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惨死的噩耗传到南方天庭,黄帝崛起

蚩尤惨死的噩耗传到南方天庭,炎帝抑不住淌下了两行凄清的泪。炎帝的眼泪本为蚩尤而流,无意中却激起了一位巨人的雄心。那巨人是炎帝的武臣,酷爱音乐,曾创作《扶犁曲》、《丰年词》,为炎帝祝寿。炎、黄大战,他在南方留守。

黄帝崛起,与炎帝决战于阪泉之野

洪水神话是世界性的关于宇宙毁灭和人类再生的神话,反映了远古某个时期人类在遭到毁灭性洪水劫难之后,遗民再生,人类终得重新繁衍。有趣的是古希腊、罗马神话中多是人类躲避洪水,被洪水吞嗜消灭;以色列犹太民族所传下的《圣经》中也记载有上帝发下洪水灭绝人类,只有诺亚造出方舟这才拯救了世界各种生物。

蚩尤举兵北伐,他跃跃欲试,只是被炎帝制止了。此刻,听到蚩尤的死讯,看到炎帝的老泪,他再也按捺不住那颗悲愤的心,冥冥中似有声音在回荡,召唤他去北方,去找黄帝决斗。

女娃姐妹俩相继物化,她们的父亲炎帝心如刀绞,悲恸欲绝,他痛悔没有医治好四女儿,痛悔没有照顽好小女儿,他是位爱满天下的神,丧女之痛,时时刺激他、提醒他医治世人,照顾世人。

中国古代关于洪水的神话传说,多和治水相联系。如鲧、禹治水的故事。诸如他凿龙门山、轩辕山;通黄河、淮河;开三峡;理长江等,治水十三年中三过家门而不入之类。这些都是已经被历史化了的故事,脱离了神话传说的本色与朴质。由于它不符合当时社会生活与实际的特点,硬性编造出这种虚妄的故事,很难使人相信,更不用提使这类神话故事的流传与推广了。

那巨人左手持盾牌,右手提战斧,悄悄离开南方天庭,踏上了不归路。他知道,路途的尽头就是生命的尽头,但他义无反顾,他要用勇气和热血向天地间的一切证明,炎帝不可侮,炎帝的后裔和部属不可侮。

炎帝的大爱赢得了民众的心,他的苗裔和部属也个个精明强干、敢作敢为,他的势力逐渐自南往北发展,不可避免地与正如日中天、向四周扩张的中央土德之帝黄帝发生冲突。

相比之下,《淮南子-览冥训》中关于女娲的记载比大禹治水的记载就要稍为生动、有趣、具体一些,从而也更有一种神话故事的真实感与可信性。“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这里说的女娲补天和治水的故事,还没有发展到后来人们所说的大禹真的带人去凿山挖石,通江理河之壮举。也正因为它没有这种壮举,也才使它更有一种亲和力,一种生动质朴的神话之美。

巨人孤身行千里,过五关,斩六将,势如破竹,
直杀到中央天庭的南天门外,指名道姓,要与黄帝单挑独斗。黄帝忖道:炎帝部下,个个桀傲难驯,此人单骑闯关,尤其大胆,若不立斩树威,恐南方臣服无日。他亲自出马,舞动昆吾剑来斗巨人。两个在云端里剑斧交加,各赌平生本事,剑起如闪电破空,天为之变色,斧落似流星坠毁,地为之动摇,从天庭杀到凡界,又一路杀至西方常羊山,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黄帝一时间赢不了那巨人,急中生智,朝巨人身后瞪了一眼,大声喝叱:“五虎将还不上来拿下那厮?”巨人一惊,心神微散,手中的战斧略松了一松。说时迟,那时快,黄帝的昆吾剑已削在他的脖子上,轰的一声巨晌,硕大的头颅落地,把坚硬的山地砸出了个大坑。

黄帝姓姬,与炎帝同族,也是少典氏的后代,母亲名唤附宝。附宝婚后,久未生育,心里不免焦虑;夜半失眠,出门仰观天象,默祷上苍,忽见一道巨大的电光环绕着北斗七星的第一颗天枢星,光华耀目,直射而来。附宝一阵目眩,竟感应而结胎,两年后生下了黄帝。黄帝十五岁时接受国土袭封,号有熊氏;因发明装有轮子的车辆,又号轩辕氏。黄帝有二十五个儿子,十四人获得姓氏,成为酉、祁、己、膝、任、苟、僖、衣等十二氏族的始祖。

故此,本人决不采用那种历史化的故意使主人公思想品德超凡入圣式的写法,尽力按照一种神话传说中他应该具有的样子来去写他的事迹,让他回归他的人性的一面中来。那就是大禹决不是像一个施工队长,工程院士,而是一个像女娲那样的只是除去各种水中怪物的人类英雄而已。

巨人一摸颈上没了头颅,心中慌张,急忙放下斧、盾,弯腰伸手,往地上乱摸。那高挺的大树,突兀的岩石,在那双巨手的触摸下折断了,崩裂了,直弄得尘土纷扬,木石横飞。黄帝怕巨人摸着了头颅接上,赶紧手起剑落,将常羊山一劈为二,那头颅骨碌碌滚入山内,大山又合而为一。

黄帝最初的神职是主司风雨雷电,后崛起而升任中央大帝。他天生四张面孔,能同时注意东南西北四方动静,天上人间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厌恶平凡庸碌,厌恶死水无澜,希望一个人能实现他真正的价值。但即使我有这些准备,要完成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仍是谈何容易!像是一面镜子已经碎成千万片,却要把它重新拼好。我好像是愚公移山,但我比他更可怜,因为我是一个人移山;一个人想建造一座万里长城,为我们的民族建造一座通天的宝塔。于是我日日夜夜独伴孤灯,不被理解,资料不全,工作上、生活上受到的种种磨难打击,既要干工作,又要搞写作,一个人常常分成了二三份,再加上人内心里固有的惰性、任性,人固有的好逸恶劳的特性,不少生活琐事的打扰,使我多少次扔下它,但过了二三个月后,我还是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与宝物一样重新把它捡拾起来,因为我忘不下中国神话所带给我的这份使命,忘不下它带给我的这份梦想与追求。

黄帝得胜回朝了。摸索不到头颅的巨人捡起斧、盾,复挺身直立,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刑天。刑的意思是斩杀,天的意思是头颅。刑天不甘心,不服气,他还有足够的勇,足够的力,他只不过被阴谋的剑偶然砍去了头。刑天赤裸上身,把两只乳头当作眼睛,把肚脐当作嘴巴,他的双乳似乎冒出了凶光,他的肚脐似乎唱起了战歌,他挥舞着盾牌,抡圆了战斧,与看不见的敌人作殊死拼杀,在无物之阵中战斗不息。

一次,钟山之神烛阴的儿子、人面龙身的鼓,勾结人首马躯的凶神钦
,将一个叫做葆江的神诱骗至昆仑山的南坡暗杀了,并且毁尸灭迹,企图掩盖罪行。整个谋杀过程全被黄帝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为了伸张正义,他派遣天杀星下凡,千里缉凶,在钟山东面的瑶崖追及那两个恶徒,一齐处斩,为可怜的葆江报了仇,雪了恨。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数年构思,数年伏案;几度易稿,几番忘食。黑发浸霜,白头搔短。还有几次甚至要放弃了这种极度折磨人的思维与耐心的工作。其间经历的那些构思上的困惑、空间上的孤独、心灵上的苦懑,实在是常常令人心力交瘁。可是想到国人对神话的渴求,想到自己肩上的责任,自己应做的贡献,还是抑制住内心对物欲、对快乐、对繁华的向往,沉入孤独的写作之中,日夜与电脑作伴,终于在奥运之年赶出了这部小说。

又一次,蛇身人面的天神贰负,受其家臣危的唆使,杀害了也是人面蛇身的国主
窳。这件事仍给黄帝看到了,他命令四大神捕擒下贰负主仆,将贰负绞决,弃尸于鬼国东南;用危自己的头发
作绳索反绑他的双手,再用镣拷锁住右脚,拴在西方疏属山顶的大树上,判了他无期徒刑。

我很感激在我写作初期的孤独、忧郁的艰难时光中给过我温暖与鼓励的人们,是他们使我增添了信心,使我将这件现在来看极不可能成功的任务终于完成了,他们是我永远都要感激与尊重的人。是他们的鼓励使我在寒凉的冬夜与酷热的夏午写作时增加了无限的信心、乐趣与力量。

除了四张脸以外,黄帝另有一种变相:整休形状恰似一只充满空气的牛皮囊,颜色金黄,隐隐闪烁赤光,长有六条腿、四片翅膀,却浑浑沌沌,找不到眼睛和脸庞。

我一直想,我要争取把它在08年夏季的奥运会期间或以前写出来,让它成为与我们的奥运会成为我们历史上、文化上的两件最值得纪念的大事,使我们的后人们再也不会说我们的民族缺少系统的神话了。现在,我的心里是多么欣喜啊。从此,我们终于可以拥有一个完整的中国神话了。从前这是多少国人盼望与梦想的事情啊,现在它终于实现了,我们再也不会因为没有它而苦恼了。我们原来总想着能有一个完整、连贯的中国神话来讲述给自己的子女,把优美的中国神话代代流传下去,还有的人幻想着能有一个神话史诗来填补我们的文化空白。现在这个愿望也许就要实现了。

该精明时,四面八目,明察秋毫;该糊涂时,浑无面目,大智若愚。黄帝的高妙处、历害处正在于此,别的神灵是想学也学不来的。

我终于可以将自己微薄的力量奉献给了我们的民族,使我们在2008这一个特殊的年代里“双喜临门”,既有了奥运会的圆满召开,又有了我们民族文学的长篇神话,为我们的民族文化立下一块奠基的石碑。——也许,这不是一块石碑,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顽石而已。但是,我是问心无愧的,因为我已经尽了自己的力量。我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凡的人,我只能用我有限的才能,用我稚拙的文笔,为我们的祖国与民族尽到这样的力量了。我希望大家的谅解,我也希望大家能给我提出一些更好的建议,使我今后能再修改时酌情改订。因为神话是我们整个民族的神话,让我们都为我们的民族神话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吧。

这一阵子,黄帝朝南的两只眼睛睁得特别大,他要洞察炎帝各路人马的虚实,他要找出炎帝致命的弱点。

我希望这本书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能够带动大家把我们各地的神话归纳、整理出来,使之像古希腊罗马神话一样互相联系,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让我们民族的文化之根永远茁壮繁茂,让我们的民族文化之源永远深澈明净。

经过大胆战略设想,小心战术构思,黄帝统率十万神兵、十万人众、十万鬼卒,以翱翔天穹的鹰、雕、鹫、鹞等凶禽作旗帜,以驰骋原野的虎、豹、熊、罴等猛兽作前驱,奔赴阪泉之野,与严阵以待的炎帝展开决战。两军交锋,杀声震天,白刃耀日,只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漂杵。恶战三场,仁厚慈爱的炎帝抵挡不住年富力强、圣明神武的黄帝,一溃千里,退至极南之地、偏僻之乡。

相关文章