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必须排除杂念,越走石越奇

人们说梵净山最初的菩萨是从太平的木鱼山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当地传说着这么一个故事。

鱼坳作为南线登梵净山万步云梯的必由之地,是众所周知的。而鱼坳的得名,则为多数人所不知。

燃灯古佛、释迦现在佛和弥勒未来佛三位佛祖来到梵净山,就被这里的山雄石怪、水净
林幽、风奇云逸所折服,决定在此普渡众生。在选择地址时,又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山顶之山的金顶。

明代以前,人们还不知道梵净山,省内外的善男信女是来朝太平的木鱼山。这木鱼山上大庙里有个年轻美丽的尼姑。有一次,
朝山拜佛的人峰涌而至,把庙子弄脏了庙主就叫这尼姑去打扫。可庙子十分宽大,她拿着扫帚扫了两个时辰,才把庙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这时,天已擦黑了,这尼姑也累得腰酸背痛。谁知,庙主走来依旧说她做事慢吞吞的,没有打扫清洁,罚她明日重扫。这尼姑一听,顿感委屈,但又不敢顶撞,只见她把头一歪,“哇”的一声哭着:
跑进卧室去了。

这就得从-个美丽的传说讲起。

燃然古佛说:“女子个一柱擎天!寺宇立于顶端,恰似天壤相接,不正是佛法无边的显示么?”

她“唔唔唔”的伤心地哭了一阵,饭也不想吃。一会儿,她抬起头来一看,天色已是黄昏快尽的时候了,就独自走出房间,跨出庙门,散心去了。这时,她望着木鱼山美丽迷人的黄昏,陡峭的怪石,飞泻的瀑布,苍翠的密林,被落日染得金黄金黄的。片片暮云随山风飘来,倍觉一阵心旷神怡。于是,她心里的委屈已经烟消云散了,只顾看风景,不知不觉地向前走啊走啊。

传说比老祖父的专祖父还要古老的年代,东海龙王设盛宴款待表兄云神,席间听云神绘声绘色地宣讲梵净山的奇伟秀净,不禁怦然动心,极想一睹尊容;莫奈分不开身,只得
搬了鲤鱼大臣先期实地考察。

释迦现在佛紧接着说:“对!依我看,从顶脚沿绝壁攀上顶端,凡人不仅必须手脚并用,而且必须排除杂念,决不半途止歇,这不正是功德来自苦苦修炼的昭示么?”

突然,前面“沙沙沙”一阵草动,路边钻出一只雪白的兔子来,围着她转圈圈。这尼姑感到很稀奇,立忙对白兔
说“你是神道,就从我身边再转三圈。”没想到白兔果真通人性,围着尼姑又转了三圈尼姑又对自兔说“你要我干什么呢?”话音刚落,白兔就朝前跑了几十步,然后回过头来望着她。只见白兔蹲在地上,直朝她点头。这回她明白了,原来,白兔是要她跟着它走哩。这尼姑眼下已明白白兔是个神道,就跟着它走。白兔跑啊跑,她也高一脚低一脚地在后面追啊追。这时天已经黑了,这尼姑什么也看不见,只见前面一个小白点。白兔带着她朝梵净山跑着。她跑过九九八十一里路,涉过七七四十九道山溪,穿过无数原始大森林。这时候,她已经跑不动了,
就坐下来喘气。可白兔通人性,也就停了下来。当她站起来
追赶白兔时,白兔又往前头跑去了。不知过了多久,这尼姑和白兔,到了梵净山的一个洞子旁。谁知,那山洞口很小,只能让兔子钻进去。而白兔刚进去,洞口就突然模模糊糊地变大了。她看着黑沉的洞子,顿时害怕起来。但看到白兔都进去了,心想:神道去的地方,我为什么去不得呢?想到神道会保佑自己,也就从洞口钻进去了。

龙王一声令下,鲤鱼大臣立即披甲启程。在虾兵蟹将的护送下,经长江,入洞庭,溯沉江,抵锦江,一路风驰电掣,畅通无阻。折至大江,青山俊秀,碧波清澄,田园宁
静,农舍古朴。鲤鱼大臣还从未见过如此田园风光,便情不自禁地放慢了速度,摇头摆尾地欣赏起来,七天之后才到了江口随即逆太平河而上,鲤鱼大臣更是被两岸景物惊得目瞪口呆,它简直不敢相信人间竟有如此优美的境地,直是进一程,赏一阵,赞一番。七七四十九天过去了,总算到了黑湾河。

弥勒未来佛笑道:“二位说的妙极了。我看这金顶确系人间通天圆柱,有志者攀上顶端,不正是向世人昭示功德圆满么?”

哪知白兔和这尼姑一进去,洞口就”口匡嘟”一声合拢了,她再也没有出来。过了七天七夜,洞口又复原了,而且洞口比原先还大哩,后来人们就叫它“九皇洞”。

缘溪而行,越走水越清,越走林越幽,越走山越峻,越走石越奇,早已为沿途景色着了迷的鲤鱼大臣完全沉醉在这山光水色之中了。又一个七七四十九天,终于到了梵净山脚。

于是,三位佛祖到了金顶之巅实地踏勘;选此其上,又不约而同的十分满意。

再说第二天,木鱼山庙主发现这尼姑不见了,知道自己错怪了她,急忙张罗大家去寻找。他们找了七天七夜,整个木鱼山都找遍了,也不见这尼姑的踪影。第二天清早,庙主突然激动不己,向大家宣布“找到了!找到了!这尼姑昨夜托梦给我,说她已在梵净山的九皇洞化成菩萨了。”

鲤鱼大臣歇下来叹道:“原说东海浩淼无边,倒也是实;又怎比得这林海无边、风光无限。虾兵蟹将听罢,全都点头称是。”

那么,谁居顶巅普渡众生呢?

于是,大家带上贡品就到梵净山去了。大家走到九皇洞口,就看见一块闪闪发亮的岩头。据说,这块奇异的岩头就是这尼姑的灵肉和神兔的颜色化成的。从这以后,朝山的人们都把这块白玉岩看作圣物膜拜,这就是梵净山最初的菩萨,而木鱼山也随之名扬天下了。

抬头看时,鲤鱼大臣惊呆了,凤凰山高翔于云天之上,
金顶耸峙于霄汉之间,蘑菇石危而不倒,万卷书岩坚而长存,灿烂的花,蓊郁的树,奇异的风,飘逸的云……仿佛万事万物都在这儿汇集,那么协调和谐,又那么变幻莫测;那么形态自然,又那么花样翻新。这情景,搅得鲤鱼大臣眼花缭乱,心神不定。抬起间,它看啊看啊、看得忘记了一切,看得忘记了自己;它从清早看到黄昏,从月出看到日到。看啊看啊,看得忘却了使命,看得忘却了时口;它从孟春看到季夏,从今年看到明年。看啊看啊,风起又风停,云来又云去,不知过了多少年岁,由于景仰之情无法扼制的鲤鱼大臣抬起的头再也放不下来,渐渐地物化成一座梵净山前的小川。

释迦现在佛首先开口:“我有一个想法,咱们三人全都住在这里,一分为三,明示过去、现在和未来紧紧相连。”

弥勒未来佛大笑道:“哈哈!如此安排,不是眉毛胡子
一把抓,混淆界限了吗?既然这金顶和佛法的联系确系天意,殿宇的布局也得天衣无缝地揭佛理才行。”

略停片刻,燃灯古佛以深沉而坚定的语气说道:“弥勒兄第说的极是。选此恰当,还须安排得体。”例理佛法,均在启示世人跳出苦海虔心修炼而求得功德园满。由此看来,这里该是二位兄长的最佳住处。何以见得?请看——只见燃灯古佛席地而坐,双目微闭,双手合十,轻声念道:

一柱擎天置镜台,尚须颈部两分开;金刀最是从人愿,过罢当今是未来。

刹那间,只听一声巨响,金顶上部被无形金刀劈成两半,不偏不倚;又恰在颈部,不上不下;两壁石缝可容单人上下,不宽不窄;面向东方,唯有壁有石阶通向顶端,不多不少;顶部两半由唯→的天桥接通,不宽不长。此时,燃灯古佛睁开双眼,诚恳而又侃切地补充说:“释迦兄长请住右侧,弥勒兄长请住左侧。只有攀上今世才能过渡到未来,只有历马艰辛修炼自身才能达到舒心的最高境界,这预示一定会被智者诠释而深入人心。至于我,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了。恕不在此陪伴二位兄长了”说完便隐身而去。

释迦、弥勒二佛觉得这样安排确能揭示佛理佛法真谛便在金顶住了下来。从此,凡是登上金顶的有志者,在使浑身劲、用浑身力、出浑身汗而吁一口气、放放一会目、开一趟心之后,就得先在释迦殿拜一拜现在佛,然后通过天桥,去弥勒殿拜一拜未来佛;从而领悟到脚底下方圆数百里的梵净巳不仅是属于现在的山,而且是属于未来的山;不仅是有灵气的山,而且是有灵性的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