果却正中巴德尔的胸口。巴德尔的死亡导致了芬布尔之冬发生,一个诸神的黄昏到来之前的苦难时期。

苏图恩回家后,将仙醪交给女儿格萝德保管。格萝德将其藏在一个神秘的山洞中日夜看守。法亚拉和戈拉不甘心,到处宣扬苏图恩家中藏有仙醪。奥丁知道后,来到苏图恩的家园调查情况。

宫殿之中经常伴随着同样盲目痴愚的其祂神祇。祂们遵循本能的嚎叫着并疯狂敲打着无形的巨鼓,吹着只会发出令人作呕、音色单调的长笛。而阿撒托斯就簇拥在这些神祇之间。

事情发生后,所有神明对巴德尔之死感到震惊、恐慌和悲伤,洛基在暗中偷笑。而霍德尔因为看不见东西而不知情,他站在原地并仔细聆听,迷惑地向大家求问情况。

进入后,遇到了九个巨人奴仆。奥丁帮其磨刀,他们告诉奥丁:他们是巴乌吉的奴仆,巴乌吉是苏图恩的弟弟。奥丁正要走,巨人要买下磨石,奥丁急着赶路,将磨石抛上天空。九个巨人还拿着刀就跳起来抢,相互割伤了,难后相互指责,自相残杀,都到冥界报到去了。晚上,奥丁化为寻宝者鲍沃克来到巴乌吉家借宿。巴乌吉由于死了九个奴仆急需人手,希望鲍沃克帮忙干一个夏天的活。鲍沃克以喝一口仙醪为条件。成交。

祂的形象为黑暗、混沌的巨大不定形团块。

后来,霍德尔的懊悔虽然得到了母亲弗丽嘉的原谅,但仍有一些神明认为是霍德尔故意这样做的,都想要他死掉,但无人愿意站出来,因为家族之间的复仇是不被允许的,只能由外人来完成,否则会产生相同的悲惨。然而,当霍德尔真的死去后,很快就发现洛基才是元凶,于是众神惩罚了洛基,这算是报了霍德尔的冤屈。

奥丁干完活,二人来到苏图恩的庄园说明了来意,苏顿死活不答应。巴乌吉没法子,就带鲍沃克到藏宝山上,帮其在山壁上凿开个小洞。鲍沃克变成一条小蛇钻了进去。钻到正在睡觉的格萝德的被窝里。变回原形奥丁,格萝德起初震惊,但是看到奥丁的如此的英伟,又是主神,就以身相许。正事办完后,格萝德将仙醪给奥丁三口喝下。

很少有人会崇拜阿撒托斯,因为那是彻头彻尾的疯狂之举。召唤阿撒托斯是可能的,但那一定会带来灾祸;尽管有着这样的危险,但夏盖虫族依然是阿撒托斯的狂热崇拜者。

奥丁披上鹰羽衣,变成老鹰飞走了。此时,苏图恩看见这只奇怪的老鹰,心生疑惑。便变化成更大的老鹰追上去。被追赶的奥丁不小心把仙醪撒了一些出来,这些遗落的仙醪是平常人也可以喝到的,世间也因此有诗人了诗人。追到阿斯加德的时候。众神早已等候多时,在彩虹桥上堆起了高如城墙的柴火。等奥丁一过彩虹桥,放火烧死了苏图恩。

夏盖虫族也并非直接崇拜阿撒托斯,因为那是不可能,夏盖虫族崇拜的是撒达·赫格拉。

奥丁一落地就把仙醪吐在一口大缸中。将这大缸蜜交给了格莉德。格萝德生下一男婴,这便是布拉基。格萝德用仙醪将布拉基养大,智慧非凡。前面出现过的法亚拉和戈拉作为赔罪,送给布拉基一具黄金制造的竖琴。一天,布拉基在森林中遇到了青春女神伊登,二人携手来到阿斯加德,成为万年花园的主人。

撒达·赫格拉是阿撒托斯的化身之一,被夏盖虫族崇拜。祂的形象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变形虫,一张长着绿色眼睛的人脸从体内向外窥视着。

夏盖虫族在夏盖星上建筑了金字塔形的神殿,神殿中有极巨大的门,以供撒达·赫格拉进出。传说在夏盖星毁灭之后,奉献给阿撒托斯的最后一座锥形神殿被建立在英格兰的断谷之中

阿撒托斯是一切外神的造物主,是所有旧日支配者的领袖,是万物的创造者并孕育着万物,所有一切有形无形的生命、事物都在阿撒托斯的倒影之中

世界中的时间与空间都是因为祂而存在

阿撒托斯所存身宇宙之核心存在于各个时间与空间之中

祂是没有形体不可名状之物,一切的一切都存在于阿撒托斯的梦境之中,那无规则无秩序的梦境正是我们所身存的宇宙

当阿撒托斯醒来,不论古神外神,一切将不复存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