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御考金榜题名以后,岩鹰很感激凤凰夫妇

自古以来,庶民百姓死后只能葬黑棺。印江人葬红棺,是沾了曹状元的“光”的呢。

自从太子被生母九皇娘用魔法定在牛尾河谷之后,那思念慈母的心更切,意更浓。他深知并不是母亲黑心毒肠,无情恶意,而是母亲苦心刚肠,深情厚意,既忍受着母子咫尺不相见的痛苦煎熬,还承受着玉皇大帝为限制成长而施予的绝顶之灾。凭着虔诚的心和坚实的骨,太子以其顽强的生命力抗拒着野风的吹刮,乱雨的敲打,在孤独与冷漠中信守着珍藏在心头的坚定信念。

很古很古以前,梵净山不叫梵净山,
叫什么呢?叫鹉鹤峰。因山峰上住着一种叫鹦鹉的鸟,人们就把它叫鹦鹉峰了。传说鹦鹉鸟有一丈多高,翅膀有两丈多长,
凶恶得很,横行霸道的,那个都怕它。娃娃鱼吓得躲在溪沟里,再也不敢上山了,
只要想到肃乌鸦恐怖森森的面孔,娃娃鱼就会吓得”哇哇”哭起来金丝猴差点被鹉鸡吃完,剩下的悄悄躲在树上,才幸免一死。
现在,金丝猴的胆子很小,只要听到风吹草动以为鹦鹉来了,吓得东躲西藏,”吱哎”怪叫。

很久很久以前,梵净山脚的印江城南小云半有一曹姓人家,家中有一独生儿子,自幼聪明好学,长大以后,更是心怀大志。有一年,正逢京城御考,他便辞别双亲进京考试,果然一鸣惊人,高中状元。后来人们都称之为曹状元。

记不清过去了多少岁月,眼看着谷中的太子仍那么泰然,那么坚强,玉皇大帝动心了。是啊,在如此艰难困苦的环境里,经受着如此撕心裂肺的打击,太子居然傲立于天地之间。足以证明决非等闲之辈。于是玉皇大帝下了一道指令:三日之内,太子赶赴澧水之滨的张家界去做天子。

鹔鷞峰的对门山上住着一对善良的凤凰夫妇,因而叫
“凤凰山”。两山南北相望,直线距离不过十里路程。凤凰夫妇学得一些医术,常常下山到苗家看病,他们治一个好一
个,治两个,好一双,从不收钱。凤凰夫妇的名气越传越远,连湖南、湖北的人也打老远的来求医。苗家和凤凰夫妇
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过四月八、端午节时,都要接凤凰夫妇到家里作客。美丽的苗家姑娘唱上一支优美动听的歌,热情的阿妈端出热气腾腾的糯米粗;好客的大爹捧出香喷喷的牛角酒,款待凤凰夫妇。凤凰夫妇也接苗家人到他们家里作客,办上最好的菜,煮上最香的米饭作招待。凤凰山附近,
还住着一对岩鹰,成为凤凰夫妇的邻居,它们经常往来。有一回岩鹰夫妇病了,还是凤凰夫妇救了它俩的性命哩。岩鹰很感激凤凰夫妇,凤凰哥凤凰姐的叫得蜜甜。还想拜凤凰为师。

在那个时代,凡是御考金榜题名以后,皇帝和在朝文武大官都要设宴召见新科状元。筵宴间,皇帝问及曹状元的家境情况。曹状元知道在那个社会,十分讲究家声、根基、靠山之类的东西。要是按实际情况说出自己家庭寒酸困境来,就会被人们看不起,但是说了假话,又有欺君之罪。所以他便运用形象比喻的手法介绍了自己家中的情况,他说“小民家千柱落脚莲花墩,
万马归槽滚转门,天点灯、风扫地,八十人挑水,七十人煮饭,三只盐船下河,如一只盐船不到,就要打淡。”

玉皇大帝的这一决定,当然有对太子的肯定和重用的一面,却也有免除太子高出金顶的后患,成全九皇娘修成正果的另一面。因引,太子出发那天,起步时天清日朗,快到山顶则云封雾锁,只能随天兵脚后跟慢慢前行。翻过山坳下到万宝岩,渐见天日清朗,继续下到一平缓林地,则日丽天青,云开风爽。太子猛一转身,席地而跪,对着山顶大喊:

鹦鹉看到凤凰夫妇深受苗家的爱戴,心里很不是滋味,
嫉妒火烧得浑身热辣辣的,它凶狠地吼道”好啊,怪不得人们冷落了我,原来是你们在这里作怪,今天是有你没我,
有我没你。”于是,定下毒计要除掉凤凰夫妇。鹦鹉找来九头鸟、天狗鸟、夫妻鸟几位恶鸟商量,它们也表示支持。鹉鹅找到岩鹰,起初岩鹰不答应,经不住鹉鸡的恐吓、诱骗,
最后同意了O一天,它们趁凤凰夫妇给苗家看病的机会,一起跑到凤凰山,砸烂了凤凰种下的庄稼,捣烂了凤凰的房屋,放了一把火烧了凤凰山。金丝猴看见了,跑去告诉凤凰。凤凰夫妇赶回来,看到家园毁于一旦,十分气愤,决心为民除害。他俩展翼腾空,用翅膀一扇,熊熊的山火熄灭
了,再扇,天昏地暗,接着愤怒地向恶鸟们扑去鹦鹉与凤凰斗了几个回合,吓得魂飞天外,两眼发黑,一头撞在蘑菇岩上,粉身碎骨,被一阵狂风刮下了”恶人坑”。奸狡的岩鹰见大势不妙,早已逃之夭夭,听得背后传来凤凰的怒骂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岩鹰,看在过去我们是邻居的份,
饶你不死。”岩鹰觉得对不起凤凰夫妇,再也不敢见凤凰的面,在老金顶一块高岩上孤零零地筑巢安了家,后来人们把这叫老鹰岩。九头鸟、天狗鸟、夫妻鸟被凤凰一个一个地消
灭了,因为他们做下了万恶事情,断子绝孙了,从此以后,
再也见不到它们了。鹔鷞峰安宁清静了,花草树木日渐繁
茂,飞禽走兽都从峨眉山、黄山跑到这里来了。

当时皇帝昏庸,他听了曹状元的述说之后,便产生了嫉妒之心!

“娘!我眷恋的娘啊!”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来了个老道,到鹔鷞峰修庙立庵,
才将此山改为”梵净山”,意思是清静的山。凤凰夫妇因除妖有功,奉玉皇大帝的旨意,升天成仙了。
临走前,凤凰夫妇把灵丹妙药撒在了梵净山的坡坡岭岭。现在,好多人都要
上梵净山去挖药材。苗家为了纪念凤凰,便把凤凰昔日栖身的那座山叫凤凰山。

在座的文武百官听了,无不为之震惊。背后便纷纷上奏皇帝:当朝新科状元文才超群,家业宏隆,且养着千军万马,一旦羽毛丰满,如起异心,易如反掌,真是祸患无穷啊!不如早早除之。

“母亲!我慈爱的母亲啊!”

这个昏庸的皇帝老儿听了大臣们的奏章后说:正合孤意。于是给曹状元立了个欺君罔上、图谋不轨的罪名,推出午门斩了。

这喊声随风传遍山群,随云传向天体,四处撞击,八方回荡。一时间,只有“娘”和“母亲”的声音散布在人间和天上。

斩了曹状元,又密令兵部严守各路关隘,同时在御林军中选出精兵,随时准备迎战。又令钦差大臣密来印江察访。却说这钦差大臣一路马不停蹄,昼夜兼程来到印江,找到曹状元家,哪有一点兴旺景象!

太子多么希望能从山顶传来慈母的回声啊!他知道,
母就住在山头的九皇洞里。转而一想,不行,慈爱的母亲正在苦苦修炼,眼看将成正果;若是再用亲情干扰,一不小心,前功尽弃,为儿可就罪孽深重了!先前路经九皇洞前恰
是云雾封锁,应属天意。如此大声呼喊,差点误了大事!

见到的只是一间破破烂烂的茅草房,四周用参差不齐的高梁杆拦着避风,下面蚂蚁成群,
来来往往,络绎不绝。门前用一簸箕挡着,当差人把簸箕掀开,一阵风刮进屋去,灰尘四起。往屋里一看,四壁空空荡荡,几缕阳光从四壁射来。钦差大臣心中暗忖,这不就是曹状元说的:千柱落脚莲花墩,万马归槽滚转门,天点灯,风扫地吗?正在狐疑,屋里走出一个衣衫槛楼,白发苍苍但精神矍烁的老汉和一个老婆子,钦差不问自明,肯定这就是曹状元的双老了,于是便和那老汉攀谈起来:

于是,太子命天兵迅急面对山头的九皇洞筑了香台,他亲自点燃九九八十一支烛,恭恭敬敬地插在香台上;再点燃九九八十一柱香,恭恭敬敬地插在红烛前;还点燃九九八十一贴纸,恭恭敬敬地放在焚香前。焚香化纸以后,太子又恭恭敬敬地作了九九八十一个揖,叩了九九八十一个头,心中默念着正在山头修炼的母亲。纸化了,香焚了,烛灭了,太子不得不沿山路而下。但他一步二回头,久久仰视山头那望
见的九皇洞。太子相信,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表达他对母亲的一片赤子之情。

“空长八十了。” “老婆子呢?”

太子终于离开了梵净山去到张家界,在那里作了天子。
为了纪念他,张家界的一座天子山名传中外。而在梵净山,东了太子石之外,还有个太子走马上任时回身焚香敬母的回香坪。

“唉,我家哪有盐船,吃盐都是靠三只鸭子下蛋来换,
如果一只鸭子不下蛋,就吃不上盐了。”钦差听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暗自神伤,曹状元啊,你枉有满腹文章,死得好冤啊!

钦差大臣查明真相,上奏皇帝,皇上自知错斩栋梁,悔恨交加,于是钦赐曹状元朱红棺木一盒予以厚葬,同时赐曹状元双亲金银若干。百年归天之后,仍制红棺送终。之后,印江人民沿用此习,均用红棺材送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